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980章 人心
    第九道天雷重重轰击在如意雷光塔上。

    雷光塔光华大放,稳稳将第九道天雷接了下来。

    洪天四人精神一振,各自运起神通,与天雷对抗,很快,几道天雷便相继威能耗尽,消散于无形。唯有第九道天雷不住倾泻而下,似乎无穷无尽,永远都不会消散。

    无论是谁渡劫,这最后一道天雷,都必须要由本人承受。至少要承受其中的一部分,否则天雷就会无休无止地轰击而下,永不罢休。

    萧凡举手遥托着雷光塔,神色平静,浑身宝光流转,英华内敛,整个人显得沉稳无比,一双眼睛深邃如海,令人见而忘俗,与先前相比,不说判若两人,起码也有了极其明显的变化,一看就知道比先前强大得多,完全不在同一个层次之上。

    金丹期迈向元婴期本就是一道大坎,不可同日而语。

    洪天本来担心萧凡刚刚进阶,境界尚未稳固,就被迫出手,会留下不妥,正准备出手相帮,见了萧凡这般气定神闲的模样,顿时便轻轻舒了口气,放下心来。

    萧凡进阶元婴后的强大,甚至还超出了他的预料,远非普通刚进阶的元婴初期修士可比。

    眼见丁璨调匀了呼吸,萧凡微笑说道:“丁长老,做好准备了吗?”

    第九道天雷看似无穷无尽,但任谁都知道,最先那一波才是最难熬的,越往后就越轻松。

    丁璨看了萧凡一眼,满脸都是讶异之色,显然不清楚这位年轻的元婴同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要紧关头,帮了自己一个大忙。只不过眼下肯定不是刨根究底的时候。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多谢道友相助。在下准备好了。”

    语气十分客气。

    萧凡微微颔首,不再言语。

    丁璨举手一招。半空中银光闪闪的金刚镯飞射而回,丁璨轻轻抚摸一圈,确定宝物无恙,这才冲萧凡一点头,脚下遁光一起,来到了如意雷光塔正下方。

    萧凡左手捏诀,嘴里念咒,右手一招。正在和天雷对抗的如意雷光塔浑身一颤,瞬间与天雷脱离了接触,向萧凡急速飞来。没有了雷光塔的阻拦,第九波金银两色天雷轰然作响,径直向下方的丁璨猛击而下。

    丁璨脸露凝重之色,单手一托,金刚镯飞舞而起,化作数尺大小,光华闪烁,猛地迎上了金银两色天雷。

    顿时霹雳之声大作。光华乱闪,漫天雷光耀眼。

    足足一盏茶功夫过去,天雷才渐渐隐去。五色云彩退散,天空又恢复了一片晴朗。

    消散的雷光之中,再次显露出丁璨的身影,洪天等人面露喜色,正要开口说话,丁璨忽然“哇”地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整个人迅速萎靡,原本乌黑油亮的胡须瞬间变成了斑白的颜色。鬓角也生出无数的白发,气息一下子衰弱许多。

    “不好……”

    洪天惊呼一声。袍袖一抖,一股大力涌出。将丁璨卷入其中。

    片刻之后,百雄帮的五名元婴修士出现在百雄殿的左偏殿之中,丁璨斜斜靠在太师椅里,脸色灰败,气息衰弱,完全没有元婴修士那股神完气足的模样。

    萧凡坐在他的身边,伸出三根手指,搭在丁璨的脉腕之上,洪天等三人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稍顷,萧凡的双眉轻轻蹙起,几人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

    “萧长老,如何?”

    覃夫人忍不住问道。

    萧凡微微摇头,说道:“不太好……”

    丁璨惨然一笑,低声说道:“道友不必费心了,我自己的病自己知道。”

    萧凡沉声说道:“丁长老,自损神魂,自贬修为来强行延续寿元,一定要三思而行。这样做,固然能够多获得数十年的寿元,但对神魂之力的削弱极其严重,越到后来,情形会越糟糕。”

    丁璨苦笑一声,说道:“道友说的这些道理,我都知道……只是,实逼此处,也是迫于无奈……”

    对丁璨如今的情形,洪天等人也能猜测得到。定然是看到闭生死关无效,大限将至,不得不强行刺激潜力,提升修为,引动天劫,来尝试强行突破瓶颈。以这种方式进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本就只是存着万一的希望而已。

    眼见进阶失败,丁璨便不得不以自残的方式来强行延续寿元了,否则一时三刻就会坐化。

    其实萧凡已经说得很客气,自损神魂来延长寿元,搞不好连重入轮回的资格都没有,就此在三界之中彻底消亡。

    “丁师兄,你是大郎中,难道就没有办法来避免这种情形来发生吗?”

    覃夫人沉声问道。

    丁璨笑了笑,说道:“覃师妹,若是有办法,愚兄会不用吗?”

    “那就只能眼睁睁看着?”

    丁璨苦笑着说道:“也不必说得这样凄苦,虽然我现在自损神魂,自损修为,好歹也能多活三四十年,有这段时间,足够我安排好后事了……”

    洪天覃夫人马长老和他同门相处多年,彼此交情深厚,听他这样说,俱皆黯然。

    萧凡却平静地说道:“丁长老不必如此悲观,这种情形也并未完全不能改变的。”

    “哦?萧长老还有什么好办法?”

