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941章 药到病除
    被萧凡教训一顿之后,江尚月倒是老实了很多。虽然他心里很不服气,不断对自己说,不过是个筑基期的小辈而已,有什么好怕的?却就是不敢再有什么阻扰的话语。看上去萧凡不像是装的,似乎真有收拾自己的能耐。

    但这也只是表面上的老实,江尚月一直憋着,倒要看看这小辈怎样给齐巧治病。

    这东西,说得再玄乎都没用,得见真章。

    萧凡用的办法也不复杂,第一件事就是给齐巧换住的地方。从庚金方位换到乙木方位。

    那个方位正好是峈天门的藏经阁所在地,也算是机密重地。

    齐戊一声令下,藏经阁执事弟子一时三刻便清理出一间闺阁来,请孙小姐入住。实话说,齐戊迄今为止,对萧凡这番说辞都有些将信将疑。金州城著名郎中不少,没人是这样治病的。不过齐戊下定决心,一切按萧凡的吩咐行事,只要能治好孙女的病就行。真要是没效果,却再理会。到时候自然要这装神弄鬼的小辈,好好给自己一个交代。

    说来也怪,齐巧一住进那间临时腾出来的闺房,青灰的脸色便略有好转,双颊之上,浮起了一缕难得的红晕,尽管极其淡薄,齐戊还是一眼就看得出来。尤其是齐巧那双乌黑的大眼睛里,烦躁郁闷的目光为之一缓。

    “巧巧,很舒服吗?”

    齐戊忍不住附身下去问道,神态颇为患得患失。

    “嗯……”

    齐巧轻轻点头,眼神轻柔。

    “我觉得……没有那么闷得慌了……”

    齐戊大喜。

    萧凡微微一笑。也不说话。

    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齐巧的病根就是因为法阵之力相克而落下的。如今将齐巧移到法阵乙木方位居住。法阵浓郁的木灵气就能将她遭受重创的木灵根渐渐修复,只要再调配一些修复木灵根的灵药。这个纠缠了她多年的沉疴杂症,便能霍然而愈。

    等下人们七手八脚地安置好了齐巧,萧凡这才重新在齐巧的榻前坐下,伸出三根手指,慢慢搭在她纤细瘦小的手腕之上,凝神诊脉。

    这次诊脉比较迅速,稍顷,萧凡便抬起头来,说道:“齐前辈。看来在下的诊断没错,巧巧姑娘的病根已经确诊无疑。”

    “那,要不要全面启动大阵,让此地的木灵气更浓郁些?”

    萧凡略一颔首,说道:“如果能那样的话,自然是最好。但巧巧姑娘卧床太久,身体极其虚弱,还需要先调理一下,等身体的各项机能再恢复一些。再全面启动大阵,更加稳妥一些。”

    “好好,就请萧道友用药!”

    萧凡笑了笑,说道:“齐前辈。恐怕需要诸位暂且回避一下。”

    “回避?”

    齐戊略略愣怔了一下。

    萧凡没有做任何解释,就这么站在那里,神色平静。似乎自己这个要求是理所当然的,压根就没有解释的必要。

    齐戊倒也知道。一些著名郎中是有这毛病,用药之时。不愿意有人旁观,似乎是害怕自己的手段被人偷师学艺。不过那都是很出名的大郎中,就算是丙老先生,当年也没要求自己回避。

    但随即,齐戊便点点头,率先向门外走去。

    当此之时,自然一切都听从萧凡的吩咐。

    等所有人都退出门外,闺阁里就只剩下萧凡和齐巧,齐巧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仰面望着他,大眼睛里略带一丝警惕之意。虽然他俩一个是病人一个是郎中,毕竟孤男寡女的,相处在静室之中,心里头总有一点怪怪的感觉。

    萧凡却没有去理会她,随手放出了一道禁制。

    这道禁制很简单,就是能够隔绝外界对这里的探视。当然,齐戊是元婴期高手,如果用神念之力强行突破的话,这种简单禁制分秒间就会被破掉。但眼下,萧凡相信齐戊不会这样做。

    然后,萧凡手腕一翻,一股浓郁无比的木灵气,骤然充斥在这小小的空间之中。

    齐巧的眼神,立即被吸引了过去,满脸好奇之色。她是罕见的木风灵体,眼下木灵根受损,更是对木属性宝物有着非同寻常的敏感。

    萧凡手中,浮现出一颗拇指粗细的紫色小果子,清香扑鼻。

    这是一颗“紫晶果”,也是萧凡冒着得罪一名元婴修士的风险让齐戊回避的原因。

    紫晶果只能算是很寻常的灵果,金州城几乎每个医馆药店都有出售。但萧凡手中这颗“紫晶果”却有些特别,已经有了万年以上的药性。紫晶果没有别的特点,就是可以汲取木灵气。栽种数年就能成材,许多药方丹方里都会用到这种药材,有不少医馆药店都大量种植紫晶果。有几年就采摘的,几十年采摘的就算是成色较好,如果上百年药性,相对来说就比较珍贵了。

