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814章 同归于尽的打法
    萧凡手腕一翻,一张定身符浮现而出。

    丑陋大汉神志不清,正是用定身符对付他的良机。一般来说,五行禁制之力对付比自己等阶更高的修士,成功的几率很低。只要察觉略有不对,对手立即便闪避开去。

    眼见丑陋大汉挥舞狼牙棒,气势汹汹杀了过来,萧凡手一扬,定身符化为一道光芒激射过去。

    一股强大的五行禁制之力,瞬间在丑陋大汉的身边涌现而出,空气变得坚逾金铁。丑陋大汉庞大的身躯,顿时便僵在原处,脖颈上青筋暴跳,两只眼珠子似乎要从眼眶中瞪了出来,显见得已经竭尽全力,想要挣脱定身符的禁锢。

    这样的良机,萧凡岂会错过,当即一抬手,握住了炎灵之刃,脚下遁光一起,高举暗红色火焰刀,向着丑陋大汉力劈而下。既然丑陋大汉现在动弹不得,那就没必要浪费法力来激发炎灵之刃的精炎之力,单单凭借炎灵之刃的锋锐,也足够将丑陋大汉一劈两半的了。

    见萧凡凌空杀来,丑陋大汉眼中凶光暴闪,嘴里发出一声野兽般的狂吼,一股狂暴异常的恐怖气息爆发而出,骤然将身周的五行禁制之力一挣而开,对当头劈下的炎灵之刃视若无睹,不闪不避,双手扬起狼牙棒,“呼”地一声,向着萧凡胸口急杵过去。

    竟然完全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萧凡大吃一惊,当此之时。想要闪避,无论如何都是来不及了,当下左臂上乳白色光芒狂闪。伸出左手,向着硕大的狼牙棒一把抓去,右手炎灵之刃的势道一分不减,照样急劈而下。但瞬息之间,炎灵之刃便由暗红变成鲜红色,一道炽热的刀芒飞斩而出。

    电光石火的刹那,萧凡一声闷哼。颀长的身躯向着远处飘飞而去,半空中,萧真人左臂衣服破损。左手上鲜血淋漓,一副受伤不轻的样子。

    再看丑陋大汉,右肩上衣服破裂,露出一件古铜色的战甲。一片片凌锥型的甲片。雕琢得精美异常,极富立体感,不过此刻,战甲右肩处焦黑一片,甲叶翻转,鲜血迸溅而出,血肉模糊,看上去情形一点也不比萧凡好到哪里去。

    丑陋大汉对此却完全视而不见。仿佛丝毫都感觉不到痛楚,双手紧握狼牙棒。大喝一声,迈开大步,“腾腾腾”地向着萧凡杀将过去,满眼满脸都是疯狂嗜杀之意。

    萧凡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

    真不知玉婉儿使了何种秘术,竟然让这名金丹后期大成的修士,彻底迷失了本性,完全陷入疯狂之中。

    凡俗世界有句话,叫做: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

    一名金丹后期大成修士,如此不要命的拼杀,威力立时暴涨一多半,变得极难对付。尤其是那股毫不在意自己的性命,只想和对手同归于尽的气势,更让对手为之气沮。

    夫战,勇气也!

    对战双方,一方气势如虹,另一方疑虑重重,十分功力也只能发挥出五分来。

    胜负之势,更是难以逆转。

    萧凡并不怕死,但要他和这样一个已经被人控制的傀儡般修士拼个同归于尽,却也绝不愿意。

    见丑陋大汉大步杀来,灵兽环中黑光一闪,黑麟现身出来,额间乌芒闪耀,“嗤”地一声,击中附近一处花坛,顿时景色一阵扭曲,显出一个黑乎乎的大洞来。

    萧凡毫不犹豫,飘然而起,从那黑乎乎的大洞中穿了进去。

    “嚯嗤”一声,大洞弥合如初。

    萧凡眼前一花,竟然到了一处巨大的厅堂之中,四周燃起熊熊火炉,一排排的武器架上,刀枪剑戟,十八般武器样样俱全,似乎是一处演武厅。

    玉婉儿布置的这座幻阵,果然非同小可,禁制重重,以黑麟的天赋神通,也只能瞬间撕开其中的一道禁制,想要破解整个幻阵,这么一点时间,肯定不够。真要是将黑麟单独放出去,让它专心破阵,萧凡也不放心。玉婉儿肯定会亲自出手来对付黑麟。

    以玉婉儿金丹后期巅峰的修为,黑麟区区金丹初期的境界,绝不是那女人的对手。

    这样的风险,萧凡不能冒。

    演武大厅尽头,一名面容清秀,身穿团花锦袍,打扮得十分周正的年轻男子,手持一杆青铜长戈,定定地站在那里,盯住了萧凡。和丑陋大汉一样,清秀男子双眼之中透出极其凶残暴虐的神情,似乎和萧凡有着深仇大恨,只想将萧凡置之死地而后快。

