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999章 铁线蛇
    长宁真人这是要做什么?

    尽管观礼者大都见多识广,也还是被他这个动作惊住了。

    在这样神圣的大会上,不大合适让一名妇人如此暴露吧?虽说是死囚,是炉鼎,关键是有碍观瞻。

    不过多数元婴老怪都还能稳得住,一个个脸上露出饶有兴趣的神色。他们相信长宁真人绝不是要在这里当众展示一名炉鼎的躯体。这位青阳馆首席大郎中虽然是出了名的冷面冷心,对谁都不假辞色,却从未听说过他有这样的怪癖。

    这样做,肯定有特殊的原因。

    正当大家惊疑不定的时候,“嘶嘶”两声,从那妇人的臀下忽然钻出两个纤巧的蛇头来。这两条蛇都纤细无比,只有小指大小,小脑袋成三角形状,一看就蕴含着剧毒。

    “这是什么?”

    饶是大多数观礼者都见多识广,当此之时,也是一头雾水,纷纷向旁边坐着的人打问。

    “铁线蛇……”

    正和马长老坐在一起观礼的覃夫人,忽然喃喃出声,满脸都是讶异之色。

    马长老脸色一变,低声说道:“真是铁线蛇?这种蛇,他在哪里找到的?”

    覃夫人摇摇头,说道:“不知道,至少我已经找这种蛇找了几十年了,没想到居然被他找到了。而且铁线蛇长得这么大,少说也养了好几十年,只怕还在上次医圣大会之前,长宁真人就已经在秘密养着这两条铁线蛇了。只不过那是还是两条幼蛇,所以才没有拿出来。”

    “如果真是铁线蛇的话,而且还有两条,萧长老就麻烦了……”

    马长老不由得双眉紧蹙,深以为忧,情不自禁地向萧凡望去。

    应该说,台上的八名大郎中,眼下就数萧凡的所作所为最不起眼了,几乎都没人看他。

    萧凡正割开俏丽女炉鼎的手指,将几滴鲜血滴在一个玉碟之中,然后用银针轻轻挑起一点,仔细观察,又放在鼻子下边嗅闻,竟然在认真研究炉鼎血液中到底有哪几种毒素。虽然挑选出来的八种毒物,每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但混合在一起,就远不止八种毒物那么简单了,毒物的性质只怕早就发生了质的变化。

    萧凡是打算将这些新的毒素一一辨认出来,再进行解毒么?

    虽然这才是最正宗的手段,却未免太过沉闷,观赏性方面,差得太远了。而且,这得花费多少时间?

    区区十二个时辰,想要将所有毒素都辨认出来再调配正确的解药,未免太短了些!

    没有人去关注萧凡,大家都死死盯住了那两条纤细的铁线蛇。

    这种蛇的体型实在太奇特了,虽然蛇类自来就身躯纤长,但比例也没有如此悬殊的。这样两条小指粗细的小蛇,身长充其量也就是一尺,顶天了两尺。谁知这两条铁线蛇慢慢从丰满女炉鼎的臀边钻出来,围绕着她圆润的,一圈一圈,蜿蜒向上,两颗小小的蛇头已经盘上了她傲然挺立的双峰,至少在她腰间绕了三圈以上,却依旧看不到尾巴。

    粗粗一算,这两条铁线蛇少说也长达一丈以上。

    这已经不是蛇了,这是两条绳索!

    那名丰满的女炉鼎此刻也忘记了自己身中剧毒,也顾不得在数千人面前裸露身体的羞耻,只是垂着头,望着两条在自己身上蜿蜒而上的小蛇,满脸惊恐畏惧之色,大张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

    两条铁线蛇游到女炉鼎的胸口,便不再动,各自占据一只高耸,慢慢将小小的脑袋昂了起来,张开了嘴,长长的蛇信不住吞吐,“嘶嘶”有声。

    这两条小蛇的蛇信也奇长无比,而且不是淡红色的,和它们身体的颜色一样,是铁灰色的。

    极度的惊恐,令得女炉鼎额头汗水淡淡而下,浑身上下波浪般抖个不停,若不是这种情形实在够诡异,看得人毛骨悚然,单只这丰满的花信少妇如此颤抖不已,其实还称得上香艳。

    “咄!”

    长宁真人骤然一声低喝。

    两条早已蓄势待发的铁线蛇,一听到这声低喝,同时身子一震,张开小嘴,猛地咬了下去,一边一个,咬住了丰满女炉鼎的两点蓓蕾,不住吮吸起来。

    原理上,倒是和广阳子的五光锦蛤是一样的,只不过这两条蛇的出场方式,太过“精彩纷呈”,几乎立即就将其他所有人的手段都压了下去,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两条铁线蛇吮吸得几口,原本看上去灰扑扑的身躯渐渐变得光亮起来,仿佛涨大了几分。而丰满女炉鼎雪白皮肤下一条条暴涨而起的青筋上缠绕着的黑气,似乎消褪了些许,尽管消褪得不是太明显,还是能够看得出来。

    “铁线蛇?你这是铁线蛇!”

