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78章 霹雳手段
    铁背刀螂大螯举起,刀光一闪,就向乌黑大手直劈而去。

    “嗤嗤”声中,法力幻化出来的大手,顷刻间被切成了无数碎片。正在不远处追杀那些六足怪虫的雄螳螂,飞速赶了过来,与雌螳螂并排站在一起,举起了大螯,虎视眈眈。

    “有点意思……”

    沼泽之中,咕噜噜地腾起一串气泡,一道人影,诡异万分地自水下淤泥里冒了出来,盯着眼前的一对铁背刀螂,眼里精光闪耀。

    萧凡按住遁光,双目微微一凝。

    竟然是一名参赛者。

    此人黑衣黑袍,个子矮小,约莫四十来岁模样,赫然有金丹后期大成的境界,灵力波动十分强劲。

    “萧道友?”

    黑衣男子居然一眼就将他认了出来,淡然说道,目光中带着不屑之意。只怪萧凡太“出名”,以金丹中期修为参加此番赌赛,早已被各个参赛者熟知,谁都在心中暗暗笑话巫灵谷的殷老怪,当真是昏了头,非要安排一名金丹中期的修士进厉兽荒原送死。

    “道友贵姓大名?”

    萧凡淡淡问道。

    各派参加赌赛的弟子,事先都是极度保密的,从不对外泄露半点消息。原因很简单,情况泄露得越多,越容易被人针对。

    修士的强弱,并不是绝对看境界的,功法相克的话,低阶修士斩杀高阶修士也不稀奇。

    “我姓贺……萧道友,贺某本来在此狩猎,刚才跑掉的那头金獐兽。想必萧道友也看到了。”

    “金獐兽?”

    萧凡记得,金獐兽内丹。在二级标的物之中,排名在第三位。获得金獐兽内丹之后。只要再任意加上一样二级标的物或者几样三级标的物,就算完成任务,可以启动传送令牌。

    根据记载,金獐兽确实生活在沼泽地中,只是地图上却并未显示,这一带的沼泽会有金獐兽。

    “不错。金獐兽特别机警,贺某可是花了足足三天三夜的功夫,才从远处潜行到了这里,已经很接近这妖兽了。眼看马上就要得手。结果道友却将它赶走了,请问这个损失,道友打算怎样赔偿?”

    贺姓黑衣男子冷笑着说道。

    看来此人特别擅长某种隐匿之术,萧凡刚才以天眼神通搜索此地,也未曾发现他丝毫的踪迹。不过说到赔偿,自然是岂有此理的事情,这沼泽又不是他自家的后花园。

    萧凡笑了笑,连话都懒得说。

    此人的神态其实已经说得明明白白,他心中到底在做何打算。

    “看来道友是不打算赔偿了?其实。我看你这对灵虫还有点意思,虽然只是二阶奇虫,只要愿意赔偿给我,再给一些其他的补偿。也不是不能商量的。我这个人,很好说话。”

    黑衣男子也不去理会萧凡的心中所想,自顾自说道。

    萧凡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淡然说道:“贺道友,我要是你的话。就赶紧去追那头金獐兽,别在这浪费时间。或许还能追得上。”

    “是吗?”

    黑衣男子上下打量着他。眼里闪过一抹诧异的神情,实在没有想到,萧凡居然并不逃跑,还敢以这种语气和他说话。

    “好,很好。殷老怪敢让你来参加这个赌赛,想必一定给了你不少好东西。那就用你的性命来赔偿吧!”

    话音未落,这黑衣男子便手中一晃,“叮当”,一下古怪的铃声忽然发出,随即,一个小小的铜铃显现而出,握在黑衣男子的手中。

    这么毫不犹豫就动手,估摸着他从见着萧凡那一刻起,打的就是杀人夺宝的主意。萧凡的修为越低,身上带着逆天宝物的可能性就越大。否则,殷老怪凭什么让他来参加这个赌赛?

    铃声飘来,萧凡脑袋忽然一阵眩晕,似乎一下子就陷入了恍惚之中。

    与此同时,一道若有若无的虚淡黑影,自萧凡脚下的沼泽之中倏忽钻出,奇快无比地向萧凡扑来。

    浩然正气飞速流转,眩晕感瞬间被驱走,萧凡冷哼一声,一面阴阳八卦镜自袍袖中飞射而出,放射出闪闪的金光,照在黑影之上。

    那黑影一声嘶鸣,顿时就在金光之中扭曲变形,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竟是某种类似鬼物的东西。

    见萧凡这么快就从眩晕之中醒了过来,黑衣男子似乎也有些诧异,轻“咦”一声,说道:“居然能抵挡得住我的落魂玲,看来我有点过于小觑你了……不过,既然进了我的落魂阵,还想脱身,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说着,黑衣男子高举铜铃,连连摇晃,“叮当”之声不绝。

    不过,萧凡早已有备,浩然正气流转全身,早已将自己防护得严严实实,这铃声纵算再有古怪,也对他毫无影响了。

    黑衣男子似乎也没有再向他施展惊魂法术的意思,只顾将铜铃摇得叮当乱响。

    一道道若有若无的黑影,争先恐后的从沼泽之中飘荡而出,鬼影重重。

    落魂玲,落魂阵,加上这无尽的鬼影,看来黑衣男子也是一名魔道鬼修。殷姓老者曾反复告诫过萧凡,岳西国有不少精研鬼道功法的修士,如果碰上了,须得小心。因为土魔偶固然凶悍无比,力大无穷,对这些虚无缥缈的鬼物之属,却没有多少办法,只能靠萧凡自己应对。