    这名清秀男子,修为较丑陋大汉略逊,但也有金丹后期的境界,比萧凡高了一个等阶。尤其那种疯狂的神色,让萧凡看了很不舒服。

    难怪巫灵谷蔡谷主派玉婉儿来参加赌赛,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这玉家的狐妖女,着实手段非凡,竟然控制了两名同阶修士,为自己效死。

    敢于在火龙洞设伏,打黑白双煞的主意,没有这么点底气可不行。

    萧凡一拍黑麟毛绒绒的脑袋,就打算撕裂此处幻境而走。

    况姓青年男子一声尖喝,手中青铜长戈一扬,两条长长的蟒蛇幻化而出,张开大嘴,向着萧凡急扑而来,同时脚下遁光一动,飞速杀了过来。

    萧凡扬手打出两道炎灵符,化为两片鲜红的刀芒,迎着青铜长戈幻化的蟒蛇激射而去。

    黑麟额间乌芒一闪,击在不远处的一排武器架上,顿时一阵水纹般扭曲,这处幻境就要被撕裂而开,萧凡身子一晃,向着那边飞去。

    便在此时,那处扭曲的幻境之中,一杆尖锐的狼牙棒“呼”地一声,砸了过来,丑陋大汉从中现身而出,挥舞狼牙棒,气势汹汹地杀来。

    萧凡顿时便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困境之中,不由得冷哼一声,双手握住了炎灵之刃,沉声说道:“既然一定要打,难道我还怕了你们不成?”

    论到近身搏杀,萧真人曾经几乎可以说是所向无敌。

    丑陋大汉和况姓青年男子脸色木然,对萧凡说的话,没有任何反应,一个挥舞狼牙棒,一个挥舞青铜长戈,两般长兵器,分别从两个方向冲杀而来。

    这边打得热火朝天,幻境之中的另一个区域,却又是完完全全的另一种景象。

    褚九正置身于一处装饰极其奢华的寝宫之中,四周宫灯高照,将整个寝宫渲染成一种极其悱恻的粉红色。重重锦帐之后,一片云蒸雾绕的景象,传来一阵阵靡靡之音,似乎有无数深闺怨妇,正在絮絮叨叨地倾诉着对离人的思念,充满着无限诱惑之情。

    褚九嘴角带着一丝**的微笑,迈开大步,向着锦帐之后走去。甚至经过锦帐之时,褚九还特意伸手摸了一下那些粉红色的锦帐,触手滑腻柔顺,竟然是上等的丝绸。

    这幻阵,实实在在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褚九心中也不由发出一声惊叹。

    顺着怨妇发出的靡靡之音,褚九转过好几道帷幔,耳边响起了轻轻的戏水之声和女子柔媚刻骨的娇笑声,眼前竟然出现了一个霞雾蒸腾的温泉池,四周悬挂着五光十色的宫灯,将温泉池染成了五颜六色,恍如梦幻世界一般。

    池水之中,数名妙龄少女正在戏水。这几名少女俱皆国色天香,皮肤白皙无比,只披着薄薄的轻纱,在水中一泡,轻纱都黏在身上,曼妙身材玲珑剔透,美不胜收,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忍不住吞口水。

    而这几名曼妙少女簇拥着的,则是一名身材更加火辣,皮肤更加细嫩,姿容更加娇艳诱人的妙龄少妇,火热身材半隐藏在温泉水中,若隐若现,两眼望着褚九,透出无尽的挑逗之意。

    正是玉婉儿。

    如果说那几名妙龄少女让男人一见就情不自禁地吞口水的话,此刻的玉婉儿却会让男人一见之下,立即流口水。

    男人见了那几名妙龄少女,或许还带着一点欣赏之情,但是见了玉婉儿,却百分之百只剩下爱欲。恨不得立即扑上前去,粗暴地将玉婉儿身上那湿透的轻纱彻底剥去,再更加粗暴地占有她娇柔的身子。

    每多看她一眼,这种**就变得更强烈一分,越往后就越是难以抑制。

    玉婉儿水汪汪的双眼,在褚九脸上流连,轻咬红唇,低声呢喃道:“九公子,来嘛……妾身在这里等你很久很久了……”

    “公子是雄赳赳的男子汉,难道还担心我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么?我们女人,天生就是为了伺候你们男人而生的……”

    一声声的娇吟,不住传入褚九的耳中。温泉池中的雾气,也渐渐将褚九包裹起来,一种十分特别的香气,不住钻入褚九的鼻端,甚至从他的皮肤之中,渗入了他的体内。

    褚九原本清明的双目,渐渐变得迷茫起来,瞳孔中透出一丝丝血红之色,似乎本性已经被迷失了,听了玉婉儿一遍又一遍的召唤,终于忍不住踏入了温泉池中。

    那几名妙龄少女,顿时一阵咯咯娇笑,纷纷涌上前来,七手八脚地缠住了褚九,半推半拉地向着玉婉儿那边走了过去,玉婉儿脸上的笑容,益发娇艳无比。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