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922章 前辈
    “萧一行?”

    明玉也吃了一惊,随即舒了口气,脸色一下沉了下去。

    “大半夜的,你怎么会在这里?”

    萧凡笑了笑,说道:“两位还不是一样没休息吗?”

    “明师兄,这是哪位?”

    高师兄诧异地问道,脚下却悄悄移动,到了萧凡的左侧方向,和明玉一左一右,隐隐对萧凡形成了合围之势。此人的江湖经验,一看就比明玉要丰富得多。

    不过萧凡既然现身而出,让他们看到了自己,当然心中早有成算,对此毫不在意。

    明玉答道:“这是萧道友,我师父临时找的帮工,在这里帮忙照看一些药材。”

    语气颇为漫不经心。

    高师兄一听,心中最后一点顾虑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先前还以为萧凡也是长春堂的弟子,尽管修为低下,却也有几分棘手,既然只是帮工,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萧凡淡然说道:“两位瞒着师门搞那私下交易,就不怕事情败露,麻烦上门吗?”

    “你胡说八道什么?”

    明玉脸色一变,怒道。

    高师兄哈哈一笑,说道:“明师兄,你还没看出来么,这位萧道友是在威胁你。估摸着想要点好处,萧道友,我没猜错吧?”

    语气轻松至极,隐在袍袖之中的右手,却已经握住了飞剑。

    这可是他的本命法器,不知仗之打败了多少强敌,面对萧凡这样一名练气期四五级的低阶弟子。已经算是杀鸡用牛刀了。毕竟这是在长安堂的后院,一动手就必须要干净利落地解决问题。否则,要是惊动了其他人。不免麻烦。

    萧凡看了他一眼,平淡地说道:“高道友是想杀人灭口么?”

    “小辈,你脑子没坏嘛。既然这样,何苦要强出头来送死呢?”高师兄狞笑一声,露出了本相。见明玉似乎还在犹豫,便有些不悦地说道:“明师兄,还在迟疑什么?这家伙可不是省油的灯!”

    明玉瞪住了萧凡,脸色变幻,终于恶狠狠地说道:“姓萧的。我原本看你还算懂事,没想要你的小命。谁知你这么不小心……那就怪不得我了!”

    萧凡轻轻一摇头,说道:“明玉,有这片刻的迟疑,证明你的良心还没有完全泯灭,我可以饶你不死。”

    “好大的口气!”

    “去死吧!”

    高师兄冷笑一声,忽然一振袍袖,一道刺目的亮光飞射而出,亮光之中。只见一柄尺许长的晶莹飞剑,直射萧凡的面门,端的又快又狠。不要说萧凡这样只有练气期四五级的小修士,就算是练气期七八级的高手。也不敢硬接。

    萧凡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不闪不避,右手一扬。五指如钩,一把就将那柄飞剑抓在了手里。

    “什么……”

    高师兄正做着一击必杀的美梦。倏忽之间,本命飞剑就到了别人手里头。顿时就瞪大了眼睛,完全不知道这个戏法是如何变的。还没等他回过神来,萧凡五指一紧,原本极力挣扎的飞剑立时哀鸣一声,一下子变得光芒黯淡。

    “噗”!

    高师兄瞬间脸色惨白,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子一晃,差点站立不稳。

    “喂,你干什么?”

    一时之间,明玉也有点回不过神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兀自冲着萧凡压低了声音叫喊,声色俱厉。

    “好小子,你扮猪吃老虎,原来是个高手……”

    高师兄使劲站直了身子,脸色变得殷红似血,瞪大双眼,死死盯住了萧凡,手腕一翻,又掏出一件法器来。只不过这件法器较之那口飞剑,威力就要差得远了,当此之时,也顾不得太多,只能拼命了。

    萧凡冷哼一声,手臂一抬,一只乳白色的大手骤然在高师兄头顶浮现而出,还没等他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已经一掌拍了下去。

    高师兄吭都不吭一声,扑地倒了,再无半分动静。

    “你杀了他?”

    明玉猛地瞪大了眼睛,露出绝对难以置信的神情,原本已经抬起来的手臂,就此僵在半空之中,一动也不敢动了。

    原以为对付这样一名练气期四五级的小小散修,高师兄自是手到擒来,不料转眼间,高师兄自己就趴在那里,生死不知。明玉简直要怀疑自己看错了。

    萧凡扭过头来,望向了他。

    与此同时,一股惊人的气势,从萧凡身上爆发而出。

    “筑基期?不不,不是筑基期……是……”

    明玉瞠目结舌,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脸上神情惊骇欲绝。以他区区的练气期八级修为,充其量也就能够感知到筑基期的灵力波动,要感知筑基后期的灵力波动都已经十分困难。萧凡身上爆发出来的气息,明显比他平日里接触过的筑基期修士还要强大得多。

    到底是什么境界,却不是他所能知晓的了。

    “前辈,前辈饶命……”

    不待萧凡开口,明玉双膝一软,就跪了下去,不管三七二十一,朝着萧凡便连连磕头,额头磕在青石地板上,砰砰作响,片刻间额头就一片乌青。

    “嗯。”

    萧凡略一颔首。

    明玉便抬起了头,哀哀地看着他,等他示下。

    “这高某是什么来头?”

