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953章 万年魂香木
    厉老怪脸上也难得地露出了好奇之色。

    他自然不相信一名金丹初期修士,能够拿得出自己所需的三尺长魂香木。

    可以安魂养魄的魂香木,原本就极其罕见,并且生长速度极慢,长到一尺以上,至少需要千年的时间,而长到三尺以上,则需要六七千年时间了,因为魂香木是越往后生长速度越慢。同样的道理,药龄越长,安魂养魄的效果便越明显。

    这魂香木,厉老怪在金州城已经寻找了很多年,一直都没有结果。倒是出现过两回二尺长的魂香木,都不合用。

    不过既然萧凡此刻敢于露面,厉老怪自然不在意多耽搁一点时间,当即伸手接过了玉盒,随手打开来。

    只不过打开了一条缝隙,厉老怪漫不在乎的神情便僵在了脸上,一双浑浊的老眼猛地瞪得滚圆,像是看到了什么令他绝对难以置信的东西。

    “厉兄,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真是魂香木……”

    单义装作随口发问的样子,趁机就要凑过去看个明白。

    厉老怪却“啪”地一声,关上了玉盒,眼望萧凡,说道:“很好,老夫换了。”

    二话不说,就将装着那只虫王遗蜕的玉盒取了出来,交到萧凡手里。萧凡也不客气,接过玉盒,打开一看,一股独有的气息扑鼻而来,果然是那只四阶大成虫王的遗蜕,当即微微颔首,却并未急着将玉盒收起来,望向厉老怪。笑了笑,说道:“厉前辈。这样交换,有点不合适吧?”

    众人惊讶之余。益发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萧凡所言不合适是什么意思。

    谁知厉老怪马上一点头,沉声说道:“你说得对,是老夫疏忽了……老夫不能占你一个小辈的便宜。这里是一百万灵石,算是我给你的一点补偿,你收好吧。”

    说着,又取出一个储物镯,交给了萧凡。

    “哗……”

    台下顿时又是一阵哗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转变惊呆了。

    很明显。萧凡交给厉老怪的玉盒之中装着的东西,价值之高,更在虫王遗蜕之上,以至于厉老怪还需要另外支付一百万灵石作为补偿。

    别人不知道,厉老怪和萧凡这两个当事人却是心知肚明。

    厉老怪提出来交换的是三尺长的魂香木,而萧凡交给他的这截魂香木,却长达三尺五寸,比厉老怪自己的要求足足多出来五寸。这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数字,而是代表着这截魂香木的药龄。差不多接近一万年,比六七千年的魂香木功效要强得多了。

    倒不是萧凡刻意要显摆,实在他拿不出六七千年药性的魂香木来。

    这截魂香木是刚刚接受南极仙翁灵药园的时候,就已经种植在灵药园内的。药龄早已达到万年以上。

    好在这厉老怪固然心狠手辣,却并非小气巴拉的家伙,兼且财大气粗。毫不犹豫就补了萧凡一百万灵石。

    对厉老怪而言,有了这截三尺五寸长的魂香木。再配合其他的丹药和秘法,足以让他的寿元再延长数十年乃至百年以上。他就有充足的时间来冲击元婴中期瓶颈了,一旦冲击成功,那好处就不用说了。

    相较之下,区区一百万灵石算得什么?

    他这种身居高位的老怪物,只要活着,就是本钱,自然会有大量的灵石滚滚而来。

    因此这一百万灵石是补得心甘情愿,没有半分迟疑犹豫。

    萧凡神念往储物镯里一扫,便即双手一拱,微笑说道:“多谢厉前辈厚赐,在下却之不恭了。”

    厉老怪仰天大笑起来,似乎心情极其畅快,脚下一顿,飞身而起,连自己的包厢都不再回去,径直向外殿飞射而去,似乎对接下来的交易会再也没有丝毫兴趣,赶着回去炼制这魂香木。

    萧凡手腕一翻,虫王遗蜕和百万灵石都收入囊中,脚下遁光一起,也要回去五十八号包厢。

    “站住!”

    单义一声大喝。

    萧凡停住脚步,转过头来,望了单义一眼,淡然说道:“单前辈有何指教?”

    “把虫王遗蜕留下!”

    单义厉声喝道。

    萧凡眼皮都不眨一下,平静地说道:“单前辈难道不知道交易会的规则吗?”

