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64章 土魔偶
    十天之后,临时洞府内,陈阳紧紧依偎在萧凡身边,又是紧张又是兴奋地盯着不远处一名皮肤土黄色的大汉看个不了。本文由 。。 首发

    这大汉身高约莫六尺左右,浑身骨骼粗大,肌肉虬结,只是神情木然,双眼呆滞。

    “这土魔偶看上去好像真人啊……比卡玛祖巫陵墓里见到的那些石魔偶,要精巧得多了……”

    陈阳啧啧赞叹不已。

    萧凡笑了笑,说道:“这是金丹后期巅峰的魔偶,他们的大长老一直精心培育了二十几年,当然和普通的魔偶不同。不过只要仔细一些,还是能够看得出来,这不是活人。”

    “那当然了,它毕竟只是一个魔偶……不过,我怎么看不出来,这东西有那么大的本事,竟然相当于金丹后期巅峰修士。”

    陈阳笑着说道,眼里露出跃跃欲试的神情,似乎想要上前抚摸一下那具土魔偶。

    萧凡微笑说道:“这也是魔偶共同的特点,和机关傀儡兽不同,魔偶没有那种凌人的气势。不激发它的时候,就如同一具雕塑,气息半点都不外露。”

    “这么说,这东西要是用来偷袭的话,很犀利了?”

    “那要看什么情况了,对付一般人当然没问题,但要是对付那些神念之力特别强大的对手,恐怕就难以凑效了。毕竟这东西只要一激发,立即就会爆发出凌厉的气势来,丝毫也不下于金丹后期巅峰修士的灵力波动。虽然激发的时间很短,也足够对手做出反应了。”

    陈阳兴奋地说道:“那你激发它给我看看……”

    萧凡手里把玩着一面小小的暗红色令牌。与容天祖师在卡玛祖巫陵墓之中用来驱使那些石魔偶的令牌十分相似,只是要小得多。也没有散发出法宝的慑人之威。容天祖师那面令牌,可是被误认为上品法宝。如今萧凡拿在手里的这面令牌。最多只有上品法器的灵力波动。

    终归这面小令牌,是专门用来驱使眼前这具土魔偶的。只对这一具魔偶有用,驱使不了其他魔偶。而那面大令牌,却能驱使数十具魔偶对敌。

    萧凡神念一动,一缕法诀无声无息地打入到手里暗红色小令牌之中,顿时一股刺鼻的腥气弥漫开来,木呆呆的土魔偶猛地睁大了眼睛,浑身爆发出一股惊天的气势。陈阳虽然早有准备,也被这股气势压得脸色大变。丰盈的娇躯一闪,就躲到了萧凡身后。

    萧凡脸上闪过一丝满意的神情。

    这几天,眼见他已经掌握了巫灵术的基础法诀,殷姓老者便即开始专注于教导他掌握土魔偶的操控之法。操控魔偶和操控机关傀儡兽有着很大的区别。机关傀儡兽是完完全全的死物,无论是谁,都能轻松掌控。哪怕是一名练气期的低阶修仙者,都可以毫不费力地操控一头相当于金丹修士的傀儡。

    魔偶不一样。

    因为魔偶是有“灵魂”的。这也是魔偶炼制最血腥的一个环节。就是将修士的精魂,活生生地剥去灵识,将情感。记忆等等部分,从修士的精魂之中抽走。也就是抽掉三魂中的觉魂和七魄中的天冲魄与灵慧魄,只剩下二魂五魄。然后将这残余的魂魄,炼入到魔偶体内。魔偶有了一定的知觉。比同阶的机关傀儡兽更加强大,可以执行一些相对更加复杂的任务。又和机关傀儡兽一样,无惧无畏。任何危险之地都敢去闯。

    萧凡手中这面令牌之中,则炼入了该修士的精血。与魔偶体内的精魂一脉相连,透过令牌。就能控制魔偶服从主人的命令了。

    所以,巫术门派炼制的魔偶,又被称为失魂魔人或者五魄魔人。

    每炼制一名魔偶,就至少要杀害一名修士,甚至是杀害好几名修士。因为在处理修士精魂的过程之中,抽取觉魂和天冲魄灵慧魄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失败。魂力损伤太多的精魂,就不堪使用了。

    炼制魔偶的等级越高,需要的修士等价也越高。

    比如眼前这具金丹后期巅峰水准的土魔偶,殷姓老者便毫不忌讳地告诉萧凡,使用了一名金丹初期修士的精魂。告诉萧凡这个秘密的时候,殷姓老者一双眼睛很不怀好意地在萧凡身上瞄来瞄去,自然是在想着,要是用萧凡的精魂来炼制魔偶的话,威力肯定更加巨大,说不定能炼出一名元婴期威力的魔偶。

