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96章 火蟾蜍
    厉兽荒原西北,一大片冰湖之上,一道身影正在御风飞行,速度之快,无与伦比。遁光之中,是一名四十余岁的中年美妇,发髻高耸,一身宫装,可以想见,平日里一定极其端庄。不过此刻,却颇为狼狈,发髻散乱,衣衫不整,神情十分惶急,一边极速飞遁,一边不时回头张望,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追赶她。

    冰湖上空的另一端,原本还空无一人,忽然人影闪烁,显出了两道遁光。

    这两道遁光,一黑一白,对比极其鲜明,遁速竟然比中年美妇还要快上几分,一个闪动,就跨越了数十丈的距离,顷刻之间,就将彼此的距离拉近了许多。

    宫装美妇脸上闪过一抹绝望的神色,一咬牙,脸色骤然一红,脚下遁光又再加快了三分。这已经是她所能够达到的极限速度,不惜大耗真元,时间一长,必定会修为大损。当此之时,却也顾不得了。

    紧随其后的黑白两道遁光,包裹着一男一女两名修士,男的一身黑衣,长相极其丑陋,女的白衣胜雪,长得貌若天仙,正是连元婴期老怪都忌惮三分的黑魔教黑白双煞,公认此番最强的参赛者。

    三者两追一逃,片刻间就飞遁出数百里。

    忽然间“嚯嗤”一声,冰湖的冰面猛地碎裂,一条身长数丈的大鱼,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满口獠牙,向着低空的宫装美妇一口咬了过来。

    “畜生!”

    宫装美妇一声暴喝,手中寒光一闪。一道雪亮的刀光劈出,顿时将这条大鱼劈为两爿,鲜血四溅。残躯掉回水中,湖水顿时被染成猩红一片。

    要是搁在平时,这水中的低阶妖兽自然不放在宫装美妇眼中,从身上的灵力波动来看,这宫装美妇也是金丹后期大成的境界,区区鱼怪,不过是五级妖兽罢了。不堪一击。但就这么略略一耽搁,后边一黑一白两道遁光,又拉近了不少的距离。

    最头痛的是。冰湖的这种鱼怪往往是成群结队出现的,灵智极其低下,悍不畏死。

    果然,还没等宫装美妇改变飞遁的方向。下边冰湖的冰面相继破裂。一条又一条的怪鱼,从冰湖之中跳跃而出,张嘴向宫装美妇咬来。尽管只是五级妖兽,但牙尖嘴利,宫装美妇却也不敢任由其咬上一口,不得不频频祭起法宝,将这些前赴后继完全不顾死活的怪鱼一一劈死。虽然每次都只是耽搁一点点的时间,累加到一起。就足够黑白双煞追上来了。

    宫装美妇大急,突然脸上厉色一现。猛可里一声大喝,一件花篮状法宝飞射而出,在空中滴溜溜一转,狂暴之气大盛,转眼间花篮法宝通体光华耀眼,下一刻,轰然巨响,法宝凌空爆炸,一股恐怖至极的威能瞬间便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这宫装美妇情急之下,竟然毫不犹豫地自爆了一件法宝。

    所有跃起的怪鱼在法宝自爆的威能覆盖之下,毫无抵抗之力,纷纷爆体而亡,血溅冰湖之上。

    宫装美妇浑身蓝光闪闪,护体光罩骤然威力暴涨,将宫装美妇牢牢保护其中,不被法宝自爆的威力伤害,反倒借助这一波自爆的威能,猛地加快了几分遁速,又将距离一下子拉开了。

    遁光中的黑白双煞各自冷哼一声,忽然往中间一凑,两道遁光合二为一,刹那也是光芒大盛,黑白光华交替闪耀,遁速顿时提高了五六成之多,面对法宝自爆的威能不闪不避,径直从中激射过去,竟然对法宝自爆的威能视若无物。

    恰才略略松了口气的宫装美妇见状,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心中叫苦不迭。只是眼下的遁速已经是她所能达到的极限,再也没有办法加快分毫,只能眼看着黑白双煞将距离越拉越近,不由得长叹一声,就此按住遁光,不再逃遁,面孔冰寒如水,死死盯住了急追而来的黑白色遁光。

    “嗖”的一声,黑白色遁光在十余丈外一分为二,显出了黑白双煞的身形,彼此相隔数丈,成掎角之势,将宫装美妇围在了中间。

    “张夫人,我们黑魔教和你们地火门,并没有什么矛盾冲突,为何夫人一见到我们夫妻俩,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跑得这么快呢?”

