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二十四章
    高亚豪的举动算是不打自招,自行暴露了事情的真相。季尧跟随高亚豪来办公室的路上,心里盘算着找个时机问问他为什么要设下这样一个局,因为季尧相信,这其中除了试探自己以外,肯定还存在其他因素。

    高亚豪从身后拽住了季尧的裤腰带,用力扯的时候,季尧的衬衣已经窜了出来,隐约露出了后腰的皮肤。季尧自从来到了这个时代,还真没受过这样的对待,一时间气愤难忍,拽着裤腰带强行站了起来,“高亚豪,你丫给我松手。”

    季尧的反应过大,高亚豪拽着他裤腰带的那只手也被勒的生疼,他连忙松开手,看着手掌上勒出的痕迹,“真生气了?”高亚豪斜着身坐在沙发上,抬头看了季尧一眼,笑道:“你知道吗,你现在特别像一类动物。”

    季尧难以置信地看着高亚豪,还不等开口说话,高亚豪顺口来了句,“猴子,典型的酸脸猴子。”

    酸脸猴子?季尧听到这词儿时不禁一愣,“你说谁是酸脸猴子呢。”季尧原本的怒气值已经升到了极限,眼瞅着快要爆发的时候,高亚豪一句酸脸猴子当即让他破了功,气极反笑的同时还不忘揉了揉脸,“想跟你生气都生不起来。”

    “生气有嘛好的。”高亚豪拍了拍沙发,“坐下说话,你站着不累啊。”

    季尧原地整理了衣服,坐下时故意和高亚豪拉开一段距离,询问道:“那人是你安排的?”

    高亚豪撅嘴点头,“不是我还能有谁啊。”

    季尧笑道:“你承认的倒是痛快,说吧,为什么这么做,应该不是单纯地试探我吧?”季尧说话的同时,右手已经从身后的口袋里取出了那张方片2,顺手扔在了桌上,“我换牌的时候你有发觉吗?”

    高亚豪摊了摊手,“我要是能发觉,还用得着试探你吗。”高亚豪终于舍得正经了,收敛了玩世不恭的模样,严肃道:“我那时候就在想,你到底会不会出手换牌,毕竟方臣是输定了的。”

    “如果我不出手,你打算怎么样?”

    高亚豪微笑道:“如果你不出手,那先前我所说的那番话就算作废了。”高亚豪说这番话的时候,完全是在自欺欺人,他的想法很简单,如果季尧没有出手,他还会继续设局,一次不成就来第二次,总有一天会看到季尧的真正实力。

    季尧故作懊悔道:“早知道我就应该不出手的。”

    “你就这么不愿意跟我合作?”高亚豪仔细一想,现在还不是继续这个话题的时候,“这个问题我们过后再谈。”高亚豪伸手从桌上拿过了那张方片2,隐藏在掌心里,以手背的方向对着季尧说:“你就是这样把牌隐藏起来的吗?”

    “就你这样早被人发现了。”季尧哂笑道:“我想以你的智商,我是很难和你解释清楚的。”季尧自认为扳回一城,趾高气扬地冲高亚豪挑了挑眉。

    高亚豪扑哧笑了,“季尧,我这人就是笨啊,你没听过一句话吗,不耻下问,我现在就是在请教你啊,来,赶紧说说看,我都急死了。”

    “你……”季尧恨的牙根痒痒,感情自己一头撞在了棉花上,人家不痛不痒,自己反倒撞出一个大包。季尧低垂着头,丧气道:“二少,你能借我一把刀吗?”

    “干嘛,你想自裁啊?”高亚豪抑制住狂笑的冲动。

    季尧耷拉着脑袋,哭笑不得道:“二少,我错了,刚才的话我收回,你这人聪明着呢,真的。”季尧拍了拍胸脯,“我这可是发自肺腑的。”

    “这我知道,大伙都这么说。”高亚豪又拿下一局,笑着往季尧身边挪了挪,“季尧,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季尧忽略了高亚豪往他身边凑的事情,“什么?”

    “你说,刚才那个人的千术如何?”

    “千术?”季尧笑容中带着厌恶,“如果那也能叫千术,那我还费劲儿地学什么啊。”

    高亚豪兴奋道:“说说看,你是怎么理解的。”

    季尧翻了个白眼,“你自己安排的还用得着来问我,有意思吗你。”季尧无奈地叹了口气,“二少,你想说什么你就直截了当的说吧。”

    高亚豪会心一笑,跟着从茶几上拿了遥控器,开了墙壁上的液晶电视,不一会儿屏幕上出现了画面,高亚豪指着屏幕说:“这就是刚才那副牌被换掉时所录下来的,你仔细看看。”高亚豪为了让季尧看的清楚,用遥控器放慢了镜头,“这样台案在帝沙里只有五台,是为了专门场合而设计的。”

    “专门场合?”

