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945章 轻纱仙子
    饶是齐戊及时出面圆场,单义一张脸也已经完全阴沉了下去,眼中凶光闪烁,似乎很想出手教训一下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

    便在此时,大殿里忽然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快看,是百雄帮的轻纱仙子……”

    一阵窃窃私语之声,骤然在大殿之中响了起来。

    大伙的眼神,俱皆被吸引了过去。

    只见不远处走过来几名奇装异服的女子,当先一人,满头白发,面容坚毅,虽是女流之辈,却让人一见之下,便即心中栗栗,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位老妇人绝非心慈手软之辈,而是手握生死的权力人物。

    毫无疑问,能够引起骚动的,绝不会是这位身穿黑袍,裸露双臂,手持龙头拐杖,脚上只穿着一双白袜子的老妇人。

    无论如何,这位也不能被称之为“仙子”。

    和在场的其他男修一样,萧凡目光很快就越过黑衣老妇,落在了紧随其后的一名年轻女子身上。这名年轻女子,和老妇人一样,也是一身黑衣,裸露双臂,衣袖和衣襟上以金色丝线绣着一朵朵金花,每走一步,便即金光闪闪,耀眼生辉。

    连脸上也蒙着一块黑纱,只露出半截琼鼻,一双丹凤眼水汪汪的,端的是勾魂夺魄,令人一见之下,便即心动神驰。

    四目相对!

    萧凡脑子里顿时轰地一声,如同九天惊雷,轰隆隆作响。一时之间,愣在当地。都不会思维了。

    这名黑衣女子虽然蒙着脸,但那眼神却熟悉无比。

    萧凡可以百分之百肯定。这名风姿绰约,妖娆无比的黑衣女子就是姬轻纱!

    再也没想到,姬轻纱竟然会在金州城现身,而且还加入了百雄帮。

    “咦,轻纱仙子怎么蒙着脸?”

    “不会错的,就是她。纵算蒙着脸,我也一眼就能认得出来,肯定是轻纱仙子……除了她,别的女人绝不会有这种风姿……”

    轻纱仙子……

    轻纱仙子!

    萧凡益发肯定。这绝对是姬轻纱。

    只不过,萧凡却没能从黑衣女子眼里看到什么异样的神色。一时间,他忘了自己脸上戴着千幻面,不但面目全非,甚至连眼神气息都被遮掩了起来,和姬轻纱熟悉的那个萧凡,截然不同。

    还没等萧凡有所动作,单义已经将他们丢在一边,转身就向那边走了过去。

    江尚月得意地扫了萧凡一眼。昂着头,紧紧跟随在单义身后,趾高气扬得紧。

    萧凡倒是没什么,他一贯心胸宽广。不屑与人做这无谓的相争。江尚月这一番做作,却将齐戊气得够呛,脸色一阵红一阵青。眼神冰冷如电,死死盯住了单义江尚月等人的背影。

    “覃夫人。多时不见,别来无恙?”

    单义大步走到白发黑衣妇人之前。双手抱拳一拱,笑哈哈地说道,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与刚才的傲岸截然不同。

    这黑衣老妇覃夫人,也是元婴初期的修为,但身上的气息,却极其怪异,境界上未必就比单义齐戊等人更高,给人的感觉却远比他们要危险得多,似乎随身携带着一些令人心中非常不安的东西。

    那种气息,萧凡倒是比较熟悉,正是灵虫独有的。

    看来这位覃夫人还是位驱虫的高手。

    饲养灵兽灵虫,在修真界十分常见,不过细分起来,豢养灵兽的修士比饲养灵虫的修士要多得多。毕竟豢养灵兽相对比较容易,养虫子难度就要大得多了。况且灵虫进阶之难,速度之慢,也让绝大部分修士望而却步。

    比如萧凡饲养的那些铁背刀螂,尽管有大量的饲灵丸喂养,迄今为止,也只有那三十几只一阶灵虫已经进化完成,那两头二阶刀螂,正在蜕皮,尚差最后一步才能进化成三阶刀螂。不过从灵虫身上透出来的气息,已经极其强大并且非常危险。一旦进阶完成,加上黑麟和土魔偶相助,萧凡相信普通的元婴初期修士,都不一定是自己的对手。

    假如能够将血魔偶完全修复,那就更加如虎添翼,天下虽大,何处皆可去得。

    百雄帮的前身,本就是以饲养灵虫出名的,这位覃夫人作为百雄帮的元婴修士,毫无疑问,肯定也是饲养灵虫的高手,随身携带强大灵虫的可能性极高。

    覃夫人停住脚步,淡淡扫了单义一眼,冷冷说道:“有什么事?”

