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00章 恼羞成怒
    “覃长老,五毒堂就没有为萧长老做一点准备吗?”。

    眼见两条铁线蛇正在大口大口吞噬毒血,那丰满少妇过了最初的惊恐期,渐渐开始适应,脸上竟然露出了颇为舒适的神情,雪白躯体上一条条暴涨的血脉,也渐渐平复下去,马长老的脸色益发严峻起来,禁不住向身边的覃夫人问道。

    覃夫人淡淡一笑,说道:“岂能一点准备都没有。”

    正说话间,萧凡袍袖一抖,两个长条形的玉盒浮现而出,打开来,只见每个玉盒分为六格,每格之中,都趴伏着一只指甲大的蜘蛛。

    这些蜘蛛和普通的蜘蛛大不相同。

    首先就是颜色不同。

    一般的蜘蛛不是黑色就是灰色,总之灰不溜秋的,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这玉盒之中的蜘蛛,却洁白如玉,甚至是半透明的,身体内的器官都能看得清楚。如果不是这些器官在慢慢蠕动,真要被人当成精工雕琢的艺术品了。

    “白玉蛛?你什么时候培育出这许多白玉蛛来了?”

    远远的看到这些蜘蛛,马长老不由诧异地说道。

    覃夫人说道:“自从萧长老一接掌百雄堂,五毒堂就按照他的要求在大规模培养白玉蛛了。”

    “莫非他老早就在为今天做准备了?”

    马长老的神情益发讶异。

    因为这种看上去极其精致漂亮的白玉蜘蛛,最重要的作用就是试药。各种药物进入白玉蛛的体内之后,情形能够看得一清二楚。但白玉蛛的培育却难度极大。需要耗费大量的珍稀灵药,还要以其他珍稀灵虫为食。才能培育出来。作用不大,耗费却大。基本上没有什么医馆和郎中会用白玉蛛来试药试毒了,不划算。他们宁愿用其他便宜得多的灵虫灵兽来替代,虽然效果或许远远不如白玉蛛,却胜在便宜。

    也唯独五毒堂才这么财大气粗,可以一次性培育出这许多成熟体白玉蛛来。

    覃夫人淡然说道:“长宁道人他们都为这一日准备了几十年,萧长老准备几个月,难道不应该吗?”。

    马长老笑道:“当然应该,就是怕时间上来不及。”

    “这就要看萧长老的了。”

    覃夫人说道,倒是对萧凡充满信心。

    “白玉蛛?嘿嘿。好大的手笔!”

    广阳子又阴阳怪气地说道。

    身为凌云阁首席大郎中,广阳子当然知道,萧凡现在用的方式才是正道,只不过眼下的情形,却由不得慢慢来。这样八种毒药混在一起,天知道会变成什么样的毒物?凡事都要知道权变,死守在一棵树下吊死,那才是蠢货。

    这个姓萧的后生,看上去不像是这么愚笨的家伙。怎会如此固执?

    难道他明知取胜无望,特意摆出这么个姿态来,为自己可能的失败做掩饰?

    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而且还很高!

    萧凡不理他。只是将一滴毒血滴入到第一只白玉蜘蛛的嘴里。白玉蛛的内脏立即蠕动起来,很快,洁白的身体上便浮现出一道道的黑线。黑中带着紫,萧凡微微颔首。立即取出几种解毒的灵药,现场配置出一种药液来。喂那白玉蛛服下。

    一开始,白玉蛛身上的黑线确实有所消褪,解药似乎有效。

    正当萧凡准备加大药量的时候,白玉蛛却忽然剧烈挣扎起来,黑色的毒气瞬间覆盖了它的全身,片刻间便肚腹朝天,没了气息。

    白玉蛛挣扎之时,萧凡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眼底绿芒闪耀,天眼神通运转到极致,将白玉蛛体内的变化情形,都看得清清楚楚,然后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沉思之中。

    便在此时,广阳子那只五彩锦蛤又是“呱”的一声响亮鸣叫,松开了炉鼎的虎口,张开大嘴,喷出一大股黑血,原本高高鼓起的肚皮,又瘪了下去。

    再看那炉鼎,尽管气息微弱了些,手臂上的黑气却消褪到了手肘部位。

    短短的时间内,五光锦蛤就清除掉了这许多的毒素,噬毒之名,果然不虚。

    不过五彩锦蛤吐掉这一大堆毒血之后,歇息了片刻,才在广阳子的催促之下,再次咬住了炉鼎另一只手的虎口,继续大口吮吸起来。

    而死死咬住丰满女炉鼎双峰的两条铁线蛇,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只是细长的身躯,似乎涨大了几分。丰满女炉鼎的神情,益发轻松了几分。以这两条铁线蛇的体型来看,它们完全可以一口气将丰满女炉鼎血液中的毒素全部汲取殆尽,无须中途接力。

    萧凡对此不闻不问,小心地将第二滴毒血滴进了第二只白玉蛛的嘴中,继续他的辨毒试验,似乎外界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地流逝。

