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62章 订约
    殷姓老者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说道:“那倒不是。。。 看最新最全小说我看你击败圭离很轻松,和一般金丹后期修士比较而言,肯定不弱于他们。但凡是进入厉兽荒原参加赌赛的家伙,一个个都非比寻常。而且大家没有退路,谁都会生出拼命之心。加上厉兽荒原里面那些无处不在的八级九级妖兽,就算你有金丹后期修士的神通,在荒原之中也是朝不保夕。”

    “明知道这样,那为什么还要……还要让他去冒险?”

    陈阳又忍不住嚷嚷起来。

    殷姓老者冷冷一笑,说道:“他一个人去,活着出来的把握当然不大,要是两个人一起去呢?”

    “什么两个人一起去?你们巫灵谷,要去两个人参赛吗?”

    “巫灵谷当然要去两个人,除了我之外,巫灵谷掌门也是元婴期修士。但我说的不是这个……萧道友你记住,在厉兽荒原之中,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任何人都不能相信。包括本派掌门派出的参赛者,所有人都是你的敌人。只要有机会,就把他们杀掉,千万不要犹豫。否则,他们会毫不客气的将你杀掉。”

    萧凡双眉微微蹙了起来。虽然他听了赌赛的规则之后,就知道会是这么回事。参加赌赛的修士,彼此之间,都是生死大仇。竞争的对手越少,自己活着出去的机会就越大。

    这个道理,谁都明白的。

    但人之所以异于野兽,就是人有是非观,不会滥杀无辜。以萧凡的性格。就算他去参加赌赛,只要其他修士不主动打他的主意。他绝不会先动手杀人。

    陈阳暂时没想这些,她只关心萧凡的安危。急急问道:“那你为什么说是两个人一起去?除了他,还有谁?”

    “魔偶啊,我那具土魔偶会和他一起去参加赌赛。”

    “啊……”

    陈阳这下是真的愣住了。

    “你那具魔偶也能去参赛,这不是作弊吗?其他人会同意?”

    殷姓老者冷笑一声,说道:“这有什么关系,你以为其他人就没有帮手?养的灵兽,灵虫,甚至机关傀儡,不少人都会带进去的。只不过一般的灵兽灵虫。机关傀儡,很难达到金丹后期境界而已。”

    “对啊,你那具土魔偶,已经达到金丹后期巅峰的境界。真要是这样也不禁止的话,那你何必一定要萧凡去,另外找一名金丹修士,哪怕修为差一点都没关系,带着一具这么厉害的魔偶,一般人哪里是对手?”

    殷姓老者瞪了她一眼。有些不悦地说道:“修为差一点的?真要是那样,就算有土魔偶保护,也很容易被人灭掉。到了最后,还不是土魔偶孤身奋战。我又何必多此一举?你以为,修为强大的金丹修士,那么好找么?为了这次赌赛。我们这些元婴期的老家伙,谁不是费尽了心血?”

    自己门派出类拔萃的金丹修士。不能派去参赛,损耗不起。就只能靠“俘虏”了。知道岳西国有这样一个赌赛存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的金丹修士,谁会轻易到这里来“串门子”?那不是主动给岳西国的元婴老怪送货上门么?

    大约也只有像自己这样的倒霉家伙,才会被空间之力无巧不巧的抛到岳西国来,再无巧不巧的被两名元婴老魔撞上,被抓了现成的壮丁。

    真不知道其他人的命运如何了。

    “殷长老,这么说,如果我去参加赌赛的话,就可以明目张胆地带着土魔偶一起进去?”

    稍顷,萧凡谨慎地问道。

    真要是有一具相当于金丹后期巅峰修为的土魔偶同行的话,这厉兽荒原也不是完全不能去的。

    “那当然不行。这样一来,就等于老夫派了两个人都参赛了,其他元婴老怪,肯定不会答应。不过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老夫已经找到可以将土魔偶随身携带的宝物。嘿嘿……”

    说到这里,殷姓老者发出了得意的笑声。

    听这话中的意思,土魔偶原本是不能随身携带的,需要特殊的宝物才能办到,并且这宝物不太好找。

    “怎么样,萧道友,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萧凡想了想,说道:“殷长老,如果我去参加赌赛,那要怎么样,才算是我完成了任务?”

    按照这赌赛的规则,倒也不是只有一个人能活着出来,只要能收集到一些标的物,再在三个月内赶到了传送阵那里,就有机会活着走出厉兽荒原。萧凡关心的是,就算他活着走出了厉兽荒原,后续又会如何?

    他可不信,殷姓老者会那么大度地放他和陈阳就此离去。

    殷姓老者淡淡一笑,说道:“只要你收集到足够多的标的物,活着走出厉兽荒原,就算你完成了任务。我会放你和你的女伴离开。”

    “前辈此言当真?”