    一干看热闹的修士便相视一笑,脸上同时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这单义牛逼哄哄的,傲气得不得了,结果一上去就在覃夫人面前碰了个硬得不能再硬的硬钉子。

    单义脸色略略一沉,随即便仰天打个哈哈,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哈哈,瞧夫人这话问的……百雄帮和我们凌云宗可是有互助盟约的兄弟帮派,两派一贯亲近,来往密切。小徒向轻纱仙子求婚之事,不知覃夫人考虑得怎么样了?”

    “不嫁!”

    覃夫人仍然冷冰冰**地吐出两个字。

    一连碰了两个硬钉子,单义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勉强一笑,说道:“覃夫人,就算不嫁,也有个理由吧?”

    “不嫁就是不嫁,需要什么理由?”

    覃夫人丝毫也不在意单义的脸面,话一出口依旧能将人憋死。

    单义一张脸也沉了下去。

    紧随其后的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终于忍耐不住了,向着覃夫人深深一躬,唱了个肥喏,恭声说道:“覃师伯,弟子确实是仰慕轻纱仙子的人品,想要和轻纱仙子结为双修伴侣,共同求证永生大道,还望前辈成全。”

    这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身材挺拔,长相俊朗,也堪称是一表人才,身上赫然有着金丹后期的灵力波动。虽然看上去刚刚踏足金丹后期不久,连境界都尚未稳固,但毕竟也算得修为不弱了。

    再看覃夫人身后蒙面的轻纱仙子,身上似乎只有金丹中期的灵力波动,而且也是刚刚踏足金丹中期,较之青年男子低了一个境界。

    对单义,覃夫人还说上一句话几个字,对这青年男子,覃夫人直接昂起头,“哼”了一声,理都不理。

    看来这老太婆不但修为奇高,而且性情古怪得很,任谁的面子都不卖。

    “单师伯,彭师兄,我师父性子自来如此,还请两位不要见怪……”

    眼见得单义和那青年男子讪讪的下不来台,黑纱蒙面的轻纱仙子终于开口了,声音略带嘶哑,却说不出的妩媚动听。

    可不正是姬轻纱的嗓音?

    “至于说到联姻之事,小妹很感激彭师兄抬爱。只是师门传下来的绝学太过高深,小妹全身心修炼,尚且难以领会十之一二,实在是不敢分心旁骛。还请彭师兄见谅!以师兄这般人品修为,自然能找到比小妹漂亮百倍的佳偶。请勿以小妹为念!更不要因为区区小事,影响到了贵我两派的盟约,那小妹可就罪莫大焉。”

    一番话说得客客气气,又有理有据,旁观者顿时听得连连点头。

    青年男子脸色微变,却还是很不死心,急急说道:“轻纱师妹,愚兄确实对你一片痴心,还请师妹……”

    “说了不嫁就是不嫁,忒地啰嗦!”

    青年男子一句话还没说完,覃夫人已经很不耐烦地一摆衣袖,彭师兄只觉得一股大力涌来,气息为之一窒,剩下的话语硬生生地憋了回去,一张脸涨得通红,一时间胸口热血翻涌,连气都喘不过来。

    单义脸色阴沉,一掌从旁切出。

    虽然他对覃夫人一贯忌惮,当着这许多人的面,这个脸还真的丢不起。

    “哈哈哈……”

    便在此时,一阵爽朗的大笑之声传来,震得在场每个人的耳鼓都嗡嗡作响。

    无论是覃夫人的一拂之力,还是单义的掌风劲力,都在瞬间消弭于无形。

    毫无疑问,又有一位大高手到了。

    单义脸色一变,立马往后退开了两步。

    大家循声望去,只见大殿一侧,一名宽袍大袖的中年男子在好几名随从的簇拥之下,大步走了过来。这中年男子约莫四十许人,国字脸,三绺长须,面如冠玉,看上去极其儒雅,但神色间却顾盼生威,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萧凡神念往前一探,不由得吓了一跳。

    这中年儒生身上的灵力波动深邃如海,竟然是一名元婴中期的大高手,甚至已经接近元婴中期巅峰状态,只差一步就要踏入后期的样子。

    难怪仰天一笑,就能将两位元婴初期修士的出手轻轻消解。

    “方帮主!”

    下一刻,大殿里便传出阵阵惊呼之声,原本笑嘻嘻想要看热闹的一干修士们顿时一个个屏息静气,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一些修为较低的弟子们,更是情不自禁地垂下了脑袋,不敢抬头去看。

    “萧道友小心在意,这位就是杏林帮帮主方飞扬,也是本次交易会的主持人。”

    萧凡的耳边响起了齐戊的传音之声,连齐戊的声音听上去都很紧张。

    杏林帮帮主!

    也就是说,眼前这位儒雅的中年人,实则就是金州城的第一高手!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这位传说中金州城最有权势的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