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94章 九阴秽气
    萧凡手一招,将聚魂钵收了回来,放在手心,仔细打量。

    褚九有点担心地问道:“兄弟,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将这样一个精通空间神通,相当于金丹后期巅峰境界,并且吞噬过两名修士神魂精血的厉鬼随身携带,贴身而藏,实在不见得是个好主意。

    萧凡摇摇头,说道:“应该不会。我只传授了它一个滋养精魂的法门,没有整套法诀,它驱使不了聚魂钵。再说,我也不是毫无防备的。”

    萧凡的所谓防备,就是将聚魂钵单独收藏,并不是收藏在普通的储物镯之中,而是收藏在“乾坤鼎”内开辟的小空间里面。“乾坤鼎”乃是无极门镇教至宝,纵算聚魂钵再逆天,那鬼影再了得,没有萧凡亲自开启宝鼎,它也很难无声无息就跑出来。

    鬼影懂得的那一点空间神通皮毛,自然会被“乾坤鼎”克制得死死的。

    见萧凡说得笃定,褚九便放心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顺利了。

    萧凡撤去幻阵,地底世界无穷无尽的鬼物大军,早已踪影不见,也不知鬼影给它们下达了何种指令,反正眼前一片清净,再看不到一个碍眼的家伙。

    当下萧凡和褚九分头行动,将白甘灵果,冰海棠和其他几种灵草灵药都采集得干干净净,两人二一添作五,各自瓜分完毕。凡是灵药园里有的灵草,萧凡俱皆让给褚九。褚九尽管为人大气,也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最珍贵的两种灵药。冰海棠要用来炼制断肠草的解药,是他们两人一起服用的。而白甘灵果,萧凡却毫不犹豫地让给了他。让褚九自觉占了个大便宜。

    在分配两具干尸随身携带之物时,褚九就很大方,让萧凡先选。

    鬼影虽然吞噬了他们的神魂精血,但融合的仅仅只是他们的一小部分记忆,并且残缺不全,似乎压根就不知道这两名修士身上带着储物镯。这么多年过去,储物镯都是原封未动。

    看得出来,这两名修士生前身家不菲,其中一人甚至带着两个储物镯。另外一人,虽然只有一个储物镯,却还有一个灵兽环。能够被金丹后期修士随身携带之物,肯定不会太差的。

    萧凡先将东边那具干尸的两个储物镯取了下来,一口气将其中的东西都取出来,悬在空中,这才和褚九一起,一样样查探过去。

    这名修士果然是个魔修,储物镯里藏着的法宝法器。大多数都带着十分浓郁的魔气,形状也比较古怪,萧凡和褚九看得眉头直皱。他俩修炼的主功法,都是光明正大的正道传承。和魔道功法,可谓是水火不相容。这些法宝,不要说他们完全不能驱使。但要想发挥法宝的全部威力,却基本上不大可能。

    纵算在魔修眼里。这些法宝威力极大,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对萧凡褚九而言,却十分的鸡肋。

    “算了,先收起来,到时候找个商行拍卖掉吧,也是一笔不菲的灵石呢。”

    褚九很快就有了决断,笑着说道。

    对于那些一直做梦都想要得到一两件大威力法宝法器的魔修来说,恐怕为此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除了法宝法器,自然就是一些丹药,和炼丹炼器的材料。

    此人既然是魔修,丹药和炼器材料,也是以魔道属性居多,除了一些通用的炼器材料,其他东西,对萧凡和褚九的用处都不太大,不过一样可以用来换成灵石。

    当然,前提是他们能够从厉兽荒原活着走出去,并且还能摆脱沙老怪和殷老怪的掌控才行。否则,一切都只是为人作嫁而已,这些东西,最终都会被沙老怪殷老怪收入囊中。

    丹药和材料而外,还有一些符箓。

    萧凡脸上神色一动。

    其中有十余枚符箓,竟然是以天符叶炼制而成。萧凡的灵药园里,栽种着整整三株万年玉山竹,天符叶多到他可以用来随便练笔的程度。但这是特例,在其他修士眼里,真正五千年以上的天符叶,绝对价值不菲。

    这人是金丹后期修士,储物镯里各式符箓有上百枚之多,以天符叶制作的符箓,却只有十余枚,就是明证。也由此可见这十余枚符箓的珍贵。以萧凡眼下的制符水准,自然能看得出来,这百余枚符箓,威力都很不小。对他和褚九来说,这些符箓对敌的威力,可能还在那些法宝法器之上。

    毕竟符箓是无需魔力驱使的,符箓威力大小,取决于当初炼制的水平高低。

    察看完符箓,紧随其后的是一个黑色的长颈玉瓶,和聚魂钵一样,玉瓶表面发出黑黝黝的光泽,带着十分厚重的质感,那黑色光泽仿佛是活物一般,可以吸走人的魂魄。

    玉瓶的瓶塞上,闪耀着黑色的符文,纵算是这许多年过去,这符文依旧灵气十足。

    萧凡小心翼翼地揭开封口符箓,打开瓶塞,一股极其难闻的腐臭气息,骤然飘扬而出,以极快的速度向四周弥漫开去,以萧凡和褚九的修为,一闻之下,也被熏得头晕目眩,几乎当场摔倒在地。

    萧凡大惊之下,急忙将瓶塞塞了回去,浩然正气运转一周天,才勉强将那股恶臭屏蔽在外,头脑略微清醒了几分。

    “这是九阴秽气……”

    褚九也急忙运功抵挡,嘴里忍不住惊呼出声。

    “九兄,何谓九阴秽气?”

