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835章 进天台城
    厉兽荒原赌赛已经过去了一年多,天台城繁华热闹依旧。赌赛带来的余波,远远未曾消失。

    当然,巫灵谷大长老殷老怪被一名金丹期修士灭杀的消息,早已不胫而走,不再是什么秘密。此事引起的轩然大波,在天台城也早已平息。

    一个死人,纵算他在生时再多么的了不起,死了就是死了,不会被人老是挂在嘴边的。何况岳西国元婴修士虽然不多,也有二十来位,殷老怪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如今天台城的坊市和各类交易会,仍然火爆异常,是因为每次赌赛过后,都会有一些好东西不时流到天台城来。这股风潮,起码要四五年才能逐渐平息下来。

    不过多数时候,赌赛标的物往往都只是各商家和各类交易会的噱头,真正进行大宗交易的,还是其他物品。几名侥幸活着从厉兽荒原走出来的参赛者,能夹带多少私货?

    苍祁,黄棠和萧凡,就在某一日即将黄昏之时,进了天台城。

    和岳西国的其他许多超级大城市一样,天台城也是凡人和修仙者杂居的。凡人数量之多,超过修真者千倍之多。这还是因为天台城是天台宗的宗门所在地,加上各类坊市众多,吸引了大批的修真者过来这边。

    如果是其他城市,普通凡人的数量,是修真者的万倍甚至十万倍。

    一名普通的练气期低阶修仙者,在凡人的世界,就是高不可攀的“仙师”了。受到众多凡人的顶礼膜拜。

    上次去参加厉兽荒原的赌赛,萧凡已经在天空之中俯瞰过天台城。不得不感叹,这座城市之巨大。简直超出了任何地球人对城市的认知。

    别的不说,单单城市正中那座郁郁葱葱的高山,就让人叹为观止。

    那就是天台宗的总坛所在地天台山。

    这是一座真正雄伟的大山,搁在地球上,这么一座大山,完全有资格被称之为广袤无垠的原始森林。而现在,这么一座大山,却出现在城市之中,并且和整个城市比较而言。只占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中心区域而已。

    天台山雄伟壮观,高耸入云,灵气极其浓郁,萧凡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座大山有着难得一见的灵脉龙穴,风水极佳,地脉也绝佳。难怪天台宗要在这里开宗立派。

    其他建筑,围绕着天台山。一圈圈地往外扩展。最靠近天台山禁区的,自然是修真者聚集的领域。这里处于天台山边缘,灵脉虽然不如天台山中心区域那样上佳,却也算得不错。适合低阶修士修炼所需。

    而金丹期以上修士,则在登记过后,可以直接进入天台山中心领域。在灵气馥郁之所,拥有自己的洞府。只要不进入天台山真正的核心禁区就可以了。

    毕竟岳西国除了二十名元婴修士高不可攀之外。真正的中坚力量,还是数百名金丹修士。在很多中小城市。一名金丹修士,就足可以称尊称祖。岳西国不少小宗门和修真世家,甚至连一名金丹初期修士都没有。

    有金丹后期修士坐镇,就足以称为中等宗门和大世家了。

    可见金丹修士在天台城的地位是何等尊崇。

    苍祁黄棠和萧凡三人,并不是同时进城,而是分开走的。否则的话,尽管三人都尽量隐匿了修为,但三名金丹修士同行,也会在城门口引起小小的轰动,并且立即就会有人将这个情况飞报天台宗总坛。

    天台宗在坐收天台城各种好处的同时,也必须要维护好天台城的秩序。

    萧凡好办,他有千幻面,加上修炼过妖刀宗的隐匿之术,很成功地将自己的修为隐匿在金丹初期左右,化身成一名脸色苍白,容貌普通的四十余岁中年男子,丝毫也不引人注目。

    只要不是面对面被元婴修士盯住不放,或者不碰到金丹后期的强敌被迫交手,萧凡自信不会被人看破行藏。将来,或许也可以凭借这神妙的隐匿之术,成功穿过岳西国,进入其他国家。

    当然,这要赌一赌运气。

    万一被人看破了,麻烦之大,可想而知。

    苍祁和黄棠也各展神通,令得自己容貌大变,将身上气息,收敛在金丹期。苍祁是化形中期的十一级妖兽,在外型上,已经非常接近人类,略加掩饰,就很容易瞒过城门守卫的查探。

    毕竟这些城门守卫,最高的修为也不过一名筑基中期修士,在一名散发着金丹中期强大威压的前辈高手面前,小心翼翼,哪里敢盯着看个不休?

