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890章 惊退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千山君的厚背大砍刀,又一次重重击中黄棠的熟铜棍。

    黄棠闷哼出声,“噔噔噔”连退数步,一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毛茸茸的脸上,已经一片苍白,全无血色。唯独一双眼睛却是血红血红的,满是愤怒和不甘的神情,死死盯住了千山君,丝毫没有要投降退却之意。

    “痛快!”

    千山君一挥手中双刀,哈哈大笑起来。

    “黄棠,要不是你小子太犟,本大王还真想留下你一条性命。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哪一次像今天这样打得痛快。苍穹山方圆数十万里,除了你家大哥苍祁,恐怕也就你黄棠能够和我硬碰硬的过上几招了。”

    黄棠尽管境界比他低了一层,但铜甲熊的近身肉搏能力,也是出了名的。黄棠伤重之余,居然还能和他斗上十数个回合,实在有些出乎千山君的意料。

    “呸!”

    黄棠恶狠狠地啐了一口,深深吸了口气,迈开大步,双手高举熟铜棍,又向千山君杀去。

    “你小子真不想活了啊?好,本大王成全你!”

    千山君狞笑一声,纵身而起,双刀当头劈落,气势惊人。

    一见这架势,黄棠就知道这两刀自己很难招架得住,却是不闪不避,高举熟铜棍迎击上去。

    要杀他可以,但要让他在千山君面前露出胆怯懦弱的狗熊模样,万万不能!

    大丈夫死则死耳。又何惧哉?

    “轰!”

    “咔嚓”

    黄棠脚下坚硬无比的黑褐色岩石地面,顿时裂开了两道口子,黄棠的两只大脚,深深地陷了进去,两臂不可遏制地抖动着,虎口崩裂,鲜血一股股地顺着毛茸茸的大手往下流淌。

    千山君眼里闪过一抹惊讶之色,随即又变得十分冷酷无情,右手一挥,厚重的大砍刀横着向黄棠的脖颈切了过去。

    任谁都看得出来。眼下的黄棠。已经是彻底的强弩之末,刚才那一击以硬碰硬,已经耗尽了他最后的一丝法力,现在不要说招架闪避。恐怕就连一根手指头都很难抬得起来。

    眼见大砍刀横扫过来。黄棠轻轻舒了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竟仿佛瞬间解脱了。这么多年来,他一直生活在仇恨之中。只想要杀掉千山君为爱妻报仇,可惜一直未能如愿,如今和千山君血战到最后一刻,力竭而殁,也算是死而无憾。

    “什么人?”

    就在黄棠闭目待死之时,耳边骤然响起千山君的怒吼声。

    随即“呼”地一声,堪堪劈到他脖颈之前不足两尺的大砍刀,倏忽收了回去,猛地向另一侧急劈而去。

    黄棠不由得又是吃惊又是纳闷,急忙睁开双眼看个究竟。

    “嗤”

    一声轻响,千山君厚背大砍刀所过之处,两只巨大的黄色大锤同时断为两截,大砍刀去势丝毫未衰,顺势力劈而下,又是“嗤”地一声,六尺高的土魔偶瞬间被从中劈为两爿。

    “土魔偶?”

    黄棠惊呼出声,一时之间,有些回不过神来。

    萧凡不是说,土魔偶被威灵老魔控制了吗?怎么会在这里钻出来,千钧一发之际,救了自己一命?

    这威灵老魔和他黄棠可没有什么交情!

    黄棠自然绝想不到,就在这不长的时间里,萧凡不但灭杀掉变异金钱豹,还顺带将威灵老魔的元神也解决了。在黄棠的脑子之中,想要做到这些,除非是元婴中期以上的修士,才有可能。

    萧凡只有区区的金丹后期修为而已。

    土魔偶被千山君一劈两爿,顿时就地一卷,化为滚滚黄沙,“呼啦啦”地钻进地下,不见了踪影。以土魔偶的构造,这种直接的法宝本体攻击,很难对它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要没有瞬间灭杀成灰,土魔偶转瞬就能重组躯体。

    与此同时,“喵”地一声,无数乌黑发亮的刃芒,如同数不尽的黑色利箭,密密麻麻向千山君激射而来。

    “大胆!”

    千山君不由一声怒喝,脖颈上青筋爆绽而起。

    以他化形中期的修为,压根不用亲眼看到,神念之力随便一扫,就能察觉到,黑麟不过是一头九级灵兽而已,境界较之先前发动偷袭的土魔偶还略有不如。这些区区的金丹后期小辈,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地偷袭他,捋他的虎须,当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好好给这些小辈一番教训,千山之主颜面何存?

    千山君手一扬,厚背大砍刀化为千万道雪亮的刀芒,向悬浮在不远处半空之中的黑麟飞斩而去,对黑麟射来的无数黑芒,眼睛都不眨一下,连丝毫闪避之意都没有。区区金丹期灵兽的法术攻击,焉能给他造成半点伤害?

