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二十二章
    帝沙董事高中正退休以后,集团的事务分别交给了三个儿子打理,其中最让他放心且满意的,就是二儿子高亚豪。说起高家,还真是豪门中的一大例外,根本没有那些勾心斗角的破烂事儿。高中正的大儿子高冠林是打美利坚回来的,一肚子的洋墨水,学的还是医学科,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样一个专注学术的人才,怎么可能心甘情愿跑到遍布铜臭味的商场中打拼呢。不管怎么说,高冠林总归是高中正的儿子,迫于父亲的压力,只好在帝沙集团挂了个头衔,医院不算忙的时候,他总会到帝沙集团帮着高亚豪处理些日常事宜。

    至于高家老三吗,那可真是a城响当当一人物。高季晏打小就喜欢车,励志要当一名赛车手,可真当他长大了,也如愿以偿当了赛车手以后,却因为一次失误撞出了赛车轨道,左腿严重性骨折,康复半年以后,至今走路还有点儿跛脚呢。打这儿开始,不少人都暗地里管高季晏叫跛爷,再不就是瘸三儿。高季晏心性好,从不把这些事儿放在心上,也没有自暴自弃,反而从高中正那儿借了一大笔钱,自个儿折腾出个赛车团队,别说,还真让三爷给做成了,大小赛事中总能看到三爷的团队出场,每每提起三爷的自强能干,高中正都觉着自个儿倍儿有颜面。

    高季晏事业有成以后,慢慢地将团队转移到了帝沙旗下,如此一来,这也算帝沙中一大产业了,每次开赛之前,那些赛车爱好者总会下足本钱押注,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高家三兄弟当中,二个没有心思接管帝沙,这项重任自然而然落到了高亚豪的身上,这也正是高亚豪能顺利掌管帝沙的重要因素,没人跟他抢啊。兴许这就是老天爷的意思,帝沙的继承人,只能是高亚豪,除他之外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让帝沙屹立不倒。

    高亚豪对待工作的态度十分严谨,可私下里却成了另外一个人,谈笑风生吊儿郎当,耍贫嘴更是家常便饭,尤其是在闲暇的时候,总会带上林森到楼下玩上两把,用他的话来说,生活不该一尘不变,该撒欢儿的时候就得尽情撒欢儿。

    这不,季尧刚上任的第一天,高亚豪带着林森来撒欢儿了。

    “给你的。”高亚豪顺手扔了一枚一百块的筹码到季尧面前。

    “哟,二少这规矩我可看不懂了啊。”方臣瞥了眼季尧,继续说:“这还没开局你就往外散钱,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就算帝沙是你的吧,可也不能这么败坏啊。”

    高亚豪微笑道:“方爷听过一句话没,舍不得小钱来不了大钱,这就跟舍不得媳妇儿套不着流氓是一个道理。”

    方臣愣住了,还真就研究起这话的含义了。

    高亚豪憋着笑,感情还真是一傻帽。高亚豪见季尧始终没有将筹码收走,下意识问道:“季小爷是嫌少了?”换做平时遇上这档子事儿,高亚豪一般会给五百一千块的来当彩头儿,而现如今却只给了季尧一百,无非就是想让季尧生气,原因别无其他,就是闲的蛋疼,想跟季尧逗咳嗽。

    荷官这项工作,多半是不能说笑的,得面无表情的工作,时间一长,保不准儿就面瘫了。季尧上岗前听小陈顺口叨咕了两句,便记在了心里。季尧伸手拿过筹码,板着脸说:“谢谢。”

    季尧明明没有做出过多的表现,可高亚豪就是觉着想笑,难以忍受的想笑。

    “我说二少,你跟这儿美什么呢,瞧把你高兴的。”方臣终于从沉思中惊醒。

    “开局了,方爷还是专心看牌吧。”高亚豪端正了坐姿,目光注视着季尧的方向。

    季尧头回当荷官,做起来还挺像模像样,举手投足尽是干净利落,机器洗牌过后,季尧依次由左向右开始放牌,算上高亚豪一共五位玩家,其中还有一个是女的。一圈下来,五张底牌放了出去,接下来又是一圈,明牌中以方臣的牌面最大,黑桃j。

