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815章 佛门神通
    一男数女,在温泉池中缠绵。

    女人身上的衣物,都已经脱去,一个个赤条条的,肉山乳海,**不堪。

    褚九似乎完全迷失了本性,一副猴急的模样。

    玉婉儿与他缠绵着,眼里却流露出一股难言的讥讽之色,将至情浓之处,玉婉儿一支纤纤素手,慢慢抚摸到褚九的头顶,原本青葱般白皙的五指指尖上,骤然黑气缭绕,指甲变得尖锐无比,透出一股诡异的黑色,猛地向褚九的天灵盖上抓了下去。

    忽然之间,霹雳一声。

    一道金光自褚九的天灵盖上飞射而出,重重击在玉婉儿乌黑的五指之上,金光乱闪,玉婉儿的五指立时寸寸断裂,化为一股血雾。

    玉婉儿一声惨叫,猛地推开褚九,身子一晃,就向旁边闪去,脸上那股得意洋洋的神色早已踪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绝对难以置信的神情。眼见就要得手,却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玉婉儿又惊又怒,也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这转变是如何发生的。

    便在此时,褚九脑袋略略一晃,眼中的迷茫逐渐褪去,重又变得神光湛然,望着玉婉儿,哈哈一笑,说道:“玉仙子,抱歉得很,你触动我体内的佛门禁制了。”

    身子一动,就从温泉池里飞射而出,浑身法力略一流转,湿漉漉的衣服顿时便烘干了,悬停在半空之中,周身闪耀着一层淡淡的金光。

    玉婉儿右手五指黑气翻涌,从黑气之中又慢慢生出五枚青葱般白皙的手指来,望向褚九的眼神。变得又是愤怒又是惊惧,咬牙切齿地说道:“佛门禁制?什么佛门禁制?合着你刚才都是装出来的。你在扮猪吃虎,戏弄老娘?”

    褚九双手一摊。很无辜地说道:“玉仙子,你这可冤枉我了。玉家的狐媚术不说天下无双,也堪称数一数二,在下还真没那个扮猪吃虎的本事。不过这佛门禁制,是当初我师父的一位至交,无色禅师亲自给我种下的。只要有邪魔外道,想要控制我的心神,这禁制就会自行启动。嘿嘿,这事啊。要怪就怪你自己吧。”

    玉婉儿俏脸变得又青又白,实在意想不到,世上竟然还有这样古怪的禁制,竟然可以置之死地而后生。这褚九明明就是故意戏耍她,装出已经坠入她的彀中,其实是要借助她的力量,来发动体内的这个佛门禁制,自己一个不察,差点吃了大亏。

    “好好。很好,没想到你们南洲大陆还有这样的佛门神通,也算是我少见多怪了。待会等我制住你,却是要好好研究一番。看看这佛门禁制,到底有多么厉害。”

    稍顷,玉婉儿怒气冲冲地说道。

    褚九淡淡地看着她。脸色变得极其古怪,缓缓说道:“玉仙子。恐怕你没有那样的机会了。你以为,这佛门神通就是刚才那一下么?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实话跟你说。这佛门禁制,才刚刚开启。到底有多大威能,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总之不将邪魔外道灭杀掉,是绝不会罢休的。”

    “是吗?你以为我会相信……”

    玉婉儿冷笑不已,但话音未落,脸色就变了。

    只见褚九浑身散发的淡淡金光,越来越是明亮,转眼间,就变得金灿灿的,耀眼生辉。金光之中,褚九的身躯渐渐隐匿不见,一尊佛门金刚的丈六金身,浮现而出。

    仔细看去,这金刚立眉怒目,浑身“卍”字符文不住闪耀,左手捏诀,右手抱着一枚同样金光灿灿的降魔杵,居高临下地逼视着玉婉儿,一股庞大至极的灵压,沛然而出。

    与此同时,一阵阵梵唱之声,在这空间里震响起来。

    刹那间,四周的景物像是受到了某种巨大的冲击,不住扭曲起来。这里本是玉婉儿布置出来的幻境,带着极其浓郁的妖邪之气,如今在佛门神通的冲击之下,顿时便坚持不住,露出了即将崩溃的先兆。

    “岂有此理!”

    玉婉儿又惊又气,一声怒喝,手腕一翻,白皙的手掌之中,天幻琉璃宝树浮现而出。

    原本佛门神通专克妖邪功法,但这佛门大德,并不是亲身在此,只是种在褚九体内的一道禁制而已,能有多大威能?她花费了偌大心血,才在这里困住了萧凡和褚九,眼见胜券在握,又岂会因为这么一道莫名其妙出现的佛门禁制,就不战而逃?

    玉婉儿嘴里念念有词,天幻琉璃宝树光芒闪耀,一道道景物虚影倾泻而出,源源不绝地涌入到四周虚空之中,本已扭曲不堪,随时都会崩溃的幻境,渐渐稳定下来。

    “妖孽!”

