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928章 客卿先生
    长安堂的内堂并不十分宽敞,装修倒还精致淡雅,符合胡邠医馆大郎中的身份。

    “萧道友,请坐!”

    胡邠对萧凡十分客气,礼让萧凡在主宾位就坐,自己在一侧相陪,胡成则坐在下首。一名年轻女弟子奉上香茗,垂手侍立一旁。胡邠摆了摆手,那名女弟子便敛衽一礼,轻轻退了出去。

    胡邠随即对萧凡一抱拳,说道:“萧道友大驾光临长安堂,胡某以前疏于问候,还请萧道友不要怪罪。”

    萧凡笑了笑,说道:“胡道友不必客气,当初在下确实身负重伤,多亏了胡成道友仗义援手,让我在长安堂安下身来,这两个多月,在下的伤势恢复了六七成,胡成道友这个人情,我还欠着呢。”

    “萧道友说笑了。以道友大才,纵算受伤,在哪里都能疗伤治病。”

    胡邠谦逊地说道。

    不知道萧凡是个什么性子,这会可不好居功。再说胡成说得明白,当初可是将人家当练气期小辈弄回来做帮工的。如此有眼无珠不识泰山,遇到个挑理的,胡成这就算狠狠得罪人家了,迟早跟你算账。

    胡成也连连摆手,神情尴尬。

    胡邠试探着问道:“萧道友伤势可是大好了?”

    萧凡微笑说道:“也还谈不上大好,不过基本算是无碍了。胡道友,你也不用担心,萧某并无他意。不过在下还想在金州城继续待上一段时间,和诸位道友交流一下医术。”

    胡邠连忙说道:“在下也正在好奇,萧道友医术高深。这个方子解龙涎毒,在下还是头一回听说。不过看上去颇为有效……却不知萧道友出自何门何派?这么高明的医术,想必肯定是名门大派的传承!”

    其实胡邠早已在心中暗暗纳罕。他虽然修为不高。只有筑基中期的境界,医术上的造诣却是不低。否则,也难以在金州城立足。长安堂虽小,也有门人弟子二三十人,算是个小小的独立门派。能够支撑下来,就已经颇为不易。

    龙涎毒并不是什么很冷门的毒药,以前中这个毒的不止一人。在金州城早已形成定论,解龙涎毒以“玉清丹”和“苦竹散”最佳。这么多年,也不是无人尝试过别的解毒药方。却都不甚成功。比如胡成给夏禹妻子服用的“六味丹”,其实也是前人尝试过的方子,不过失败了而已,却也能将中毒者的寿命延长个一年半载。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也不能说是完全无效。

    否则,夏禹的妻子压根就拖不到今天,更加不可能碰到萧凡来给她救命,早已化为一抔黄土。

    萧凡一出手,就解去了龙涎毒。

    这犹罢了。

    关键是用的这个药方。便宜至极,其值只不过是“玉清丹”“苦竹散”的百分之一而已。这才是真的令胡邠吃惊之处。用那么寻常的药物,居然也能解龙涎毒,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单纯凭这一点。胡邠就能认定,萧凡绝对不是金州城本地的郎中,也不会是出身附近的名门大派。否则的话,这个治疗龙涎毒的丹方。早就已经在金州城各大医馆传开了。

    这种方子,可是很难保密的。

    毕竟解毒的丹方。和其他治病疗伤的丹方是不一样的。治病疗伤,要根据病情不同,伤势不同,增减用药,没有一定之规。同一个丹方,对此人有效,是救命良方,对彼人却可能是催命的无常。然则解毒的方子,则可以因袭。只要毒药没搞错,解毒方子就有用。

    萧凡微笑说道:“胡道友谬赞了,萧某不过是初通岐黄之术而已。”

    对于自己师承何人,出自何门何派,却是一字不提。

    自从知晓自己只是出身于无极门旁支,萧凡对这个师门传承就很谨慎,并不轻易自承是无极门正宗传人。总要找到无极门在梭摩界的总坛,拜过祖师,叙过师门礼仪,得到无极门当代掌教真人的认可,这个无极弟子的身份,才算是货真价实了。

    奇怪的是,他来梭摩界这么多年,却很少听到有关无极门的消息。

    唯独镇岳神君和他提到过无极门,相交的却是一千多年前的龙象祖师,和萧凡隔得太遥远了。甚至连褚九这样来自于南洲大陆的金丹修士,萧凡向他很隐晦地打听之时,也不曾听说过无极门的近况。

    不过在胡邠胡成这样的筑基期修士面前,萧凡也不愿意自承是散修。

    胡邠老于世故,立即便明白萧凡不愿透露师门,当下也不再追问,捋着颌下长须,沉吟着说道:“却不知萧道友今后有何打算?以道友的医术,足以在金州城自立门户,新开一家医馆了。用不了多久,道友神医之名,就会人尽皆知,名动全城。”

