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二十三章
    方臣手里的底牌是黑桃k,,如果再来一张黑桃q,那么就是一副同花顺,绝对是牌面最大的一副牌。可令方臣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季尧放出的最后一张牌,竟然是梅花6,如此一来,同花顺做不成,瞬间从最大牌面变成最小的了,成了无对散牌。

    方臣愤怒到直拍桌子,嘶吼道:“老天爷不待这么捉弄人的吧?”

    季尧听到这话有种想笑的冲动,牌被换掉,这可不是老天爷做的主,而是……季尧看了眼高亚豪,他依旧面带微笑,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季尧收回目光,转眼朝最右面那位玩家的牌面上看了一眼,是红桃5、梅花5、方片5,如果季尧放出的最后一张牌与他的底牌重合,那么就是一副满堂红,亦可称为葫芦。

    季尧这会儿是很想帮帮方臣的,不为别的,就冲高亚豪故意设下这么一个局来试探自己,他就应该帮助方臣。不过很可惜的是,最右边这位玩家的牌已经成了定局,就算季尧通过千术换掉这最后一张牌,他的牌面依旧是最大的,一副牌中有三张同点数的,可称之为三张。

    “你倒是放牌啊。”男人似乎等不及了。

    季尧毫无情绪地朝他看了一眼,随后伸手去抽牌。指尖触碰到纸牌的那一瞬间,季尧犹豫了,他到底该不该换掉这张牌。季尧是懒得去做无用功的,可仔细一想,他今儿刚上任第一天就被高亚豪无情戏弄,光凭这个理由,他就应该换掉这张牌。

    这不也是高亚豪所希望看到的吗!

    想到这儿,季尧终于做出了决定,放牌的时候,季尧故意以手掌遮挡住了牌盒,抽牌的一瞬间,季尧用指尖同时捻出了两张牌,上面额那张就是众所期待的最后一张牌。季尧将两张牌重合,以手掌送牌的方式遮挡了送牌的过程,等到纸牌送到男人面前时,季尧用食指和中指最快速度的将第二张纸牌掀开,迅速的扔了过去,至于另外一张牌,依旧隐藏在季尧的手掌当中。

    季尧收回手臂藏在身后,将那张纸牌塞进了屁-股后的口袋里。

    “我就不信你的底牌也是方片2。”方臣输是输定了,可他宁愿输在三张手里,也不愿意输在葫芦手里,否则他得憋屈死。

    男人笑了笑,左右手同时开工,掩藏住底牌看了一眼,“你是梅花6,你牌面大。”

    方臣一咬牙,将面前所有筹码扔了进去,“我要看你的底牌。”

    男人笑了笑,随后将手里的底牌翻开扔在了桌面上。

    方臣站了起来,狂拍桌子,“我就说不是方片2吧。”

    男人不以为然道:“不管是不是方片2,你这一局都是输了。”

    方臣得意道,“你真以为哥们儿在乎这个?”方臣拿起自己的底牌,“你应该庆幸自己走远,我要是拿到了黑桃q,今儿输的可就是你了。”

    男人不屑于和方臣辩解,而是对季尧说了声,“规整一下给我。”

    季尧如同先前一样,面无表情地将台案上的筹码归拢在一起,一摞摞送到了男人面前。

    “哥们儿你好好玩着,我有事先走一步。”男人拿起筹码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方臣朝地上狠啐一口,“赢一把就闪了,什么人呢这是。”

    “我说方爷啊。”高亚豪看够了热闹,是时候开口了,“方爷跟那种人用不着生气,倒不如趁着运气好,多玩两把,说不定就翻本了呢。”

    “这也叫运气好啊?”方臣一口气险些没喘上来。

    高亚豪笑道:“你好好想想,你平时可有拿到过这么好的牌,没有吧?”高亚豪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这就是运气,说不定你下把真就拿到同花顺了呢。”

    方臣一听也觉着是这么回事儿,平时玩梭哈,拿到过最大牌面也就是三条两对什么的,如今能看到同花顺的身影,难道真的是运气好转了?

    “行了,我还有事儿,就不陪方爷了,您慢慢玩着。”高亚豪整理了西装,准备离开的时候朝季尧看了一眼,“让小陈替你,你跟我到办公室来。”

    季尧被小陈顶替了工作以后,跟着高亚豪到了二楼的办公室。进门后,林森替高亚豪和季尧分别倒了两杯咖啡,随后开门离开了。高亚豪笑着指了指面前的咖啡,“尝尝看,我特爱喝的。”

    季尧翻了个白眼,“关我屁事儿啊。”

    高亚豪撇了撇嘴:“你说不关就不关吧。”他拿起杯子凑到嘴边抿了一小口,美滋滋道:“好喝,真好喝。”

    季尧险些从椅子上滚下去,“我说高亚豪,你都多大啊,能不能像个正常人。”

    高亚豪一脸的无辜,“我今年三十一,自我感觉挺正常啊。”高亚豪抬手挠了挠头,笑着说:“你说我哪里不正常,那方面吗?”

