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61章 条件
    殷姓老者不愧是巫灵谷大长老,洞府令萧凡叹为观止。

    在此之前,萧凡从未想过,洞府可以是这个样子的,虽然不说亭台楼阁样样俱全,却也绝对和一般人心目中的洞府截然不同。

    这处洞府,是山腹之中的一处巨大空间。殷姓老者在洞府内因地制宜,又再开辟了好些独立的小洞府,每一处洞府门口,都灵气氤氲,看上去如梦似幻,宛如仙境一般。

    殷姓老者将萧凡和陈阳径直带进了正对大门的一个小洞府之中,里面被布置成了待客大厅的模样,整整齐齐摆放着两排白玉雕刻而成的座椅,洞府之内,雕梁画栋,颇有尘俗间的富贵气息。殷姓老者身为一派大长老,此处自然就是他接待客人,与派中同道商议大事之所。

    殷姓老者往居中右首的太师椅里一坐,手一摆,说道:“两位小友,都坐吧。”

    萧凡也不客气,一拱手,告一声罪,便即坦然就坐,陈阳紧挨在他身边落座,不住好奇地四处打量。陈阳原本就不是那种特别胆小怕事的性子。

    既来之则安之。

    随即,就有一名仆人打扮的青年男子从一旁转了出来,向殷姓老者深施一礼,然后给三人奉上清香扑鼻的茶水,垂手侍立一旁。

    这青年男子虽然是仆人打扮,却长相俊朗,身上竟然发出不下于筑基后期大成的灵力波动。在眼下的中土界,这样的修为就算是世外高人的水准了,谁知到了这梭摩界的一隅之地。竟然是他人的奴仆小厮,操持贱役。

    “这是本谷特产的灵茶。长期饮用,对增强神识之力不无小补。两位小友可以尝尝。”

    殷姓老者倒是和颜悦色。似乎心情不错。

    那名青年男子不由得略略一抬眼皮,闪过一抹诧异的目光。不知道这两人是何方神圣,居然令得一贯刻薄阴险的大长老,也如此“礼贤下士”。

    萧凡欠了欠身子,端起茶杯便喝了一口,没有半分迟疑。以殷姓老者和他之间的实力差距,又身处巫灵谷腹地,对方要对他们不利的话,实在是轻而易举。完全没必要在茶水之中耍什么手脚。这当口露出迟疑犹豫之意,只会平白被对方小觑了,益发生出轻视之心。

    见了萧凡这般镇定自若的举止,殷姓老者双目微微一凝,说道:“萧道友,这一路上,你应该有了决断吧?老实说,你也没得什么选择。”

    萧凡放下茶杯,缓缓说道:“殷长老。话也不能说得如此武断。在下还是有几个问题想要先弄明白,才能最终决定。”

    “是吗?那好,你问吧。”

    殷姓老者无可无不可地说道,一副高高在上。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模样。

    “第一,如果在下去参加这个赌赛的话,在下的女伴。殷长老必须确保她的安全。这是先决条件。”

    萧凡立即说道,语气斩钉截铁。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

    陈阳明亮的双眸顿时神采奕奕,流露出极其温柔的神情。

    “呵呵。这个自然没问题。陈道友是天生的金灵体,这种纯属性的灵体,在任何门派都大受欢迎,是竭力培养的对象。只要萧道友乖乖去参加赌赛,陈道友乖乖留在巫灵谷,不起其他的心思,老夫就可以保证陈道友的安全。”

    殷姓老者哈哈一笑,也是毫不犹豫地答道。

    萧凡心中略安。

    实话说,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陈阳的安危,倒是他自己,反而不是那么紧张。毕竟以他眼下的修为,只要元婴期老怪物不直接对他出手,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打不过也能跑得过。对领悟自银翼雷鹏这种天生圣灵的风遁术,萧凡还是颇为自信的。

    “不过,请恕老夫直言,两位小友应该不是双修伴侣吧?我观陈道友颈挺背直,双眉紧锁,乃是处女之身。”

    稍顷,殷姓老者又说道,嘴角带着一股似笑非笑的神情。

    陈阳顿时俏脸通红,艳丽欲滴,又羞又恼地瞪了殷姓老者一眼。

    连萧凡也猝不及防,闹了个大红脸。

    “哈哈,阴阳交合,乃是天地之道,我们修道之人,对这一切更是看得很开。各门各派,都有双修的窍门,对于精进双方修为,突破修炼瓶颈,都大有益处。两位小友将来还是要尽早成亲,夫妇双修,阴阳调和,以便早日突破瓶颈,更上一层楼。”

    殷姓老者笑着说道,只是那尖锐的笑声,听在两人耳中,却都情不自禁地心底发寒。

    萧凡定下神来,笑了笑,说道:“多谢殷长老提醒……殷长老,不知道参加厉兽荒原的赌赛,具体规则到底是怎样的?”

