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69章 赌注
    天台宗宁宗主微笑着迎上前去。。。

    黑魔教带队的黑袍少年和中年男子,同时向宫装女子抱拳拱手,客气非常。

    宁宗主微笑说道:“查长老,明长老,两位一路辛苦,怎么,黑教主此番不亲自坐镇赌赛么?”

    被称为查长老的黑袍少年连忙抱拳说道:“真是很抱歉,黑师兄刚好有些事走不开。师兄让我等向宁宗主致意,有宁宗主亲自主持这场赌赛,足以震慑宵小之辈了。赌赛结束之日,黑师兄会亲自赶过来的。”

    宁宗主也不以为意,笑着说道:“承蒙黑教主谬赞,如果其他道友也没有什么意见的话,那妾身就勉为其难了。”

    “呵呵,宁宗主不必客气,你与黑教主是我们岳西国九大宗门数一数二的高手,有你们二位中的一位亲自主持这场赌赛,谁敢不服?”

    “是啊是啊,宁宗主就不用客气了,我们早点开始吧……”

    其他的元婴老怪,便都纷纷表明了态度。

    其实由谁来主持这场赌赛,关系都不大。这样古老传承下来的赌赛,规则早已非常成熟,并且得到了九大宗门所有元婴老怪的一致公认,就算是黑魔王和宁宗主都不可能破坏这些规则的。

    眼下这广场上集中了岳西国九大宗门几乎所有最强的修士,不要说岳西国内,纵算是整个岳西地区,敢于到这里来捣乱的人,都不会太多的。

    敢来,也讨不了好去。

    宁宗主的目光越过查长老和明长老。落在其后的黑白双煞身上,双眼微微一眯。说道:“查长老,此番贵教派来参加赌赛的。就是黑白两位师侄么?”

    显然连宁宗主都有些意想不到。

    黑袍少年咧嘴一笑,说道:“宁宗主慧眼如炬,正是。”

    宁宗主的双眉轻轻一挑,随即又恢复了平静,淡然说道:“看来黑教主对这一次的赌赛是势在必得,本钱下得很足啊。”

    “是啊,查长老,你们把黑白双煞派来参加赌赛,这不大公平吧?”

    坐在左首第三个位置的一名鸩面老者。沉着脸,很不悦地说道。

    此人已是元婴初期的巅峰境界,随时都有可能突破瓶颈,更上一层楼。在现场的元婴修士之中,是仅次于宁宗主的高手。

    立即又有几名元婴老怪随声附和。

    虽然黑魔教是魔道九宗之中实力最强的宗门,教主黑魔王号称岳西国第一修士,但赌赛事关重大,牵涉到太多的利益,这些元婴老怪也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黑袍少年怪眼一翻。不徐不疾地说道:“诸位,赌赛的规则我们大家都清楚,只要是元婴期以下的修士,都可以参加。黑白两位师侄。难道不是金丹期修为么?”

    “嘿嘿,谁不知道你们黑魔教合体**的厉害?他二人又是这么多年来,你们黑魔教最有希望进阶元婴的金丹修士。若是他二人合体的话。就算境界还是金丹期,神通之大。恐怕元婴期修士也要避让三分吧?这样一来,还有其他人的活路么?”

    鸩面老者毫不客气地说道。

    黑袍少年冷笑着说道:“只要不坏规矩就好。至于其他人。那就各凭运气吧。厉兽荒原那么大,传送进去的地点又是不确定的,只要运气不是太差,应该不是那么容易碰上。仅仅只有三个月时间,就算两位师侄再厉害,也不可能将里面的标的物都取走,大伙还是有很多机会的。”

    鸩面老者脸色更加难看,说道:“厉兽荒原危机重重,变异妖兽层出不穷,虽然黑白双煞确实很厉害,但谁都不敢说百分之百的把握,真要是出个什么意外,只怕贵教会后悔莫及。”

    “这一点,就不需要郎宗主操心了。”

    黑袍少年脸色也变得有几分难看。

    紧随在他身后的那名白皙异常的美艳女子,娇笑着说道:“多谢郎前辈关心,我们进去之后,一定会多加小心的。虽然说厉兽荒原很危险,却也有着不少的机遇。富贵险中求,古来如此!”

