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68章 黑白双煞
    坐在主位上的一名宫装女子微笑着站起身来,向中年美妇和殷姓老者点头示意。

    这名宫装女子约莫四十岁左右,长相谈不上美丽,中人之姿罢了,双眉斜飞入鬓,脸上神情坚毅。这种面相的女人,一看便是那种权力欲极强,喜欢掌控一切的性格。

    但是在场这么多元婴老怪,此人却堂而皇之地高踞主座,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萧凡神念一扫过去,顿时大吃一惊。

    这宫装女子身上气息深不可测,纵算和巫灵谷的中年美妇以及殷姓老者比较而言,也要强大得多,赫然竟是元婴中期的境界。至于到底是刚刚迈入元婴中期还是已经处于这个境界多年,以萧凡现在的修为和眼界,还真是很难做出具体的判断。

    如果说,面对元婴初期修士,一对一的情况下,萧凡眼下多少还有些让对方顾忌的手段,纵算打不过,或许还有几分逃跑的可能。但面对元婴中期修士,那最好是什么心思都不要乱动。实力相差太悬殊,无论是打是逃,都不可能有半分希望。

    实在没想到,这赌赛还有元婴中期修士坐镇。

    萧凡的心直往下沉,他原先筹划好的几条退路,因为这名意外出现的元婴中期修士,立即就显得苍白无力,实施起来恐怕难度一下子变得极大,成功的可能性会很小。

    显然,在场诸人谁都没有去在意区区一名金丹中期修士心中所想。

    见宫装女子起身相迎,中年美妇和殷姓老者立即满脸堆笑,疾步上前。向宫装女子行礼问好。

    “有劳宁宗主亲自相迎,不敢当!”

    蔡姓中年美妇连声说道。纵使她平日里傲气异常,在这位元婴中期大高手面前。也是笑靥如花,极其客气。

    宫装女子宁宗主也微笑着寒暄客气了几句。

    无疑,这位就是天台宗宗主,忝为地主,亲自在这里迎候其他各大宗派的主事者。现场不少元婴期修士,万一有什么纷争,也确实需要这么一位力压群雄的中期高手,才能镇得住场子。

    寒暄几句之后,宫装女子冷冽的目光。忽然一凝,就此盯在陈阳脸上,眸中精光大放,露出了十分意外的神情。

    殷姓老者便摸了摸下巴,满脸得意,似乎宫装女子的惊奇正在她的意料之中。

    不过宫装女子毕竟身份非比寻常,意外之色一闪即逝,随即镇定如恒,吩咐看座。蔡姓中年美妇和殷姓老者便即在右首的一排椅子中坐下。殷姓老者紧紧挨着黑沙门的沙老怪而坐。从这个座次安排上也能看得出来。巫灵谷在魔道九宗之中的排名,略在黑沙门之上。

    黑沙门虽然不是魔道九宗最弱的一支,排名也已经比较靠后。

    沙老怪瞥了萧凡一眼,目光依旧大为不善。显然还记着仇,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小子,你终于来了。虽然不能亲眼看到你怎么死。但只要你三个月后没有出来,老夫心中这口恶气。就总算是出了。”

    萧凡淡然一笑,还是一声不吭。

    没必要在这里和他做无谓的口舌之争。

    殷姓老者却有些不大乐意。哼道:“老沙,咱俩可是多年的交情,你就那么想看着我输?”

    沙老怪笑道:“那倒不是,我就是看不惯这小子牛逼哄哄的样子,一个金丹中期的小辈而已,哼哼……”

    在沙老怪想来,任何修为比他低的修士,在他面前都应该诚惶诚恐,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萧凡这样不亢不卑,甚至还略带傲气的,他自然是十二分的看不惯。

    殷姓老者瞥了褚九一眼,说道:“说到牛逼哄哄,你身后这位更胜一筹吧?老沙,你可千万要搞清楚了,这位莫不是南洲大陆那些大宗派的嫡传弟子吧?真要是那样,可有些麻烦的。”

    言辞之间,对南洲大陆的大宗派,着实忌惮不已。

    沙老怪哼了一声,说道:“那又怎样?”

