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809章 夺路而逃
    “唰——”

    火狼从墨绿色云彩中飞射而出,原本长达三四丈的巨大身躯,一下缩小到只有两丈左右,眼中神光黯淡,气息一下子降到了刚刚进阶九级妖兽时的样子,并且极不稳定,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掉落到八级境界去。

    这墨绿色云彩之中蕴含的黑冥毒,正是一切火属性妖兽的克星,这火狼能够从魔云之中冲出,已经算是很厉害的了。

    石巨人眼中凶光一闪,忽然大手一伸,一把就抓住了那头火狼。

    火狼似乎心知不妙,仰天一声厉吼,死命挣扎起来,只是它此刻元气大伤,又在猝不及防之下被石巨人一把抓住,哪里挣扎得脱?

    石巨人手掌使劲一握,火狼哀鸣一声,身躯急骤缩小,瞬间就变得如同一头普通灰狼般大小,颜色也由火红色变成了青灰色,眼中神光涣散,一副痴痴呆呆的样子。石巨人随即张开大嘴,一口将灰狼吞了进去,“嘎吱嘎吱”地大口咀嚼起来,嚼得几下,一抻脖子,咽下肚去。

    一口吞掉火狼,石巨人原本有些不稳的气息,瞬间又暴涨起来,达到巅峰状态,简直和真正的元婴初期修士气息一般无二。手中炎灵之刃呼啸一声,银白色符文耀眼刺目,双手一挥,一道长达数丈的银白色刀芒,向萧凡和褚九飞斩而来。

    石巨人也不去看这一刀的结果如何,迈开大步,就向萧凡和褚九占据的通道闯了过去。

    萧凡和褚九。谁都没敢正面挡这一刀。

    萧凡手一抬,如意雷光塔浮现而出。一张银光闪闪的电网,倾泻而下。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其中,嘴里念念有词,身子一晃,连同雷光塔一起,无声无息地隐入到岩壁之中,竟是瞬间施展出土遁术。

    与此同时,土魔偶手握双锤,挡在了他的前边。

    所有这一切刚刚做完,刀芒一闪。就破开岩壁,斩到了面前。

    土魔偶双锤挥舞,轰地一声,重重击在刀芒之上。

    “嗤——”

    两枚土属性巨锤,瞬间被斩为四截,刀芒略一迟滞,便狠狠斩在土魔偶腰间,又是“嗤”的一声轻响,土魔偶坚硬的身躯从中一裂为二。被刀芒毫不费力地斩开。

    紧接着,刀芒又轰然斩中了银光闪闪的雷网。

    原本纤巧的电弧刹那间光华大放,粗大了数倍有余,“嗤嗤”的摩擦声中。刀芒和电弧不住闪耀,又不住湮灭。只相持了片刻,电弧便轰然而灭。已经缩小了一多半的刀芒,闪电般飞斩向藏身在雷网之中的萧凡。

    萧凡脸色微变。一声低喝,护体光罩瞬间由乳白变成鲜红色。“精炎诀”运转到了极致。

    “嗤”!

    刀芒再次将护体光罩切开,毫不客气地斩在了萧凡身上。

    萧凡心中一寒,额头上冷汗“唰”就下来了,刹那间只觉得胸口剧震,如同遭受雷击一般,嘴一张,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无须察看,萧凡也能知道,自己的腑脏俱皆受伤不轻。

    但下一刻,一股狂喜便涌上了萧凡的心头。

    毫无疑问,这无坚不摧的一刀,在经过层层拦截之后,已经成了强弩之末,最终被他身上的碧血天蚕软甲挡了下来。

    他现在所受的,只是震伤,而不是锐器所伤。

    否则的话,只怕也和土魔偶一样,被一刀两断了。

    土魔偶被从中劈为两截,问题不大,不会伤及本源,终究是魔偶之躯,只要不是被灭杀成灰,总能修复如初;他自己却是血肉之躯,倘若被劈为两段,那是必死无疑,绝无半分幸理。

    身上白袍早已被劈开,露出了里面绿莹莹的碧血天蚕软甲,不愧是灵虫宗的传承至宝,硬生生地挡住了“炎灵斩”的最后威能。当然,这也是因为刀芒威能已经被消耗得所剩无几,否则天蚕甲也绝对扛不住。

    萧凡轻轻舒了口气。

    已经变成两截的土魔偶,伤口处一股黄芒闪动,片刻间两截身躯便拼接到一起,完好如初,看不到半点伤痕,只有身上的气息,一下子弱了几分。

    这一界的所谓不死之身,通常只是指躯体更加坚韧,更加不容易被灭杀,绝不可能做到真正的不死不灭。

    萧凡静下心来,眼底绿芒闪耀,天眼神通运转,透过岩壁,往外边看去,只见岩洞和通道之中,早已空空如也,石巨人也好,黑白双煞也罢,甚至连褚九都已踪影不见。

    萧凡心中一惊,骤然将天眼神通运转到极致,终于在另一边的岩壁深处,看到了一团朦胧的古铜色绿芒,似乎是褚九那口古钟所发的光芒,不由大喜过望。看来褚九和他一样,危急关头,不约而同地动用了土遁术的神通,褚九甚至直接将自己藏身于古钟之中,也侥幸逃过了一劫。

    又过了片刻,萧凡确定周边已经没有什么危险,这才收了神通,从岩壁中走了出来,掏出一个玉瓶,倒了三颗碧绿的丹药丢进嘴里,一仰脖子,咽了下去。

    随即另一边岩壁光芒一闪,褚九也从岩壁之中走出,脸色灰白,浑身气息弱了大半之多,脸上难得地露出了惊惧之意。

    显然刚才炎灵之刃一斩之威,已经让他神通尽出,才勉强抵御下来。若不是石巨人那一刀只是为了夺路而逃,再加上一刀的话,无论他还是萧凡,都绝没有把握能够接得下来。

    “九兄,没事吧?”

