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950章 震惊
    成功拍下青鹏内丹和精血之后,萧凡身子往后一靠,舒舒服服地靠在椅子里,露出一副好整以暇的旁观者神情来。

    今儿一口气在这个交易会上花费了两百万灵石,已经远远超出他的“预算”,接下来就算再有逆天的好东西出现,他也已经无力下场争夺了。迄今为止,齐戊尚未出手过,既然来到这样的交易会上,料必他总要有所收获,继续向齐戊“借钱”也不靠谱。

    好在萧凡是一个颇能知足的人,此番交易会的收获,已经超过他的预期甚远,令他十分满意。

    尤其要紧的是,他知道了姬轻纱的下落,只等交易会结束,就要设法和姬轻纱取得联系。

    想着就要与姬轻纱久别重逢,让萧凡颇为兴奋。

    萧凡所料不错,接下来才是交易会真正的*阶段,各种珍稀宝物不住涌现而出,其中不少宝物都令萧凡怦然心动。但这些宝物争抢之激烈,也远非他所能想象得到的,为了争夺一样丹药,两位元婴期老怪差点当场大打出手。

    若非有方飞扬亲自坐镇,出面压了下去,只怕这两名火爆霹雳脾气的老家伙真的会打起来。

    交易会压轴的两件宝物,一件是来自蛮荒世界的火属性蛟类妖兽的内丹,另外一样则直接就是一件极品法宝。

    这两件压轴宝物,也将交易会的气氛推到了最*,现场情形之火爆,简直无法形容。

    火属性蛟类内丹的珍贵,无人比萧凡知晓得更加清楚,他可是吞服过一头九级巅峰火云蛟的内丹,直接从金丹中期进阶到了后期。而且令得他吸收灵气,炼化丹药的速度大为增加,实在奇妙无比。如果他能再服下这枚化形期火属性蛟龙的内丹。只怕转眼就能突破瓶颈,踏足元婴期境界。

    只可惜。萧凡也很明白,这种逆天宝物,压根就不是他有资格下场竞争的。

    起拍价就是一百万灵石。

    几乎超过一半的元婴老怪都参与到了竞拍中来,很快就将这颗火蛟内丹的价格推到了一个天文数字。齐戊只不过参加了一轮竞价,便摇摇头,自动退出竞争。以他一门之主的财力,也自认难以在最后胜出。

    最终这颗极其罕见的火蛟内丹,以五百三十万灵石的惊人价格。被一名元婴老怪拍走。据齐戊说,此人也是七大宗门的元婴高手,并且境界已经到了元婴初期巅峰,只差一步之遥就要突破瓶颈。

    萧凡点头表示理解。

    难怪会不惜一切代价倾家荡产来争夺这枚内丹了,有了这枚火蛟内丹,说不定此人就能突破桎梏,一举迈入元婴中期。

    至于那件攻击性的极品法宝,更是引发了极其疯狂的争夺狂潮。

    据萧凡所知,极品法宝在这一界已经算得是最顶级的法宝。除了一些通玄灵宝的仿制品外,极品法宝无可比拟。而通玄灵宝仿制品这种异宝。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并不是每个元婴老怪都能拥有一件极品法宝。

    不过这件极品法宝对萧凡倒是没有什么吸引力。

    至少已经有两名大高手,认定他的如意雷光塔是正品“通玄灵宝”,而不是仿制品。只是不相信他区区一名金丹修士能够驱使那种级别的宝物而已,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件宝物已经被无极天尊祭炼过。

    而在他的储物镯内,还收藏着一件通玄灵宝的仿制品——九阴白骨环。

    但这件宝物似乎并未完成最后的祭炼,还不能算是成品,威力应该受到很大的限制。而且作为鬼道宝物,与萧凡的主修功法格格不入,他也很难驱使这件宝物。最主要的是,怨灵一直紧紧抱着那件骨环在呼呼大睡,似乎小孩子得到了某件特别喜爱的玩具一般。萧凡估计自己很难从怨灵手里将九阴白骨环“抢走”。

    并且萧凡亲眼见识到怨灵驱使九阴白骨环的威力,一点都不认为自己操控这骨环会比怨灵操控更加方便。威力更加巨大。

    鬼道宝物,交由天生鬼灵驱使。不正是理所当然的么?

