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839章 杀人越货的行家
    晚,鸣玉坊后院,一座三层阁楼之中。

    离轩斜靠在太师椅里,两名打扮得花枝招展,丰满妖娆的美女,一人跪在他的脚边,为他捶腿,另一人则靠在椅子之后,伸出纤纤素手,为他拿捏肩膀。

    这两名美女,竟然都有筑基初期的修为。

    不过从两人俱皆小心翼翼,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的情形来看,离轩的真实性格,远远不如他表现出来的那样温和。说得好听一点,叫驭下极严,说得难听一点的话,就是暴虐了。

    简掌柜就站在不远处,低眉垂目,同样一副恭谨之极的模样,轻声禀报道:“果然不出师父所料,此人身家极其豪阔……今天一天之内,就分别去了五间店铺,还去了一间炼器店,收购了一百多项物品,其中多半是普通的辅助材料,也有一些是极其珍稀的灵草灵药,徒儿粗略算了一下,他今天一天,就花费了差不多三十万灵石。这可是近期少有的豪客,除了那些元婴期的前辈之外,金丹期前辈,很少有出手这样阔绰的。尤其是金丹初期修士……”

    “金丹初期修士?嘿嘿……”

    离轩忽然轻轻一笑,像是自言自语般地说道。

    简掌柜一惊,忙即说道:“师父,莫非此人隐匿了自己的气息?”

    “这是自然,此人的真实修为,绝对不在我之下。”

    离轩很肯定地说道。

    “原来如此,难怪他这么大模大样的。”

    简掌柜恍然大悟,禁不住点头不迭。一个金丹初期修士。孤身一人,在天台城出手如此豪阔。可不见得是什么好主意。

    “难道,此人是某个大宗门的外堂执事?”

    简掌柜随即猜测道。

    实在萧凡采购的炼丹炼器材料太多。如果是孤身修炼的散修,可用不到这么多辅助材料。所以简掌柜如此猜测,也算是顺理成章。

    “外堂执事?嘿嘿……”

    离轩又是一阵冷笑,似乎对简掌柜这个推测嗤之以鼻。

    简掌柜登时便紧闭双唇,再不敢胡乱开口。只不过心中暗暗纳罕,此人若不是宗门的外堂执事,买那么多辅助材料做什么呢?

    离轩瞥他一眼,淡然说道:“玉明,倘若此人平日里并没有什么机会到我们天台城来购物呢?”

    简掌柜一怔。随即明白过来,说道:“师父,您的意思是说,此人是个苦修之士?平日里躲起来闭关苦修,所以一次性购买这么多的辅助材料,是准备用很多年?”

    “差不多吧。”

    离轩赞赏地点了点头。

    不过简掌柜马上又有了新的疑问:“可是,如果他真是苦修之士的话,怎么会如此豪阔?”

    “嘿嘿,他这个苦修之士。还真的是有些特别。我要是没看错的话,他身上可是隐藏着一个惊天的大秘密。至于说到豪阔,这么点灵石,算得什么?”

    离轩冷笑着说道。眼里倏忽闪过一抹凶煞之气。

    简掌柜吓了一跳,壮着胆子说道:“师父,前段时间。祖师爷可是亲口颁下了禁令……”

    跟了离轩这么长时间,简掌柜对这位师父的心性。可谓了如指掌了,一看他刚才眼里的煞气。立即就明白,离轩对姓萧的修士已经动了杀机。所以连忙提醒了离轩一句。

    就在不久前,天台宗宁宗主亲口颁布禁令,为了确保天台城交易坊市的繁荣,严禁任何修士在天台城争斗,更不允许杀人夺宝。一旦触犯禁令,不管是谁,都将遭到严惩,绝不姑息。

    宁宗主是整个岳西国仅有的两名元婴中期修士,她亲口颁下的禁令,除了黑魔王之外,任何人要触犯,都必须考虑清楚后果。再说,一般的元婴修士,通常都会自重身份,不至于干出这样大失体面的事情来。

    离轩冷笑一声,说道:“你懂什么?”

    简掌柜顿时诺诺。

    “好了,你们都出去吧。”

    稍顷,离轩一摆手,说道。

    简掌柜和两名丰满美女暗暗舒了口大气,一齐向离轩鞠躬行礼,恭谨地退了出去。

    离轩站起身来,背着双手,在房间里慢慢踱步,双眉微蹙,眼中神情有些犹豫不决,稍顷,渐渐变得坚定起来,满目都是冷酷之意了。

    片刻之后,人影一闪,离轩飘然出了房间,向西北方向飞射而去。此刻的离轩,已经换了一身黑衣,再不是那雍容华贵的富家公子模样。在城中肆无忌惮地快速飞遁,丝毫也不将禁空禁制放在心上。