    萧凡强忍住胸口的烦恶,蹙眉问道。

    “九阴秽气,就是收集世间最阴毒最污秽的九种秽物,从中提炼出来的秽气,最擅污秽别人的宝物法体。而且很多宝物一旦被这种九阴秽气污染之后,灵性大失,永远都难以复原。倘若法体被污。甚至需要花费数十年苦功才能重新修炼回来。正道修士和魔道修士对敌之时,对这种九阴秽气十分憎恨。但又胆战心惊,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沾染上了。”

    褚九随即给萧凡解释道。

    “以九阴秽气精炼出来的九阴秽晶。虽然还赶不上离火弹,却也是魔道仗恃的大杀器之一。在大混战的战场上引爆一颗九阴秽晶,对正道修士的杀伤力,可想而知。这样一大瓶九阴秽气,如果由魔道的炼器宗师出手的话,足可以炼制出一颗九阴秽晶来。当然,这样的炼器宗师很难找,整个岳西国,好像除了黑魔教的教主黑魔王之外。其他人都没有办法精炼九阴秽晶。”

    萧凡笑道:“至少我们不会去找黑魔王炼什么九阴秽晶。”

    褚九哈哈一笑,说道:“正是。”

    将黑色玉瓶小心翼翼地放回储物镯之后,剩下的就是几个玉盒和两片竹简了。

    萧凡和褚九不去动那几个玉盒,先拿起了两片竹简,以神识之力一查探,果然是这名魔修的功法传承,和一些制符,炼器和炼丹的心得体会,倒是有些参考的价值。

    最后轮到几个玉盒。打开来之后,果然不出萧凡褚九所料,竟然是几样二等标的物,以灵草灵药居多。也有两样妖兽材料。其中一颗九级妖兽的内丹,在二等标的物目录之中,名列前茅。

    由此可见。这名魔修在当年的参赛者之中也算是了不得的高手了,进入千魂渊之前。实际上已经收集到了足够多的标的物,只要能再凑几样二等标的物或者十几样三等标的物。完全可以开启传送回令牌。却依旧深入千魂渊来冒险,看来不是因为对自己的修为特别自信,就是千魂渊地底的东西对他非常重要,让他不得不冒险一试。

    看到这些标的物,褚九笑着说道:“要是那位也和他一样,身家不菲的话,咱俩都用不着再去收集其他标的物了,基本就能凑个**不离十。”

    萧凡点点头,说道:“我们本来也没有时间再去收集其他标的物。火云洞那边,肯定比这里还凶险,不会那么顺利的。找到赤练花之后,还要炼制解药,时间一点都不宽裕。能在他们身上凑齐标的物,那是再好不过。”

    褚九笑道:“说得是,也许到火云洞里,咱们还能捡到这样的现成便宜。”

    这么多年来,陨落在厉兽荒原的高阶金丹修士不知凡几,越是凶险之地,修士遗骸愈多,越能捡到现成便宜。只不过一不小心,这些捡便宜的人也极有可能变成遗骸。

    检查完第一个储物镯里的东西,萧凡拿起了另一个储物镯,神念往里一扫,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表情,随即将储物镯递给褚九,褚九接过去,神念一扫,却哈哈大笑起来,说道:“真没想到,这位还是位大阔佬,这么多灵石……”

    却原来这个储物镯里,是整整一储物镯的灵石。

    虽然其中大部分是低阶灵石,但中阶灵石也有数千颗之多,甚至还有一颗极其罕见的高阶灵石,闪耀着土黄色的光泽,乃是一颗土灵石。

    褚九身家豪阔,连他都觉得此人是位富豪,看来这确实是一笔极其惊人的财富了,换算成低阶灵石,差不多有近百万之巨。在金丹修士之中,绝对堪称有钱人。

    另外一具干尸,也是魔道修士,储物镯之中的东西,和先前那人的储物镯大致相同,都是一些魔道法宝法器功法符箓之类。不过此人的身家,明显不如前边那人丰厚,储物镯中,只有区区数百颗中阶灵石和十余万低阶灵石。

    真正让萧凡在意的是,此人灵兽环之中收藏着的一枚兽卵,看上去光洁无比,只有鹅蛋大小,蛋壳呈黑黝黝的颜色,一时半会,也分辨不清楚,这到底是何种妖兽的兽卵,但可以肯定的是,不是标的物目录之上要寻找的那些兽卵。不过整个灵兽环内,就这么孤零零的一颗兽卵,再没有其他东西,可见这兽卵颇受此人重视。

    搜寻完毕,两人便毫不客气地坐地分赃。

    在褚九的坚持之下,萧凡优先选择了那瓶九阴秽气和那颗不知名的兽卵,其他东西,两人各取所需,二一添作五,分得干干净净。

    顷刻之间,萧凡便腰缠数十万灵石,乃是修真界的一名阔佬了。

    问题的关键在于,他出去之后,殷老怪是否同意让他继续当一名阔佬。那个老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厚道之人,萧凡对他从来都不抱任何侥幸心理。

    不过眼下还要去火云洞,是否能够如愿以偿找到成熟的赤练花,还不一定。现在就考虑出去之后的处境问题,未免想得太“久远”了。

    有了鬼影协助,出去比下到千魂渊底部要简单得多,鬼影施展空间神通,带着两人毫不费力就穿过了风口,不多久,两道人影飞出千魂渊,在空中略一盘旋,就向西飞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