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934章 恶人
    “小辈,不要给脸不要脸!”

    萧凡话音刚落,锦衣男子已经咆哮起来,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狰狞,大睁双眼,恶狠狠地盯住了萧凡,金丹中期修士的威压毫无保留地释放了出来。

    胡成明玉等人虽然隔得远,没有正面承受这股压力,却已经吓得面无人色,浑身不住发抖。

    这三人也就胡成是筑基期修为,还仅仅只是筑基初期,在一名金丹中期修士面前,连丝毫抗拒之力都没有。

    萧凡却恍若没事人一般,淡淡看了锦衣男子一眼,冷冷一笑,再次向锦袍老者一拱手,一言不发,转身便离开了尚品阁。

    “小辈!”

    这一下,几乎要将锦衣男子的肺都气炸了,手腕一抬,一只血色大手骤然在半空中浮现而出,略一稳固,便向萧凡当头直抓下去。

    “金道友!”

    锦袍老者脸色一沉,屈指轻弹。

    尖锐的破空声猛地震响,一道无形劲气激射而出,血色大手堪堪抓到萧凡头顶之时,忽然轻轻一震,片片碎裂而开,消散于无形。

    “金道友请自重,萧道友是我百雄堂的贵宾。”

    锦袍老者不愧是金丹后期修士,一出手便破掉了锦衣男子的法术,沉声说道,一股威压骤然放出。

    锦衣男子神色一窒,重重哼了一声,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被一个筑基期的小辈如此藐视,在锦衣男子而言,还真是前所未有。在金州城。不要说所有的筑基期小辈在他面前都要毕恭毕敬,至少还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样牛逼哄哄。

    但有锦袍老者这句话。锦衣男子纵算再有天大的怒火,也得忍下来。

    萧凡修为再低。也是百雄堂的贵宾,在尚品阁被人打伤,那打的不是萧凡的脸,打的是百雄堂的脸。锦衣男子再张狂,在金州城再有实力,也没这么大的胆子,公然在百雄堂闹事。

    “萧先生,萧先生……”

    刚刚一拐过弯,胡成便火急火燎地叫了起来。尽管压低了声音,不敢喧哗,但那惶急之意,却是听得明明白白。

    “萧先生,这,这是金前辈啊……”

    萧凡刚一停住脚步,胡成便来到他的身边,急急忙忙地说道,满头大汗。

    萧凡淡淡地望着他。眼神很温和,波澜不惊。

    “萧先生,你或许不大清楚,这位金前辈在金州城可是大名鼎鼎……他师父是峈天门的门主齐前辈……峈天门虽然不是七大宗门之一。在金州城也很有声望地位,门内有两名元婴修士坐镇……”胡成一边擦汗,一边急急说道:“金广金前辈。是峈天门齐门主的亲传弟子,嗯……这个。脾气比较火爆……我们,我们现在得罪了他老人家。可如何是好?”

    原来如此。

    怪不得这金广区区金丹中期修为,就敢在锦袍老者面前手舞足蹈,俨然平起平坐,果然是个有来头的。

    峈天门有两名元婴修士坐镇,较之七大宗门的实力自然是大大不如,如果放在岳西国那边,也已经是九大魔宗之一的水准了。南洲大陆不愧是岳西国修士眼里的修真圣地,果然非同小可。在普通修士眼里,峈天门自然亦是需要仰望的。

    连胡成这样筑基初期的小修士,都听说过金广的大名,这位金前辈的脾气,恐怕不是一般的暴躁。

    虽然金州城是个有规矩的地方,执法队执法堪称严格,但修真界弱肉强食的法则,在哪里都不会改变。区区一名筑基期修士,敢于得罪金广那样大有来头的金丹中期修士,简直就形同自杀。

    双方境界相差那么悬殊,金丹中期修士有一百种方法让筑基修士生不如死,就算执法队出面,也查不出名堂来。

    再说了,萧凡不过是长安堂的客卿先生,长安堂的大郎中胡邠,不过是筑基中期修士而已,在金州城什么都不算。试想又有哪个执法队的头目,会为了萧凡去得罪峈天门?

    金广就算是当街将萧凡灭杀,只怕都不会有人理会。

    胡成觉得自己已经把话说得非常明白了,谁知萧凡的神情依旧淡淡的,似乎对此毫不在意,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

    “这,萧先生……”

    胡成简直要一口老血喷出来了。

    萧凡笑了笑,说道:“胡道友稍安勿躁,这里是金州城,是有规矩的地方,放心好了。”

    胡成顿时眼前一黑,几乎要一头栽倒在地。

    合着萧凡心里头就是打着这样主意,以为执法队会为他撑腰?

    未免太天真了!