    “赌赛规则很简单。凡是岳西国的元婴期修士,都可以派出一人代表自己参赛。当然,除了我们九大宗门,岳西国其他宗门和修真家族,现阶段并没有元婴修士。今年的赌赛,预计会有二十一人参加。”

    照这个说法,岳西国目前一共有二十一位元婴期修士。可能有些较为强大的宗门,有三位元婴修士,就不知道巫灵谷有几位。不过殷姓老者只是一名元婴初期修士,便列名为巫灵谷的大长老,估计谷内不大可能有三名元婴期修士。

    萧凡对梭摩界的情形,基本还是两眼一抹黑,不知道岳西国拥有二十一位元婴期修士,在整个岳西地区的修真界,算是一种什么样的水准。不过,岳西国的魔道九宗能够将所有正道宗门都赶出去,一统江山,这个水准应该不算很低。

    “那如何分出胜负呢?”

    “那就更简单了,你们进入厉兽荒原的封印大阵之前,我们会交给你们一份清单,上边列出此番赌赛的标的物。通常不是罕见的灵花灵草,就是九级妖兽的内丹和其他材料。到最后,根据收集的这些东西多少来定胜负。得到标的物越多的人,自然就是赢家。”

    殷姓老者徐徐说道。

    萧凡沉声问道:“赢家只有一个?”

    殷姓老者一笑,说道:“那倒不至于如此稀少。按照以往的惯例,通常能有三四成的参赛者活着出来。然后会根据这些参赛者得到标的物的多寡来确定排名,这也是我们九大宗门重新划分利益的重要依据之一。”

    “不过有一点,我在这里要先提醒你……”

    萧凡连忙望向殷姓老者。

    “因为厉兽荒原通往外界只有一个传送阵,封印威力减弱的时间,只有三个月。这三个月之内,你们必须尽可能多地收集到标的物,也必须赶在封印威力重新增强之前,赶到传送阵。否则,一旦错过的话,那就再也不可能出来了。”

    “为什么?”

    陈阳急急问道,满脸关心之色。

    “很简单,封印大阵的威力极强,正常情况下,不可能有金丹修士可以在里面生存超过六十年的。除了这威力减弱的三个月,平日任何时候,里面的传送阵都不会开启。”

    “那要是有参赛者不讲规矩,什么都不做,就等着在传送阵附近劫杀其他参赛者,抢夺标的物,怎么办?”

    殷姓老者便笑了起来,双眼一眯,缓缓说道:“这不是不讲规矩,这本来就是赌赛的常态。厉兽荒原的赌赛,除了输赢,就没有其他任何规矩了。不管参赛者在荒原之内如何行事,我们只看最终的结果。只要你有能耐,把所有参赛者都杀光,一个人得到全部标的物出来,都没有任何问题。”

    “不过那自然是不可能的,能够被选拔参加赌赛的家伙,就没有一个弱者。像萧道友这种修为,如果不是碰上老夫,基本上也不会有人派你去厉兽荒原送死的。”

    殷姓老者说着,瞥了萧凡一眼,闪过一抹不屑之意。

    萧凡神色如常,丝毫不为所动。

    修为到了他如今的心境,小小几句言语刺激,哪里还能轻易引动他心中的怒火?

    陈阳却很不服气地说道:“那你又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

    殷姓老者不去理会陈阳,只是望着萧凡,说道:“萧道友,你知道在此之前,我是打算派谁代表我去参加赌赛么?”

    萧凡微微摇头。

    殷姓老者摸了摸光溜溜的下巴,说道:“我打算派我花了二十几年时间精心炼制的一具土魔偶去参加赌赛。土魔偶,你懂不懂?”

    萧凡再次摇头,心中暗暗吃惊。

    不久前他还见过石魔偶,但远远谈不上“懂得”。

    殷姓老者也不向萧凡解释,何谓“魔偶”,只是自顾自说道:“这具土魔偶,已经有了金丹后期巅峰境界的实力。单论战斗力,比一般的金丹大成修士还要强上几分。堪称是老夫的得意之作了。不过,魔偶有着天生的劣势,就是灵智不高。这具土魔偶,我精心培育了二十几年,已经用尽一切办法来提高它的灵智,但效果有限得很。派一具这样的魔偶去参赛,赢的几率实在不大……”

    一言及此,殷姓老者双眉微蹙,似乎甚是不悦。

    “难道殷长老认为,在下比金丹后期修士的实力还要强么?”

    萧凡不动声色,低声问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