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988章 散功之道
    出乎辽远的意外,这一次,萧凡并未查阅太久,短短一盏茶功夫过去,便即将竹简还给辽远,轻轻叹息一声,说道:“好霸道的功法……”

    辽家这“赤焰诀”,不但对敌之时,极其霸道,就是在修炼之时,也一味讲究勇猛精进,甚少文武调和之道。

    辽远脸上便闪过一抹得意之色。辽家火属性功法本就威名远扬。

    “看来,贵门这‘赤焰诀’,确实是种祸之因了。这功法霸道是霸道,缺少了文武相济之道。令郎修炼这功法,一味贪功冒进,加量吞服六阳丹,不知休养调息,以至于火毒攻心。”

    萧凡缓缓说道。

    辽远随即提出疑问:“可是,为什么我们辽家其他子弟,修炼这赤焰诀并没有什么不妥呢?”

    萧凡说道:“体质不同,进度也不一样。我已经说过,异灵体毕竟不是纯灵体,何况令郎的异灵体又非常特别,火灵根与手太阴肺经以及手阳明大肠经纠缠在一起。原本如果进度放缓一些,不那么贪功冒进,将基础夯实,也不会引发火毒攻心。几下里都凑在一起了。”

    “那,萧先生,可有办法救小儿一救?散功保命,也不过是饮鸩止渴而已啊……”

    辽远急急说道,满脸求肯之色。

    修真之人,寿元本就远在普通凡人之上,辽承目前已经是金丹中期的修为,虽然进境远在普通金丹中期修士之上,比大部分金丹修士都要年轻,算起来也已是古稀之年,一旦散功,便与普通凡人无异。立马就会变成一名风烛残年的老人,纵算给他吃再多的灵丹妙药,也活不了几年。

    而辽远夫妇俱皆踏足元婴期。寿元还长着呢,岂不是要眼睁睁看着独子死在自己的面前?

    “萧先生。在下听说,萧先生一直在寻求无垢净土和地元重石?”

    眼见萧凡沉吟不语,辽远又连忙说道。

    萧凡点了点头:“确有此事。”

    将大量的妖兽妖禽精血材料融入到海枭骸骨之中后,血魔偶明显加快了自我修复的进度,恢复到元婴期境界不过是个时间问题,铁背刀螂也进阶成功,如今只剩下土魔偶还停留在金丹后期水准。萧凡交给百雄帮执事弟子去收集的材料之中,就有土元精。无垢净土和地元重石等极品的土属性材料。土元精这种东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萧凡也没有奢望能够再得到。只要再收集到一些无垢净土与地元重石,就足够土魔偶升级了。

    “在下多年前曾经得到过一块地元重石,还有一小块无垢净土,因为对在下修炼的功法没有什么帮助,所以一直留在手中。却不知这两样东西,萧先生是否用得上……”

    说着,手腕一翻,一个土黄色的储物镯便出现在手中。双手递给萧凡。

    看他手背之上青筋暴涨,十分吃力的样子,可见这储物镯里的东西。分量实在不轻。

    萧凡并没有伸手去接,只是以神念之力一扫,便即探视到储物镯内的东西,确实是一大块地元重石和一小团无垢净土。那块地元重石之大,超出了萧凡的意料之外。甚至比他在地下世界化妖湖底石碑之中提炼出来的地元重石还要多。这么大块的地元重石,极其罕见。如果在交易会上拍卖的话,价值至少在百万灵石以上,加上那一小块无垢净土,相信会有无数修炼土属性神通的修士为之争破头。

    这两样极品土属性材料加在一起。再怎么估算,也超过了一百五十万灵石。加上萧凡手头已有的那些极品土属性材料。再加上威灵老魔的二魂五魄,萧凡几乎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让土魔偶跨进元婴期。

    一具元婴期的土魔偶,那绝对是无价之宝。

    辽远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只要萧凡能够治好他儿子的病,这无垢净土和地元重石就是萧凡的酬金了。

    果然不愧是金州城第一世家,当真财大气粗。

    不过相比起独子的一条命,身外之物再多,又算得什么?就算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萧凡只是神念一探就收了回来,缓缓说道:“现在令郎尚在病中,这酬金萧某暂时不敢收,辽道友先收起来吧。令郎这个病,散功是一定要散的,不散功,药石之力难以直达五脏六腑和各处筋脉,始终难以断根。关键在于,散功之后,是否还能重修。”

    “正是正是,如果散功之后还能重修,那就太好了……”