    黄棠依旧化身为毛脸大汉,至于他的外形像兽类多过像人类,最终还是靠苍祁帮忙,苍祁动用秘术,强行变幻了黄棠的面容,让他看上去颇像一名粗鲁的莽汉。

    不过这种强行变幻的面容,存在着不小的缺陷,最多只能保持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另外还不能与人动手,只要一动用真元法力,立即就会原形毕露。

    好在他们此番前来天台城,只是为了购买一些灵药和其他合用的物品,萧凡顺便还要办一件私事,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半个月时间足够了。

    想必在天台城,也不会有人无缘无故找金丹修士的麻烦。

    为了以防万一,苍祁还是调动了大批的中低阶妖兽,潜行到厉兽山脉的边缘处,做好接应的准备。一旦运气不佳,别人看破行藏,那就只能强行突围了。

    由天台城到厉兽山脉,三四万里。

    只要不被阵法或者数名元婴修士困住,以他们的遁速,这个距离不算多遥远。

    天台宗包括宁宗主在内,一共三名元婴修士,小心一些,问题不大。其他元婴期老怪,没事谁都不会往天台城乱跑的。

    其实他们此行真正的风险,在于城门处布置的“照妖镜”。所谓照妖镜,只是一个形象的说法,其实是一个小型法阵,可以堪破妖兽的化形神通。

    天台城紧邻厉兽荒原,多年前,是面对妖兽进攻的第一线,因此在几处城门都布置了这样的法阵,严防有高阶化形妖兽或者擅长变幻神通的妖兽混入城中当奸细。

    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自从厉兽荒原被大阵封印之后,加上远古时期人类的大能修士与顶阶化形妖兽达成的协议,已经多年未曾发生过人类与妖兽之间的大战,妖兽也很少踏出过厉兽山脉。这城门处的法阵便名存实亡了。

    法阵虽小,却极其精巧,长时间开启,需要消耗大量的灵石。既然这么多年过去,人类和妖兽都能和平共处,那还有什么必要浪费灵石呢?

    承平日久,戒备自然松懈。

    苍祁和黄棠压根就不知道有这么个法阵存在,无意间躲过了一次危险。

    守城的低阶修士,对金丹期前辈极其恭谨,简单登记之后,便即将城中的规则向金丹前辈解释清楚,并且抬手招来一辆兽车,请金丹前辈前往天台峰下的大客栈下榻。

    天台城这样的超级大城市,自然有着禁空禁制。

    这禁制力量并不强,很多时候,只是表示有那么回事,倘若较真的话,不要说金丹修士,就算是筑基修士也能够很轻松地突破禁制,飞遁而走。

    但多数修士来天台城都是为了交易,又怎会平白无故的去破坏城中的规则?真要是被执法队盯上,那可就不好玩了。

    城市极大,不能飞行,平时代步的,就是兽车了。

    萧凡坐在一台兽车之上,暗暗称奇。

    这兽车和马车的形状有几分相似,拉车的是一种头上生角,脚上有蹄的鹿状兽类,看上去很像是地球上的梅花鹿,身材修长,四肢强健有力,身上赫然有着二级妖兽的灵力波动。拉着兽车在低空中飞遁,速度极快,不在普通练气期修士御器飞行的速度之下。

    看来这是专门驯服了用来拉车的妖兽,攻击力和防御力都极差。

    很快,兽车就拉着萧凡来到了靠近天台山主峰的外围地带。这里就基本上是修饰的聚居区了,但也还有不少凡人充斥其中,主要是做一些伺候人的杂役。

    也有年轻漂亮的凡人女子,和修士待在一起,神态亲密,俨然伴侣。不过这些修士通常等阶很低,甚少筑基期以上的。估计这些修士,也知道此生进阶无望,便在有生之年,纵情声色,尽量享受一番了。

    进城之时,守卫就给了萧凡详细的天台城地图。

    萧凡没有去城中最大最豪华的客栈,而是让兽车随便停靠在一家毫不起眼的小客栈门口。尽管萧真人储物镯之中有着近百万的灵石,是货真价实的大阔佬,眼下自然也不是显摆的时候。

    萧凡这个选择完全正确。

    这家小客栈的掌柜,仅仅只是一名练气期六七级的低阶修士,正对两名筑基期修士点头哈腰,猛可里一名金丹修士走进门来,掌柜顿时屁滚尿流,匆匆对两名筑基修士告一声罪,极快地迎了出来,老远就向着萧凡打躬作揖,口称前辈,恭谨之极。

    两名筑基期修士一见萧凡的金丹期修为,自然也无话可说,急匆匆去了自己的房间,不在这里碍眼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