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84章 兽语
    “这是萧道友的灵宠吧?真没想到,这黑猫还带着葵水圣灵真眼墨麒麟的些许血脉。区区一头七级妖兽,就能看破我的幻术,当真让人深感意外。”

    玉婉儿对萧凡和褚九毫不在意,只是盯着黑麟,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贪婪之色。

    如果说,在外边的时候,大家都还保留着三分假惺惺的面具,到了厉兽荒原里面,这面具就再也不需要了。这里是一个完完全全强者为尊的世界。

    何况,在广场之上,萧凡已经狠狠地得罪过这位大名鼎鼎的玉家老祖。

    “萧道友,不瞒两位说,我好不容易潜行到了此处,眼看着玄蜂蜜和蜂王浆就要到手了,结果却被两位破坏了好事。不知道两位打算如何赔偿?”

    不待萧凡开口,玉婉儿便话锋一转,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明明是强词夺理,听她的口气,却似乎天经地义。

    褚九就笑,瞥了这娇媚的女人一眼,说道:“玉道友,莫非想要我们将灵宠双手奉上?”

    玉婉儿轻笑一声,说道:“正是如此,两位道友不会觉得这个要求很过分吧?实话说,我已经很给两位面子了。换作是其他人,这样坏我好事,妾身老早就生气了。”

    “我们也很生气。”

    这一回开口的,却是萧凡,望着玉婉儿,不咸不淡地说道,目光有些冷。

    “阁下如果想要杀人夺宝的话,尽管动手。萧某很愿意领教阁下的手段!”

    玉婉儿脸色一变,咯咯地娇笑起来。笑声虽然娇艳,却透着一股冷冷的寒意:“这么说。萧小哥是不给妾身面子了?要是在外边,你这样说话。我多少还给殷老怪几分薄面。至于眼下嘛,小哥一定要自寻死路,妾身也是被逼无奈了。小哥去了九泉之下,可怨不得别人。”

    萧凡冷笑一声,袍袖一扬,一股黄色的沙尘旋转而出,就地一晃,顿时便钻入地底不见了踪影。

    “土魔偶?这不可能……”

    原本还言笑晏晏,似乎成竹在胸的玉婉儿脸色骤然大变。惊呼出声。

    虽然刚才只是惊鸿一瞥,她却分明能够感觉得到,土魔偶那金丹后期巅峰的强横气息。因为是魔偶的缘故,气息甚至比人类的金丹后期巅峰修士还要强大三分。

    “魔偶怎么可能收进储物镯里面去?难道是我的错觉?”

    当此之时,玉婉儿脸色一变再变,心中惊疑不定。有关巫灵谷殷老怪花费二十几年心血,炼制了一具金丹后期巅峰的土魔偶,准备参加厉兽荒原赌赛的事,岳西国这些修真门派和世家。早已得到了消息。只是后来换成萧凡参加赌赛,大家也就将这土魔偶抛到了脑后。

    魔偶不能被收入储物镯,这是大家的共识。

    但玉婉儿也相信自己绝不会看错,更不会感觉错。或许殷老怪找到了什么好办法。可以将魔偶装进储物镯。这些元婴老怪一个个神通广大,这种事还真是不好说。

    “萧道友误会了,妾身只是和两位道友开开玩笑。大家都是为了玄蜂蜜和蜂王浆而来。正应该精诚合作。伤和气的话,再也休提。”

    下一刻。玉婉儿便笑靥如花,娇声说道。

    只不过转瞬之间。玉婉儿便掂量清楚了局势。她这边,两名金丹后期修士,一头九级妖兽,一头七级妖兽;萧凡和褚九则是一名金丹后期修士一名金丹中期顶峰修士,加上比普通金丹后期巅峰修士还要强悍三分的土魔偶和相当于七级妖兽的黑猫灵宠,几乎就是旗鼓相当的实力。当真争斗起来,谁胜谁负实在难说得很。

    这样费力不讨好的事情,自然谁都不愿意做的。

    只是这女人的脸变得如此之快,还是让萧凡颇有些意外。萧真人是端方君子,这样变色龙的本事,却是不曾学会。

    褚九哈哈一笑,对玉婉儿的变色龙本事,毫不在意,却饶有兴趣地盯着那头九级巅峰的苍猿和皮糙肉厚的蜜獾兽看个不了,笑吟吟地说道:“玉仙子,这两头灵兽是怎么回事?不会是玉仙子自己豢养的吧?”

    嘴里这么说,褚九脸上却露出压根就不相信的神情来。

    虽然灵宠和妖兽,本质上俱皆可以算作是兽类,但却有着明显的区别。不管多厉害的灵宠,都不会如同妖兽那样野性十足。这两头妖兽,很显然不是自行豢养的灵宠。尤其那头蜜獾兽,眼中凶光毕露,也远不及豢养灵宠那样灵气逼人。

    可是,如果这两头妖兽不是玉婉儿自行豢养的,又是从何而来?

    难道,本身就是厉兽荒原之中的妖兽?

    那也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厉兽荒原的妖兽,怎么可能与人类修士携手合作?