    却是一副成竹在胸,自信满满的样子。

    殷姓老者略略一点头,不再多说。南洲大陆离岳西国毕竟太过遥远,平日里甚少往来。再说,为了这六十年一轮回的赌赛,哪个元婴老怪没有抓过外来修士充当炮灰?如果因为这个事而被其他宗派寻仇的话,整个岳西国魔道九宗都会联起手来,一致对外。

    想来南洲大陆的那些大宗门,就算实力再强,也不可能为了一名金丹期弟子,和整个岳西国魔道九宗为敌。开启这样的跨大陆大战,一定要有足够的利益才行。

    不久之后,一些大型飞行法宝陆陆续续降落在官场附近,其他魔道宗门的元婴期老怪,也相继到了。

    “萧兄弟,看来这回,你真是鹤立鸡群啊……”

    长身卓立的萧凡,耳边忽然响起褚九略带调侃的传音之声。

    萧凡嘴角不由露出一丝苦笑。

    基本上,九大魔宗的元婴期老怪已经到了绝大部分,从紧随在他们身后的那些即将参加赌赛的金丹修士来看,确实每个人的修为,都已臻于金丹后期境界,到目前为止,唯独萧凡是金丹中期,还是刚刚才炼化药力达于金丹中期巅峰水准,不然对比只有更加强烈。

    也不怪褚九会这样调侃他了。

    广场上益发热闹起来,那些元婴期老怪彼此都十分熟悉,便三三两两地攀谈起来。侍立在后的金丹修士,也有少数相互交谈的。须知在岳西国,他们也算是高阶修士了,没有元婴老怪在的场合,这些金丹修士之中随便哪一个都可以称尊称祖。

    唯独主位左首最尊贵的那个位置,还是空着的。

    毫无疑问,这个位置必须留给九大宗门之中,实力最强的黑魔教。

    又等了半个时辰,终于,远远的天际出现了一团不住翻涌的黑云,向这边滚滚而来。

    “黑魔教的人到了……”

    人群之中,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顷刻之间,滚滚的黑云便到了广场上空,忽然一声凄厉的长啸,自黑云之中发出,翻腾不已的黑云骤然在空中凝聚成一具身高数十丈的黑色魔像,头生两只黑色的短角,满嘴獠牙,狰狞异常。

    这具巨大的黑色魔像,一闪即逝,随即便重新化为一团黑云,往下边一收,转眼间便散得干干净净,露出黑云里面的一架飞舟,从头至尾,长达百余丈,船头矗立着一座黑色的魔神雕像,高约数丈,和刚才在空中现形的黑色魔像,长得一模一样。

    整条飞舟,气势凌人,给人一种泰山压顶般的压迫感。

    所有在场的元婴修士,都情不自禁地一齐站起身来,望向那条飞舟,神情肃然。

    随即,飞舟上走出来两名身穿黑袍,腰间缠着一条淡紫色缎带的男子,其中一名是中年人的面相,另外一名则是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偏偏这位十六七岁的少年,身上气息似乎比中年人更加强盛三分,中年男子略略落后半个身子,礼让黑袍少年在先。

    紧随他们身后的,则是二十几名同样身穿黑袍的男女修士,腰间缠着淡红色的缎带,从气息上判断,都有金丹期修为。

    尤其是紧跟在黑袍少年和中年人身后最靠前位置的两名黑袍修士,特别引人瞩目。

    这两名黑袍修士,一男一女,男的约莫四十岁左右,面黄肌瘦,两眼外凸,宛如死鱼眼睛一般,长相极其丑陋,皮肤黑得如同炭团一般,闪耀着黑色的光泽;女的则最多二十出头,五官艳美,身材窈窕,皮肤白皙无比,肤如凝脂,吹弹得破,当真是貌美如花,不在狐妖女玉婉儿之下。只没有玉婉儿眉宇间那股狐媚气息。

    这样两个人并排站在一起,实在是要多扎眼就有多扎眼。

    偏偏这两人身上的气息都强盛无比,不但是金丹后期巅峰境界,而且较之其他在场的金丹后期巅峰修士的气息都要更强几分。与那些元婴期老怪相比,也只是相去半步之遥而已。如果神念之力稍弱一点的人,只怕会将这两人误认为是元婴初期的修士。

    见到这一男一女,其他人倒也罢了,那些站在元婴期老怪身后第一位,要去参加赌赛的修士,顿时一个个脸色大变,震惊无比。

    连一直巧笑嫣然,似乎胸有成竹的玉婉儿都不禁轻“咦”一声,脸色变得极其阴沉。

    “黑白双煞?怎么可能是他们?”

    甚至黑沙门的沙老怪也脸色一变,十分吃惊地说道。

    殷姓老者将信将疑地说道:“这一回,黑魔教应该不会是想让他俩参加赌赛吧?”

    “为什么不会?”

    沙老怪立时反问道。

    “你可别忘了,六十年前那场赌赛,黑魔教派出参赛的都是外人,结果差一点全军覆没,在赌赛之中排名靠后,生生丢掉了一处精铜矿脉的开采权,还丢掉了三元城的一处大坊市,不但损失惨重,还丢尽了脸面。这一回,他们肯定要全力以赴,把这个场子找回来。那些丢掉的利益,也一定要重新收回去。”

    “你以为,黑魔王的面子,是那么好丢的么?”

    沙老怪冷笑着说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