    眼见鬼影越来越多,萧凡再不犹豫,低喝一声,如意雷光塔浮现而出,袍袖一扬,宝塔径直向空中飞去,迎风暴涨,顷刻间化为数丈高的巨塔,雷光闪闪,向黑衣男子笼罩而下。

    黑衣男子一惊,却也并不太在意,随手一抬。一面乌黑的盾牌飞射而出,也是迎风暴涨。向着空中的雷光塔迎击上去,右手继续摇动铜铃。召唤更多的鬼物出来。

    为了捕捉那头金獐兽,他花费了数个时辰,无声无息地布下这个落魂阵,阴魄厉鬼遍布沼泽之中,只待时机合适,就要发动大阵,一举将那机警异常的金獐兽生擒活捉。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萧凡无意间闯了进来,将金獐兽惊走。但萧凡自己,也已完全陷入落魂阵之内。

    走了金獐兽,拿下这个不知死活的金丹中期修士,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黑衣男子不无得意地想着,只要稍待片刻,整个落魂阵就能完全发动,到时候,这个姓萧的家伙,就算有再大的本事。也插翅难逃。

    萧凡的反应却有点古怪,抛出那座黄金宝塔之后,就双手抱胸,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淡淡地望着他,再也没有其他动作了。

    不过看上去,又不像是束手待毙的样子。

    这种异常的情形。立即引起了黑衣男子的警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那宝塔可能有什么古怪,说不定威能奇大。

    能够修炼到金丹后期巅峰境界。黑衣男子少说也活了一百多年,各种争斗经验丰富无比,尤其直觉更是极其敏锐,一下子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只可惜,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已经太迟了。

    半空之中,骤然霹雳大作,无数银光闪闪的电弧,倾泻而下,编织成一张银灿灿的大网,当头笼罩而下。

    “不好……”

    黑衣男子脸色剧变,身子一闪,就要避开,却哪里还来得及?

    银光闪烁,雷网已经将周围数丈范围都笼罩其中,这个范围内的所有鬼影,只要一接触到银色电弧,立时便烟消云散,连半分抗拒之力都没有。

    萧凡的本命雷电之力,来自银翼雷鹏的内丹,乃是妖灵之属,对鬼道的克制颇为有限。如意雷光塔却是实实在在的佛门至宝,雷鹏的雷电之力,经过雷光塔的转化之后,威能骤然大增,对鬼物的克制也远非先前可比。或许仍然不如太乙神雷昊阳神雷那样的至阳雷电,对付黑衣男子召唤出来的这些鬼影,却是绰绰有余了。

    黑衣男子不由大惊失色,嘴一张,一口精血喷出,化为漫天血雾,转眼间就被空中的黑色巨盾吸收了进去,一下子变得比先前凝厚了倍许,亭亭如盖,笼罩在黑衣男子的头顶,黑光之中隐隐透出一股血色。

    便在此时,又是一声惊天霹雳。

    雷光塔底部,一道由无数纤细电弧凝聚而成的巨大雷弧轰然击下,毫不客气地击在黑色盾牌之上。

    虽然经过黑衣男子以自身精血加持,在雷弧的轰击之下,黑色盾牌血光一闪,随即无声无息地寸寸碎裂而开,竟不能阻挡雷弧分毫。

    “啊……”

    黑衣男子见状,脸色顿时变成惨白色,手忙脚乱的还想要祭出什么宝物来抵挡,如同海碗般粗大的雷弧已经一轰而下,重重击在他的头顶。

    刹那间雷光四射,如同烟花绽放。

    黑衣男子眼里闪过一抹绝望之色,整个身躯就在雷弧之中爆裂而开,和他的盾牌一样,寸寸碎裂,转瞬间化为一团血雾,又一转眼间,就被无尽雷光扫荡得干干净净,什么都不剩下了。

    刚才还气势汹汹,要取萧凡性命,满脑子杀人夺宝念想的黑衣男子,就此消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包括他握在手中的那个铜铃,也被雷电之力击得粉碎,化为飞灰。

    可怜这人也是一名堂堂的金丹后期巅峰修士,论神通之大,确实还在萧凡之上,却半点都来不及施展,就这样死在了雷光宝塔之下。

    萧凡袍袖一扬,将一枚储物镯自沼泽中卷起,收入了手中。

    这是黑衣男子唯一剩下来的东西。

    那些若有若无的鬼影,失去了掌控,顿时便呆呆地停在沼泽水面之上,一动不动。萧凡手腕一翻,漆黑如墨的聚魂钵浮现而出,望空一抛,一个黑色的漩涡出现在空中,顷刻间将数百无主的鬼影都收了个干干净净。

    聚魂钵虽然是收集阴魂鬼物的法宝,原本想要一次性收取这许多阴魄厉鬼也力有未逮,但已经无人操控的鬼物,自然是例外。

    萧凡收起钵盂,眼神四处一扫,见再无什么异常,便即遁光一起,向着沼泽深处飞射而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