    白衣美貌女子咯咯一笑,轻言细语地说道,听不出丝毫的暴戾之意。

    宫装美妇张夫人似乎也是极烈的性子,闻言冷笑一声,说道:“白道友,这里是在厉兽荒原,没必要这么假惺惺的了。你们夫妻俩打的什么主意,难道我不知道吗?”

    这宫装美妇说的也是实在话。

    她是代表天台宗宁宗主出赛的,乃是地火门的大长老,地火门一直都是依附于天台宗的中等宗门,这张夫人平日里在天台宗的势力范围之内,也是称尊称祖的大人物,门下弟子数百。除了天台宗的几位元婴期老怪,她谁的面子都不卖。

    天台宗仅次于黑魔教,在岳西国九大魔宗排名第二,平日里若是在外间,张夫人见到黑白双煞,固然不敢随便得罪,却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害怕畏惧。黑白双煞尽管是公认的岳西国元婴修士之下的最强者,亦不会无缘无故向天台宗保护下的地火门出手。

    但这里是厉兽荒原,所有规则都变了。

    一切杀戮,都是不需要理由的。

    张夫人是因为早年欠了宁宗主一份极大的人情,宁宗主又答应从今往后,对他们地火门另眼相看,她才最终承诺代表宁宗主参赛。原本以为,凭着自己金丹后期大成的修为,再加上一身罕有的火属性神通,在厉兽荒原之中不说技压群雄,起码自保不成问题。

    历次赌赛。不也有三四成的修士生还么?

    只要能够活着回到外边,宁宗主亲口承诺,将不惜一切代价。助她凝结元婴。真要是成功的话,她就将成为数百年来,岳西国第一个出身自中小宗门的元婴修士。到那时候,地火门就将称为九大魔宗之下的第一门派。

    但是,谁都没想到,黑魔教的黑白双煞也会参加赌赛。

    在广场上见到黑白双煞的那一刻,张夫人是真的后悔了。早知道这两个家伙也要进入厉兽荒原。自己说什么都不会答应宁宗主。

    因为张夫人很清楚,整个厉兽荒原,真正能够吸引黑白双煞的。只有一样东西——火云蛟!

    虽然说厉兽荒原其他妖兽内丹,灵草灵药都很珍贵,但都不值得黑白双煞冒这样的风险。只要他们想要,黑魔教一定会优先向他们供应这些材料。毕竟让他们早日进阶元婴期。是黑魔教近期最主要的目标。一旦黑白双煞进阶成功。黑魔教将前所未有的拥有五名元婴期修士,立马就会压倒包括天台宗在内的其他八大宗门,成为岳西国的超级强宗。

    但火云蛟内丹这种可以突破瓶颈的奇物,这么多年来,都从无人带出过厉兽荒原。不是无人得到过,而是无人带出来过。曾经得到火云蛟内丹的那位大能修士,第一时间将内丹吞服下肚,当场炼化。

    至于传送令牌。尽可以用火云蛟的其他材料来开启。

    想要得到火云蛟内丹,除了自己亲自去火龙洞杀蛟取丹。没有别的途径。

    “张夫人既然是明白人,那废话就不多说了,张夫人是自己兵解,还是让我们夫妻俩动手帮你解脱呢?”

    白衣美女继续笑吟吟地说道。

    张夫人脸色一变,怒道:“两位不要逼人太甚。你们不就是想要我的火蟾蜍么?我可以借给你们一用。”

    黑白双煞之所以对张夫人穷追不舍,就是为了她的本命灵宠火蟾蜍。这火蟾蜍是地火之精孕育而成,对一切火属性的生灵都有着天生的感应能力。火龙洞内错综复杂,各种分岔道路多如牛毛,没有一头这样的灵兽领路,一个多月时间,不要说杀蛟取丹,能不能顺利找到火云蛟藏身的洞窟,都是两说的事情。

    火蟾蜍既然是张夫人的本命灵宠,当然不会轻易借给他人,何况她心里明镜似的,等找到火云蛟巢穴之后,黑白双煞多半会以火蟾蜍为诱饵,引出火云蛟来。一旦本命灵宠被灭,张夫人不说马上会跟着殒命,起码也会修为大损,是否还能活着走出厉兽荒原,可就不一定了。

