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924章 医患纠纷
    收服明玉之后,萧凡在长安堂的日子,才算是真的安稳了下来。

    很多事,萧凡都可以吩咐明玉去办,比如收购一些辅助的药物,材料之类,萧凡就不必浪费自己的时间了。身在金州城这样的药材集散地,对于他疗伤恢复还是很有好处的。

    他的灵药园里,俱皆是名贵药材,一些常用的普通药材,不可能用灵药园来栽培。而这些普通药材,又是炼制丹药不可或缺的。任何药方都讲究个主臣相辅,文武相济,那种独一味的药方,毕竟只是极少数。

    萧凡不可能将这些常用的普通药材全都备齐带在身边,如今有明玉跑腿,就安逸得多了。

    既然明玉乖乖听话,萧凡也就不时给他一些好处,甚至还在修炼上偶尔指点他几句,让明玉有茅塞顿开的感觉。他的师父,也不过是一名筑基初期的修士,平日里哪有机会听一名金丹后期大成境界的修士讲解修炼心得?

    萧凡也知道,以明玉的心性,不大可能当真死心塌地地跟随自己,自己也不可能让这种人长期跟在身边。只是特殊时期相互利用罢了。再过一段时间,他自己伤势彻底痊愈,修补好土魔偶和血魔偶,黑麟也能伤愈出关,再加上进阶完成的数十只刀螂,不要说可以纵横整个霍山国,至少面对元婴修士也有了自保的能力,再用不着一切都那么小心翼翼了。

    时间悄悄地过去两个多月,萧凡的伤势已经痊愈了六七成。

    几只一阶刀螂已经完成蜕皮,进化到了二阶。其他的一阶刀螂。也纷纷开始蜕皮。只有两只二阶刀螂还在沉睡,不过萧凡也能察觉到。这两只二阶刀螂蜕皮的日子也不会太远了。

    等数十只一阶刀螂全部进阶完毕,只要想到数十只二阶刀螂同时出动的那种恐怖的近战威力。萧凡自己都有些紧张。

    这一日,萧凡在外边转悠了一圈,从后门回到百草园。

    这段时间,萧凡也开始出门溜达,并不是一味打坐调息。既然还要在金州城待上一段时间,那么多熟悉一下城中的情形,自然很有必要。而且因为萧凡本身就是一位良医,对这样一个药材集散地和医馆众多的城池非常有感觉。

    不过为了慎重起见,萧凡还没有在城中医馆药店大规模收购灵草灵药。只是不显山不露水的有些零碎的小动作。

    饶是如此,十余天里,他也还是收集到了三四种罕见的灵药种子,正好是灵药园里没有的,此外还收集到了两种珍贵的其他非草木属的药材,可谓收获颇丰,萧凡心中非常满意。看来今天开始,就可以开炉炼丹了。再不练几炉丹药出来,黄棠的病情只怕会益发恶化。搞不好要出大问题。

    刚一回到百草园,就碰到胡成,正在药园子里巡视。

    萧凡微笑着和他打了个招呼。

    胡成一蹙眉头,迟疑了一下才想起这么个人来。有点诧异地说道:“是你,你是萧……你的伤势已经痊愈了?”

    实在这些日子,胡成都没见过萧凡的面。连萧一行这名字都不怎么记得了。

    但总算还记得自己的伤势,萧凡笑了笑。抱拳说道:“多谢前辈牵挂,我的伤势已经痊愈了。”

    胡成点了点头。说道:“你这段时间干活很卖力,明玉都跟我说了。这就很好,只要你继续努力,到时候我会指点你一些修炼的窍门。”

    萧凡微笑道谢。

    眼见萧凡一副并不感激涕零的模样,胡成双眉一扬,就要开口教训,一个暴雷也似的声音,骤然响了起来。

    “胡成!”

    这一声大喝,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一听到这个声音,胡成便即脸色大变,急急向门口望了过去,只见一条雄赳赳的大汉,大步走了进来。这条大汉,身高六尺,武师打扮,满脸络腮胡子,浑身筋突,精壮无比。不过此刻脸上神情却又是悲伤又是愤怒,还带着明显的绝望之色。

    “夏兄……”

    胡成脸上勉强浮起一丝笑意,双手抱拳,拱了一拱,双眼之中,却满是警惕之意。

    “你奶奶的胡成,你又骗老子,老子的婆娘都快要死了!”