    “方爷请下注。”季尧淡淡道。

    方臣观察左右玩家的牌面,犹豫道:“一千。”

    季尧看得出来,方臣这是堤防高亚豪手里的这张红桃10呢。

    一轮下来,除了最右方的那位玩家选择加注以外,几乎都是选择了跟注。季尧这会儿才留意到最右方的这位玩家,年岁三十左右,一身西装熨烫的板正,发型也是经过细心打理的,从长相上来说,倒是有了几分明星范儿。

    第三圈发牌开始,季尧依旧由左往右发牌,而这一回,依旧是方臣的牌面最大,黑桃10。方臣一看整个人都精神了,小心翼翼掀开底牌看了一眼,笑着说:“今儿老子要走好运了,一万。”说完,方臣潇洒地将一万块筹码甩到了台案中央。

    “方爷该不会以为是同花顺吧?”高亚豪知道这牌是不能跟了,顺手将两张明牌扣了下去,“不跟。”

    方臣撇了撇嘴:“我说二少,才两轮牌你就不跟了,这也忒说不过去了。”

    高亚豪微笑道:“钱是我的,我可不想白送给你。”高亚豪选择了不跟,那么这一局就没他什么事儿了,看看热闹也是好的。

    第三轮发牌的时候,高亚豪不必留意各家的牌面,反而将注意力都投到了季尧身上,最能引起他注意的,当属季尧纤细柔软的手。高亚豪一直以为季万弘的那双手才是千者中最佳的,可现在他不这么想了,单从柔软度与指节粗细来比较,还是季尧更胜一筹。

    高亚豪这会儿更加确定了一个想法,季尧是有资本去挑战季万弘的,如果他愿意让自己从中运作,这往后的路想走的长远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第三轮放牌结束,季尧站直了腰板,朝着高亚豪的方向狠狠瞪了一眼。季尧很早就留意到高亚豪注视的目光了,刚才的白眼算是给他一个警告,再看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你丫信不信。

    高亚豪领悟到这一信息之后,不仅没有收回目光,反而变本加厉看的更加起劲儿,笑中带着戏谑,依旧是那副欠揍的德行。

    “哈哈,老子今儿真是要同花顺了。”方臣拍腿叫好,牌面上三张已经是黑桃j,10,9

    ,如果再来一张黑桃q,外加底牌的黑桃k,无疑是今晚这场最大的牌面,同花顺。

    “我说方爷,你在这么高兴下去,其余几位玩家要是不跟了,你可怎么是好?”高亚豪也不知方臣高兴个什么劲儿,这么明目张胆叫出同花顺,傻子才会继续跟下去呢。

    “哎,那可未必。”方臣仰了仰下巴,指着最右边的玩家,“瞧见没,那哥们儿跟着呢。”

    高亚豪看都没看那边,笑着说:“那方爷只管高兴就是了。”

    a城的梭哈是以五张来计算的,最后一轮放牌完毕,就要揭晓底牌,赢输就看这最后一轮放牌。第二轮中高亚豪弃牌,第三轮中女玩家弃牌,如今剩下的就只有方臣和最右边那位男玩家了。

    季尧面无表情地伸手到纸牌跟前,尚未触碰到纸牌的时候,他只觉着桌子微微一颤,而就在此时,季尧马上要触碰到的那张纸牌好似微微动了一下,季尧心下一惊,连忙朝最右边那位看了一眼,男人面不改色地微微一笑,“请放牌。”

    惊讶过后,季尧想明白了一点,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千者,他所为的换牌,不过是某些人刻意安排的罢了。一整晚,季尧都维持着僵硬的表情,唯独这一刻他露出了微笑,他抽出纸牌的那一刻,方臣瞪大了眼睛盯着,直到牌面朝上,方臣这才忍不住大吼一声,以此来宣泄心中的愤怒。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