    广阳子死死盯着那两条小蛇,忽然脱口而出,叫道。

    长宁真人瞥他一眼,嘴角浮起一丝不屑之意,冷冷说道:“广阳道友现在才认出来吗?”

    “真是铁线蛇?你,你怎么找到的?”

    广阳子顾不得长宁真人言辞之中的讥讽,急急问道。

    其他几名大郎中甚至也都停止了自己的动作,齐刷刷地望了过来,神情各异,但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长宁真人冷笑一声,说道:“这就无须道友操心了,你不也偷偷在神龙渊找到了五光锦蛤吗?”

    广阳子顿时被憋得说不出话来。

    他当初找到五光锦蛤,心中的激动自不待言,小心翼翼地藏了起来,一点风声都不暴露出去,生怕被人知道了。为的就是在这医圣大会上先声夺人,大放异彩。谁知长宁真人居然找到了铁线蛇,而且是两条!

    原本志得意满的广阳子,顿时坠入了冰窟之中,浑身发凉,气满胸襟。

    贵宾席上,一名元婴后期大修士也忍不住侧头去问坐在一旁的洪天:“洪道友,这铁线蛇真的和传闻中的那样,可以吞噬天下万毒?”

    洪天是百雄帮的帮主,百雄帮以饲养各类毒虫闻名于世,这样的问题,向他发问,自是正理。

    其他高阶修士也都露出了关注的神情。

    洪天阴沉着脸答道:“铁线蛇能吞噬天下万毒自然只是传闻而已,除非是玲珑兽才有这样的能耐。不过只要不是中人立毙的剧毒之物,铁线蛇确实是可以吞噬的,自来就是解毒的能手。不过这种蛇本身也是剧毒无比,很难捕捉。在我们霍山国,还从未听说过有铁线蛇出没。却不知道长宁真人这两条铁线蛇到底是哪里弄到的,养了这么久,也真是好耐性。”

    看得出来,洪天的心情不是很好。

    自从萧凡治好宇文广的千叶毒之后,洪天就对萧凡满怀信心,谁知到了大会上却大谬不然,先是那龙姓修士拿出了居风兽的内丹,紧接着广阳子放出五光锦蛤,长宁真人更狠,直接放出两条铁线蛇。

    一个比一个引人注目。

    那后期大修士望了一眼正在有条不紊辨别毒血的萧凡,微笑说道:“洪道友,我倒是觉得,贵帮萧道友眼下的做法才是正途。身为大夫,就应该识毒解毒,这才是好郎中。一味靠着灵虫奇兽解毒,怕是不算自家的本事。”

    此言一出,立时便有数人随声附和,其中自然包括宇文周。

    洪天苦笑一声,摇摇头。

    理是这个理,但医圣大会的规矩,却是只看结果,不看过程。谁最先给炉鼎解了毒,谁就是医圣。

    不管你用的是什么方法!

    就算萧凡口碑再佳,只要没有得到医圣的头衔,在金州城医界,就说了不算。唯有医圣,在医界说话才是一言九鼎,许多规则,都由医圣来定的。而这些规则一旦定下来,那怕萧凡再本事通天,也得遵循。

    这中间的区别,可是大得很。

    虽然说,百雄帮还有一位老医圣,可以说话算话,但丁璨已经外出云游,寻找冥冥中那一丝进阶的机缘去了。

    高台之上,广阳子愤愤不已,目光在场中一抡,便即揪住了一本正经在做“研究”的萧凡,阴阳怪气地说道:“也真是怪了,百雄帮的郎中,居然不会用灵虫解毒。真不知道这百雄帮的长老,是怎么当的。”

    倒也不怪广阳子这么阴阳怪气,观礼者之中,有不少人都有同样的想法。

    豢养灵虫,难道不是百雄帮五毒堂的特长吗?

    怎么青阳宫和凌云宗的首席大郎中都拿出了奇虫怪蛇,大口汲取毒血,百雄堂的首席,却在埋头“搞研究”,这不全反了么?

    萧凡头也不抬,只是淡淡说道:“每个人解毒的方式都不相同,广阳道友愿意用灵虫解毒,那是你的事。至于萧某喜欢用什么样的方法,那就是我的事了,却不劳道友费心。而且身为郎中,自己识毒解毒,才是正理。单纯靠着奇虫异兽来解毒,恐怕也不是那么保险,未必能够将病人体内的毒素全都排干净。”

    “是吗?照这么说,萧道友是有十足把握,把我们都打败了?”

    广阳子冷笑着说道。

    长宁真人也抬起眼皮,目光如冷电般扫了过来。

    “谁输谁赢,总要等最终的结果出来,才能见分晓。道友又何必心急?”

    萧凡的语气依旧淡淡的,仍然连看都不看广阳子一眼。r1152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