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72章 同命魔偶
    土魔偶还是呆呆地站立在那里,没有令牌驱使,它不会自行行动。

    其实土魔偶还有更加方便的驱使之法,那就是直接炼化令牌,藏于体内,心念一动,就可以立即激发土魔偶体内的二魂五魄,当真是如臂使指,灵活无比。远不是现在用令牌驱使那么麻烦,总是存在一些滞后性。平时倒也没什么,一旦骤然遇险,这么一点滞后性很可能就是致命的。

    炼化令牌,魔偶与本体几乎等同一人,基本上完全同步。

    而这样做的弊端在于,炼化令牌之后,这具魔偶从今往后,就只听命于一个主人,其他人再没有办法驱使。殷姓老者为了炼制这具土魔偶,前前后后二十几年,花费了偌大心血和无数珍稀材料,又怎可能让其变成萧凡的同命魔偶?

    至于以令牌驱使魔偶的那点滞后性,想来只要萧凡机警些,小心些,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炼化令牌,驱使同命魔偶的方式,是巫灵谷的不传之秘,历来只掌控在少数高阶修士手中,殷姓老者自不会将其传授给萧凡。只不过,他做梦也想不到,萧凡手里还有一面犬巫门的令牌。并且,不是一面普通的令牌,而是记录着魔偶炼制和控制之法的传承令牌。

    当然,这面传承令牌很可能也是个仿制品,只包含着犬巫门很少一部分的传承,饶是如此,相对巫灵谷这样一个犬巫门的分支而言,这传承令牌上的很多功法。就已经精粗有别了。

    两个月来,在殷姓老者不遗余力的教导之下,萧凡对巫灵术的了解。突飞猛进,早已悟透了那面传承令牌上记述的魔偶炼制与掌控之法。

    魔偶炼制十分复杂,而且相当血腥,萧凡自不会去尝试。但眼前已经有了这样一具金丹后期巅峰修为的土魔偶,萧凡却并不介意将其炼化之后,收为己用。

    这土魔偶浑身俱皆以土属性的顶阶材料炼制而成,殷姓老者又千方百计熔炼了一名精通土属性功法的金丹初期修士的二魂五魄进去。可谓是极其完美的厚土属性的魔偶了。在山谷平原等有土石之属的地方与人交手,这土魔偶实在是难得的好帮手。

    萧凡看着那几滴黏在土魔偶身上,既不下坠也不被吸收的鲜血一眼。手一扬,五道金光闪闪的圆环飞射而出,一闪即逝后,下一刻就在魔偶的脖颈和四肢之上浮现出来。闪烁着耀眼的光泽。紧紧勒住了魔偶。

    这是萧凡在黄金大殿炼器堂里分到的另一套普通法宝——五行禁制环。

    这套五行禁制环,萧凡原本是打算带回去交给二师兄使用的。整个无极门,暂时只有他和二师兄文天是金丹期境界,可以驱使法宝,其他人暂时还只能使用法器。

    谁知空间异变之后,他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梭摩界,却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返回中土界了,这五行禁制环自然也只能留下来自己使用。

    不过眼下用在这里。很明显十分合适。

    看了看那五个金光闪闪的圆环,萧凡略一沉吟。袍袖一扬,又是两张符箓激射而出,同样金光灿灿,灵气盎然,闪耀着五行禁制的波动。

    正是萧凡亲手炼制的定身符。

    一前一后,贴在了土魔偶的前胸和后背之处。

    这定身符的效力,远没有传说中的那样逆天,对于大部分和萧凡修为差不多的同阶修士而言,能起的作用非常有限,几乎只能禁锢对方瞬间的行动,一眨眼功夫,就会被人破掉。

    然而高手搏杀,争的就是这一眨眼的功夫。

    将这些准备工作都做完之后,萧凡还是不放心,嘴里念念有词,左手捏诀横胸,右手五指轮转,一道道法诀打出去,将桃花幻阵的禁制之力完全启动,并且将融入了四枚定身符的中心禁制调整到了土魔偶的四周。

    这土魔偶力大无穷,萧凡可是亲自领教过的,纵算较之那些天生强横无比的九级顶峰妖兽,似乎力气还要更大一些。一般的禁制之术,萧凡真担心对土魔偶没有作用。

    殷姓老者将这土魔偶交给自己驱使,萧凡可不相信他不在土魔偶身上留下一点后手。万一施法的时候,一不小心激发了殷姓老者留在土魔偶身上的后手,那可就麻烦了。他丝毫都不想在这里和一具没有任何感情,悍不畏死的金丹后期巅峰魔偶大战一场。