    鸩面老者冷哼一声,说道:“倒是老夫多管闲事了,那我就等着两位凯旋而归的大好消息。”

    美艳女子嫣然一笑。

    和她并肩而立的丑陋男子,自始至终,脸色冰寒,没有说过一个字一句话。

    “萧道友,等进了厉兽荒原之后,要尽量避开黑白双煞。”

    那边厢还在剑拔弩张,萧凡的耳边已经响起了殷姓老者的传音之声。

    “嗯。”

    萧凡轻轻点了点头。

    这黑白双煞,连元婴期老怪都不敢小觑了,他自然会格外谨慎小心。

    当下黑袍少年与中年男子昂然在左首第一第二个位置落座,除了主席位置左首空着的那张太师椅,其他所有座位上都已经有人。这么多元婴老怪齐聚一堂,顿时令得这处广场上腾起一股冲天的煞气。

    天台宗的宁宗主,徐徐坐下,任由左边的太师椅空着。

    那是黑魔王的座位,他虽然没来,其他人却也谁都不敢僭越。

    “好,各宗各派的道友都到齐了,黑教主有事不能前来,查长老明长老赶到这里,也是一样。这场赌赛,下面就可以正式开始了。请诸位把这一次的赌注都交上来吧。”

    黑袍少年随即一扬手,一个储物镯滴溜溜地飞向宫装女子,与其同时,其他元婴老怪也纷纷抛出自己的储物镯。宁宗主也不客气,举手一招,将空中的储物镯都收了起来。一一以神念扫视过之后,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很好,各宗门的赌注都下齐了,暂时交由我们天台宗保管。”

    站着的金丹修士,望着整整齐齐摆放在宁宗主手边的九个储物镯,一个个露出了火热的神情。

    这些赌注,不要说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就算对于在座的元婴期老怪,也一样有着极大的诱惑力。每次赌赛赌注之巨,甚至要超过一个中等宗门全部的积蓄了。

    检视过储物镯,宁宗主高声说道:“诸位道友,有关厉兽荒原赌赛的规矩,还是和以前一样。一共有二十一位道友会经由传送阵进入封印之内。传送的地点,没有一定之规。传送到何处,要看各人的运气如何。我这里有一份单子,是此番赌赛的标的物,大家都好好熟悉一下……”

    说着,宁宗主袍袖一扬,一片片竹简飞射而出,在座的每位元婴老怪,人手一片。

    殷姓老者拿起那片竹简,贴在自己的额头之上,神识浸入,很快便阴晴不定起来,似乎有些意外。稍顷,将竹简递给了身后的萧凡。

    萧凡将竹简贴在了额头上。

    有关赌赛的标的物,殷姓老者早就和他聊过的,多数是一些外间罕见的灵花灵草,妖兽内丹,材料和精血,还有几种特殊的可以培育驯化的妖兽幼崽和兽卵,也在标的物的目录之中。

    按照以往的规则,每个参加赌赛的修士,都会随身佩戴一块令牌,作为开启荒原里面传送阵的信物。这块令牌有特殊的检验功能,眼下是无效的,不能作为传送的信物。必须收集到一定数量的标的物,再用令牌感应这些标的物的气息,确认无误,令牌才会被激发,能够被传送阵认可。

    标的物也是分等级的。最高等的标的物,只要收集到其中一样,就足以激发令牌。而次一等的标的物,则需要好几样,才可以激发令牌;最次的标的物,需要十几种乃至数十种汇齐才能激发令牌。

    如此设定的原因,自然是为了防止一些参加赌赛的修士作弊,不去收集标的物,而是直奔传送阵,等着三个月后,传送阵开启的时候,直接离开。虽然那样一来,就算到了外边,也一定会激怒那些元婴老怪,当众灭杀,但也不是说一点逃命的机会都没有的。

    最少,会有人抱着这样的幻想。

    如此的话,那些千辛万苦抓了他们去参加赌赛的元婴老怪,就要血本无归了。纵算将临阵脱逃者当场灭杀,也还是亏大了。

    竹简上记录的标的物,足足有一百多种。其中一等标的物,只有不到十种,包含着三种妖兽的内丹,一种妖兽的幼崽和兽卵,以及几种灵花灵果。这些灵花灵果,无一例外都有极其强悍的妖兽守护。二等标的物,则有三十多种。剩下的一百余种,都是三等标的物。

    纵算是最次的三等标的物,也是八级妖兽的内丹和材料。如果全部是八级妖兽内丹,则至少需要五十颗以上,才能完全激发令牌。

    不要说八级妖兽本身也极其凶悍,在区区三个月时间内,以一人之力要灭少这么多妖兽,再无恙赶到传送阵那边,几乎是不可能的。

    妖兽不会蠢到一动不动,束手待毙。真要是五十头八级妖兽集中在了一起,恐怕包括黑白双煞在内,都只能落荒而逃,跑得越远越好,谁还敢去打它们的主意?

    片刻之后,萧凡便将竹简放了下来,神情平静。

    这些标的物,和殷姓老者给他看过的上次赌赛的标的物,大致差不多。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