    辽远顿时大喜,随手将储物镯放在茶几之上,顿时将茶几压得嘎嘎作响,辽远只作不知,将那储物镯往萧凡的手边推了一下,急急说道。

    最开始,辽远自然是希望能够就这样将儿子的病治好,谁知两位首席大郎中都不约而同地告诉他,必须散功保命,宛如一盆冰水当头浇将下来,从头凉到脚。现如今,马上治好这样的美梦,他是不敢做了,只要散功之后还能重修,就是天大的福音。

    虽然先前耽搁的数十年寒暑之功非常可惜,总好过散功之后,活不了几年就死。

    萧凡沉吟起来,说道:“真要是从头开始的话,未免太可惜了,数十年苦功,当真不容易……”

    辽远顿时猛地憋住了气,双眼瞪得老大,满脸不敢置信的神情。

    听萧凡这言下之意,居然散功之后,还不必从头开始,可以保留一定的修为境界。

    这,这怎么可能?

    时间难道真的还有如此神奇的医术?

    焦章与何掌柜也面面相觑,俱皆从对方眼里读到了不信的目光。

    他们两位,也是久负盛名的大郎中,经验丰富得很,散功之后重修,这样的事听说过,甚至亲眼见识过。但散功之后,还能保持一定的修为境界,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能够保留一定的修为境界,那就不叫散功!

    “萧,萧先生的意思是说,犬子不用散功,就可以治疗?”

    稍顷,丰满少妇才吃吃地问道,语气之中充满疑虑,却在不知不觉间改了对萧凡的称呼。

    萧凡摇摇头,说道:“散功是一定要散的,而且要散得十分彻底。不然,药石之力难以直达脏腑经络,半路上就被拦截了。”

    “那……”

    丰满少妇不由得怔住了,瞪大了眼睛,不明所以。

    “散功是散功,但却不一定要白白浪费掉。令郎散功之时,如果能想办法将他散掉的火系灵力都储存起来,待用过药之后,再重新给他输回去。虽然不能保证他还能保全金丹中期的境界,却可以设法保住他的金丹,不至于跌落一个大境界。如此一来,至多浪费一二十年的功力,寿元也不至于大损。”

    萧凡正色说道。

    同是修真之人,同阶修士之间的寿元差距,也是很大的。

    比如元婴后期大修士,理论上有千年寿元。但多数大修士活不到这个寿数,往往因为多年争斗留下的诸般内伤,会直接影响到寿元。如果不能及时进阶到悟灵期,很多大修士都在*百岁时便坐化掉了。不过也有少数逆天的家伙,可以活到一千岁以后,甚至活到一千一二百岁的也大有人在。这和各自的际遇,修炼的功法都有很大的关联。

    在座诸人却已经被萧凡说的这番话惊呆了,大眼瞪小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萧先生,真有如此神奇的治病之法吗?”

    稍顷,辽远才吞了口口水,迟疑着问道。

    可以储存灵力的法宝法器,他见得多了,几乎大多数法宝法器符箓都有这样的功能,但储存在法宝法器符箓里面的灵力,只能释放攻敌,或者自保。至于输回到修士体内去,那绝无可能。至少辽远从来都没听说过有这种方法。

    身为元婴修士,辽家家主,辽远真的不觉得自己十分孤陋寡闻。

    只能说,萧凡讲的这些,实在太过匪夷所思。

    “辽道友,办法总归是人想出来的。而且,为令郎治病的这个方法,也只是道理上可行,真要做到,还是千难万难。但不管怎么样,总是要试上一试的。”

    辽远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如此……”

    为了自己这个独子,哪怕希望再渺茫,也一定要试试,这是必定无疑的。

    “既然如此,萧某有个不情之请。”

    “萧先生请讲……”

    萧凡缓缓站起身来,目光炯炯地望着辽远,沉声说道:“辽道友,萧某想和你切磋一下精炎之力。”

    “啊?”

    其他人不由都愣住了,半晌回不过神来。

    这不说着治病救人吗?怎么转眼之间就变成演武切磋了?

    就算萧凡真要掂量一下辽远这位金州城第一世家家主的斤两,也不该选在这时候啊!

    “萧先生,这是……”

    辽远跟着起身,满脸莫名其妙的神色。

    “要为令郎保住一身修为,至少需要六名精通火属性功法的元婴修士一起出手才行。而且对这六名元婴修士修炼的火属性功法,有很严格的要求。在下毛遂自荐,可以算是一位。辽道友照理应该也合乎要求,但为了确保病人的安全,萧某还要亲自验证一下。”

    萧凡不徐不疾地说道。(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