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826章 深入厉兽山脉
    正在急急向这边赶来的两道遁光猛地停了下来,从中显露出巫灵谷谷主蔡师姐和黑沙门沙老怪的身形。这两人眼见殷姓老者追赶萧凡久久未回,担心殷姓老者出什么意外,终于还是放下元婴修士的矜持,赶了过来。

    尽管蔡师姐与殷姓老者师姐弟之间关系不见得多好,终究是同宗同门,况且殷姓老者追赶萧凡的结果如何,直接关系到巫灵谷此番赌赛的最终排名,蔡师姐身为巫灵谷掌门,也不能坐视不理。

    至于沙老怪,则是和殷姓老者数百年交情,于情于理,也要和蔡师姐一起赶来看看。

    他们并不担心萧凡能够把殷姓老者怎么样,一个金丹中期修士罢了,算得什么?真正值得担心的是厉兽山脉之中的妖兽。虽然说山脉边缘碰上高阶化形妖兽的可能性极小,凡事就怕万一。

    两人远远在这边森林之中感受到了殷姓老者的气息,心中一松。

    谁知刚刚赶到近处,忽然之间,殷姓老者的气息消失了,变得无影无踪,半分都不剩下。

    蔡师姐手腕一翻,雪白的掌心之中,浮现出一块暗红色的玉牌来,只见原本精致的玉牌,已经变得黯淡无光,显出无数裂纹,玉牌中央,雕刻着殷姓老者的头像,栩栩如生。

    沙老怪顿时倒抽一口凉气,眼中露出极其惊骇的神情。

    以他的见识,自然一眼就看得出来。这是殷姓老者的本命牌。蔡师姐是巫灵谷掌教,谷中重要弟子的本命牌,都由她掌管。

    眼下。殷姓老者本命牌已碎,难道已经陨落掉了?

    “这怎么可能?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稍顷,沙老怪吃吃地说道。

    自从和正道宗门那些家伙罢兵息战之后,岳西国九大魔宗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元婴修士意外陨落了。

    蔡师姐的脸色,变得铁青。

    殷姓老者一旦陨落,巫灵谷的处境,顿时就会变得极度艰难。立时便会在九大宗门之中排名垫底,甚至于是否还能跻身九大宗门之列,都很成问题。

    蔡师姐身为巫灵谷掌教。今后的日子将非常难熬,要操心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殷师弟最后的气息,就在前边那处森林之中,沙道友。我们过去看看吧。”

    蔡师姐不愧是一派之主。极有决断,马上便镇定下来,沉声说道。

    沙老怪望那边的森林望了几眼,缓缓点了点头。

    此处离厉兽山脉边缘还有万余里之遥,一般情况下,化形妖兽不可能跑到这里来。而且,就算有一头化形妖兽隐藏在前边森林之中,他们这边有两名元婴修士。也不必害怕。

    殷姓老者的本命牌意外碎裂,总要搞清楚原因才行。

    当下两人脚下遁光一起。径直向那边森林飞去,相比刚才,遁速慢了许多。两人俱皆打开了护体光罩,一副小心翼翼,凝神戒备的样子。

    一盏茶功夫过去,堪堪抵近。

    忽然,一声高亢的鸟鸣声直冲云霄,一头巨大的鹏鸟自森林之中冲天而起,往这边遥遥张望了一眼,便即展开两只银光闪闪的翅膀,翅膀上一阵阵雷弧闪耀,双翅一振,直向厉兽山脉飞射而去。

    “是他?”

    蔡师姐和沙老怪顿时都愣怔了一下,四目相对,俱皆露出绝不相信的神情。

    那双银光闪闪的翅膀之下,乃是一个人类的身躯,分明就是萧凡的模样,两人都看得一清二楚,绝无差错。

    “此人的气息,怎么会变得如此狂暴?好像已经达到了金丹后期巅峰的境界,甚至,比那个境界还要略高一线,差半步就要踏入元婴期了……而且,他那双翅膀又是哪来的?”

    稍顷,沙老怪诧异无比地说道,满脑门子疑问。

    蔡师姐冷哼一声,说道:“先不管这些,抓到他再说。殷师弟多半就是他害死的,没想到此人竟然还和妖禽有关。无论如何,一定要将他抓回去。”

    沙老怪叹了口气,说道:“好吧,蔡道友,无论如何,我和殷道友也是数百年的交情。这一回,我就陪你走一遭吧。也算是我对殷道友最后尽一份心。”

    “如此多谢沙道友了,等抓到这小辈,妾身一定重谢。”

    “好说。”

    两人嘴里说话,脚下却是半分也没闲着,早已遁光大起,紧紧咬住前边的鹏影,急速追赶。

    三道遁光,一前两后,在高空中极速飞遁,不过片刻之后,就已飞出老远。

    “蔡道友,这小子遁速如此之快,照这样下去,我们可未必追得上啊……”