    殷姓老者傲然说道:“我堂堂巫灵谷大长老,会哄骗你们这些后生小辈不成?”

    “好,既然前辈有此承诺,那我就去厉兽荒原走上一遭。”

    萧凡终于下定了决心。

    殷姓老者脸上终于露出了高兴的神情,笑哈哈地说道:“我就知道萧道友是个聪明人,不会让我失望的。既然如此,这两个月咱们可要抓紧了,还有很多的准备要做。最主要的就是,道友必须学会我们巫灵谷驱使魔偶的法诀,还要炼化那件可以将土魔偶收进去的宝物。时间还是挺紧张的。”

    “请前辈放心,在下一定全力以赴。”

    眼见殷姓老者已经口头承诺事后会让自己和陈阳离去,且不管他是不是真的会守信,萧凡也还是将称呼不动声色地改了回来。眼下没必要过分得罪这位元婴老怪。

    再说,殷姓老者让他做的这两件事,都和他日后在厉兽荒原能否活着出来有着密切的关联,萧凡当然会自动自觉地全力以赴。

    “好,今天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先让人安排两位道友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就开始进行准备。不过在此之前,老夫要先将两位道友的法力禁锢起来,这也是以防万一,想必两位肯定能够理解的。两位放心,在我们巫灵谷之内,你们是绝对安全的。”

    殷姓老者微笑说道,又摸了摸光滑无须的下巴。

    萧凡没有吭声,却也没有拒绝。

    如今一切都在对方的掌控之中,实力差距摆在那里,就算想反抗也无济于事,只会徒取其辱。

    当下殷姓老者不客气地在二人身上施法,将萧凡的法力禁锢了十之七八,对陈阳却不过是做了个样子,大部分法力都能运用自如。毕竟这是在巫灵谷总坛深处,禁制遍布,机关重重,居住着数以百计的筑基期以上修士,以陈阳区区的筑基中期修为,就算她法力无碍,也断然跑不出去。

    随即殷姓老者吩咐那名一直垂手侍立的青年仆人,给萧凡和陈阳安排住处。随后嘴唇微动,却没有声音传出,自然是以传音之术,在秘密吩咐青年仆人一些什么事情。

    青年仆人躬身领命,带领着萧凡和陈阳离开了这个待客的大厅。眼望着萧凡和陈阳的背影,殷姓老者伸手抚摸着自己的下巴,露出了极其得意的笑容,似乎对一切都深感满意。

    青年仆人给萧凡安排的洞府,就在这处大洞的里面,一个离待客大厅约莫百十丈远近的小洞府,里面还是“套间形式”,座椅床榻,一应俱全,灵气极其浓郁。

    殷姓老者虽然禁锢了萧凡绝大部分法力,但打坐调息却是丝毫不受影响。

    青年仆人交给萧凡一面玉牌,说道:“萧道友,这面玉牌请随身携带,有了这面玉牌,这洞府之中以及整个巫灵谷总坛,除了那些机密重地,其他地方,都可以去得。当然,道友只能在内谷活动,不能去外谷。这是大长老吩咐的,请道友勿怪。”

    语调平淡,一副完全公事公办的模样。

    “有劳。”

    萧凡接过玉牌,拱了拱手。

    “不客气。陈道友,请跟我这边走。”

    青年仆人随即转向陈阳,也是沉着脸,一板一眼地说道。

    陈阳不由一怔,马上摇头,很坚定地说道:“不行,我必须和萧凡住在一起,哪也不去。”

    这当口,她哪里肯离开萧凡了?

    青年仆人嘴角一扯,淡淡说道:“陈道友,请不要让我为难。大长老吩咐过了,这段时间,萧道友必须专心做好参加赌赛的准备工作。男女双修,固然能够增快进境,但男女之事,也最容易让人分心旁骛。时间那么紧张,萧道友还是不要分心的好。”

    “你胡说八道,谁说我,说我……”

    陈阳气得重重一跺脚,香腮通红,满脸都是羞恼之色。

    这人简直是莫名其妙,竟然当着他们的面说出这种话来。倘若不是在这种特别的情形之下,陈阳只怕立马就要翻脸,和这人打个明白。

    青年仆人都一脸的淡定,对陈阳的羞恼,颇不理解。

    修真之人,对这些男女之事,理应看得很开。

    萧凡摆了摆手,说道:“在下的女伴就留在这里好了。请足下上复大长老,就说轻重缓急,萧某理会得,请他放心。”

    青年仆人也没有多所坚持,随即又交给陈阳一面玉牌,略一拱手,便转身而去,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

    看来是十分典型的沉默寡言的性子。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