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67章 天台宗
    一个时辰过去,飞舟开始减速。

    殷姓老者站起身来,说道:“快到了,我们出去看看吧。”

    “好,殷长老请。”

    萧凡淡然说道。

    两人来到飞舟船头之时,中年美妇和玉婉儿已经站在那里,裙裾和黑发迎风飞舞,飘然若仙。见殷姓老者和萧凡走过来,中年美妇双眉微微一扬,略略露出诧异之色,说道:“师弟,你给他服食了小巫灵丹?”

    殷姓老者微笑点头,说道:“正是,这丹药的效果很不错,超出了我的预料。”

    中年美妇打量了萧凡一眼,淡然说道:“区区两天时间,就能将小巫灵丹完全炼化,你的资质也算很不错了,希望你能在厉兽荒原多坚持一段时间。”

    至于活着出来,中年美妇连这样的“便宜话”都懒得说。以往,凡是进入厉兽荒原的金丹中期修士,包括那些修炼有大威力神通的金丹中期顶峰修士,基本上就没有活着出来过。只有极个别运气逆天的家伙才能例外。萧凡何德何能,可以成为那百中无一的特例?

    萧凡神色淡然,一声不吭,就好像没听见这番话。

    赌赛在即,就算自己态度不佳,料必这位巫灵谷的女掌门,也不会当真将自己如何的。巫灵谷的这两位元婴修士,不是阴险毒辣就是骄横之大,萧凡俱皆半点好感都欠奉。

    果然,中年美妇脸色一沉,死死瞪了萧凡一眼。眸子中杀气四溢。

    萧凡镇定自若,目视前方。索性不理她了。

    中年美妇冷哼一声,神情益发不悦。扭过头去,再不向萧凡看上一眼。

    恰在此时,萧凡的耳边响起一阵娇滴滴的轻笑之声,一个柔柔的糯糯的声音传了过来:“萧道友,你得罪我师父了,知道吗?”

    正是那位狐妖女玉婉儿。

    萧凡神色如常,不哼不哈。

    玉婉儿娇笑不停,低声说道:“萧道友,没必要拒人于千里之外。进了厉兽荒原。我俩是友非敌,大可以同进退,一起对敌。”

    萧凡还是不吭声,只是注视着前方。

    只见数千里外的远处,一片一望无际的山脉展现而出,郁郁葱葱,薄雾缭绕。普通人的双眼,纵算是身处高空,也看不得这般遥远。修炼有成的修真者,自然不一样。萧凡无需动用天眼神通,也能透过淡淡的薄雾看到数千里之外。

    “前边就是厉兽荒原了。”

    殷姓老者说道。虽然他已经参加过好几次赌赛,故地重游。依旧略有些激动。

    萧凡眼底绿芒闪耀。

    尽管站在千丈高空,又运转了天眼神通,厉兽荒原的广袤还是一眼望不到头。根据地图显示。厉兽荒原呈椭圆形,紧紧镶嵌在厉兽山脉和岳西国之间。将两者分割成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厉兽荒原长达四五万里,宽也有三四万里。

    不过和延绵百万里的厉兽山脉和广袤的岳西国比较而言。厉兽荒原确确实实就是个缓冲地带罢了。

    萧凡清晰地感受到,厉兽荒原上空传来的阵阵禁制波动。一个无形的大阵,将整个厉兽荒原都遮蔽起来,肉眼看不见,神念之力却能感应得一清二楚。

    刚才在密室之中,萧凡已经就地图上一些标注得不清不楚的地方,仔细向殷姓老者请教过了,殷姓老者也给了他尽可能详细的答案。

    眼见萧凡对自己不理不睬,玉婉儿也便识趣地闭上嘴巴,一缕常人难以察觉的杀机,自这艳美少妇妖媚的双眸之中,飞闪而过。

    以飞舟的遁术,数千里路程,很快就到了,飞舟在一座山峰之上,缓缓降落下去。

    这座山峰的山顶,早已被削平,山峰正中,建有一个直径数丈的法阵,散发着阵阵的法力波动。无疑,这就是那座可以进出厉兽荒原的传送阵。

    传送阵的位置,处在厉兽荒原的最南端,离真正的厉兽山脉已经非常之近,大约只有不到两万里。在凡人眼中,这是一个穷极一生都难以走过的距离,对于遁术高明的修真者而言,这个距离却并不算多远。

    传送阵一端,还修筑有一排建筑物,一个巨大的高台,正对着传送阵。高台之上,早已摆放好两排桌椅,好不精致,旁边的案几上,各类灵果灵茶,准备齐全,清香扑鼻。

    巫灵谷的飞舟刚刚在广场不远处降落,就有四名筑基期的女修,簇拥着一男一女两名金丹修士迎上前来,这两名金丹修士,男的有金丹后期修为,女的则是金丹中期修为,都是三十余岁年纪,长相周正,未语先笑,正是迎来送往的好手。

    那名一身青袍的男修双手一抱拳,恭谨异常地说道:“晚辈离轩,见过巫灵谷蔡前辈,殷前辈和诸位师兄师姐。两位前辈一路辛苦!”

