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十七章
    高亚豪总算明白季尧为什么没有再去帝沙,感情是被季家的破事儿给绊住了,说来也挺巧的,如果不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前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呢。如今谜底解开,高亚豪更加确定季尧是懂得千术的,说不定还是千中高手。

    赌王的儿子,应该差不到哪去吧?

    想到这儿,高亚豪又犯起了嘀咕。季万弘有私生子这件事,从前可是一丁点消息都没听到过,是他保密的太好,还是季家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只是绝口不提罢了?高亚豪自来熟的坐到餐桌前的时候,暗地里观察了季家人的变化,看得出来,除了季万弘和历美云以外,季家几兄妹对季尧和季然的存在是一无所知的,不然也不会这么气愤。

    既然季万弘能做到滴水不漏,那他又是怎么教季尧千术的呢,难不成是隔空传授?这也太玄乎了吧。在季尧低头吃饭的那段时间里,高亚豪的目光总是围绕着他,想要探出个究竟。

    “亚豪啊。”季万弘突然开口,“你爸爸最近身体可好?”

    高亚豪收回探究的目光,转头看向季万弘,“我爸爸身体挺好的,时常还想着请您过去切磋两手呢。”

    季万弘大笑,“你爸他啊,就是不肯服输。”

    “可不是吗,我爸那点千术哪能季伯父比啊。”高亚豪说的可是大实话,他们高家虽是第二代赌王的后人,可传到他们这辈,能学透学通的已经没有几个了,更别提和赌王一较高下了。

    “哎,话也不能这么说,你爸的牌九玩的是真牛,我自愧不如。”季万弘搓了搓手,“一说起这事儿就技痒难耐了,赶明儿挑个时间,我得和你爸爸晚上两手。”

    高亚豪点头笑道:“听伯父这么一说,我都有点儿按捺不住了。”高亚豪顺手拍了宁洵一把,笑着说:“一会儿吃饭完,哥几个整桌麻将怎么样?”

    “成啊,我就怕闲的没事儿做。”宁洵兴奋极了,“大小姐,我们跟这儿玩,你们不会不同意吧?”

    季媛翻了个白眼,“你们想玩就玩,没人会赶你们的。”

    高亚豪和季家兄妹算不上特别熟,也不如宁洵脸皮那么厚,自然还是得问过季家的主人,“伯父,我们跟这儿玩,您不会介意吧?”

    季万弘笑容祥和,“年轻人玩心重,我这把岁数了,哪里还会介意啊。”

    宁洵拍手叫好,“那就这么定了,大伙赶紧吃饭。”

    “哎,别把我算在内。”老二季策放下筷子,拽着老三季敬站了起来,“我们两个还有工作要忙,你们自己凑人手吧,走了。”

    没了这两人的支持,麻将局还真就开不起来了。宁洵一脸愁容说道:“怎么想玩个麻将都这么费事儿啊,实在不行让二小姐凑手吧。”

    高亚豪扑哧笑了,“你让她玩不就是给咱们送钱的吗,忒不厚道了啊。”说完这话,高亚豪将目光投到了低头吃饭的季尧身上,“季小爷吃完饭如果没事儿,不如就一起玩玩吧?”高亚豪这声季小爷叫的特没溜儿,特不正经,有点儿像调戏。

    季尧对这样的称呼甚是怀念,想当初闯荡江湖的时候,除了小灵通之外,最多的就是被人称呼为季小爷。季尧条件反射似的抬起头,习惯性的双手抱拳端在胸前,还不等说话,他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赶忙放下手,轻咳道:“不好意思,我还是事要做。”

    高亚豪看到刚才季尧的举动,险些笑出声,硬憋回去以后,故作遗憾道:“这样啊,那还真是不凑巧。”

    季尧再次对高亚豪说了声抱歉,接着推开椅子站了起来,犹豫了一会儿才对季万弘说:“爸……我有事儿想和你说,能借一步说话吗?”

    季万弘听到这声爸甭提多高兴了,当下笑开了花,一连叫了三声好,“季尧啊,跟爸爸去书房说吧。”季万弘拿着烟斗站了起来,一步两回头地引领着季尧去了他的书房。

    季尧这顿饭吃的相当憋屈,无滋无味,沉重的气氛让他很不适应,再加上对面的人总是投来探究的目光,像似看到了什么稀有物种似得,实在难受的紧。另外,季尧的确有很多话要和季万弘说。

    到了书房,季万弘坐到了沙发上,笑容满面道:“快坐下,让爸爸好好看看你。”季万弘肆意的目光打量着季尧,“这么多年了,爸爸无时不刻不再想你,你知道爸爸是多么盼着和你重逢吗?”