    单义脸上闪过一抹厉色,正要开口,那边厢方飞扬轻轻咳嗽了一声,单义顿时一凛,到嘴边的话强行咽了回去,重重吐出一口浊气。他可以不将一名金丹期小辈放在眼里,却绝对不敢挑战金州城第一高手的权威。

    萧凡微微一拱手,便即头也不回地飞向五十八号包厢,转眼不见了踪影。

    单义死死盯住五十八号包厢的窗口,眼里如欲滴下血来,那贪婪的神色,令得一些不相干的金丹修士都暗暗打了个寒颤。

    萧凡一回到包厢,便即将那个装着百万灵石的储物镯轻轻推到齐戊面前,微笑说道:“多谢前辈仗义援手。”

    这就还清了齐戊的欠债。

    齐戊很随意地将那个储物镯收了起来,看都不看一眼,却双眉紧蹙,沉声说道:“萧道友,你真不该换这个东西……单义这个人,你不是没打过交道,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还有覃夫人,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这老太太并非不讲道理的强横之人,但这虫王遗蜕对她五毒堂来说,实在太过重要,她偶尔不讲道理一回,也是极有可能的……这东西,实在就是个烫手的山芋啊。”

    说着,齐戊轻轻摇头,眉宇间神色深以为忧。

    萧凡一个毫无根基的金丹修士,在金州城一口气得罪了七大宗门中的两名元婴期老怪,当真是大大不妙。就算他齐戊有心相帮,也绝对扛不住那样沉重的压力。毕竟他还得为自己以及峈天门着想。

    萧凡笑了笑,说道:“前辈不必担忧,在下自有应对之策。这东西,我真的有用。”

    齐戊抬头看着他,有些将信将疑。

    萧凡年纪虽轻,行事风格却极其稳健,他既然这么说了,或许真的有应对之策罢。

    接下来的交易会,萧凡虽然继续全程参与,却真的变成了看客,就算再好的东西都绝不出手。此番交易会上,他已经太引人瞩目了,区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金丹修士,一口气出手三次,每次都是大手笔,直接挫败元婴修士。应该已经有很多人在关注他了,再不收敛些,未免太过张扬。

    其后齐戊也出手一次,和一名元婴修士交换到了自己想要的宝物。

    又过去好几个时辰,此番交易会才终于结束。

    萧凡即和齐戊齐巧一起离开大殿。为了避免引起纷争和混乱,参加交易会的贵宾,都是分批走的,在主办方侍者的引领之下,分别从不同的小型传送阵离去。否则,只怕一出大殿,就有不少人要大打出手了。

    萧凡三人依旧由那位翠衫少妇引领,乘坐小舟离开了湖中小岛。

    齐戊的飞舟刚刚一飞出迷雾,萧凡便向他拱了拱手,说道:“齐前辈,在下还有点事要办,就在此处告辞吧。”

    齐戊双眉一蹙,沉声说道:“萧道友,我看道友还是跟老夫回峈天门去住一段时间,长安堂那边,暂时不要回去了。不瞒道友说,城中的执法队,是绝不可能为了道友去得罪凌云宗和百雄帮两位长老的。我峈天门实力虽然不如七大宗门,谅单义和覃夫人也不敢公然欺上门来。”

    “只不过,为了不落下什么口实,萧道友最好还是考虑一下老夫的提议比较好。道友一旦成为我峈天门的客卿长老,单义和覃夫人再蛮横,也不能胡来。”

    说着,又在齐巧明艳的小脸上扫了一眼。

    如果萧凡愿意娶他的孙女为妻,那他就更加理直气壮了。

    金州城毕竟还是讲规矩的地方。

    七大宗门如果过于恃强凌弱,欺压其他宗门,也有引发众怒。

    萧凡微微一躬身,很诚恳地说道:“多谢前辈厚爱,想要在金州城立足,在下总也要面对这些风风雨雨的,不可能永远托庇于前辈的羽翼之下。”

    眼见萧凡神色镇定,语气平静,波澜不惊,齐戊焦虑之余也有点讶异,真不知道这年轻人到底还有多少底牌不曾摊开,这样底气十足。但他也看出来,萧凡心意已决,肯定不会跟着他回峈天门去了。

    其实萧凡这么做,也是为他和峈天门着想。

    终究金州城是以七大宗门为主的,齐戊为了他硬生生与凌云宗百雄帮作对,对峈天门可没有什么好处。

    萧凡可不愿牵累旁人。

    “既然道友成竹在胸,那老夫也不便多劝了。道友自己多加小心,一旦情形有异,可立即赶到我峈天门来,老夫随时都恭候道友大驾。”

    齐戊双手抱拳,沉声说道。

    “是,多谢前辈。”

    萧凡再次躬身为礼。

    “好,那老夫就告辞了,萧道友保重。”

    齐戊一踩脚下飞舟,便向远方飞遁而去,齐巧不住扭头向这边张望,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

    目送齐戊祖孙远去,萧凡便即按下遁光,在一片苍翠的草甸之上停住了脚步,淡淡望向远方天际,似乎有所期待。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