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929章 另辟蹊径
    成为长安堂的客卿先生之后,萧郎中的待遇自然看涨,有专属自己的小院落,虽然不是十分宽敞豪华,但配置非常齐全。

    会客室,起居室,静室,书房,炼丹室,炼器室,小型灵药园等等,一应俱全。

    对于胡邠要送给他两名女侍的建议,萧凡婉拒了。这两名女侍,可不是凡人女子,也是修真者,有着练气期六七级的修为。萧凡有两头雪猿做些杂役家务,就足够了。单身男人,又辟谷,家务事本就不多。

    无疑,这个小院落之中,静室,炼丹室和炼器室才是最要紧的所在。

    萧凡将整座强化版的桃花幻阵布置了下去,不要说筑基期修士,纵算是金丹期修士,轻易都闯不进来。又是在金州城中,安全相对还是比较有保障的,这样的防护措施,已经很强大了。

    静室之中,已经化为铜甲熊本体,但缩小了很多倍的黄棠,静静躺在那里,陷入深深的沉睡当中,丝毫没有要苏醒的迹象。

    萧凡站在旁边,双眉紧蹙。

    黑麟所化丰满少女歪着脖子,低声问道:“主人,黄三哥的情况,很不乐观吗?”

    黑麟的伤势倒是痊愈得比较快,甚至比萧凡本体的伤势恢复还要更快三分,伤势基本痊愈了九成。

    萧凡轻轻摇头,叹息着说道:“是非常不乐观……他的生命气息,已经越来越弱了。再不想办法让他醒来,会很麻烦……”

    “连你都没有办法吗?”

    黑麟有点奇怪,萧凡在医术上的造诣。当真非同小可,更何况有南极仙翁灵药园相助。照理没有什么伤病能够难得住他,也没有什么丹药是他配置不出来的。

    现在连萧凡都这样焦虑。可见问题的严重性了。

    萧凡沉声说道:“药医不死人,古来如此。黄三哥的生命本源,其实已经枯竭,他是靠着某种意志在维持着最后一线生机。或许是不放心小家伙……”

    说着,萧凡向不远处的角落里望了一眼。

    那里,有一头毛茸茸的小兽,正趴伏着打瞌睡。正是黄棠的儿子。如果算年龄的话,这头小兽也已经四十几岁,却依旧想个婴儿一般。憨态可掬,一点不懂事。妖兽的寿元原本极长,进阶的速度自然也就非常之慢。尤其这小兽是铜甲熊和噬灵貂的混血后代,不要说在琳琅山,就算在整个厉兽山脉,似乎都是独一无二的,以前从未有过先例。

    谁也不知道小兽长大之后,会有些什么天赋神通。

    但眼下,除了灵智开启过程极慢。暂时还看不出其他的不同来。

    小家伙丝毫都不清楚自己父亲如今是个什么样的情形,只是没心没肺地和黑麟玩耍,累了便趴着打瞌睡。

    黑麟怜爱地望了小家伙一眼,点了点头。

    “主人。用化血筑灵**也不行吗?”

    黑麟想了想,忽然问道。

    “化血筑灵**?”

    萧凡不由得有些发愣。这和黄棠眼下的危局有什么关系?

    黑麟赧然一笑,说道:“医术上的事。我是不懂的。不过我想,化血筑灵**连身体都可以完全重铸。黄三哥要是实在没有别的办法,我们不妨给他重铸一具身体……”

    萧凡先是笑着摇头。觉得黑麟实在有些异想天开,化血筑灵是**毁损之后用的补救办法,黄棠现在肉身还在……但是,萧凡的笑容渐渐僵在了脸上,双眼却越来越是闪亮。

    “黑麟,你是个天才!”

    稍顷,萧凡忽然一声大叫,满脸狂喜之色。

    “你提醒得对,化血筑灵,化血筑灵……这法子,咱们变通一下,或许真有希望……”

    “你别说话,你让我好好想想,理顺一下思路……”

    萧凡随即冲着黑麟连连摆手,急急说道。

    黑麟所化少女嫣然一笑,倏忽间钻回身躯之中,不见了踪影,大黑猫歪着毛茸茸的脑袋,一双绿莹莹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住萧凡,带着盈盈的笑意。

    萧凡一手靠在背后,一手拇指在食指中指的指节之间不住移动,双眉紧蹙,在静室之中缓缓转着圈子,嘴里不是念叨几句,都是些药品的名字,也有妖兽的名称,似乎正在进行配方比较。

    “黑麟,也许这办法真的行得通……”不知过去了多久,萧凡终于停下脚步,定定地望着黑麟,低声说道:“我虽然已经没有完整的妖兽肉躯,但还有不少的内丹,筋骨,精血,这些东西,好好祭炼一下,应该对黄三哥有很大的用处,就是还差几样药材,我手头暂时没有……要是能配齐了,最少有五六成的希望能够让黄三哥重新恢复生机。”

    “还差几样药材?药园里没有吗?”