    倏忽两个时辰过去。

    好在今日前来观礼的,俱皆是修真之士,平日里打坐调息,闭关修炼早就习惯了的,耐心磨练得无比之好。若是普通凡人,只怕早就哈欠连天,睡倒一大片了。

    广阳子的五光锦蛤已经是第四次接力,一连吐掉了四大口毒血。

    看那炉鼎,浑身的黑气消褪了不少,但脸色却苍白异常。五光锦蛤为他汲取毒素的同时,他失血也是很多。照这样下去,恐怕等五光锦蛤将他体内毒物都吸尽之时,他体内的精血也流失得差不多了。

    不过医圣大会的规则就是这样的,只要在炉鼎死亡之前,彻底祛除了体内的毒素,就算获胜。至于下一刻这炉鼎便呜呼哀哉,却是毫无干系。

    反正也是些死囚,早就该杀了。

    广阳子也没有闲着,正在调制解毒的药液。看来他也知道。单纯凭着五光锦蛤,是很难在短时间将炉鼎体内的毒素完全根除。必须有其他辅助手段相结合才行。否则,别人不说。长宁真人那两条铁线蛇就绝不是他的五光锦蛤能够比得上的。

    瞧长宁真人那好整以暇的神态,压根就没打算再配置什么解毒药物,对两条铁线蛇信心满满。

    就目前的进度来看,也是他占据了全面的优势。

    那丰满女炉鼎的,越来越是白皙光洁,皮肤之上,渐渐有了光泽。如果不是体表下一条条血管还有些鼓胀发青,大家几乎就要认为这女人的毒素已经全部祛除,痊愈如初了。

    一些年轻的低阶男修。早已经适应了那两条铁线蛇缠绕在她身上的古怪模样,眼中只有这女炉鼎丰满的娇躯,纤毫毕现的,一个个看得双眼发直,早已将这个医圣大会的初衷抛到了九霄云外。

    长宁真人往后靠在太师椅内,目光在其他几名大郎中脸上一一扫过,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轻轻舒一口气,显得极其轻松惬意。

    萧凡已经试验到了第七只白玉蛛。

    这只白玉蛛并没有像前边六只一样。没多久就肚腹朝天,死得的,而是在玉盒之中不住挣扎,体内黑气和绿液此消彼长。不断争斗。那黑气自然是毒血,而绿液则是萧凡第七次配好的解药。

    经过前边六次的反复试验,萧凡已经辨别出了八种不同的毒素。这一次要解的是第九种毒素。

    瞧这个情形,应该是大有希望。

    而那黑痣俏丽女子。却早已绝望,浑身上下黑气缭绕。连原本俏丽白皙的脸颊,也变得黑黝黝的,一缕缕的黑气正往他的鼻子和口中钻去,双眼凸出,涣散无神,若不是有护心丹护住了心脉,只怕早已气绝身亡。

    “岂有此理!”

    便在此时,一声怒喝在萧凡身边响起。

    大家循声望去,只见那名大郎中面前的炉鼎,浑身颤抖,大口大口的黑血正往外冒,双眼翻白,进气少出气多,一副随时都会气绝毙命的样子。

    这位四十几岁的元婴修士也是七大宗门首席大郎中之一,不久前刚刚给自己的炉鼎喂服了一颗解毒丹药,原本满怀希望地等待着奇迹出现,谁知片刻之后,这炉鼎就变成了这般模样。

    也不知解毒丹药在炉鼎体内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瞧这个样子,只怕连护心丹都保不住他的心脉了。

    这名大郎中手忙脚乱,一连将数道真元法诀打入到炉鼎体内,却是毫无作用,那炉鼎口中黑血不绝涌出,已经气若游丝。

    “混账东西,去死吧!”

    这位大郎中不由恼羞成怒,抬起手来,一掌击出。

    元婴修士含怒出手,那是何等威能?

    只听得“砰”地一声闷响,那名炉鼎浑身经脉寸断,一声不吭,倒伏在地,当场毙命。

    大郎中袍袖一拂,脚下遁光一起,径直向本门所在的观礼台飞去,头也不回,竟然就此退出了比赛。反正他的炉鼎就要坚持不住,与其到那时被迫退出比赛,还不如自己一掌毙了,以泄心中郁闷。

    这一下令人始料未及,不由引发了一阵惊呼之声。

    不过随即便有执事弟子上前,将那炉鼎的尸体收了下去。

    原本已经低垂着头,一心等死的黑痣俏丽女子被这血腥一幕惊醒了过来,浑身一震,眼里露出极度惊恐和极度绝望的神色,望着萧凡,嘴唇翕动,低声哀求道:“前辈,你就可怜可怜小女子,给我个痛快的吧,我实在是受不了这种煎熬了。反正是个死,你一掌杀了我,我在阴曹地府也感念你的大恩大德……”

    广阳子一听,顿时又发出了阴阳怪气的笑声,满是嘲讽不屑之意。

    “萧道友,人家都求你了,你就索性做个好人吧,嘿嘿,嘿嘿嘿……”(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