    调整好了桃花幻阵的禁制之力,萧凡最后将黑麟和铁背刀螂都放了出来。两头铁背刀螂毫无感情地望了土魔偶一眼,飞身一闪,就不见了踪影。

    萧凡给它们的指令很简单,守在桃花幻阵之中,对于一切敢于前来捣乱的妖兽,格杀勿论。

    而黑麟是萧凡的本命灵宠,灵智之高,自然绝非灵虫可比,早已能做到和萧凡心意相通,好奇地盯着土魔偶打量了片刻,毛绒绒的黑脑袋在萧凡身上亲昵地擦了几下,黑影一闪,也隐入到了幻阵之中。

    做好一切布置,萧凡长长舒了口气,几滴鲜血滴落在那面小型的暗红色令牌之上。

    这一回,鲜血倒是毫无阻碍地溶入到令牌之中。暗红色令牌,渐渐开始变得鲜艳起来,闪耀着淡淡的血色光芒,同时一股强烈的血腥气,也透了出来。

    萧凡手掌往上轻轻一抬,令牌缓缓飞起,停留在萧凡身前,血色光芒闪烁,忽明忽暗,色彩极其艳丽。

    “疾!”

    萧凡一声轻叱,嘴一张,一股银白色的火焰直喷而出,正是他修炼有成的金丹之火。

    炽热的丹火,顷刻将血色令牌包围起来,开始一点点的炼化。

    两个时辰过去,小小的血色令牌,变成了一团深红色的胶状物,在丹火的凝炼之下,还在进一步的熔化。萧凡的额头之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原本红润的脸色,也略显苍白。

    不过炼化了这么长的时间,令牌没有任何异样,那边的土魔偶也一直安安静静的,眉心,胸口,丹田之处的几滴鲜血,也已渐渐融入到了魔偶体内,只留下了一点点淡红色的印迹。

    看来自己估计失误,殷姓老者真的没有在令牌之中留什么后手。

    估计他也绝对想不到,萧凡居然懂得同命魔偶的炼制之法。

    正当萧凡暗暗舒了口气,想要再加大丹火的力量,一鼓作气将令牌炼化之时,被丹火包围着的深红色胶状物之中,忽然毫无征兆地飞出一点翠绿的光芒,一闪就突破了丹火的包围,快如闪电般向不远处的土魔偶飞去。

    萧凡冷哼一声,手指一抬,一道银色电弧飞射而出,向着翠绿光芒轰击而下。

    那翠绿光芒却灵性十足,往旁边一闪,便躲过了电弧轰击,眨眼之间,就没入到了土魔偶的身躯之中。

    原本一动不动的土魔偶,猛地浑身一震,双眼骤然睁开,闪耀着冷酷的寒芒,直直地盯住了萧凡,一声冷喝从魔偶的嘴里吐出。

    “小辈,你还真敢背叛本座?”

    正是殷姓老者的声音。

    “一缕分神罢了,也敢在这里嚣张!”

    萧凡冷冷一笑,淡然说道,嘴一张,将眼前已经渐渐有融化为液体趋势的深红色胶状物一口吞了下去。虽然这还不是最佳时机,但情形有变,萧凡自然不会再迟疑犹豫。

    令牌所化深红色胶状物刚一吞入肚里,萧凡脑袋一晕,各种古里古怪的画面纷纷涌现出来,顷刻之间,萧凡便觉得自己的脑海中似乎多了一些什么东西,而原本和他毫无关联的土魔偶,也一下子就能清晰地感应到了。

    萧凡不由大喜,立即就以神念之力向土魔偶下达了站在原地不许动的指令。

    本来已经抬起脚,扬起手,就要向萧凡大步逼近的土魔偶,一接到这个指令,立即便停了下来,定定地站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小辈,你以为凭着你区区金丹修士的那点神念之力,就能操控老夫祭炼了那么多年的魔偶?做你的清秋大梦去吧!”

    魔偶体内,传来一阵暴怒的咆哮。

    萧凡理都不理,双手平伸,十指箕张,一道道耀眼的银色电弧,在他的指缝间不住闪烁,逐渐变得越来越是粗大。

    毫无疑问,殷姓老者将自己的一缕分魂留在了魔偶体内,不消灭这道分魂,就算他彻底炼化了令牌,也无法自如地操控土魔偶。对于这种情形,萧凡倒是早有预料,也早已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小辈,老夫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马上将令牌吐出来,我就当你是一时糊涂,既往不咎!”

    魔偶体内的分魂咆哮着说道。

    分魂现在也够郁闷的。

    很明显,他要是强行驱使魔偶和萧凡大战一场,就算最终能够将萧凡灭杀,也和他当初的设想大相径庭。他原本是希望萧凡和魔偶合力,赢得赌赛的。现在倒好,先就来一场自相残杀。

    灭杀萧凡之后,魔偶多半也会受损,面对这厉兽荒原的众多凶兽以及那一群凶神恶煞的参赛者,实在没有多少取胜的希望。

    只可惜,萧凡似乎已经铁了心,对他的警告置若罔闻,一道道粗大的雷弧,已经呈现而出,在小小的山洞之中,显得格外耀眼刺目。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