    千年以上的紫晶果很罕见。

    其实不单是紫晶果如此,其他任何一种灵药,千年以上药性都非常罕见。通常很少有医馆自己栽培那么长时间的灵药,只能靠从野外采挖。虽然说,围绕着金州城形成了一个极其庞大的产业链,靠采药为生的人不计其数,相对更加庞大的需求市场来说,千年以上灵药始终都珍稀异常。

    更不用说万年灵果。

    传扬出去,恐怕整个金州城都会为之震动。

    这么多年来,金州城出现过的万年灵药极其稀少,每一次现世,都会引起轩然大波。

    萧凡虽然并不吝惜用南极仙翁灵药园里的万年灵药给其他人治病,却也不想因此而引起其他修士的觊觎。

    “这是什么药?”

    躺在病榻上的齐巧开口问道。

    “好像是紫晶果……”

    小姑娘虽然不是郎中,但久病成良医,这么多年来,服过不少灵果灵药,眼光颇为敏锐。

    萧凡笑了笑,说道:“巧巧姑娘,这是千年以上药龄的紫晶果,对你眼下的病情极有帮助,你服下去吧。”

    说着,将紫晶果交到她的手里。

    “萧先生,你真是个神医……”

    小姑娘乌溜溜的大眼睛定定地盯着他,忽然这么说道。

    萧凡就笑,轻声说道:“神医谈不上,就是读过几本医书罢了。”

    齐巧嫣然一笑,张嘴将紫晶果吞了下去。她虽然认识这是紫晶果,毕竟不是真正的郎中,确实分辨不出千年灵药和万年灵药那细微的区别。千年的紫晶果,还不至于引起太大的波澜。

    等到齐戊再走进闺房之时,被齐巧红艳艳的脸色吓了一大跳。

    只见小姑娘容光焕发,两颊酡红,鼻尖上甚至渗出了点点细密的香汗,精神状态极佳,如果不是依旧纤巧瘦弱,恐怕就没人将她当成病人了。

    “萧道友,这……”

    齐戊看看孙女,又看看萧凡,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爷爷,我好多了。”

    齐巧微笑着说道,满心愉悦。

    “是啊是啊,爷爷看到了,看到了……”

    齐戊高兴得不得了。

    “萧先生,真乃神医也!”

    稍顷,齐戊对萧凡竖起了大拇指,很认真地说道。

    “先生”这样的称呼,居然被一个元婴期高手用来尊称一位看上去只有筑基期修为的年轻后生,简直闻所未闻。金广,江尚月,胡邠一个个目瞪口呆,望向萧凡的眼神之中,充满着惊讶之情和敬畏之意。

    “齐前辈谬赞,不敢当……”

    萧凡连忙谦逊地一笑,脸色随即又凝重起来。

    “不瞒前辈说,巧巧姑娘目前这情形只是暂时的,毕竟沉疴已久,想要在短短几个时辰内完全痊愈,不大可能。而且,这么多年来,有不少郎中用过一些不对症的药物,对巧巧姑娘的身子也有些损伤,必须一一矫正过来。在下预计,巧巧姑娘要完全复原,至少还需要一年到两年的时间,我会定期过来复查的,根据实际情况再调整用药。”

    江尚月一张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萧凡说的这些庸医之中,自然也包括他江大郎中。

    “这是自然,一切俱皆听从萧先生的吩咐!”

    齐戊益发客气,笑哈哈地说道。

    萧凡微微躬身,说道:“先生之称,愧不敢当,前辈还是称呼在下的名字好了。”

    看得出来,齐戊正处于极度的兴奋之中,这时候满嘴“先生长先生短”的,自是好不为意。萧凡若是不谦逊这么几句,等齐戊的兴奋劲过去,再回想起来,只怕就要介意萧凡的态度了。

    在这个尊卑上下等级森严的修真界,态度很重要。

    萧凡可不想给人治好了病,却反倒无缘无故地引起一名元婴修士的不快。

    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不划算。

    “哈哈,萧道友太谦逊了。小孙女多年沉疴,一朝而愈,全都是萧道友的功劳,老夫感激……老夫有言在先,一定会重重酬谢道友的,道友但有所需,尽管开口,些许灵石,峈天门还是有的。”

    齐戊满心欢喜,朗声说道。

    萧凡笑了笑,说道:“不敢当前辈酬谢……在下初到金州城,对城中一切都不是十分熟悉,听说每隔一段时间,城里就会举办大型的秘密交易会,在下很想去见识见识,却苦于无人引荐……”

    “这个好办,萧道友放心,包在老夫身上了。”

    萧凡话音未落,齐戊已经拍起了胸脯,满脸诚挚。

    这样一位年轻的神医,齐戊也很想与他交好。(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