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824章 黑魔刀
    黑风漫卷之下,看似威猛无铸的满天雷电,转眼间就被一卷而空。

    萧凡心里微微一沉。

    虽然他为了蒙蔽殷姓老者,以千幻面遮掩了自己的真实修为,但这些雷电神通基本上也有全力出手时五六成的威力,被殷姓老者如此轻而易举地破掉,还是令萧凡深感压力沉重。

    电弧一收,殷姓老者便出现在了萧凡面前不足十丈处,冷冷地望着他,就好像在看着一个死人,淡淡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萧凡同样冷冷地望着他,淡然说道:“和你这种人,有什么好说的?”

    殷姓老者点点头,说道:“很好。你如果束手就擒的话,我还可以让你少吃点苦头,送你痛快上路。”

    “做梦去吧!”

    萧凡就笑了,笑声里夹杂着说不出的轻蔑。

    殷姓老者的修为或许很强大,但萧凡是真的瞧他不上。对于这种恃强横行的家伙,萧凡自来没有什么好感。

    殷姓老者怒极反笑,手腕一翻,掌心中一面血色令牌浮现而出,看上去,这面令牌已经很陈旧了,边角处都出现了些许破损。殷姓老者手指一点令牌,嘴里念念有词。

    一道血红的猛兽虚影,自令牌中升腾而起。这猛兽虚影,和容天祖师与萧凡斗法时凝结出的虚影有几分相似之处,却又有着显著的区别,最令人瞩目的是,猛兽的一双眼睛,眼窝深陷。瞳孔呈鲜红色,宛如活物一般。萧凡与其一对视,顿时觉得整个神魂都为之撼动。瞬间有极度眩晕之感。

    与此同时,一股低沉的咒语声,自殷姓老者嘴里念了出来。

    如果有熟悉殷姓老者的修士在此,见此情形,不免要大吃一惊。巫灵谷这位大长老,一上来就对金丹期小辈使出了杀手锏,可是极其罕见,看来是想要速战速决。

    实在殷姓老者也耗不起,其他各门派的元婴老怪。可不会老在那边等他。他要是回去得太晚,恐怕这一回赌赛的成绩都会被取消掉了。

    他还担心萧凡情急拼命,眼见不敌,出手将储物镯里的白甘灵果和其他灵草灵药全都毁掉,那他就真的是白忙活一场了。

    一出手就是可以影响敌手神魂的招数,为的就是防止这种情形发生。

    一开始,萧凡对殷姓老者嘴里的咒语并没有特别在意,许多法术在施展之前,都要念咒。但是紧接着。萧凡就觉得自己的心态起了某种变化,这种变化极其细微,几乎难以察觉,似乎眼前的殷姓老者。忽然变得和蔼起来,并不那么可憎,萧凡心中的杀机和斗志。正在一点点地变淡,戒备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有些松懈。

    “巫咒……”

    萧凡猛地回过神来。

    传闻之中。巫咒之力可以杀人于无形。

    就在萧凡要采取行动之时,猛兽虚影忽然动了。在空中一阵扭曲,转眼间就到了萧凡近前,眼里的红芒益发妖异,似乎要将萧凡的神魂都吸了进去。

    “嗖……”

    一道暗红色的刀芒猛地激射而出,瞬间自猛兽虚影的额头之间洞穿过去,虚影立即寸寸碎裂,暗红色刀芒毫不停留,径直射向殷姓老者的面门,腥气扑鼻。

    “咦?”

    殷姓老者骤然一惊,嘴里的念咒之声戛然而止,手一抬,一柄锋锐的弯刀浮现,猛地一刀斩在暗红色的刀芒之上,却仿佛斩在了空气之中,从刀芒中间一劈而过。

    下一刻,刀芒便已经近在咫尺。

    如果换成普通的金丹后期修士,这一下袭击是万万躲不过去了,殷姓老者毕竟是元婴期修士,百忙之中竭尽全力一偏脑袋,暗红色刀芒挨着他的耳朵擦了过去,殷姓老者只觉得耳朵微微一痛,显然已经被划伤了。

    交手第一招,吃亏的居然不是萧凡,反倒是殷姓老者挂了彩。

    实在有些颠覆。

    “黑魔刀?”

    殷姓老者死死盯住那道暗红色的刀芒,沉声喝道,声音有些不大确定。

    萧凡手一招,暗红色刀芒倏忽间隐入他的衣袖,不见了踪影。

    “这黑魔刀哪来的?”