    巫灵谷主姓蔡。

    “原来是离轩贤侄,不必客气。每次赌赛,都要麻烦你们天台宗,当真不好意思。”

    出乎意料的是,一贯高高在上,对任何人都不假辞色的中年美妇,对这位金丹后期修士却很是客气,语调也比较柔和。

    离轩急忙一躬身,益发恭谨地说道:“蔡前辈说哪里话来,我们天台宗忝为地主,为诸位前辈准备些粗劣水果和茶水,乃是份所当为,哪里当得起前辈如此谬赞。”

    原来他们是天台宗的修士。

    根据典籍记载,岳西国九大宗门,天台宗实力极强,排在第二位。难怪连傲气非常的中年美妇,对一位后生晚辈也如此客气。而这几位天台宗的修士,在萧凡眼里,是最不带魔修邪气的,反倒从身上隐隐透出一股庚金之气,似乎俱皆精通金属性的功法。

    事实上,天台宗也不能算是很纯正的魔道宗派,而是介乎正道和魔道之间,因为主修功法与魔宗修炼之道颇有些渊源,又在多年前和正道宗门的争斗之中,站在魔道宗门这一方,所以才被外人划入魔道宗门之中。后来魔道九大宗门将正道宗门悉数赶走,一统岳西国,天台宗就更加被视为魔道宗门了。

    此处往西南方向两万多里,就是另外一个国家的辖境,而那个国家,则主要由正道宗门掌控。九大魔宗之所以让天台宗镇守南疆,就是因为天台宗的功法兼有正魔两道之长,与正道宗门的关系,不如其他魔宗那样紧张,可以起到一个缓冲的作用。

    双方寒暄已毕,巫灵谷众人便在离轩等人的引领之下,向着广场那边走去。

    中年美妇素手一扬,庞大的飞舟急速缩小,变成数寸长短,飞入中年美妇袍袖之中,不见了踪影。

    广场那边,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一些元婴期老怪,大摇大摆地坐在椅子之中,每人身后都站着长长的一列人墙,自然是前来参加此番赌赛的修士和这些元婴老怪门下弟子。

    萧凡眼神一扫,就看到了黑沙门的沙老怪以及站在他身后的褚九。

    这位南洲大陆来的九公子,纵算在这样不利的情形之下,依旧面带笑容,高高昂起了头颅,傲气依旧。看上去,他体内的法力禁锢已经解除,整个人中气饱满,精神抖擞。估摸着他也和萧凡一样,被逼迫着服食了带剧毒的丹药,沙老怪再也不怕他逃走了。

    褚九也一眼看到了萧凡,先是双眉一扬,似乎颇有几分诧异,随即哈哈一笑,朗声说道:“萧道友,你也来了……抱歉啊,连累到你,当真不好意思。”

    眼见得又有两名元婴修士到来,整个广场都静悄悄的,大伙安安静静,谁也不敢大声说话,褚九忽然开口,显得极其突兀,顿时无数道目光直扫过来,其中不泛元婴老怪愠怒的眼神。

    这当口,一名金丹修士居然如此目中无人,简直岂有此理。

    褚九却毫不在乎,照样笑哈哈的。

    管你们怎么想,我九公子就笑了,怎的?

    萧凡也笑了,他很喜欢褚九这种傲气和洒脱的性格,微笑说道:“万法皆缘,褚兄不必自责。”

    “哈哈,说得好,我不自责,自责有什么用?大不了到了里边,咱哥俩联起手来,好好干他们一票。谁死谁活,眼下还说不定呢。”

    这一来,那些看过来的目光就益发的怪异了,却也并没有人出言阻止。只有另外几名站在元婴老怪身后的修士,嘴角不约而同地露出了一丝嘲讽与不屑之色。

    这几位,俱皆是金丹后期境界,其中两位还是后期巅峰状态,一个个强大无比,相比而言,萧凡的金丹中期境界,就显得太扎眼了。至少到目前为止,那些站在元婴期老怪身后第一位的金丹修士,还没有找到一个和他同样的金丹中期修士。

    这样的修为,进入到厉兽荒原,除了送死,再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也不知这个褚九,是想自找麻烦的带上一个累赘同行呢,还是故意调侃。估摸着是故意调侃的可能性比较大,又或者,是想要诱骗这个姓萧的年轻人当炮灰。

    对这些人讥讽的眼神,萧凡看得一清二楚,却也不甚在意。

    真正的强大,不一定要完全在外边表露出来,既然大家都来参加赌赛,迟早是要见真章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