    萧凡笑道:“在下倒是没有自立门户的心思。医馆管理,实在太繁杂了,在下恐怕处理不来。”

    关键是太耽搁时间了。

    萧凡固然有仁者之心,却也没打算做个专职的郎中。在修真界,做专职郎中固然地位很高,身家雄厚,但因此耽搁的修炼时间,也确实不少。萧凡来到梭摩界,几乎是步步荆棘,处处危险,若不尽早提升自己的境界,踏入元婴期,终究是缚手缚脚,受制于人。

    萧凡现在又不缺灵石。

    胡邠又试探着说道:“萧道友嫌麻烦的话,也可以加入某个大医馆,成为坐堂郎中。相信以道友的医术,城里那些大医馆都会开出令道友满意的条件……”

    其实胡邠是想将萧凡留在长安堂,只是萧凡的修为在他之上,已经是筑基后期巅峰的境界,医术似乎也不在他之下,实在有些张不开嘴。自己这么个小医馆,当真容不下这尊大神。

    萧凡依旧轻轻一笑,说道:“大医馆固然条件优厚,但要求肯定也不少。在下伤势未曾彻底痊愈,恐怕不能安心坐诊。再说,我性子比较懒散,不大喜欢受管制。大医馆还是不去了。”

    至于大医馆是否看得上自己,萧凡却十分自信。

    胡邠终于说道:“倘若这样的话,不知萧道友是否有兴趣继续留在我们长安堂……嘿嘿,不瞒道友说,长安堂是小点,在金州城里也立足多年,算是有些口碑。只要道友肯加入我们长安堂,在下一定竭尽全力,让道友满意。”

    说着,满脸都是希冀之色。

    看得出来,胡邠是诚心诚意挽留萧凡。

    有了萧凡这样医术高明的神医加盟,长安堂的整体实力,立马就要跃上一个台阶。到时候名声大震,规模扩充,指日可待。至于雀巢鸩占这样的事,胡邠倒是并不担心。

    和其他城池比较而言,金州城的规矩算是很严的。

    长安堂是以他的名义开的,也就是属于他的财产,萧凡本事再高,只要他胡邠没死,长安堂始终就姓胡,不姓萧。

    萧凡轻笑道:“胡道友还没有明白在下的意思吗?接下来这段时间,在下还是以疗伤为主。其他的事,也不愿意多管。”

    “这一点请道友放心,我邀请道友加入长安堂,也不是做坐堂郎中,而是客卿。萧道友只在我长安堂挂个名,平日里治病诊脉,不劳萧道友大驾。只有在碰到那些疑难杂症,难以委决之时,才需要请萧道友亲自出马,帮大伙拿个主意。这样一来,萧道友就有足够的时间打坐吐纳,疗伤练功。而我们长安堂有萧道友坐镇,收治一些疑难杂症,心中也就有底了……”

    胡邠急忙接口说道,遣词造句极其客气,字里行间将萧凡的地位抬得很高。

    胡成有些暗暗奇怪。

    大师兄这简直有点像是面对金丹期前辈高人的态度啊……

    事实上,胡邠心中一直都有这个疑问。萧凡所表现出来的气势,实在太强大了,比所有他见过的筑基后期大成修士的气息都要强上三分,而萧凡却自称伤势未曾全部痊愈。身上带伤尚且比普通筑基后期大成修士更强,要是伤势痊愈,又会如何?

    搞不好萧凡还真是一名金丹修士。

    那就更要努力结纳交好,可以引为强援。

    胡成满脑子浆糊,又哪里懂得这些策略了?

    “当然,请萧道友放心,客卿先生该有的诸般供奉,长安堂绝不会少先生一分一毫。纵算比不上那些大医馆财大气粗,但绝不至委屈了萧道友。平日里道友需用的灵石,材料和药物,一定会按时供奉。至于一些跑腿打杂的事情,到时候道友尽管吩咐门下弟子去做。”

    不待萧凡开口,胡邠又急急说道。

    萧凡孤身一人在此,又要治病疗伤,一些跑腿打杂的事,确实需要有人去做,否则就太耽误时间了。

    胡邠这话看似寻常,却处处能打动萧凡,端的堪称是谈判的老手。

    萧凡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不徐不疾地说道:“承蒙胡道友美意,那萧某就先在长安堂住一段时间吧。不过话要说在前边,在下不愿受人管束。一旦想走的时候,随时都会离开,这一点,道友不会见怪吧?”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请萧道友放心好了。”

    一听萧凡愿意留在长安堂,胡邠顿时心花怒放,笑哈哈地连声说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