    季尧很平静,淡淡道:“既然你这么想我,为什么在我妈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不亲自到四合院来接我们呢?”

    “这……”季万弘语塞。

    “是因为面子?”季尧浅笑道:“是不是觉着老子去接儿子,是件相当丢脸的事情?”

    季万弘没了笑容,懊悔道:“季尧你听爸爸说,很多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如果真的可以,爸爸当然愿意去接你们。”

    季尧的质问不过是顺口说出来的,对他本人而言,是无关紧要的。季尧岔开话题,微笑道:“我想知道,我妈是小三吗?”

    季万弘笃定瞪大眼睛,诧异道:“你怎么会这么说,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妈妈,她不是小三,她不是……”季万弘几近嘶吼,似是气到浑身颤抖,“季尧,爸爸在这里告诉你,这样的话以后不许再说,你妈妈她不是。”

    季尧歪着头,波澜不惊道:“如果我妈不是,那就是历美云了?啊……让我猜一猜事情是不是这样的。”季尧端正了姿势,清了清嗓子说:“你和我妈先认识的,那时候的你还是个穷小子,你们恩爱无比,直到有一天你遇到了豪门千金历美云,你看中了她的身家背景,决定抛弃我妈娶了历美云,之后的十几年里,你埋头苦拼,这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是这样吗?”季尧微笑着,目光中充满了鄙夷。

    季万弘瞥开目光,不敢看季尧,他无言以对。

    “你既然不说话,那我就当你默认了。”季尧的猜测是凭空幻想出来的,至于猜中了多少只有季万弘自己知道,季尧不会刨根问底的继续下去,就算知道了真相又如何,他没有那个能力改写过去的事情。

    “你们的过去我问完了,那么是时候说说我和我姐的问题了。”季尧走到季万弘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轻声道:“我答应回到季家,说真心话是因为我妈,她希望我回来,而我姐回到季家的目的,相信你们之前已经谈过了。”

    季万弘长叹一声,“你们都是我的孩子,回到季家对你们的未来都有好处,而且,爸爸也很希望能照顾你们。”

    “打住。”季尧笑了笑,“爸,我不妨和你说实话,我回到季家,不是贪图季家的钱财,而是因为我妈,希望你能明白。”

    “爸爸明白,只不过……”季万弘沉默片刻,又说:“爸爸拼搏了这么多年,就是希望能给你一个好的生活,等你大学毕业了,爸爸就安排你进重京工作,将来这董事的位置,爸爸一定会给你的。”

    季尧平静的内心终于有了异样的情绪,那是因人羞辱而来的愤怒,他堂堂千门正将,何以要嗟来之食,这和乞丐又有何等分别。季尧敛去笑意,严肃地说:“我没打算进重京,今天不会,明天不会,将来也不会。”

    “你说什么?”季万弘惊着了。

    季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爸,我想跟你做个交易,不知道你意下如何。”季尧方才跟季万弘进书房时,看到了书桌上放着一副扑克,季尧走过去将扑克从盒子里倒了出来,放在掌心上捻了捻,随后抽出一张方片k,他拿着这张牌给季万弘看了眼,笑着说:“别眨眼。”季尧拿着方片k在手里搓了一圈,再翻开时,方片k已经变成了梅花a。

    一瞬间的功夫,两张牌的对调,这样的千术可不是一日两日就可以掌握的。季万弘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季尧,你跟爸爸说,这是谁教你的?”季万弘虽然教过王慧千术,却也不过是入门的一些皮毛而已,往深了说,王慧的接受能力也很差。

    “我妈。”季尧一口咬定是王慧教的,就算季万弘知道事实又如何,难不成会严刑逼供吗?

    季万弘顾不上深究这些有的没的,欣喜道:“季尧,从明儿起爸爸亲自教你,这重京董事的位置,非你莫属。”

    感情话都白说了。季尧无奈道:“爸,你想多了,我重申一次,我不会进重京工作的,就算我想进,你以为你那几个儿子会那么轻易让我进去?另外,我虽然回到了季家,却不想和这个家里的任何一个人有牵扯,你能懂我的意思吗?”季尧把玩着手里的扑克,笑着说:“要说我什么都不想吧,其实也不是,我有一样是肯定会从这个家里拿走的。”

    季万弘连忙问道:“不管你要什么,爸爸都会给你的。”

    季尧摇了摇头,“不是你给我,而是我自己来拿。”

    “你是指?”季万弘好奇道。

    季尧似笑非笑道:“我要你赌王的称号。”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