    黑麟似乎知道厉害,不待千万道刀芒斩到面前,身子一晃,化为一道黑芒,顷刻间就飞射到了十数丈之外,丝毫就没有硬抗的念头。

    实在双方境界实力都相差太远,略一疏忽,就是灭顶之灾。

    千山君岂肯这样轻易放过?当下狞笑一声,正要继续出手,却忽然感受到了某种极其危险的气息,甚至连他这名已臻于化形中期境界的妖兽,都在瞬间感受到了陨落的危险。

    千山君猛地扭过头去,屈指轻弹,一道法诀飞射而出,将偷偷飞到自己头顶的一颗黑幽幽的拇指大圆珠一下劈为两爿。

    “啪”

    黑幽幽圆珠爆裂而开,丝丝缕缕的黑色雾气,顿时迸射而出,铺天盖地般向千山君笼罩而下。

    “化妖水?!”

    尽管千山君一直镇定,此刻也骇然变色,忍不住嘶声大叫起来,双眼蓦地瞪得滚圆,脚下遁光一起,毫不犹豫地向另一侧飞射而去。

    到底不愧是化形中期妖兽,一生争斗无数,反应敏捷无比。

    饶是如此,千山君的动作依旧还嫌略慢了些,有不少黑雾沾染到了他的身上,下一刻,千山君便长声惨叫,只见手脚之上,腾起一股股腥臭的气味,凡是被黑雾沾染到的地方,顷刻间便皮开肉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骨肉深处侵蚀而去。

    “当”

    刚刚从半空中飞回来的那千万道刀芒重新幻化成一柄厚背大砍刀,无巧不巧的被大量黑雾包裹其中,当即灵性尽失,转眼化为一颗雪白的硕大獠牙,随即又被化妖水腐蚀得千疮百孔,瞬间就变成了黑乎乎的废物,当空坠落在地,顿时像瓷器一般,打得粉碎,化为无数黑色的碎片,四散飞溅。

    千山君眼里闪过一抹惊恐欲绝的表情,当下再不犹豫,厚背大砍刀挥舞如风,刀芒所过之处,溃烂的皮肉如同雨点般飞溅,竟然片刻间就将被化妖水沾染到的皮肉甚至骨骼都切削得一干二净。其中左手的三根手指,更是被连根斩下。

    直到此时,萧凡才从暗处现身而出,淡淡地望着千山君,手中握着另外两团黑幽幽的圆珠,从气息上判断,正是化妖水凝结而成,对任何妖兽而言,这都是超级大杀器,骤然射出,只要沾染一点,便即皮开肉绽,溃烂见骨,实在是防不胜防。

    “小辈,你敢私藏化妖水?”

    千山君怒吼起来,声音已经变得极其黯哑,双眼如同充血一般,目光愤怒无比。

    “难道不怕我们兽族将你当成生死大敌吗?”

    萧凡淡淡一笑,不徐不疾地说道:“就算我没有化妖水,你们好像也没打算放过我。既然如此,你又何必说这些没用的废话?”

    “好,很好!”

    千山君死死盯了萧凡一眼,咬牙切齿地说道,随即转向另一侧兀自目瞪口呆,如堕五里雾中的黄棠。

    “黄棠,你可要想清楚了,这人类小子私藏化妖水,是我们兽族的公敌。你要是继续和他混在一起,就是背叛整个兽族,到时候人人得而诛之。就算你自己不怕死,也要为整个琳琅山的其他同道着想……”

    “呸!”

    黄棠又重重啐了一口。

    “放你娘的臭狗屁!”

    “萧兄弟有化妖水怎样?他不是兽族又怎样?他是我黄棠的兄弟!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兽族同道,却杀我妻子,杀我琳琅山兽族无数。老子不和自家兄弟待在一块,难道还要和你这个混蛋同流合污?”

    “好好好,这条死路,可是你自找的。到时候镇岳神君面前,看你怎么交代!”

    千山君浑身伤口,鲜血呼啦啦地往外冒,尤其看到萧凡手里的两颗黑色圆珠,更是心胆俱寒,再也不敢在这里多待,咬着牙交代了这么一句场面话,便即脚下遁光一起,飞也似的跑了,片刻之间,便跑得无影无踪。

    至于变异金钱豹的情形,他连半句都不曾提及。

    既然萧凡已经毫发无伤地回到了这里,还手持化妖水这样的利器,变异金钱豹的下场,可想而知,只怕早就已经化为一滩脓血了。

    眼见千山君已经去得远了,黄棠不由得吐出一口长气,“当啷”一声,沉重的熟铜棍重重砸在地上,紧接着硕大的身躯晃了几下,一屁股坐倒在地,大嘴一咧,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哇”地喷出一大口鲜血来,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在没有半点血色,连眼神都在刹那间涣散开来,暗淡无神。(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