    精壮大汉却一点不和他客气,暴怒地大喝起来。

    萧凡老早就注意到,大汉的身后,跟着一顶简易的轿子,有点像是他曾经在华夏国某省见过的“滑竿”,两名练气期五六级的低阶弟子抬着那顶轿子,露天的椅子里坐着一名约莫二十几岁的女子,斜斜靠在椅子里,脸色惨白,眼窝深陷,两眼无光,极其憔悴。

    纵算如此,依旧能够看得出来,这女子的五官十分精致,长相颇为娇美。如果身子没病,好好妆扮起来,堪称是个美女。

    从身上的灵力波动来判断,精壮大汉有着筑基后期大成的修为,已经到了假丹的境界,只差一步就能踏入金丹期。就那病怏怏的女子,也有筑基中期的修为,只是身上灵力波动若有若无,显见得病势极其沉重,随时都有可能一口气喘不上来,就此香消玉殒。

    “站住!”

    眼见精壮大汉大步上前,捋起袖子准备动武,胡成更是惊慌,忍不住大喝了一声。

    还别说,这一声大喝确实有效,一下子将精壮大汉从极其激动的情绪之中惊醒,猛地停住了脚步,只不过依旧恶狠狠地盯住了胡成,一副随时都会择人而噬的样子。

    “夏兄,我提醒你一句,这里可是医馆。你要在这里闹事,被执法队知道了,有什么后果,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胡成冷冷地说道。

    有关金州城的这些规则,萧凡这段日子了解得不少。总体来说,金州城的秩序算得良好,较之岳西国,各类规则要完善得多。为了确保金州城的正常秩序,七大宗门联手制订了许多规则,凡是在金州城里的修士,不管是常住也好,过境也好,都必须遵守这些规则。

    其中最重要的规则,自然是为了维持医馆和药店的秩序。

    七大宗门专门成立了执法队,凡是有敢于在医馆和药店闹事的修士,只要被执法队查获,立时就会受到重罚。顾客和药店之间,病人和医馆之间,如果有什么争执的话,自可禀报执法队,交由公断。

    闹事是绝对被禁制的。

    否则,整个金州城就会被闹得乌烟瘴气,医馆和药店都没法正常营运了。

    当然,这也只是官面上的规则,一些小的争执甚至争斗,终究难以避免。金州城的医馆和药店实在太多,顾客和病人只有更多,纵算是执法队,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来一一照管。

    对此,萧凡很满意。

    来到梭摩界三四十年,萧凡至今尚未完全适应这个界面的丛林法则,或者说,他行动上已经适应了,心里却始终难以认同。虽然拦路打劫,杀人夺宝,恃强凌弱这种情形,在金州城也经常会有发生,但毕竟不是那么公开,而是偷偷摸摸地进行。这就比公开的丛林法则要强得多。

    精壮大汉的修为远在胡成之上,真要是情急之下给他来上一家伙,也够他受的。

    就算最终执法队能够给他一个说法,这眼前亏可是吃定了。

    “胡先生,你看看我老婆这个样子!你不是跟我说,保证能治好她的伤势吗?你现在看看,她这样子,算是好了吗?”

    精壮大汉尽管强忍住没有甩胡成几个巴掌,那语气依旧十分不善。

    实在他妻子的情形,真的非常不好。

    胡成脸色也是一沉,很不悦地说道:“夏兄,话不是这么说的。当初你夫人身受重伤,你去那些大医馆都看过,人家一开口就是上万灵石的药费,你付得起吗?你付不起,这才找到我这里来的。我什么时候给你打过包票?我只说是尽力而为。现在你夫人这个样子,也不是我愿意看到的。我已经尽力了,就你付的那点灵石,我都换成了丹药,自己一颗灵石都没赚你的。你现在倒好,埋怨起我来了?这是哪门子道理?”

    精壮大汉勃然大怒,叫道:“你才胡说八道!当初是谁跟我说,那些大医馆都是昧良心的,简简单单的几剂丹药,就敢收几千灵石。你们这里规模虽小,却凭良心看病,我这才相信了你,把我老婆交给你来诊治。结果反反复复这么长时间,灵石花了个底朝天,她的病情却始终不见痊愈。你这不是骗子是什么?人命关天,有你这么赚昧心钱的吗?”

    胡成却毫不惭愧,冷笑说道:“夏禹,你现在这么说话!当初我早就告诉过你,你夫人伤势沉重,谁也不敢打包票。你出不起价钱,我只能给你用寻常丹药治疗。天玄丹,七巧散这些灵丹妙药,效果是好,你买得起吗?你舍不得出钱,又想要效果好,世上没这个道理。”

    “你……”

    精壮大汉气得张口结舌,伸手指着胡成,半天说不出话来,一张脸气成了青紫的颜色。

    这里这么吵闹,一会儿就聚集了好些人,远远站在一旁看热闹。

    萧凡冷眼旁观,也算是明白了,合着是一起“医患纠纷”!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