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927章 大恩大德
    “萧先生……这龙涎毒,真的能解?”

    夏禹小心翼翼地问道,满脸希冀之中也带着惴惴不安的神色。

    希望越大,失望越深!

    这个道理,夏禹比谁都明白。对看上去也只有筑基期修为的萧凡用上了敬语。在金州城,只有那些医道精深,德高望重的大郎中,才会被尊称为先生。也就是“前辈高人”的意思。

    寻常的郎中,可得不到这样的尊重。

    比如胡成这种水平一般的大夫,只有练气期的低阶弟子,才会尊称他为先生,同阶修士,那是绝不可能这样尊称他的。

    萧凡微微一笑,安慰道:“能解,放心好了。”

    他虽然和这夏禹非亲非故,但此人对妻子情深意重,萧凡对他便大有好感,高看一眼,并不在他面前拿捏作大。

    也不知为什么,萧凡这么微微一笑,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几个字,顿时就让夏禹大为安心,不知不觉间对萧凡深深信任。

    胡邠依旧沉着脸,但眼神之中,也有些患得患失。尽管是不相信的成分居多,却也夹杂着几分好奇和几分希望。医学之道,博大精深,或许萧凡真有与众不同的解毒方法呢?

    长安堂的弟子,动作迅捷,很快便熬好了药,颠儿颠儿地端了过来,对胡邠躬身说道:“师父,药熬好了……”

    胡邠望向萧凡。

    萧凡一摆手,示意夏禹接过来,说道:“夏道友。给尊夫人服药吧。”

    “是是……”

    夏禹眼下对萧凡是言听计从,急忙接过药盏。来到妻子身边,却又犹豫起来。看着妻子那惨白憔悴的脸。心中有些惴惴不安,不知道这碗汤药喂下去,妻子到底会怎么样。

    是生是死,就这一锤子买卖了。

    不过夏禹的犹豫也未持续多久,终于一咬牙,端起药盏,一口口喂妻子喝了下去。

    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盯住了那年轻的少妇。

    片刻之后,只见她原本惨白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血色。尽管极淡,却让她整个人都平添了几许生气。而黯淡的双眼之中,也渐渐亮起了一丝光彩。

    这变化非常细微,却实实在在发生着。

    “官人……”

    稍顷,那年轻少妇低低叫了一声。

    叫声虽轻,听在夏禹耳里,却犹如天籁,无比的动听。

    夏禹激动万分地握住了老婆的手,连声问道:“怡妹。你好些了?你真的好了……”

    “嗯……”

    那少妇依旧气力有限,只是轻轻点头。

    “神医,真是神医……萧先生,请受夏某一拜!”

    夏禹心情激荡。转过身来,不问三七二十一,向着萧凡便跪了下去。大礼参拜。

    果真也是性情中人。

    “治病救人,乃是医者的天职。夏道友不必如此。”

    萧凡笑了笑,袍袖一抖。一股柔和的大力涌出,将夏禹托了起来。

    夏禹只觉得这股大力涌来,自己几乎毫无抗拒之力,就顺着站起身来,不由得大惊失色,知道萧凡的真实修为,远在自己之上。再望向萧凡的目光之中,就不但充满感激之情,也满怀敬畏之意。

    萧凡对胡邠说道:“胡道友,刚才那张药方,请你照单给夏道友抓上六服,每天服一剂。七天之后,改这张方子调理。约莫有一个月时间,应该可以彻底清除余毒,恢复健康。”

    说着,萧凡将一片竹简递给了夏禹,里面记录的,自然是后一个调理的药方。

    夏禹急忙双手接过,连声称谢,恭谨万分。

    “不过……”

    萧凡语气一转,夏禹刚刚放下去的心顿时又悬了起来,脸色大变,不知又会有什么麻烦。

    “尊夫人中毒的时间太长,就算解毒之后,修为境界跌落,恐怕是不可避免的了。这一点,还要请两位心中有数。”

    夏禹顿时长长舒了口气,说道:“只要能救命就好,至于境界跌落,那也是无可奈何之事,总之都怪我们夫妻俩命不好……”

    说到这里,忍不住又瞪了胡成一眼。

    若不是这个庸医,自己老婆就不至于要受这么长时间的罪了,更不会跌落境界。只是事已至此,怨恨胡成也于事无补,正如他自己所言,只能怪他们夫妻俩命不好了。

    萧凡知道他心中所想,随即正色说道:“夏道友,我看你可能误会胡成道友了。他给尊夫人开的六味丹,也是对症之药。当时你们没有遇到在下,如果不服食六味丹的话,尊夫人恐怕很难坚持这许多时日。说起来,胡道友于尊夫人,也不是没有功劳的。”

    “原来如此,夏禹愚昧,请胡道友多多恕罪!”

