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996章 毒物
    在杏林帮执事弟子的引领之下,八名首席大郎中缓步来到正中的太师椅上就座。

    青阳宫大长老,青阳馆首席大郎中长宁真人,就坐在萧凡旁边,左首第二个位置。按照“官方”排名,青阳宫排在七大宗门的第三位。长宁真人也是八位首席大郎中之中,仅有的两位元婴中期修士之一。

    另一位元婴中期修士来自于七大宗门排名第二的宗门,是一名留着山羊胡子的五十几岁男子,看上去容貌颇为和善,主动向萧凡点头为礼。

    萧凡神念一探,就察觉到这位大郎中,真实修为较之长宁真人还要略逊一筹。单以修为而论,长宁真人是八名首席大郎中里面最强的。因为丙老先生缺席,代表杏林苑出战的是一名元婴初期修士,正是萧凡在百雄殿见过的那位广道友。

    丙老先生不但没有参加这一次的医圣大会,并且在前不久正式卸下了杏林苑首席大郎中的重担,由杏林苑另一位元婴长老广道友接任。丙老先生此举,倒并不令人意外,终归他已经老了,不愿再为这些俗事所累,乃是理所当然。

    广道友在杏林苑多年,一直都是丙老先生的副手,丙老先生不在的时候,由他执掌杏林苑,也是名闻遐迩的大郎中,声望卓著。大家都说,广道友早已得到丙老先生的真传,医术之高,不在丙老先生之下,也是新任医圣的热门人选。

    不过广道友见到萧凡,却有几分尴尬。

    只有他自己明白,至少在毒物这个方面。他不如萧凡远甚。宇文广所中的千叶毒,他甚至连名字都叫不出来。更谈不上治疗了。

    而偏偏医圣大会的比试,拼的就是识毒解毒的能力。

    医术之道。是最不好比试的,也没有一定之规。正所谓术业有专攻,有时候,这种病症你治好了,面对另一种病症的时候,却束手无策。不能因为你治好了某一种病症,就证明你是医术第一。

    在萧凡看来,这个所谓的医圣大会,其实可以算是个“伪命题”。但金州城自来规矩如此。他也不能凭一己之力去改变,只能顺应这个潮流了。

    七大医馆的其他几位首席大郎中,也俱皆是元婴初期修士。

    甚至连前不久筛选出来的那位郎中,赫然也是一位元婴修士。对这位在“普选”中胜出的郎中,百雄帮早已将他的相关资料送到了萧凡手里。这位郎中姓龙,也是金州城内一家大医馆的首席大郎中,名声十分响亮,二十几年前,突破瓶颈。踏足元婴期境界,在金州城也算得是赫赫有名的神医了。

    相较而言,萧凡是八名参赛者之中最年轻,进阶元婴期时间最短的。

    换言之。在多数人眼里,也就是萧凡的修为最低。

    关键那么年轻,在医术上的造诣。想必更加有限,远不如那些年老资深的同道。

    丙老先生和丁璨都不参加此番医圣大会。夺冠呼声最高的,自然就是长宁真人等两位元婴中期修士了。相对来说,龙姓修士夺冠的呼声也很高。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拒绝七大宗门的邀请,坚持开自己的医馆,宁为鸡头不为凤尾,也是个牛人。

    没有几分底气,一般人可不敢这么牛逼哄哄的。

    在这场比试之中,萧凡能够不落在最后,就已经很不错了。

    而代表凌云宗出战的,则是和萧凡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位广阳子。不过此刻的广阳子面罩寒霜,目不斜视,对萧凡理都不理。当初这个金丹期的小子,居然成了百雄帮的客卿长老,百雄堂首席大郎中,并且进阶元婴成功,转眼间就成了和自己平起平坐的萧道友,叫广阳子心中那股气如何平息得下去?只不过他态度冷淡,萧凡对他也很不感冒,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便即移开了目光,似乎压根就没怎么将他放在心里。

    萧真人就是这样的脾气,对这种只知道恃强凌弱,不讲道理的所谓高人,历来看不上眼。

    八名大郎中依次就坐,广阳子坐在右首第二的位置,凌云宗的“官方”排名,位于百雄帮之前,排在第四位。

    这边一落座,那边方飞扬便站起身来,向贵宾席上的高阶同道们拱手为礼,身子一晃,就到了台前。

    “诸位道友……”

    方飞扬清了清嗓子,朗声说道。

    原本嘈杂不堪的窃窃私语之声,顿时便被压了下去,大家都安静下来,纷纷抬头望向高台。

    这场医圣大会,自然是由他这位杏林帮的帮主亲自主持了。

    方飞扬的开场白很简短。

    反正有关医圣大会的流程,大家都已经听说过,就没必要累述了,方飞扬只是说明了医圣大会比拼的规则,便一摆手,高声说道:“呈上来。”