    萧凡淡然问道。

    “启禀前辈,他,他是不远处另外一家医馆焕然堂的弟子,和,和晚辈一样,也是负责照看灵草灵药的……”

    “这焕然堂的规模如何?比长安堂大么?”

    明玉连忙答道:“也就寻常得紧,和我们长安堂不相伯仲,都……都是不入流的医馆……”

    这位比他那名喜欢吹嘘的师父可要实在得多了。

    萧凡点了点头,从明玉对待那高师兄的“硬气”态度之中,也能判断得出来,焕然堂不会是什么了不得的大医馆。否则,高师兄的表现也不会那么小家子气。

    “这样的私下交易,你们经常做的吧?”

    明玉浑身一颤,连忙说道:“前辈误会了,误会了,晚辈是头一回做这种事,晚辈知道错了,知道错了,前辈饶命……”

    一时之间,明玉甚至将萧凡当成是师门长辈请来查探他们的暗棋。也不想想,凭他那些筑基期的师门长辈,凭什么指使萧凡这样的高手。只不过在这种情形之下,他脑子里早就乱作一团,哪里还能正常思维?

    萧凡手指一弹,一张符箓飞了出去,化为一个褚红色的混沌图案,径直飞到明玉跟前,一闪就从他的额头间钻了进去。

    明玉顿时吓得魂飞天外,一屁股坐倒在地,脸色苍白如纸,嘴大张着,呼呼地喘息,以为自己马上就会气绝身亡。便在此时,萧凡淡淡的声音又传入了他的耳中。

    “明玉,我已经在你体内下了禁制。你自己查探一下,看看身体内有什么不妥。”

    “啊……前辈,前辈饶命,前辈饶命……”

    明玉实在搞不明白萧凡的路数,就算求饶也找不到方向,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说着“饶命”的话。暗中将真元在体内流转,果然马上便察觉到了萧凡种下的禁制,神妙非常。

    不过如此一来,明玉心里头反倒略微安心了些。既然萧凡愿意给他种下禁制,那就说明,一时半会不至于取他性命了。不过这些前辈高手的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谁又能拿得准呢?

    多多哀求饶命,总是不会错的。

    “起来,把这颗药丸,给他喂下去。”

    萧凡说着,递给明玉一个玉瓶。

    “是是……”

    明玉二话不说,赶紧接过玉瓶,过去撬开了高师兄的嘴,硬生生将一颗黄白色的丹药给喂了下去。原以为高师兄已经被萧凡击毙,却还有一口气在。不过明玉有点搞不明白,萧凡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跟我来。”

    等着明玉做完这一切,萧凡微微颔首,轻声说道。

    “是是……”

    明玉又是点头不迭,亦步亦趋,跟在萧凡身后,向丁字号药圃那边走去,边走边回头望了高师兄七八回。

    喂过丹药之后,高师兄依旧趴在那里,毫无动静。可是,万一被人发现了,这事岂不是全露陷了么?焕然堂的弟子,晕倒在长安堂的后院,牵扯起来,可是不小的麻烦。

    萧凡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随口说道:“不用担心,过一会他自己会醒来离开的。”

    明玉想了想,壮起胆子问道:“前辈,这……他会怎么样?”

    “不会怎么样。他只是会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忘得精光,把以前发生的事,也全部忘记。”

    萧凡很平静地说道。

    这高师兄吃里扒外,背叛师门,又一见到萧凡便即想杀人灭口,在在都证明,此人实在不算是个好人。萧凡就算真的一掌杀了他,也毫不为过。只是杀他容易,却也难免麻烦。万一焕然堂的师长们一定要追究,只怕很容易查到明玉头上。

    这段时间,萧凡还需要有人为他跑腿,通风报信之类的,这明玉倒是个合适的人选。

    “是是……”

    明玉轻轻舒了口气,抬手擦了把冷汗。

    既然萧凡连高师兄都能放过一马,看来是真的不会杀他了。

    不过,前提是他能够让这位前辈感到满意。

    否则,一切都很难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