    马长老禁不住问道。

    丁璨望着萧凡,一拱手,说道:“这位道友,还没请教……”

    刚才大伙手忙脚乱将他送到偏殿,萧凡又急着给他号脉,竟然还没来得及向他介绍萧凡的身份。

    覃夫人忙即说道:“丁师兄,这是我帮新加盟的客卿长老萧凡萧道友,他的双修伴侣,是老身的门下弟子姬轻纱。”

    “原来如此。多谢萧长老刚才仗义援手,丁璨铭感五内。”丁璨急忙抱拳为礼,由衷地说道。

    萧凡抱拳还礼,谦逊了两句。

    丁璨脸上随即露出疑惑的神情。说道:“萧长老莫非也是郎中?应该来金州不久吧?”

    纵算金州是有名的大城,高手如云,元婴修士也是极其罕见。这样年纪轻轻的元婴修士,丁璨不可能没有听说过。更不用说萧凡还是郎中。同时兼具元婴修士和郎中这样两个身份的人,更是屈指可数,无论在哪个医馆,都是顶梁柱。

    倒是这些年,偶尔会有外来的元婴修士加入金州城的各宗门,自然是看上了金州城这些宗门丰厚的供奉。

    太平时期,就算是外来的长老,也无须执行什么太过危险的任务。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正是,小弟一年前才刚刚来到金州。承蒙洪帮主覃长老马长老抬爱,委以客卿长老之位,其实是很不称职的,真是惭愧得很……其时丁长老正在闭关,却是不曾拜见,失礼之处,幸勿见责。”

    丁璨摆了摆手,笑着说道:“萧长老说哪里话来,既然已经加盟我帮。就是同门道友,这些客气话就不说了吧?”

    覃夫人却忍不住说道:“萧长老,你说丁师兄这种情形。还有好办法可以改变?”

    丁璨的眼神之中,也是将信将疑。

    尽管萧凡年轻有为,法力深厚,刚才更是露了一手,将第九道天雷削弱大半,但要说萧凡在医术上也胜过了自己,丁璨还是难以相信。身为百雄堂首席大郎中,丁璨可是和杏林苑丙老先生并称“神医”,这么多年来。早已得到了金州城修真同道的一致公认。萧凡就算再天才,能有多大年纪?

    医术之道。很讲究经验积累。

    萧凡笑了笑,手腕一翻。一件乌黑的吊坠出现在他的手掌心里,向丁璨递了过去。

    这件吊坠不过数寸长短,二指粗细,黑黝黝的,毫不起眼。

    洪天等人脸露疑惑之色。

    丁璨却脸色骤变,猛地坐直了身子,脱口惊呼起来:“魂香木?万年魂香木?”

    “什么?”

    洪天等人一听这话,顿时面面相觑。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丁长老慧眼如炬,这确实是万年魂香木雕成的一件小饰品,小弟平日戴在身边,起个安神定魄的作用。如今送给丁长老,想必有此物相助的话,丁长老神魂受损的情形不至于继续恶化。我再开张方子,丁长老按时服药,应该就能将受损的神魂慢慢滋补复原,对延长丁长老的寿元,料来也不无裨益。”

    他说得轻描淡写,丁璨却是听得呆了。

    万年魂香木雕成的吊坠,到底有多贵重,在场诸人再没有比他这位大郎中更清楚的了。如同萧凡所言,只要将这件吊坠佩戴在身边,他受伤的神魂立即就会停止恶化。

    只是他和萧凡才初次见面,如此重礼,何以克当?

    这件小小的吊饰,放在金州城的任何一个拍卖会上,价值至少也在百万灵石以上。

    此人这般慷慨大方,若非是至诚至圣之人,就是大奸大恶,必有极大图谋。不过从萧凡的神情来看,完全就是在治病救人,没有丝毫作伪之意,更没有半点卖乖示好邀功请赏的意思,自然之至。

    眼见丁璨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洪天捋了捋胡须,微笑说道:“既然萧贤弟一片诚心,丁师兄便不妨收了吧。都是同门兄弟,客气话却不必说了,今后相互护持,比什么都强。”

    洪天本就有意要将帮中大事逐步交给萧凡打理,如今萧凡主动向丁璨示好,建立自己的人脉,那是再好不过了。

    ps:明天会有爆发,向诸位书友拜求月票!

    感谢-unic,书友150108040803511万赏!

    感谢:紫雨凝心,babylls,lp52555,女人的老公,静远斋主,書友817124530,蠢猪猪,tumpling,水鳥大寶,书友140920231603485,10年dao版,倚老,幸运vs天使,书友女lnlmjkwy1ae15,西山一老,季朝宇,黄师傅63,旭日红升,古浪小月g21,大树0502,tumpling,yaya小师妹,书友150108221738193,慕容夏寒,极限战士001,0o会上树的猪,荒漠一僧,朵朵爱吃馅饼,990923,金六福66,取个名字这么难1314,wuwang4321等等书友的打赏!(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