    现在被黑白双煞追上,张夫人情知无路可逃,不得不一咬牙,答应将本命灵宠相借。不管怎么样,先活命再说。灵宠是死是活,就要看运气了。

    谁知黑白双煞压根就不仅仅是要借火蟾蜍,一开口就要取她性命,怎不叫张夫人惊怒交集。

    白衣美女嫣然一笑,还待要说什么,那边的黑衣丑陋男子一声冷哼,手一扬,一面黑色旗幡浮现而出,迎风招展,一团墨绿色的云彩,向着张夫人徐徐笼罩而下。

    这人竟然是个急性子,半分假借也无,说打就打。

    “黑魔旗?”

    张夫人脸色大变,惊叫出声,脸上惊慌之色更浓。

    再没想到,黑白双煞竟然将黑魔教的镇教之宝都带进厉兽荒原了,就不怕黑白双煞一旦失手,连镇教之宝都会失陷在荒原之中么?

    只不过眼下,张夫人自无暇去思考黑魔教的事情,先得顾着自己如何逃命。

    当下一声暴喝,一个造型奇特的红色玉瓶飞射而出,也是迎风暴涨,顷刻间化为数尺大小的巨物,瓶口往前一迎,喷出一股股炽热的火浪,迎着墨绿色云彩,滚滚地迎了上去,同时一拍腰间的灵兽环,一头浑身被烈焰包裹着的尺许大灵兽,也一跃而出。

    这灵兽浑身火红,背上一层层的疙瘩,正是张夫人的本命灵宠火蟾蜍。

    从这火蟾蜍身上的灵力波动来看,竟然也有相当于八级妖兽的修为。从灵兽环里一跃出来,火蟾蜍便“咕”地一声,大嘴一张,毫不客气地朝着黑衣男子喷出一大团烈焰。

    面对凶名远播的黑白双煞,张夫人丝毫不敢留手,一出手就是最强的招数,将地火门的至宝与本命灵宠都同时祭了出来。

    以一敌二,眼见无幸,张夫人也起了拼命之心——纵算打不过,也要恶心你们一下!

    到最后实在不行,就和火蟾蜍一起陨落,想要杀人夺宝,可没那么容易。

    白衣女子咯咯一阵娇笑,脚下遁光一起,忽然便多出来一个虚影,转眼之间,两个虚影变成了四个,四个变成了八个……只见半空之中,重重叠叠,到处都是白色人影,娇笑之声也是连绵不绝,将黑衣男子和张夫人都包裹其中。

    这一场恶战,并未持续太长的时间。

    约莫小半个时辰之后,湖面之上,一团已经放大到了数十丈大小的黑云骤然一收,黑衣丑陋男子手持黑色旗幡,站在空中,面无表情。

    张夫人和那头火蟾蜍,却已不见了踪迹。

    白衣女子一手拿着一个灵兽环,一手捏着一颗金灿灿的黄豆大丹丸,不住打量着,笑吟吟地说道:“没有你的本命金丹,就很难驱使你的本命灵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么?”

    难道这颗黄豆大的金灿灿丹丸,竟然是张夫人的本命金丹?

    普通修士只对妖兽才会做出杀妖取丹的事情,这夫妻两个,对同类修士也一样的做出这样的血腥暴行。

    黑白双煞心狠手辣,果然名不虚传。

    打量那颗金丹片刻,白衣女子嘴一张,竟然将金丹吞进了红艳艳的樱桃小口之中,“咕嘟”一声,咽了下去,随即满脸舒坦地长长舒了口气,似乎极其惬意。随即将灵兽环往腰间一挂,目光在黑衣男子丑陋至极的面孔上一扫,淡然说道:“走吧,去火龙洞!”

    说着,白色遁光一起,径直往西北方向飞去。

    黑衣男子一声不吭,紧随其后。

    遁光闪耀,几个晃动之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此处除了冰面上的一大片血迹和七零八碎的怪鱼血肉杂碎,就再也不剩下什么了。

    谁也不曾想到,曾经在外间风光一时的地火门张夫人,就这样无声无息地陨落在冰湖之上,尸骨无存。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