    萧凡问道,脸色不是很好看。

    褚九苦笑一声,说道:“死不了……不过我那口越皇钟伤了本源,短时间内怕是无法动用了。”

    说着,褚九摇了摇头,颇有些郁闷。

    那口古钟。是他手头威力极大的一件法宝,攻防兼备。平日里褚九经常用来对付强敌,甚是顺手。如今差点被石巨人一刀毁去。身处险地,又少了一种保命的手段。

    萧凡将那个玉瓶丢了过去,说道:“这玉瓶之中还有几颗丹药,疗伤有些效用,也能补充元气。”

    褚九毫不犹豫,将玉瓶接住,倒出三颗翠绿药丸,看都不看,一口气都塞进了嘴里。咽下肚去。只觉得满口生津,余味回甘,以褚九的见识,自然很清楚,这三颗药丸俱皆是以千年以上的灵药炼制而成,效果极佳,倘若在外间坊市之中,单单这样三颗丹药,就要换数千灵石。还不一定有货。

    等褚九吞下丹药,萧凡才轻轻吐出口气,说道:“没想到这火云蛟竟然有办法进阶到元婴期……”

    褚九却摇摇头,说道:“也不能说是进阶到了元婴期。最多是有元婴期的法力,但神识和境界,绝没有那么简单就能突破。黑白双煞的情形也差不多。都是借助某种秘术,强行将法力提升上去了。坚持不了多久。”

    萧凡笑了笑,说道:“那九兄之意。是跟上去看个究竟了?”

    褚九立即点头,说道:“这是自然,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怎么也要有个结果了,难不成白白便宜了黑白双煞不成?再说,你那柄宝刀,如此犀利,也一定要收回来才行。”

    “好,那就跟上去看看。”

    如果单独面对强行提升了境界的火云蛟或者黑白双煞,萧凡和褚九肯定不会再跟上去了。哪怕炎灵之刃再珍贵,也不值得以命相拼。很明显,他俩俱皆有伤在身,法力消耗严重,就算联手一致,也不见得是一名元婴级大能者的对手。尤其此地环境逼仄,一旦不敌,连逃命脱身都成了大问题。

    但现在是同时面对两名元婴级大能者,反倒有了可趁之机。

    黑白双煞对火云蛟内丹志在必得,而且火云蛟似乎也中毒在先,一定会穷追不舍的。等他们拼个两败俱伤,或许就能坐收渔利了。

    两人计较已定,略一炼化丹药,稍稍恢复了一点元气,便即搜寻向前。

    没有多久,他们便有所察觉。

    火云蛟并未跑出多远,就被黑白双煞追上了,双方在一处较为宽敞的岩洞中大打出手,轰隆隆的巨响之中,磨盘大的石块不断从洞顶坠落而下。

    火云蛟两次中了黑冥毒,急于逃命,黑白双煞却死死缠住它,情急之下,火云蛟顾不得其他,彻底激发潜能,开始拼命了。

    相对来说,黑白双煞合体之后也勉强达到了元婴期的实力,但较之火云蛟,还是明显要逊上一筹。不过火云蛟中毒在先,两人只要缠住它,不让它脱身,相持下去,先坚持不住的必定是火云蛟。

    萧凡和褚九刚刚隐匿身形,来到这岩洞一侧的通道中,就听到一声愤懑的怒吼,一道银白色的刀芒宛如流星经天一般,向他们这边飞射而来,半路上便还原成一柄暗红色刀芒,正是炎灵之刃。

    萧凡一见之下,不由大喜过望,举手一招,这一回,火焰刀立马又和他恢复了那种心灵相通的感应,毫无抗拒,乖乖回到了他的手中。

    那边厢,石巨人又是一声怒吼,忽然身躯暴涨,包裹着的岩浆石块迸射而出,身躯和四肢之上都长出一片片巨大的火红色鳞片,顷刻间,石巨人就化成一个身高十几丈,蛟首人身的怪物,气息飙升至极限境界。

    不过怪兽背部的墨绿色印痕,也已扩大了许多倍,差不多覆盖了半个脊背,看上去极其刺眼,而怪兽的右脚,也被墨绿色的剧毒所包裹。

    蛟首人身怪物毫不在意这些,一张嘴,喷出一大团炽热的熔岩,转眼间化为一柄赤红的巨锤,怪物双手握住这柄巨锤,竭尽浑身之力,向着脚下的那团墨绿色魔云,狠狠砸了下去,气势极其惊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