    玉婉儿咯咯一笑,说道:“九公子,这就是妾身的小秘密了。”

    便在此时,褚九耳边响起了萧凡的传音之声:“九兄,这中间可能有些古怪。她身边那位道友和这两头妖兽,好像都受到了某种魅惑。”

    自始至终,那名手持狼牙棒的丑陋男修,都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虽然表面看,没有任何异常,却极有可能处于某种不正常的状况之中。

    褚九脸色微微一凝,也传音说道:“我也正有这样的感觉,只是觉得奇怪。这妖女的狐媚之术,固然能够让男人为之神魂颠倒,但这两头妖兽,又作何解释?我可不信,她连妖兽也能魅惑。”

    在男人眼中,貌美如花,风情万种的玉婉儿,在妖兽看来,也许丑陋不堪。公猴子觉得最好看的当然是母猴子,公牛最喜欢的自然也只能是母牛。

    萧凡轻轻颔首,低声说道:“总之有古怪。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玉婉儿自也不会让他们两人当着自己的面一直这么传音商量下去,咯咯一阵娇笑。说道:“两位道友,对妾身刚才那个提议。有什么意见么?”

    “携手合作,我们当然不反对。请问玉仙子,打算如何合作呢?”

    褚九微笑问道,俨然已经成为主事之人。

    萧凡也便乐得清闲。

    毕竟在修真界,是修为更高的人话语权更大。

    “很简单,妾身原本是打算让这头蜜獾兽出面取蜜,不过这最大的蜂巢之中,似乎有一头三阶的虫王。加上其他二阶和一阶玄蜂,一头七级的蜜獾兽可应对不了。只能用偷袭的方式。能取多少就算多少了。现在加上两位道友和土魔偶,我们这边已经占据绝对的优势,尽可以大大方方地出手,将这里的蜂王浆和上等玄蜂蜜尽数取走。”

    玉婉儿似乎早就已经成竹在胸,立即开口说道。

    萧凡眉头一蹙,说道:“蜂王浆和玄蜂蜜固然珍稀,但也用不了那么多吧,没必要焚林而猎。真要是惹恼了整个黑枣林的玄蜂,麻烦也是不小。”

    这些蜂巢如此巨大。蜂蜜之多,可想而知。恐怕一整个储物镯,都收藏不了那么多的蜂王浆和蜂蜜。

    玉婉儿轻轻一笑,说道:“萧道友。妾身修炼的功法,对玄蜂蜜和蜂王浆的需求都是多多益善。当然了,道友说的也有道理。真要将这里的蜂蜜全部取走,也不大现实。咱们灭杀那头三阶蜂王之后。将蜂王浆全部取走也就是了,至于上等玄蜂蜜。能取多少就是多少。两位道友意下如何?”

    她能够倚仗幻术,一路无声无息来到黑枣林的中央地带,不惊动那些玄蜂,可见在幻术上有着极高的造诣。玄蜂蜜和蜂王浆,对于幻术修炼,极有助益。

    褚九随即说道:“好,就是这样说定了。蜂王浆我们大家平分,至于玄蜂蜜,那就各取所需。”

    反正这里蜂蜜极多,完全用不着担心不够分配。

    萧凡也点了点头。

    玉婉儿轻笑道:“既然如此,萧道友,你那土魔偶可以收回来了。”

    刚才土魔偶一晃之下,就钻入地底不见了踪影,正是令得玉婉儿忽然改变主意的最关键原因。在这密林之中,受制于大阵的封印之力和玄蜂的威胁,大家都不能在树林之上飞越,否则就会成为所有玄蜂的攻击目标,只能在林中低空飞遁而过,速度大受限制。

    土魔偶精通土遁术,一钻入地下之后,玉婉儿以神念之力查探,居然毫无结果,顿时便心中大惊。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土魔偶的威力正可以发挥到极致。

    这魔偶一刻不从地底召唤出来,玉婉儿便一刻不得安心。

    萧凡淡淡一笑,说道:“玉道友尽管放心,既然九兄已经答应和道友联手,那我们就算是朋友了。”

    明知道玉婉儿对土魔偶忌惮异常,萧凡又怎会将魔偶召唤出来?他虽然不会无缘无故和玉婉儿反目成仇,背后偷袭,却不能保证玉婉儿也有这种君子之风。

    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玉婉儿秀眉一蹙,随即舒展开来,忽然扭头对身边的苍猿说了几句谁都听不懂的语言,那苍猿眼中血光一闪,恶狠狠地盯了萧凡一眼,纵身上了前边那颗巨大的黑枣树,转眼也不见了踪影。

    萧凡和褚九急忙用神念扫去,却是毫无察觉。

    这苍猿的木遁术之神奇,竟然丝毫也不在土魔偶的土遁术之下。

    尤其令萧凡和褚九吃惊的是,玉婉儿似乎懂得兽语。

    这种天赋,极其罕见。

    眼见苍猿隐身于枣树之中,玉婉儿这才轻轻舒了口气,重又变得笑靥如花,娇声说道:“两位道友,大家一齐动手吧。”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