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899章 两相其便的交易
    一声冷哼传来,萧凡只觉得浑身一紧,周身空气顿时变得坚逾金铁,一下子就将他禁锢住了,再也难以动弹分毫。

    萧凡大惊,想都不想,暴喝一声,体内真元流转,就要激发巨灵变身,以变身后的巨力来挣脱这禁锢。以他臻于大成的巨灵变身和金刚铁骨神通,纵算是天冥子直接出手,也很难单纯靠着法术之力将他禁锢于地。

    只可惜,他的动作虽快,天冥子的动作更快。

    一只乌黑的大手毫无征兆地在萧凡身前浮现而出,还没等萧凡激发巨灵变身,已经将他拦腰一把抓住,萧凡只觉得一股异乎寻常的大力自乌黑大手上传来,立时将他浑身法力都压制住了,不要说激发巨灵变身,连一丝法力都调动不了。

    毕竟他还只是一只脚踏入了元婴期,境界尚停留在金丹后期,面对的却是一名元婴后期的鬼道大修士。

    纵算是刚刚进阶的元婴初期修士,只怕此时此刻也没有多少挣扎的余地。

    乌黑大手一紧,便将萧凡向血池上空拉去。

    “姓萧的小子……”

    不远处,千山君恶狠狠地叫道,死死盯住萧凡的双眼,几乎要喷出火焰来。只不过眼下,萧凡被天冥子控制,千山君倒也不敢贸然冲进血池范围去,还有那条摇头摆尾的骨龙,也给人极其沉重的威压感,甚至比元婴后期修士给人的威压感还要强大三分。似乎任何有血有肉的生命体一到它的面前,都有可能被其一口吞噬。

    “道友在老夫的眼皮子底下,玩了那么久的小动作,也该够了吧?”

    天冥子头部稀薄的黑雾之中,浮现出两点血红的光泽,如同两只眼睛一般。望了萧凡一眼,淡淡说道。

    原来他早就察觉到了萧凡和黄棠的存在,只是一门心思都扑在九阴白骨环的祭炼之上。一时之间根本无暇理会。他也不认为萧凡和黄棠真能破解那扇石门之上的上古封印。那些符文实在太古老了,古老到连他当年都花了很长的时间来一一研究破解。

    若不是九阴白骨环自行做出了反应。天冥子只怕到现在都还没时间去理会萧凡两人。

    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天冥子随即举手一招,将那个飞往骨龙大嘴的玉瓶抓了过去。

    九阴白骨环寄托着他们返回七夜界的全部希望,成败在此一举,他自然不会任由这来历不明的玉瓶被骨龙吞咽下去,总要先确定一下是什么东西。

    玉瓶上的封印符箓被轻而易举地撕了下来,一股浓烈无比的血腥之气,冲天而起。随即三团血色光华自玉瓶中疾飞而出,发出阵阵轻鸣,就要脱困而走,似乎已经有了灵性一般。

    “血丹?”

    饶是天冥子一贯镇定如恒,这一下也是惊呼出声,语气颤抖,带着狂喜之意,马上一挥手,一股无形的禁制之力笼罩而下,顿时便将三团血色光华牢牢禁锢其中。转眼化为三颗血丹,在虚空中滴溜溜地打转,仿佛还想夺路而逃。

    “真是血丹……”

    天冥子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制住心中的狂喜之情,颤声说道。

    僵尸和莹白骷髅也惊得呆了,相互对视一眼,都禁不住狂喜不已。他们之所以和这批妖兽打得你死我活,无非就是为了得到足够的血食,以便最终完成九阴白骨环的祭炼。如今忽然得到了三颗蕴含着无数血道精华的血丹,那还用这么拼命干嘛?

    九阴白骨环所化的那条骨龙,更是两眼血光闪闪,牢牢盯住了天冥子面前的三颗血丹。摇头摆尾,只想猛扑过来。一口就将三颗血丹吞了下去。

    天冥子望着萧凡,沉声问道:“小友。你这血丹是从何而来?”

    萧凡在黑色大手的禁锢之下,已经连运了三次真气,却不能撼动大手分毫,心中早已骇然。这元婴后期大高手和普通元婴初期修士之间,当真是天差地远。他可以用取巧的手段灭杀变异金钱豹,也能和怨灵合作灭杀已经有元婴中期修为的银虹仙子,在天冥子面前,却没有丝毫挣扎的余地。

    不过即便如此,萧凡也并未放弃求生的念头。

    到目前为止,他还并未用尽最后的手段!