    黑色遁光中,沙老怪有些焦虑地说道。

    原以为追赶一名金丹期小辈,不用花费太多的时间就能追上,谁知道萧凡化身大鹏之后,遁速极快,丝毫也不在两名元婴修士之下,追了这许久,蔡师姐和沙老怪愣是没有办法将距离拉近分毫。

    蔡师姐冷笑着说道:“沙道友不必担心,这小子本身只有金丹中期修为,这一点沙道友也看到了,肯定不会错的。现在不知道使用了何种秘法,才能变成这般模样。但无论如何,这种变身神通肯定大耗法力真元。我不信这小辈能一直保持这样的速度。前边不远处就是厉兽山脉,他若是不想自杀的话,就必须要改变方向。等他法力耗尽之时,看他还有什么绝招!”

    “如果这小子不顾一切,深入到厉兽山脉深处,又当如何?”

    “那他也是死路一条。不管怎样,决不能让他跑到别的地方去。否则的话,不要说我们巫灵谷,整个岳西国九大宗门的脸面都丢尽了。”

    蔡师姐阴阴地说道。

    岳西国九大宗门的元婴期长老,居然被一名外来的金丹期后辈灭杀掉了,整个岳西国九大宗门的大赌赛,都将成为笑柄。

    沙老怪又叹了口气。

    这也说得是。

    真要是那样的话,就让这小子去厉兽山脉自杀好了,省得抓了回去,还要算赌赛的成绩。不过巫灵谷只剩下一名元婴修士,是否还有资格参加这个赌赛的排名,都要两说了。

    身后紧追的两人各怀心思,前边极速奔逃的萧凡却也是暗暗叫苦。

    如同蔡师姐分析的那样,保持现在的遁速对他来说,并不是太轻松的事,必须要保持着雷鹏变身。一旦这个变身支撑不下去,他立马就会被两名元婴期老怪追上。

    到那时候,都用不着蔡师姐和沙老怪出手,他自己就会支撑不住。

    上次强行激发雷鹏变身,足足将养了一两个月,才终于恢复过来。此番为了灭杀大敌,雷鹏变身激发得更加彻底,对身体的伤害也越大。

    眼见蔡师姐和沙老怪在后边穷追不舍,萧凡无奈之下,只能径直向厉兽山脉激射而去,丝毫也不能改变方向。唯有深入厉兽山脉,才有摆脱追兵的一线希望。

    至于深入厉兽山脉之后,会碰到何种艰险,却是顾不得了。

    终于,厉兽山脉高大巍峨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一股与众不同的蛮荒气息,扑面而来。尽管厉兽荒原是厉兽山脉的延伸,但毕竟和厉兽山脉不可同日而语。厉兽山脉给人的危险感觉,远非厉兽荒原可比的。

    萧凡毫不迟疑,扇动双翅,直闯了进去,就在山脉上空,展翅疾飞。

    “唰+——”

    蔡师姐也毫不犹豫地追了进去,沙老怪紧随其后。

    厉兽山脉对于普通修士来说,当然是危机重重,纵算只在边缘处活动,也很容易遭到厉害妖兽的袭击,但对于两名元婴修士而言,只要不是化形妖兽,普通妖兽并不会造成太大的威胁。

    也不知是萧凡的运气特别好还是特别坏,足足又向山脉深处飞行了数千里,一路上竟然并没有遇到什么厉害妖兽拦路,只偶尔会出现一些低阶的飞行妖兽或者妖禽,也被萧凡施展霹雳手段,电弧闪闪,顷刻灭杀干净。

    尽管萧凡并不是岳西国的本土修士,却也知道,这已经算是厉兽山脉的深处了,极有可能存在着化形期的高阶妖兽。纵算对元婴修士,都能造成威胁。

    然而蔡师姐和沙老怪还在后边紧追不舍,萧凡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深入。

    一阵尖锐的鸟鸣骤然在九天之上震响,高高的苍穹之上,骤然出现了一群黑点,转眼之间,就变得十分清晰,竟然是一群头顶光秃,脖子细长,模样极其丑陋的怪鸟,怪鸟长着火红的鸟冠,双翅张开,翼展足有三丈以上,电目铁喙,利爪如钩,身上灵力波动强劲无比,竟然俱皆是七级以上的妖禽,其中至少有两头是九级妖禽,八级妖禽有六七头之多。

    “九越鸟?”

    蔡师姐和沙老怪轻轻吸了一口凉气,不约而同地按住了遁光。

    九越鸟是厉兽山脉有名的凶禽,尽管这批九越鸟之中并没有化形期的十级以上妖禽,却也绝不好对付。尤其这里已经是厉兽山脉的深处,一旦在这里大战起来,肯定会引来其他更加强大的妖兽。

    好在这些九越鸟的目标明显是萧凡所化的大鹏,对蔡师姐和沙老怪正眼都不看一下,径直向萧凡猛扑而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