    甚至聚魂钵萧凡也打算交给怨灵使用。

    至于鬼灵有可能反噬主人的危险,萧凡倒没有太过担心,他和怨灵的神魂联系很紧密,以萧凡神念之力的强大,凭直觉就能知道这种神魂联系至少在目前是非常可靠的。将来随着怨灵的成长会不会出现意外,暂时还不得而知。不过怨灵在成长,萧凡也同样在进步。只要不被拉开太远的距离,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而且,萧凡很信命,他相信很多东西都是命中注定的。

    假如萧凡将如意雷光塔和九阴白骨环在这里暴露出来,被识货之人看到,恐怕立时便有性命之忧。

    当极品法宝拍卖完成之后,交易会却并未结束。

    严格来说,交易会到这个时候才刚刚开始。

    拍卖流程结束,自由交易开始。

    通常不愿意将好东西拿出来拍卖的人,多半是不差灵石的,想要以物易物。或者信不过交易会的拍卖,想要自己亲自拍卖,希望能够拍出更高的价格来。当然这种人是少数,多数还是易物。

    和拍卖会的循序渐进的方式不同,易物交易往往是最上等的东西最先露面。

    因为很可能好几个人想要交换的都是同一样东西,自然是最先上台的要占据一定的先机了,万一自己想要的东西被人抢先一步换了去,岂不是糟糕?

    故此,主办者一宣布自由交易开始,立马就有三四道遁光同时从几个包厢里飞射而去,直奔主席位置而去。这几位元婴老怪似乎早就在等着这一刻,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动作最迅捷。另有几人动作略微滞后了些,便索性又回到包厢。

    不管怎么说,修为到了元婴境界,总要讲究个身份,体统。

    一眨眼间,就有两道遁光几乎是同时落在了主席台上。

    左首一人,身材肥胖,身穿绛紫色团花锦袍,满脸笑容,俨然富家翁;右首那人,却干瘦如柴,一身洗得发白的蓝布长衫,满脸皱纹,愁苦不堪,仿佛欠着别人十万八千两金子,马上就要被债主杀上门来似的,令人一见之下,便情不自禁地生出同情之心来。

    奇怪的是,一见到这名蓝衫人出现在台上,另外两道遁光便不约而同地放慢了速度,其中一人更是半路打转,回到自己的包厢,放弃了争抢。

    似乎这名蓝衫人,是个很不好惹的角色。

    连那名身材肥胖的富家翁见到蓝衫人都略略愣怔了一下,眼里飞快地闪过一抹忌惮之色,拱手说道:“厉兄,小弟有礼了……”

    从身上的灵力波动来看,两人俱皆是元婴初期修为,富家翁丝毫也不在蓝衫人之下,对蓝衫人却十分客气。

    蓝衫人有气无力地抬起眼皮,看了富家翁一眼,嘴角一扯,算是给了个答复,脚下却毫不停留,径直走向拍卖台,竟然半点相让之意都没有。

    眼见这蓝衫人如此倨傲,富家翁肥肥的腮帮子不由得鼓了两下,最终却将怒火强行压了下去,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摇了摇头,转身便飞回了自己的包厢,竟然主动让步。

    “这厉老怪是青阳宫的长老,为人最是心狠手辣,在金州城是出了名的。”

    齐戊便低声给萧凡介绍了一下蓝衫人的来历。

    萧凡顿时恍然。

    青阳宫也是七大宗门之一,并且排名在前三甲之内,此人既然是青阳宫的长老,其他元婴老怪自然要让他三分。只是此人看上去可怜巴巴的,没想到内里却是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煞星。

    不过自己已经没打算再交易,倒也不用担心这厉老怪会找自己的麻烦。

    厉老怪弯着腰,一步一喘息,慢慢来到拍卖台前,和刚才从包厢中抢出的敏捷相比,完全判若两人。

    看来此人不但心狠手辣,而且十分做作。

    厉老怪缓缓从袍袖里取出一个精致的白玉盒,伸手在上边慢慢抚摸着,浑浊的老眼里流露出极其温柔的神色,似乎在抚摸着少年时的初恋情人一般,令人更是对这玉盒之中的东西,充满着好奇。

    抚摸玉盒片刻,厉老怪才终于慢慢打开来,从里面取出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托在枯瘦的手掌之上,目不转睛地看着。

    “这是什么?”

    大殿之中,响起一阵惊疑的询问之声。

    一些金丹期修士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正背靠椅子品茶的萧凡,却猛地坐直了身子,眼里流露出极其震惊的神情,双目炯炯,盯住了厉老怪手中那黑不溜秋的东西,像是绝不相信似的。

    齐戊不由得有点惊讶地问道:“萧道友,你认识这东西?”

    远远看去,厉老怪手里的那黑色东西实在是毫不起眼,仿佛是一只两寸大的虫子……

    不对,严格来说,应该是一个虫子的躯壳。

    虽然隔得比较远,但齐戊是元婴期修士,眼神何等厉害?自然一眼就看得出来,那只是一个虫子的虚壳。至于到底是灵虫的遗蜕,还是灵虫的尸身,就不好判断了。

    从萧凡的神情来看,似乎这是一个了不得的宝贝,让一贯镇定的萧凡都大感震惊。(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