    “对,我所指的专门场合,就是帝沙遇到了利益上的亏损,恰恰就是这个时候,这样一台机器就能轻松帮助帝沙挽回局面。”高亚豪丝毫没有隐瞒,如实将一切告诉了季尧。高亚豪用遥控器暂停了画面,转过头看着季尧说:“如果你是玩家,遇到了这样的一台机器,你有多少赢的把握?”

    季尧专注的目光落在电视屏幕上,沉思良久,“如果以刚才那台机器来说,换牌的机会只有一个,那就是在纸牌尚未离开盒子以前,只有这个时间才能快速换牌,我说的对吗?”

    “对。”

    “那就好办了。”季尧长吁一口气,“二少,我不妨告诉你实话,这样一台机器是没有存在的必要的,因为一旦纸牌到了千者手中,换牌的机会就大了很多。”

    高亚豪打了个手响,“问题来了,如果说,我是假设啊,比如一个千中高手和这样一台机器有所结合,那么你赢的几率又有多大?”

    高亚豪提出的假设不是没有可能发生的,这就好比季尧那个时代,庄家与千者联合,以此来达到互利的目的,此类事情早已屡见不鲜,更何况是现在这样一个经济与科学发达的时代呢。不得不说,高亚豪这一假设,顿时让季尧茅塞顿开了。

    双拳难敌四手,是这个意思吗?季尧忽然想起身在千门的那段时光,他与另外七将游走江湖,打败天下无敌手的快感是何等令人怀念,如今细细想来,纵然自己身怀千术绝技,可若没有他们从旁扶持,自己又能走多远呢?

    此时此刻,季尧对高亚豪刮目相看,原来,第一印象是会造假的。

    高亚豪没有打断季尧的沉思,而是一旁静静地等待着。不一会儿,高亚豪从季尧的神情中看到了释然,时机已到,高亚豪微微一笑,“我想我应该让林森拿瓶香槟来,为了你我将来的合作喝一杯。”

    季尧回过神儿,干咳两声,“我有说要跟你合作吗?”

    “我说季尧,咱不这样成吗。”高亚豪笑的特无辜,“你既然都看透我的心意了,咱就别那么狠心拒绝了,你看成不?”高亚豪撅了撅嘴,再加上招牌式的贱笑,顿时把季尧给逗笑了。

    高亚豪见季尧笑了,眨着眼睛说:“哎,给句痛快话吗。”

    季尧笑个不停,摆着手说:“我拒绝,坚决不同意。”

    高亚豪啧了一声,“这话说的不老实。”高亚豪又朝季尧身边挪了挪,“季尧,我知道你心里已经有主意了,既然你不肯说,那我就当你默认了。”

    季尧笑着说:“感情你这是强买强卖啊。”

    “这么理解也可以。”高亚豪如释重负地喘了口粗气,“为了把你弄到手,我可是花招用尽啊。”说完,高亚豪还不忘抛给季尧一个暧昧的眼神儿。

    “你这话说的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呢。”季尧疑惑的目光看着高亚豪,“先前你说过你多大来着?”

    “三十一啊,怎么了?”

    “你有女朋友吗?”

    高亚豪诧异道:“没有啊,怎么了?”高亚豪心想,是不是自己开玩笑开过了头,让季尧有所误会了?高亚豪连忙解释,“我说季尧,你该不会以为我喜欢男的吧?”

    季尧憋着笑,“难道不是吗?”季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二少,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煞费苦心的要跟我合作了,原来你抱了这样的想法啊。”季尧走到高亚豪身边,无奈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迷恋爷,爷只是个传说。”说完,季尧加快脚步朝门口走去。

    高亚豪反应过劲儿的时候,季尧已经开门跑了,他又不能当着外面的那么多员工的面隔空喊话,唯有坐在沙发上无奈苦笑,忽然,高亚豪的神情中闪过一丝狡黠,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季尧从高亚豪的办公室出来以后,正巧遇到了林森,林森客气地朝季尧点了点头,“四少可是要下去忙了?”

    季尧笑了笑,“我现在也是一打工的,你叫我季尧就可以。”

    林森怔了怔,心道这私生子就是不一样,没底气的可怜啊。林森微笑道:“那就叫你季尧吧,你是要下去工作?”

    “刚才二少找我谈话,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我怕小陈一个人忙不过来。”

    林森再次怔了怔,这果真就是养在外面的孩子,心肠好啊。林森看了眼手腕上的表,“还有三个小时换班,也就几把牌的事儿。”

    “那我下去了,您忙着。”

    季尧刚转过身,林森连忙说道:“对了,季家和帝沙离的比较远,你晚上怎么回去?”

    “我打……”

    “我送他回去。”高亚豪从办事里出来,打断了季尧和林森的谈话,他笑着说:“我正好顺路,顺带着把你送回家。”

    林森心里嘀咕道,你丫说瞎话都不脸红的,还顺路,你怎么不说你家就住在季家隔壁呢。

    “我送你回去,可以?”高亚豪笑着来到季尧身边。

    季尧无所谓道:“那就有劳二少了。”

    “客气。”高亚豪见季尧头也不回的下了楼,连忙对林森说道:“找个时间去轮渡,买两张明天晚上的船票。”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