    当即有八名盛装打扮的女弟子,各自捧着一个托盘,袅袅娜娜地走上高台。这八名女子,一个个长相秀美,身材婀娜,难得的是,俱皆有着金丹初期的修为,在这里,却只是侍女的身份。杏林帮的豪阔,可见一斑。

    不过大多数人的眼神,却并未落在那些女弟子身上,而是紧紧盯住了她们手中的金漆托盘。

    这些托盘之中,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三十二块描金的竹牌,每一片竹牌长约两寸,宽约六分,精致异常,竹牌上都用朱砂写着几个字。

    八名金丹期女弟子分别在八位大郎中面前站定,盈盈万福下去。

    紧随这八名女弟子之后的,是四名男弟子,也是金丹初期修为,手中一样托着金漆托盘。只不过托盘之中的物事,却不是竹牌。先头两人的托盘里,整齐地摆放着十六个精致的玉瓶,高约三寸。

    后头两人,一人的托盘里搁着一个银光灿灿的三足小鼎,另一人的托盘之中则搁着一枚长长的银簪。

    不知这些东西,作何用途。

    “诸位道友,此番医圣大会的比试规则,还是和历届一样。这托盘之中,有三十二种毒物,都是经过精选的,比较常见的那些毒物。现在,请八位道友每位选取一样毒物出来。广道友,你先开始吧!”

    “是,帮主!”

    广姓修士向方飞扬微微鞠躬,随手从托盘之中拿起了一片竹牌。

    “杏林帮广道友选的是七心果……“

    方飞扬一看那竹牌上写的字体,便即高声说道。

    台下立时响起一阵嗡嗡的议论声。

    这七心果固然不是最毒的毒物,使用却十分广泛,不时会有人中七心果之毒。但凡中了七心果之毒后,不会马上毙命,却极其难缠。如果没有找到对症的药物治疗的话,中毒者会在受尽七天七夜的折磨后痛苦不堪地死去。

    “青阳宫长宁道友选的是天香液……”

    自然又是好一阵议论之声。

    这天香液听名字十分诱人,似乎是某种醇香美酒一般,实则却是剧毒之物,毒性之烈,丝毫不在七心果之下。

    “凌云宗广阳道友选的龙涎毒……”

    轮到萧凡的时候,他也在面前的金漆托盘里取出了一片竹牌。

    方飞扬脸上略略闪过一抹诧异之色,随即朗声说道:“百雄帮的萧道友,选的是金竹果。”

    台下的议论之声益发响亮了。

    萧凡选的这金竹果,听上去是一种果子,实则是一种矿物,只不过因为看上去很想某种竹类植物的果子,并且通体呈金黄色,所以才命名为金竹果。单以毒性而论,金竹果应该是三十二种备选毒物之中毒性最小,最柔和的。几乎每一位郎中,都能轻易解掉金竹果的毒性。

    然而金竹果只所以能够跻身三十二种备选毒物之中,却是因为它的另一个特点。

    金竹果本身毒性虽然柔和,如果和其他毒物混合,却极有可能改变那种毒物的性质,而且几乎对每一种毒物都管用。也就是说,只要掺进了这种金竹果,七心果就不再是七心果了,天香液也不再是天香液,都有可能变成其他的毒物。至于到底变成什么毒物,没有亲自试验过,那可就谁都不知道了。

    这种毒物,就是专门搅事的。

    顿时便有无数道目光聚集到了萧凡的脸上。

    看来这年轻人是下定决心要捣乱了!

    既然自己夺冠无望,那别人也不要想轻易夺得这个医圣的头衔。想要当医圣,请你拿出真本事来。

    不过对于旁观者来说,这场比试自然越“混乱”越好,越混乱就越有看头,也不枉了他们专程往这跑一趟。尤其很多跟随师门长辈而来的低阶弟子,更是希望在这里大开眼界,回去之后,可就有的是谈资向同门师兄妹炫耀了。

    长宁真人眼神扫了过来,在萧凡脸上略一停留,又转了回去,垂下了眼睑,脸色木然,看不出半点波澜来。

    广阳子则双眼一眯,冷哼了一声,随即高高昂起了头。

    萧凡脸色平静,正眼也不瞧广阳子一下。

    “最后一位,龙道友选的是铁蚣毒。”

    方飞扬的声音再次在高台上响了起来。

    八位大郎中似乎早就胸有成竹,没有丝毫迟滞,便都选定了自己想要的毒物。

    现场的气氛,变得越发的热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