    “那方面?”季尧怔了怔,“你说嘛呢,我怎么听不懂。”

    “得”高亚豪摆了摆手,“我这是对牛弹琴啊。”高亚豪前倾了身子,笑起来依旧是那么贱招儿,“我说季尧,你该不会还是雏儿呢吧?”

    季尧顿觉脸在烧,轻咳一声,“你说找我有事儿,就是问我这个?”

    “当然不是,不过这也不代表我不关心这个。”高亚豪靠到椅背上,笑道:“不管怎么说,季伯父都将你交给了我,还说让我好好照顾你,所以我得尽职才是啊。”

    季尧冷笑道:“你想改行?”

    高亚豪一愣,“我为嘛要改行啊?”

    “哟,这可说不准,你既然都关心到我是不是雏儿了,难道不是想放弃帝沙总裁的位置,改行去当拉-皮-条的?”季尧笑的十分得意。

    高亚豪咧着嘴,苦笑道:“拉-皮-条这个词儿可太难听了,不是你这种身份该说的。”

    “我什么身份?我不过就是个荷官而已。”

    高亚豪笑道:“你该不会因为我给你安排了个荷官的工作,生我气呢吧?”高亚豪兴奋至极,站起身跑到季尧身边坐下,“说吧,你要是生气就跟我说,我保证给你换一份工作,比如我的贴身助理什么的?伺候我吃喝拉撒睡好像也不错。”

    季尧厌恶的朝旁边挪了挪位置,“你怎么不去死呢。”

    “我死了你不就少了生活的乐趣吗,你说是不是?”高亚豪伸长手臂,绕到季尧的身后搭在了沙发的靠背上。

    季尧皱眉瞪着他,“高亚豪,你有事儿说事儿,再这么贫小心我……”

    “小心你什么?”高亚豪打断季尧的话,紧接着又往季尧身边凑了凑,“季尧,说真的,跟我合作吧,我特看好你。”

    季尧抬手拦住高亚豪继续往前的举动,“说正事儿可以,别再往前来了。”

    “怎么,你害羞啊?”高亚豪痞气的挑了挑眉,“哎哟,我怎么忘了这茬,你从小到除了你姐,好像身边就只有一个叫刘夏来的发小吧。”高亚豪拍了拍脑门,“哦对了,还有一个叫林初微的姑娘。”

    季尧吃惊道:“你丫调查我?”

    “调查?算不上。”高亚豪微笑着:“我当时就很纳闷,你说你都二十二了,怎么才读大二呢,而且我又是个充满好奇心的人,自然想要把事情弄个明白了。”

    关于季尧二十二岁还读大二这件事,他是挺刘夏来提起过的,这件事的起因就是打林初微那儿来的。只不过季尧没往心里去,这事儿也就没人再提起过。

    “你和刘夏来为了那姑娘打架,以至于大一休学一年,应该是这么回事儿吧?”

    季尧冷声道:“你查都查了,还问我干嘛。”

    “可我有一点想不通啊。”高亚豪特纳闷的问道:“林初微喜欢你不假,学校里的人都知道,可我怎么觉着,你不喜欢她呢。”

    “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她?”季尧纯属气不过,顺口胡诌道:“我可喜欢她了,喜欢的不得了。”话一出口,季尧愣住了,他何必这么认真的去解释,有必要吗,真的有必要吗?

    高亚豪抿嘴偷笑,随后说道:“哟,没看出来啊。”高亚豪一改先前吊儿郎当做派,严肃道:“话说你这么喜欢她,有没有和她打过波。”高亚豪撅了撅嘴,“有过吗?”

    得,高亚豪这人就算再怎么正经,骨子里依旧充斥着下流的味道。

    季尧快速撇过头,“跟你有关系吗?”

    “我好奇啊。”高亚豪锲而不舍道:“说说看,有没有亲过,还有,牵过手没,又或者,你们有没有那个过……”高亚豪越说越是下流,直到他看见季尧耳朵根都红了这才忍不住大笑,“我说季尧,你还真是够逗的。”

    季尧气愤道:“你丫赶紧滚蛋,小心我揍你。”

    高亚豪啧了一声,“我先前都说了,能揍我的就两人,一个是我爸,一个是我将来的媳妇儿。”高亚豪挑着眉,“我爸辈分大,你当不了,换句话说,你相当我媳妇儿?”

    季尧惊恐道:“高亚豪,你丫没病吧?”

    “我很正常啊。”说着,高亚豪放下搭在沙发靠背上的那只手,迅速的落在了季尧的后腰上。

    季尧下意识的要站起来,哪成想却被高亚豪抓住了裤腰带。

    季尧气愤难耐:“你丫到底想干嘛?”

    高亚豪微微一笑,“我能干嘛,无非就是想看看你藏在这里的那张牌而已。”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