    不待胡成再说什么,萧凡已经缓步下楼而去,自始至终,没有显露出任何慌乱之色。

    胡成呆立半晌,不得不跟了上去,脸色苍白如纸。

    这事得马上向掌门师兄禀报,立即想办法应对才行,否则长安堂肯定会大祸临头。

    望着前边不徐不疾走着的萧凡,胡成心里直翻腾。

    真是个能惹祸的主啊!

    萧凡离开百雄堂,径直去了金州城最大的医馆——杏林苑。

    杏林苑是杏林帮的同名医馆,而杏林帮则是金州城第一大派。和百雄帮一样,杏林帮也是帮派不是宗门传承,并且是金州城最古老的帮派,创派历史可以追溯到万年之前。据说当时金州城最有名的三大医馆联合起来,成立了杏林帮,此后一直发展壮大,逐渐成为金州城最有势力的帮派,也是金州城最有名的医馆和药店。帮内拥有六名元婴修士,其中元婴中期修士就有两名之多。

    在杏林苑,萧凡虽然没有得到九灵膏这样难得一见的灵药,却很意外地获得了两株珍稀灵草的幼苗。尽管这两株幼苗彻底长成之后,每一株都能卖出天价,但这种灵药动辄数千年的成熟期,让它们的幼苗完全卖不出多高的价钱,也不是特别的受人重视。

    尤其这两株灵药都是以果子入药,不到成熟期绝不会开花结果,因此幼苗就更加成为鸡肋。

    数千年时间,沧海桑田的变化,谁又能知道,会发生多少大事?

    不要说悟灵期的高手都没有这么长的寿元,恐怕数千年之后,整个宗门还是否存在,都很难说。故此这种幼苗平时根本就甚少有人问津,只有那些以培养灵草灵药出名的宗门和世家,才会感兴趣。

    萧凡只花了很少的灵石,就将两株幼苗买了下来。

    如果栽种在百倍区,只需要数十年时间,这些灵药就能成熟,开花结果。到那时候,灵药的果子就是天价。

    区区数十年时间,萧凡还是等得起的。

    在百雄堂和杏林苑都有收获,萧凡颇为兴奋。这金州城不愧是南洲大陆西南地区最大的药材集散地,药材品类之齐全,珍惜灵草灵药现身的几率,都远不是其他城市可比的。七大宗门才不过转悠了两家,想必在其他五家,肯定还会有更多的收获。

    眼见萧凡游性甚浓,胡成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萧先生,我们还是马上回去吧,金广前辈这个事,必须要向掌门师兄禀报才行,否则会出事的,会出大事……”

    萧凡笑笑说道:“好,那胡道友你们三位先回去吧,我再逛逛。”

    胡成擦了一把汗,点了点头,说道:“那好,那我们先回去……”

    “师父……”

    胡成尚未迈步,明玉便急急叫了一声,向他连使眼色。

    胡成不由一愣。

    明玉历来机灵,是他座下的弟子之中最受重用之人,这当口向他是眼色,却是何意?

    眼见师父脑子一时转不过来,明玉只得开口说道:“师父,师伯吩咐我们陪萧先生来坊市这边,现在我们先回去了,恐怕师伯会不高兴吧?倘若是半路上出什么意外,那就更加不好了……”

    “胡说八道,半路上能出什么意外……”

    胡成顿时脸色一沉,怒声呵斥道。

    明玉急得满脑门子都是汗水,却不敢再多说什么。

    萧凡微微一笑。

    胡成脑袋瓜子不好使,他却早已知晓明玉的心思。

    这要是万一在路上碰到金广,让他们将萧凡“交出来”,他们又没有和萧凡在一起,金广岂不是要迁怒于人?他们可抵挡不住一名金丹期前辈的怒火!

    在金广眼里,他们什么都不是,暴怒之下随手给他们吃些苦头,不会有任何犹豫迟疑,岂不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吗?

    这当儿,无论如何都要和萧凡待在一块,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

    “胡道友,还是等我们一起回去之后,再将此事向大郎中通禀吧。”

    见胡成兀自不明白明玉的意思,明玉却已吓得面如土色,萧凡便淡然说了一句。他也不想因为自己的事,让胡成等人遭殃。在修真界,这些修为底浅的小修士,日子过得也足够艰难。

    又愣怔了一下,胡成总算是有点明白过来了,便即连连点头,讪讪地跟在了萧凡身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萧先生勿怪,实在金广的名声太恶,我们惹不起啊……”

    “好啊,小辈,竟然还敢在背后说爷爷的坏话?活得不耐烦了!”

    胡成话音未落,一个暴怒的声音,就在耳边震响起来。

    刹那间,胡成吓得目瞪口呆,双腿都软了,直往下出溜。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