    见天冥子问起,萧凡便即老老实实地答道:“前辈,这血丹是在一处地下血海的底部得到的。晚辈潜入血海底部数百丈的深处,才得到这么三颗血丹……”

    天冥子淡淡一笑,说道:“不对吧,小友。老夫在你身上感应到了和血丹一模一样的气息,看来这血丹你还吞服过至少一颗,对吧?而且,你体内还有着极其精纯的巨灵兽血脉,你自己却是极其纯正的人类修士,那就说明,你吞服过大量的巨灵兽内丹和精血,是不是这样?”

    萧凡不由骇然变色。

    这无形无体的老鬼,竟然如此了得,单纯凭感应,居然就能将他体内的情形说得丝毫不差。

    稍顷,萧凡由衷地说道:“前辈慧眼如炬,说得再对也没有了。”

    尽管天冥子明显对他不怀好意,但这份本事,萧凡也是真的佩服,和天冥子是友是敌并无关系。

    “很好,小友是条好汉子……有了这些血丹,再加上小友体内的精血,我想完成九阴白骨环的最终祭炼,应该是差不多了。”

    天冥子毫不忌讳地说道,直接就将萧凡当成了一个死人。

    便在此时,镇岳神君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带着一缕讥讽之意,淡然说道:“天冥道友也未免太自以为是了吧?真将我们都当成死人了么?萧道友是我苍穹山的一员,天冥道友想要将他血祭,总也要问一下我们这些苍穹山同道的意见才是!”

    天冥子扭过头去,望向镇岳神君,轻声说道:“是吗?不过在我眼里,萧小友怎么看都是一名极其纯正的人类修士,和神君有什么关系?”

    你们可都是妖兽!

    人类修士,仅此一人而已。

    镇岳神君冷笑道:“萧道友固然是人类修士,却在我苍穹山生活了三四十年,吞服过无数的巨灵兽内丹精血,修炼了巨灵一族的两大天赋神通,和琳琅山的苍贤弟黄贤弟更是生死之交,早已算得是我们兽族同道的一员,否则,本神君又岂会将他一并带入此地?天冥道友要杀他容易,我们谁也相救不了。但要当着我们这许多苍穹山同道的面,完成宝物的祭炼,你以为真的可以办得到么?”

    天冥子冷哼一声,说道:“神君是逼着老夫出手,和你们一决胜负吗?神君自认,一旦老夫亲自出手了,你们有几成胜算?”

    你镇岳神君和三首魔狼一对一,或许能占据上风,但加上我天冥子,又将如何?

    千山君脸上神色一变,望向镇岳神君,正要开口,镇岳神君已经一摆手止住了他,对天冥子说道:“天冥道友如果亲自出手,本神君确实没有多少胜算。但如此一来,你这件宝物的祭炼就要前功尽弃了,天冥道友真能下得了这个决心?”

    “不能!”

    天冥子也老老实实地说道。

    此言一出,鬼物和魔兽俱皆人人色变。

    三首魔狼禁不住叫道:“天冥道友,你这是什么意思?依老狼之意,不如咱们联手,先将这些外来人都收拾干净了,再重新祭炼宝物不迟。只要我们联手一致,很容易就可以将这些外来人杀个精光!”

    这回轮到妖兽人人变色了。

    但又不得不承认,这老魔狼说的是真话。现在双方势均力敌,再加一位元婴后期大高手进来,胜负之数,几乎可以预见了。

    天冥子叹息一声,说道:“狼兄,你又不是不知道,九阴白骨环的祭炼已经到了最后关头,这时候绝对不能功亏一篑,否则就前功尽弃了。到时候,就算我们大获全胜,又有什么意义?”

    “这……”

    三首魔狼不由语塞。

    这头魔兽修为虽强,灵智却似乎并没有多高。

    镇岳神君不由轻轻一笑,说道:“看来天冥道友才是明白人。”

    天冥子也忍不住笑了,轻声说道:“神君也是明白人。既然如此,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有了这三颗血丹,再加上萧小友浑身精血,我估摸着完成宝物的祭炼应该是差不多了。神君和一干苍穹山同道,这大半年在封印之地也捞到不少好处,只要能够离开这里,以后海阔天空,天下何处皆可去得。我们不如各取所需,如何?”

    “怎么个各取所需法?”

    镇岳神君不动声色地问道。

    天冥子轻笑着说道:“神君不干扰我炼制宝物,我们礼送神君和苍穹山其他同道离开这里,这叫两相其便。”

    镇岳神君淡然说道:“天冥道友说得好不轻松,这样一来,我苍穹山上千儿郎,就这样白死了不成?”

    天冥子反问道:“苍穹山死了上千儿郎,难道我九阴城和狼兄那边的魔子魔孙,死的还少吗?冤冤相报何时了?神君可要考虑清楚了!”

    语气之中,已经隐隐带上了威胁之意。

    “好,就依天冥道友所言,我们两相其便。”

    镇岳神君也是极有决断之人,略一沉吟,便即下定了决心,朗声说道。(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