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95章 妖女摄魂
    正当萧凡和褚九在千魂渊深处和鬼影谈条件的时候,厉兽荒原的其他地方,也在同时上演着一幕幕精彩各异的情景。

    一片苍翠欲滴的树林之中,玉婉儿正和一名面容清秀,看上去只有二十几岁不到三十岁的年轻男子遥遥相对。玉婉儿孤身一人,那名手持狼牙棒的丑陋大汉以及那头九级苍猿,都并未跟在身边。至于那头七级蜜獾兽,估摸着当初就是为了取玄蜂蜜,专门找来的。玄蜂蜜已取,堪堪才七级的蜜獾兽便帮不上什么忙了。

    虽然说,七级妖兽也相当于金丹初期修士的水准,但蜜獾兽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天赋,远不是黑麟那样的七级灵宠可堪比拟的。带在身边,在厉兽荒原基本上算是个累赘。说不定早已被玉婉儿杀兽取丹了。

    这狐妖女长相娇美异常,却是典型的蛇蝎美人,心狠手辣得很。

    不过此刻的玉婉儿,却满脸娇笑,双眼之中,水波流转,浑身都散发出一股说不出的诱惑之意,望向青年男子的目光之中,满是兴奋和欣喜之意。

    与之相对的,则是青年男子如临大敌,紧张至极的神情,虽然外表尽量镇定,眼里的神色却明白无误地透露出他内心的忐忑甚至是畏惧之意,光洁的额头上微微渗出汗珠。

    其实这名青年男子,只是看上去年轻,修为早已到了金丹后期境界,虽然尚未臻于金丹后期巅峰,但看得出来。踏入金丹后期境界的时日也不短了,远不是那些刚刚进阶后期的金丹修士可比的。

    却不想面对玉婉儿的时候。如此紧张不安。

    “玉仙子,这妖兽。可是在下灭杀的……”

    僵持稍顷,青年男子咽了一口口水,低声说道,十分明显的底气不足。

    却只见两人中间,还躺着一头似鹿非鹿似马非马的妖兽,身长三四丈,身下一滩血迹,声息全无,早已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不过从残留的气息来看。赫然是一头九级妖兽。

    在标的物目录名单之中,八级妖兽的内丹和材料都不怎么值钱,多数列在三级标的物目录之上,极少数列为二级标的物的,也是极其罕见的妖兽。至于七级妖兽,连上标的物目录名单的资格都没有,参赛者也绝不会浪费时间专程去猎杀七级妖兽,只有在路上偶尔碰到了,才会出手灭杀。

    实在厉兽荒原的各类妖兽太多了。大家时间紧迫,杀不胜杀。

    但九级妖兽却截然不同。

    无论是哪种九级妖兽,内丹和材料都榜上有名。通常都在二级标的物目录名单上排名前列,能够取到两到三头九级妖兽的内丹和材料。就足以开启传送令牌了。

    这也难怪青年男子尽管对玉婉儿忌惮异常,却也不愿意舍弃妖兽内丹,就此离去。还在硬着头皮扛着。

    玉婉儿笑眯眯地说道:“小况,我没说这妖兽不是你杀的。咱们姐弟俩多年不见,在这里碰到。也算是缘分,我就想和你叙叙旧,你紧张什么?”

    听这语气,他们彼此之间还很熟悉,甚至以姐弟相称。

    青年男子脸上顿时露出尴尬异常的神色,嗫嚅着说道:“玉仙子,这都是多少年前的旧事了,那时候在下年轻不懂事,得罪了你,请你大人大量,千万不要和我一般见识。我在这里再给你赔罪了。”

    说着,双手抱拳,深深做了一揖,心中却是暗暗叫苦不迭。

    如果在外边他碰到了玉婉儿,那是半句话都不会多说,立即扭头就跑,能跑多远算多远,绝不耽搁片刻。却偏偏在这厉兽荒原和玉婉儿迎面碰上了。这厉兽荒原说大不大,说小还真的不小,方圆长宽各有数万里,二十一名修士进来,哪有那么容易就碰到的?

    此处又不是在传送阵附近,更不可能有人专门在这里埋伏准备拦路抢劫。

    谁知还真让他在这里遇到玉婉儿,运气实在有点背。

    相对来说,在这一次的参赛者之中,青年男子的修为较低,虽然也是金丹后期境界,但参赛者里,多数都是金丹后期巅峰境界的修士,只差半步就能踏入元婴期。所以青年男子一直小心翼翼,避开那些最热门的地带,专走偏门,就是怕和其他参赛者碰头。

    不过如此一来,他的收获自然也就有限,一个多月过去,只碰到几头八级妖兽和几株比较普通的灵草,都是三级标的物,照这个速度下去,他无论如何都很难在三个月内凑齐开启传送令牌的标的物。这才一咬牙,开始往热门地带跑,想要碰碰运气,毕竟时间已经过去一小半,再不冒险麻烦就大了。只希望自己运气好一点,不要在这里碰到那些特别强大的妖兽和其他的参赛修士。

    谁知刚刚在这里灭杀了一头九级妖兽,还没来得及高兴,玉婉儿便鬼魅一般忽然冒了出来。如果不是因为青年男子时时刻刻保持着高度的戒备,只怕早就着了道儿。

    对这个心狠手辣的“玉姐姐”,青年男子可着实打从心眼里恐惧。

    “嘻嘻,小况,你说什么呢?你什么时候得罪过我了?你那时候,可是几个小家伙之中最最乖巧,嘴巴最甜的一个。姐姐好喜欢你,要你赔什么罪?”