    饶是萧凡胆气甚豪,也被殷姓老者的眼神看得很不舒服。

    这巫灵谷的老鬼,明显就是在恐吓他,让他乖乖听话,不要生出任何抗拒之心。

    眼前这具土魔偶用了一名金丹初期修士的精魂来炼制,操控它的主人,等阶也不能低于金丹初期,主人的等阶越高,操控起来就越是得心应手。

    时间紧迫,殷姓老者特许这具土魔偶在今后一段时间内,与萧凡生活在一起,以便加强两者之间的默契,让萧凡在参加赌赛的时候,能够自如地操控土魔偶。

    当下萧凡命令土魔偶做出各种动作,土魔偶俱皆一丝不苟地照做。陈阳看得煞是有趣,咯咯娇笑不已。

    见了这丫头如此没心没肺的模样,萧凡苦笑着摇摇头,又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满眼都是爱怜的神情。

    夜深时分,萧凡让陈阳去休息,自己独自留在练功室内,眼望着木呆呆站在一旁的土魔偶,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忽然举手一挥,几面阵盘飞射而出,就在练功室内布置出一个小型的禁制。

    这个禁制与普通隔绝神念查探的禁制不同,威力很强,练功室内的一切,都被完全隔绝,再厉害的查探手段,都不可能无声无息地侵入进来。

    禁制布置完成,萧凡手腕一翻,手掌之中多出来一面暗红色令牌,正是他从容天祖师手里夺取的那面令牌,当时被服部介措劈了一刀,导致令牌受损,有几个符文变得模糊不清。

    当时萧凡也不是很在意,随手收了起来,谁料一到梭摩界,又会遇到巫灵门派的人,无巧不巧的,还得到一具土魔偶的临时操控权。

    这面令牌一浮现,萧凡立即感到,站在一旁的土魔偶体内的二魂五魄,都略略牵动了一下。毫无疑问,这面令牌的威力,远在殷姓老者交给他的小令牌之上。

    萧凡心中一动,立即开始仔细钻研起令牌上的符文来。经过这些日子的认真学习,对于令牌上铭刻的古戎文,他早已十分熟悉,阅读理解毫无困难了。

    萧凡在练功室内一直待到次日凌晨,才收起令牌,带着土魔偶离开自己的洞府,前往殷姓老者所居的洞府。

    时光飞逝。

    很快,萧凡和陈阳在巫灵谷总坛待了一个半月,离厉兽荒原赌赛开始的时间,只有半个月了。

    这一日,巫灵谷总坛,大长老洞府。

    一间布满各种禁制的小洞府之内,殷姓老者居中盘膝而坐,萧凡坐在他的一侧,那具高大的土魔偶,安安静静地站在萧凡身后。

    殷姓老者抚摸着光滑的下巴,眼里露出满意的神情,说道:“不错不错,短短一个月时间,就能和魔偶之间达成这样的默契程度,看来你很用功。”

    萧凡笑了笑,说道:“事关性命,在下可不敢大意。”

    “你知道就好……”

    殷姓老者点点头,手中光芒一闪,浮现出一个翠绿的物件。

    萧凡的双眼顿时眯缝了起来。

    这翠绿的物件刚一出现,立即便引起了一阵剧烈的空间波动,连他体内的“乾坤鼎”都有了强烈的反应,仅次于卡玛祖巫陵墓石殿之中的那一次,甚至比在默兹堡血海空间通道遗址处的反应还要强烈几分。

    难不成这又是一件罕见的空间宝物?

    这个翠绿的物件,看上去像是一小节竹子,苍翠欲滴,不过周边却参差不齐,颇为残破,似乎并不完整。萧凡神念之力自然而然地往前一探,顿时就被那节“竹子”吸了进去。萧凡大吃一惊,急忙切断了和那缕神念的联系,脸上露出骇然之色。

    殷姓老者望了他一眼,双目中飞快地闪过一抹嘲讽之色,笑着说道:“怎么样,吃亏了吧?我跟你说,这件宝物可是非同小可,当初我才得到的时候,也和你一样,被它吓了一大跳。”

    “能够自主吸收修士神念之力的宝物,还真是不多见。前辈,这是件什么宝物?”

    萧凡脸上骇然之色一闪即逝,随即问道。

    殷姓老者却沉吟起来,抚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这是件什么宝物。当初得到它的时候,十分巧合,据我的推测,这应该是某件至宝的残余的一小部分……”

    “残余的一小部分?”

    萧凡再次吃了一惊,有些不敢置信。

    果真如此的话,这件至宝也未免太逆天了,单单残余的一小部分,就有这样的空间神通,能引动“乾坤鼎”都起那么剧烈的反应。

    “嗯,应该还是极小的一部分。这个事,就不用去刨根究底了。修真界的逆天宝物多的是,空间类至宝虽然比较罕见,也并非完全没有。有了这件残宝,我就能炼制出一个特殊的储物戒指,把土魔偶收进去。到时候,你进了厉兽荒原,肯定会让其他人大吃一惊的,嘿嘿……”

    殷姓老者脸上又露出得意至极的笑容。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