    一刻钟之后,离轩就已深入天台山主峰,在一处山谷之中,按下了遁光。

    夜色已深,山谷之中,静悄悄的,连野兽鸣叫都听不到一声,只有月色如水,倾泻而下。

    离轩袍袖一扬,不远处的山壁上一阵扭曲,竟然显出一道洞府的石门来。离轩手指一弹,一道火红的符箓飞射而出,视那扇石门如无物,径直穿了进去,不见了踪影。

    不一会,洞府石门轰隆隆一响,打了开来。

    离轩身子一晃,无声地没入洞府之中,石门又轰隆隆地关上了。

    洞府不大,洞顶镶嵌的月光石散发出惨白的光芒,将石洞照耀的通明。洞府之中,酒肉香气弥漫,丝毫也没有半分修真者的清净之意,倒似是进了一个山贼窝子。

    仔细看去,更是如此。

    只见不远处盘坐着一座肉山,光头铮亮,乃是一名满身横肉,袒胸露乳的胖大和尚,一身僧袍油腻腻的,一手抓着一条烤羊腿,一手握着一个大红的酒葫芦,喝一口酒,咬一大口羊肉,吃得不亦乐乎。

    胖大和尚身边,则是一名黄冠道士,尖嘴猴腮,身子瘦得如同一条竹竿相似,一件灰色道袍套在他身上,宛如挂在一个骷髅架子上,仿佛只要一阵风吹过,就会将他刮得不见了影子。

    和那名胖大和尚,完全是两个极端。

    这猥琐道士,一对眼珠子,居然是血红色的,猛一看上去,极其骇人。

    胖大和尚又吃又喝,猥琐道士却只是端起一个酒杯,时不时饮上一口,那酒浆,也如同鲜血般粘稠,还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从他们身上的灵力波动来看,这两人赫然都有金丹后期修为,尤其那猥琐道士,更是金丹后期大成的境界,单论功力深厚,两人俱皆在离轩之上。

    见离轩进来,两人依旧坐在那里,毫无起身相迎的意思,猥琐道士血红的双眼眯缝起来,阴恻恻地笑。胖大和尚瞥他一眼,闷声闷气地说道:“这里有酒有肉,自己动手。”

    离轩哈哈一笑,也不客气,大步走过去,盘腿坐下,抓起一条烤羊腿就吃,胖大和尚抓起大红酒葫芦,在离轩面前的杯子里倒满了一大杯。

    原本极其讲究的离轩,竟然丝毫也不嫌肮脏,端起杯子,一口气喝了半杯,然后又狠狠咬了一口羊腿,吃得有滋有味。

    吃喝一阵,胖大和尚嘴一咧,哼道:“说吧,这回又是一个什么倒霉鬼?”

    彼此之间,似乎早就十分熟悉了,连半句废话都不曾说得。

    “当然是笨死的倒霉鬼了。自投罗网的大肥羊……”

    离轩嘿嘿一笑,说道。

    “自投罗网的大肥羊?何门何派,什么身份?”

    喝着血酒的猥琐道士开口问道,嗓音尖锐无比。

    “这你就不用问了,总之肯定不是九大宗门的人。事成之后,我给你们两位每人二十万灵石。”

    “什么?”

    胖大和尚差点跳了起来,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睛瞪得滚圆,死死盯住了离轩,露出绝不相信的神情。与离轩合作了这么久,还头一回见他开出这样的天价来。

    “真的一人二十万?不骗人?”

    离轩就笑了,瞥他一眼,淡然道:“和尚,你们跟我离某合作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什么时候见我骗过你?”

    “好,干了!”

    和尚猛地一拍大腿,叫道。

    猥琐道士却冷笑着说道:“离道友,二十万灵石是不少,但你还是得把话说清楚了。你是知道我冷血道人性子的。眼下风声紧,前不久你的尊师大人,还亲口颁下了禁令,严禁杀人越货。不把话说清楚,真要是被执法队知道了,是你去给尊师解释,还是我们把以前那些事都抖落出来?”

    离轩脸色一变,沉声说道:“冷血兄,你这是在威胁我么?你要知道,这么多年要不是我离某罩着,两位还能在天台城待下去么?能过着这么有滋有味的逍遥日子?”

    “哼哼,离道友,话不能这么说。这些年我们帮你也不是一回两回?要不然,你能那么得令师的信任?别的不说,你赚到的,比我们兄弟多十倍都不止吧?想要我们去卖命,又不把话说清楚了,你觉得合适吗?”

    冷血道人压根就不吃这一套,立即冷冰冰地给他顶了回去。

    “你要是觉得能说,那你就说。只要能帮,我们哥俩肯定帮。要是实在不能说,那就只能请你另请高明了。咱哥俩虽然过的是刀头舐血的日子,对自家这条性命,看得可也不算太轻。”

    胖大和尚又一拍大腿,说道:“是啊,离道友,你就把话说明白,咱们干起活来,心中更有底不是?”

    离轩板着脸,沉默半晌,终于一咬牙,点了点头。

    “好吧,告诉你们也无妨……”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