    正当玉婉儿暗暗舒了口气时,耳边响起一声暴喝。

    丈六金刚双目圆整,右手一扬,金光灿灿的降魔杵飞上半空,迎风飞舞,化为数丈大小,轰隆隆向着玉婉儿轰击而下。

    玉婉儿脸色略略一变,纤腰一扭,就要避开。

    但是紧接着,玉婉儿却发现,自己压根就动不了。这一下,顿时将玉婉儿惊得魂飞天外,急忙低头向脚下看去,只见一双土黄色长满沙土疙瘩的大手,从地底冒了出来,牢牢抓住了她双脚的足踝之处。

    正是萧凡的那只土魔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潜行至了玉婉儿的脚下,在这要紧关头,毫不客气地抓住了她的足踝。

    倘若是一对一的争斗,玉婉儿自然毫不畏惧土魔偶这样的招数,有的是办法对付。

    但眼下,很明显土魔偶抓住了她的要害!

    她压根就没有时间去摆脱土魔偶的纠缠,降魔杵已经带着雷霆万钧的威势,猛击而下。

    当此之时,玉婉儿也只能银牙一咬,香腮泛红,将浑身法力都注入到天幻琉璃宝树之中,向上一举。

    以玉婉儿金丹后期巅峰的境界,这一全力施展,自然非同小可,只见天幻琉璃宝树五彩斑斓,灵光大放,毫不示弱地向着巨大的降魔杵迎击上去。

    “轰!”

    降魔杵狠狠击中天幻琉璃宝树。

    没有想象中的相持不下,在二者解除的瞬间,天幻琉璃宝树放射出的五彩光罩,便悄无声息地寸寸碎裂,如同美丽的肥皂泡破裂开来,连半分抗拒之力都没有。

    五彩光罩一碎裂,降魔杵便毫无阻滞地轰击在天幻琉璃宝树的本体之上,同样五彩斑斓的琉璃宝树,发出一声脆响,便即化为一堆五颜六色的碎屑,四散飞溅,宛如下了一场光怪陆离的琉璃雨。

    玉婉儿大惊失色,双手结印,就要施展出另外的神通来,只可惜,她实在是没有时间了。

    下一刻,降魔杵便正中她的顶门。

    玉婉儿一声尖利的惨叫。

    整个身躯便被金光包裹其中,闪烁不已。

    玉婉儿的尖叫声并未持续太长的时间,很快便戛然而止。

    金光骤然一收,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什么都没剩下。降魔杵呼啸而起,飞上半空,缓缓回到丈六金刚的手中。丈六金刚浑身的金光也顷刻黯淡下去,再化为丝丝缕缕的金光,融入到褚九的体内,不见了踪影。

    褚九再次现身而出,轻轻舒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骇然的神情。

    当初无色禅师说他有桃花劫,亲手将这佛门禁制种在他的体内,言明当桃花劫降临之时,可以保他三次平安。褚九也只是将信将疑,这还是他头一回激发这佛门禁制。却做梦也没想到,这禁制之力,竟然犀利至此。玉婉儿和他同样是金丹后期巅峰境界的修士,居然连半点抗拒之力都没有,转瞬之间,就被禁制灭杀。

    尽管其中有土魔偶妙到毫巅的配合,但禁制力量的强大,还是远远超出褚九的想象之外。

    可惜的是,这佛门禁制不能由他自己来操控,只有在桃花劫降临之时,才会自动激发。玉婉儿如果早知道南洲大陆的佛门高僧,有这样神妙的无上神通,自然绝不会对褚九施展色诱的手段,自行找死。

    玉婉儿一死,天幻琉璃宝树毁去,整个幻阵便再也支持不住,瞬间消散。

    只见刚才还给自己无尽缠绵的温泉池,层层锦帐,如花美女,俱皆在水纹般的波动中点点湮灭,露出黑褐色的火山岩,褚九也不禁感叹不已。

    在离褚九不远处,萧凡长身站立,黑衣丑陋大汉和况姓青年男子,一左一右躺在地上,脑袋都被从脖子上切了下来,滚出数丈之外,已经变成了两具无头尸身,身上气息全无。

    在玉婉儿身死的瞬间,这两名受到邪术控制的修士,也好像失了魂魄似的,忽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了。这样的机会,萧凡自然不会错过,炎灵之刃一挥,一刀一个,登时了账。

    可怜两人也是金丹后期修士,辛辛苦苦修炼一百多年,才达到今天的境界,原以为长生有望,大道可期,谁知却受到玉婉儿的邪术控制,更在这里陨落而亡,成了刀下之鬼。

    “九兄,那妖女已经被你灭杀了么?”

    萧凡收起炎灵之刃,也轻轻舒了口气,问道。

    褚九哈哈一笑,说道:“妖女确实是死了,不过好像不能算是被我灭杀的。”

    听了这话,萧凡不由一愣。

    褚九随即将佛门禁制神通和他大致解释了一下,萧凡顿时也呆住了,稍顷,才感叹地说道:“当真是有道高僧,神通广大。”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