    玉婉儿益发笑得妖娆,满脸春光灿烂,语气甜甜的糯糯的,让人听了心中立时一荡,不知不觉间警惕性就放松了几分。一般的男人,又怎能从她这如花的笑靥之中,嗅到什么危机感?

    可惜况姓青年男子对玉婉儿的了解实在够深入,玉婉儿满脸的妖娆,在他眼里,比蛇蝎还要可怕。

    “玉姐姐,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小弟我还只弄到可怜兮兮的三颗八级妖丹和几株灵草,都不过是些三级标的物……要是没有这头九级妖兽的内丹。这一回小弟肯定是出不去了,铁定会困死在这厉兽荒原之中……请您大人大量。高抬贵手,放小弟一马。小弟要是侥幸能活着出去,一定还有厚报。”

    况姓青年男子双手在袍袖之中紧紧握住两样大威力法宝,嘴里却说得可怜无比,完全就是在向玉婉儿苦苦哀求。

    “小况,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姐姐也跟你把话说清楚。”

    玉婉儿脸色一整,正容说道。

    “您说您说……”

    况姓青年男子一迭声地说道,见了玉婉儿这般严肃的样子。反倒心中暗暗舒了口气。

    “姐姐我精通兽语,这你也是知道的。你以为这九级阴鹿兽是自己跑到这里来的么?那你就错了,是姐姐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引诱到这里来的。正准备动手,谁知就被你碰上了。你说,这妖兽到底算是你杀的还是算我的功劳?”

    “这……”

    况姓青年男子心里暗暗咒骂,脸上却露出为难的神色。你懂得兽语不假,怎么刚才动手杀兽的时候,不见你从旁协助?等我好不容易将这阴鹿兽灭杀掉,又成你猎物了?

    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嘻嘻。小况,你也不要太担忧,区区一头阴鹿兽,尽管已经进阶到九级妖兽。姐姐我也并不如何放在眼里,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这阴鹿兽就全归你了。如何?”

    倏忽之间,玉婉儿又恢复了娇笑如花的艳丽模样。

    “好好。玉姐姐有什么条件只管说,只要我能做得到。我一定答应的。”

    况姓青年男子连忙说道,尽管他心中对玉婉儿时时刻刻保持着十分的戒备,但却忘了一件事,想要不受玉婉儿狐媚术的影响,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和她照面,更不和她说话纠缠,远远一看到她的身影便扭头逃之夭夭。如今在这里和玉婉儿面对面这许久,就算他心中的警惕之意再浓,也已在不知不觉间被狐媚术侵入了心神。

    “很简单,只要你接下来陪姐姐我去一趟火龙洞就行了。”

    玉婉儿笑吟吟地说道,语气轻松无比,就好像是去朋友家赴一个酒宴。

    “火龙洞!”

    刚刚还打从心底里腾起一丝希望的况姓青年男子,顿时就如同一瓢凉水当头浇将下来,从头到脚都冷冰冰的,嗔目结舌,呆若木鸡。

    “是啊,你也知道,姐姐我困在眼下这个境界很多年了,再不进阶的话,就只有陨落一途。那九级火云蛟的内丹,有帮助突破瓶颈的奇效,这一次,我是势在必得。既然你对姐姐那么好,就陪姐姐我去一趟火龙洞如何?放心,我只要火云蛟的内丹,其他材料,不管是火龙角,鳞片,蛟爪还是兽筋,全都归你,我一样不要。怎么样,姐姐这条件够优越的吧?”

    玉婉儿说得一本正经,似乎九级火云蛟已经被他们灭杀,就等着分赃了。

    况姓青年男子先是额头冷汗澹澹而下,脸上神色不住变幻,渐渐变得坚定无比,轻轻一跺脚,叫道:“玉仙子,这阴鹿兽我不要了,都给你,告辞!”

    说着,双手一抱拳,脚下遁光一起,身子已经如同离弦之箭,向后飞射而去。

    这位修为虽然不算太高,头脑却一直清醒,为了一头九级阴鹿兽的内丹,绝不值得搭上性命。

    “走?既然到了这里,是你想走就能走得了的么?”

    眼见况姓青年男子说走就走,玉婉儿微微一笑,嘴角浮起一丝极其轻蔑的笑容,袍袖一抖,原本因为争斗而变得一片狼藉的树林,情形为之一变,立马又变得郁郁葱葱,灵气盎然。

    正在急速后退的况姓青年男子,只觉得眼前情形骤然大变,不由得大惊失色,叫道:“不好,是幻阵……”

    心中顿时大为后悔,早就应该知道,玉婉儿精通幻阵,肯定在这里动了什么手脚。

    只是现在才察觉,确实有些太迟了。

    玉婉儿微笑着,缓步走入幻阵之中。

    “玉仙子,放过我吧……”

    不一会,幻阵之中传来况姓青年男子呻吟般的求饶之声,只是这声音听上去,却似乎并没有太多的痛苦之意,反倒有点犹豫不决,似乎并不是真的在求饶。

    也不知道多少时候过去,树林中情形再次一变,又恢复了狼藉的原状,只不过那头九级阴鹿兽的尸体已经不见,玉婉儿嘴角含笑,缓步走了出来。

    况姓青年男子紧随其后,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眼神变得有些浑浊,远不如先前那么明亮。望向玉婉儿的目光,也没有了不久前的忐忑不安和紧张恐惧,而是一片木然,看不出他的内心深处,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从他紧跟玉婉儿身后,亦步亦趋的样子来看,八成已经着了道儿,被玉婉儿控制住了心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