    黑麟头顶光芒一闪,丰满娇憨的黑衣少女又再现身而出,有点诧异地问道。

    经过这么多年不断的补充,南极仙翁灵药园里的各类珍稀灵草灵药的数量大增,不说增长了一倍,至少也增加了一半以上。纵算是在金州城这样的药品集散地,这灵药园里的绝大部分灵药随便拿一株出去,都绝对堪称精品,要被人争破头的。

    现在连南极仙翁灵药园都配不齐药物,这丹药的珍贵,可想而知。

    萧凡摇摇头,说道:“多数都不是草木属性的药材,是其他属性的。草木属性的灵药,只有一种。”

    “那怎么办?”

    萧凡想了想,说道:“看来要去和胡邠商量一下了,他是地头蛇,对这里的情形比我熟悉。”

    黑麟自然不反对。

    入夜之后,萧凡出现在胡邠居住的小院落。

    作为长安堂的大郎中,胡邠每天都是很忙的,要诊治不少病人,还要接待不少做药材生意的商人,白天基本上没有多少时间来聊天叙话,萧凡很体谅他,只在晚上登门拜访。

    对胡邠这种做法,萧凡并不认同。

    修真之人,追求长生大道才是正途,像胡邠这样,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治病救人和交易之上,自己的修为必定会被耽搁。再天才的家伙也不会例外,哪怕你吃再多的丹药,不好好炼化,那还是等于白搭。

    炼化丹药,也是很耗时间的。

    萧凡能够看到的,胡邠自己也能看到,不是他不愿意提高自己的境界,延长寿元。实在是资质所限。胡邠自知,按照自己的资质,能够侥幸筑基成功已经算是很不错了,这辈子在修炼上的最高境界,大约也就是筑基后期。

    想要凝结金丹,那是难上加难,基本属于痴心妄想。

    胡邠却并不甘心,他想另辟蹊径。所以只要碰到金丹期以上的高阶修士偶尔光降长安堂,胡邠必定极力交好,很多时候甚至免费诊治,不收取分文,只向这些高阶修士请教修炼心得,要不就是寻求对突破筑基后期瓶颈大有帮助的丹方。

    胡邠相信,只要准备充分,再加上一点机缘,这辈子踏足金丹期,未必就没有半分希望。

    不然的话,他才不会为了赚些灵石从而耽搁自己的修炼。

    胡邠居住的小院落,萧凡还是头一次登门拜访。

    在此之前,萧凡在长安堂只公开露过一回面,帮着胡邠合诊了一名练功走火入魔的病人。练功走火入魔的原因千千万万,算得是疑难杂症了,胡邠没有什么把握,奈何人家给得起价钱,最终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位病人,立即马不停蹄地派人去召唤萧凡前来合诊。

    萧凡随手给开了个方子,就将来人打发走了。

    对于萧凡而言,这毫不复杂。

    如果说先前萧凡为夏禹的妻子解除龙涎毒,多多少少还有点碰运气的成分在内,再次见识到萧凡手到病除的神奇之后,胡邠不得不打从心眼里承认,萧凡的医术造诣不说已经登峰造极,起码远不是他所能相比的。

    因此萧凡第一次夤夜来拜,胡邠立即大开院门,亲自迎了出来,请萧凡上座奉茶。

    “萧先生,夤夜来访,可有赐教?”

    胡邠双手抱拳,客气地问道。

    对萧凡的称呼,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改变,由“道友”变成了“先生”,这其实不是称呼的转变,而是在胡邠的内心深处,对萧凡进行了重新定位。

    萧凡笑了笑,说道:“大郎中言重了,赐教不敢。我是有事相求。”

    既然胡邠口口声声称他为萧先生,萧凡自也“投桃报李”,规规矩矩地称呼胡邠为大郎中。

    胡邠急忙欠了欠身子,说道:“萧先生,请讲,只要我能办得到,一定尽力而为。”

    “倒也没有其他事情,就是想要收集一些药物和其他材料,我这里有一份清单,请大郎中过目。”

    说着,将一片竹简递给了胡邠。

    听说只是收集药材,胡邠立即暗暗松了口气。在金州城别的不说,各类药材绝对应有尽有。

    这倒不是什么难题。

    胡邠当即含笑接过竹简,告一声罪,将竹简贴在了额头上,神识沉了进去。不过片刻之间,胡邠脸上轻松的神情就已经变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十分明显的震惊之色。

    “萧先生,这,这些药材实在,实在太名贵了,我,我有一多半都是只闻其名,从未谋面……”

    稍顷,胡邠放下竹简,轻轻舒了口气,苦笑起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