    夏禹是条有担当的好汉子,听萧凡这么一说,虽然心中依旧有些疙瘩,却也立即就向胡成道歉,躬身作揖。

    胡成揉着肩膀,哼哼着说道:“你说得倒是轻巧。欺上门来,将我打到重伤吐血,就这么一句话就想交代过去?把我们长安堂当什么了?这事,非得去执法队搞明白不可。”

    当着这许多练气期弟子的面,被夏禹一拳击飞,胡大郎中实在是很没有面子。如今“萧神医”又肯定了他是有功之臣,这当儿不好好拿捏一下,更待何时?

    夏禹顿时脸色一变,求助似的望向了萧凡。

    他刚才心情激荡,只想和“庸医”同归于尽,哪里考虑什么后果了?如今妻子康复在即,夏禹自然就害怕去执法队。不过自己确实将胡成打伤,人家也有追究的理由。

    这时候,唯有萧凡能够救他。

    萧凡点点头,对胡成说道:“胡道友,夏道友是一时激动,这才失手。我看胡道友的伤势也并不严重,这事就没必要闹到执法队去了。胡掌门,你意下如何?”

    这后边一句,却是对着胡邠说的。

    虽然是商量之意,但气度俨然,让人很难抗拒。

    对此,胡邠似乎早有考虑,立马点头说道:“萧道友之言,在下完全赞同。冤家宜解不宜结,夏道友一时激动,也已经赔礼道歉,瞧在萧道友面子上,我长安堂便不为己甚。那几服药,就当是长安堂送给夏道友夫妇的,不另收费了。祝夏夫人早日康复。”

    言毕,向夏禹一拱手。

    夏禹顿时大喜过望,又向胡邠深深抱拳作揖,连声道谢。

    萧凡说道:“夏道友,尊夫人久病,身体虚弱,不宜劳顿。你抓了药,马上回家去静养吧。”

    “是是,在下谨遵萧先生吩咐。萧先生大恩大德,在下没齿难忘……如果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萧先生尽管吩咐。虽然在下修为低浅,办不成什么大事,但也愿意跑腿打杂,为萧先生效犬马之劳……”

    夏禹双手抱拳,诚心诚意地说道。

    “好,如果有什么事,我会去找你帮忙的。”

    萧凡倒也没有假惺惺的讲什么空气,拍了拍夏禹的肩膀,微笑着说道。

    跟这种直肠直肚的汉子说话,就要直来直去,没必要拐弯抹角。

    夏禹一听,果然大为欢喜,又向萧凡躬身一揖,再向胡邠胡成拱手赔罪,这才领着两名弟子,抬着滑竿,离开了长安堂。

    所有围观者的眼神,顿时齐刷刷地落在了萧凡的身上。尤其那几名曾经见过萧凡的百草园弟子,更是震惊无比。这人明明只是一个练气期低阶散修,怎么忽然之间,就变成了前辈高人,变成了“萧神医”?

    胡邠毕竟是一门之主,很快便镇定心神,向萧凡抱拳拱手,微笑说道:“萧道友,可否去内堂一叙?”

    很明显,这位萧神医来头不小,总要搞个清楚明白才能安心。

    不过此处可不是叙话之所。

    露了这么一手之后,萧凡也知道,以前看药园子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想要在长安堂继续待下去,得和胡邠再谈谈条件才行。好在他这些日子早已经将胡邠和长安堂的背景调查得十分清楚,知道他们只是某个中等宗门的旁支弟子,已经分出来自立门户多年,和那个中等宗门基本上再没有什么联系,等于是个独立的小门派。

    这样一个没有什么过硬靠山的小医馆,倒是个暂且安身的好地方,想来不至于给自己造成太大的麻烦。

    “好。”

    萧凡微微颔首。

    “萧道友,请!”

    胡邠做了个延客的手势。

    “胡道友请。”

    胡邠随即又转过身,威严地扫视了一圈,冷冷说道:“今儿这事,谁都不许往外传。倘若谁泄露了风声,让我知道,决不轻饶。都听明白了?”

    “是,师父!”

    “是,师伯……”

    四周顿时响起参差不齐的应答之声。

    不过这事闹得动静偌大,真想要瞒住大伙不透出风声去,显然是不可能的。胡邠这么吩咐下去,也只是做个样子罢了,主要还是做给萧凡看的,证明他胡邠是个很小心很懂事的人。

    关键不知道这位高手因何会出现在长安堂,小心谨慎些,绝对不是坏事。

    萧凡微笑不语。

    “萧道友,这边请!”

    吩咐完门人弟子之后,胡邠再次伸手延客,领着萧凡向内堂方向走去。

    胡成迟疑着,不知是否应该跟上去。

    直到胡邠扭头瞪了他一眼,这才如梦初醒,急急忙忙跟了上来,亦步亦趋。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