    殷姓老者喝问道,神色极其凝重。

    萧凡淡淡看了他一眼,一声不吭。

    殷姓老者随即说道:“我知道了,黑白双煞是你杀的。这黑魔刀,可是黑魔王的成名法宝……”

    萧凡依旧不说话,心里头却也暗暗吃惊。这柄暗红色的魔化飞刀,确实是他从黑白双煞的储物镯里找到的法宝,在略加驱使之后,发现竟然拥有“锋刃虚化”的大神通,当即加以祭炼,收入到了自己的囊中。这一次取出来对敌,果然犀利无比,在猝不及防之下,甚至连元婴期修士都差点被斩伤。

    “不对,以你的修为,怎么可能杀得了黑白双煞?肯定是瞎猫碰到死耗子,捡了个现成便宜……嘿嘿,好,很好,真是好得很。”

    殷姓老者一惊过后,马上又变得欣喜起来。

    黑魔刀作为黑魔王的成名法宝,在整个岳西国可谓是大名鼎鼎,殷姓老者也没有想到,黑魔王竟然连这样的宝物,都交给门下弟子带进了厉兽荒原之中。倘若擒住萧凡,将这口魔刀交还给黑魔王,肯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自己一直图谋的那样东西,说不定就能从黑魔王手里换到了。

    “嘿嘿,小辈,不要以为有了黑魔刀,就可以和我作对。虽然黑魔刀的特性是无需认主,任何人得到之后都能驱使。但你修炼的又不是魔功,岂能真正发挥出黑魔刀的威力?”

    “受死吧!”

    殷姓老者一声大喝,袍袖一扬,手中弯刀化为千千万万道刀芒,向萧凡铺天盖地笼罩而下。

    萧凡毫不畏惧,手中雷电大作,迎了上去。

    刹那间半空中刀芒如雪,雷电飞舞,打得热闹非凡,一时之间,雷电之力竟然和漫天刀芒打了个旗鼓相当。

    自然,这种情形持续不了多久。

    稍顷,霹雳一声,满天的雷电猛地一收,萧凡的身子,如同流星一般,化为一道白芒,向着地面郁郁葱葱的森林急坠落而去。

    “还想逃!”

    殷姓老者一声狞笑,衔尾急追。

    不得不说,这姓萧的小辈还真是硬气,明知不敌,却始终都不开口求饶,更不以毁坏储物镯里的灵草灵药做要挟,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逃。

    当然,真要是他发现逃无可逃之时,肯定也会求饶。

    殷姓老者就不相信,这世界上真有不怕死的人。

    凡人不怕死,那是因为人生苦短,生无可恋。修真者的寿命远在普通凡人之上,乃是一条长生大道,自然比普通凡人怕死得多。

    不怕死,又何必追求长生?

    这是殷姓老者一贯的理解。

    眼见萧凡的身影一坠入到森林之中就消失不见,殷姓老者冷笑不已。

    在空中逃不过,就打算借助土遁术脱身,岂不知殷姓老者的本命功法,就是土属性的。对土遁术的精通,远非其他修士可比。

    这小辈也算是病急乱投医了。

    但是刚刚一进入森林之中,殷姓老者便双眉微微一扬。

    忽然之间,他竟然感应不到萧凡的气息了,就仿佛萧凡真的彻底消失了一般。

    殷姓老者不由冷笑一声。

    这小子会的乱七八糟小窍门还真是不少,这隐匿气息的手段,挺不错的。

    殷姓老者身子轻轻一抖,十余道极其虚淡的黑影,自他身后冒了出来,每一个都模糊不清,带着几分妖异的气息。

    “去!”

    殷姓老者大喝一声,那些虚影顿时便一晃,纷纷钻入地下不见了踪影。

    岳西国九大魔宗,巫灵谷的功法是最神秘的,也是唯一的灵巫传承。这些虚影,俱皆是殷姓老者的神念所化,神念分化千万,不足为奇,所有元婴修士都可以做到,但以巫咒之力,将神念凝聚成形,却是巫灵谷的独门秘术。

    这种将神念凝聚成形的秘术,在搜索方面有着特别的功效,修为越高,化形的神念便越多,搜索的范围也越广,并且搜索的精度很高,纵算在神念之力大受压制的地方,都有一定的效果。

    不过片刻,殷姓老者便嘴角一扯,身子如同游鱼一般,无声无息地向左前方飞射而去。果然,就在不远处出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似乎隐身在某棵大树之下。

    “原来是木遁术……哼,都一样,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殷姓老者狞笑着,自言自语地说道,手指一弹,一道火线向着那棵大树激射而去。

    火克木!

    既然萧凡施展的是木遁术,自然要以火焰秘术破之。

    火线准确无误地击中了大树。

    “嗤——”

    那棵大树却并没有如同预料之中那样化为一团火球,反倒如水纹般扭曲几下,消散于无形了,隐身在大树根部的白袍人影,也同样消失不见。

    火线也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远处的森林之中,波澜不惊,没有引起任何震动。

    “幻术?”

    殷姓老者的脸色,终于变得有几分难看了。

    猛地扭头向来路看去,只见浓雾重重,再抬头向上,一株株大树参天而起,郁郁葱葱的庞大树冠遮天蔽日,天空中的两个太阳,都不见了踪影。

    “好,很好!”

    殷姓老者阴沉着脸,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