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58章 交易(下)
    “换点有用的东西?好啊,我不反对。。。你倒是说说看,打算用什么东西来换?”

    黑袍老者也是极有决断的人,略一沉吟,便即答道。

    别看嘴里说得爽快,心里头自有一个小算盘。

    如今的萧凡,在黑袍老者眼里,可就等同于一具土魔偶,不说价值连城,起码皂袍老者也休想三瓜两枣就打发了自己。

    再过两个月,厉兽荒原赌赛就要开始,区区数十天时光,又去哪里找合适的金丹后期修士来参赛?

    皂袍老者笑道:“老沙,咱俩这么多年的朋友,你也不要算计我,我更加不会亏待你。三颗巫灵丹,一具金丹中期水准的魔偶或者两具金丹初期水准魔偶,如何?”

    “什么?”

    饶是黑袍老者已经做好了狮子大开口的准备,听了皂袍老者这话,还是愣住了。这殷老怪一口开出来的价格,竟然已经超过了自己想要“大开口”的价位,沙老怪一时有点回不过神来。

    “怎么样,这下知道我老殷的诚意了吧?也就是你,换上别人,你看我会不会开这样的条件?”

    皂袍老者脸上虽然还在笑,眼里却早已满是肉痛的神情。

    黑袍老者不由得沉吟起来。

    实话说,皂袍老者开出的价格,真的超出了他的意料。巫灵丹可是巫灵谷最好的灵药,就算对元婴期修士都有一定的精进修为的作用,。每颗价值都要上万灵石,还有价无市。仅仅三颗巫灵丹,就已价值不菲。在黑袍老者的心目中,已经足以交换萧凡了。

    更何况,皂袍老者还加上一具金丹中期水准的魔偶或者两具金丹初期水准魔偶。

    这也是难得的好东西。

    巫灵谷虽然以炼制各种魔偶出名,市面上也有魔偶出售,但大多数都只是筑基期的魔偶,金丹期水准的魔偶,一样的有价无市。实在魔偶每提升一个等级。培育祭炼的难度,就要高得多。

    比如皂袍老者祭炼的那具金丹后期水准的土魔偶,足足培育了二十几年。耗费真元精力无数,几乎耽搁了皂袍老者自身的修为提升。

    皂袍老者较之黑袍老者还要提前十来年踏足元婴期,眼下法力似乎还不如黑袍老者那么浑厚了。估计就是在炼制魔偶一事上花费了太多的时间。

    一具金丹中期水准的魔偶,对于黑袍老者这样的元婴修士而言。自然帮不上多大的忙了。但要是交给门人弟子带在身边,关键时刻,却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只是,皂袍老者一开口就提出这样优越的交换条件,反倒让黑袍老者犹豫起来,有点怀疑,殷老怪是不是还有着更大的图谋。

    不过,黑袍老者的犹豫。也并未持续多久,很快就有了决断。

    “好。我答应,就这样交换,三颗巫灵丹,一具金丹中期魔偶。”

    不管殷老怪是否还有什么更大的图谋,只要他提出来的交换条件达到了自己的要求,那就行了。且不说自己和殷老怪的交情确实非同一般,就算是其他元婴修士的图谋,自己也不宜刨根究底的。

    太得罪人了。

    一听黑袍老者答应下来,殷老怪不由大喜,当即一扬手,抛出一个玉瓶。

    黑袍老者沙老怪也是老实不客气,一把抓在手里,打开瓶塞,倒出三颗淡红色的药丸,带着一股奇特的气息,颇为辛辣,远不像回春丹那样药香扑鼻。黑袍老者一见之下,却大为满意,随意验看了一下,便即点了点头,说道:“不错,确实是巫灵丹。”

    “这个自然,假的巫灵丹,还能瞒得过你沙兄的法眼不成?至于魔偶,等我回到谷内,马上就派人给你送过去,怎么样,信得过吧?”

    皂袍老者笑哈哈地说道。

    黑袍老者收起了巫灵丹,也笑着说道:“殷兄说哪里话来,咱们两百多年的交情,兄弟怎能信不过你?”

    说着,手一招,将那柄始终悬浮在萧凡不远处的黑色飞剑收了回来,身子往旁一飘,就到了褚九的身前,冷哼一声,一举手,放出一张黑色的丝网,瞬间将褚九捆了个结实。

    “小子,就这一次,下不为例。不然,纵算你能从厉兽荒原活着出来,我也饶不了你。”

    黑袍老者冷冰冰地说道,威胁之意,暴露无遗。

    褚九也冷哼一声,却不说话,不过那不服气的样子,却也是谁都看得出来。

    黑袍老者大怒,一抬手,似乎就要教训教训他,终于还是忍了下来。眼见得两个月后赌赛就要开始,此时真将这小子逼急了,他来个宁死不屈,黑袍老者可就要头痛了。

    从褚九那傲气的性子来看,这种可能性可不是没有。

    那么多元婴老怪,就他黑沙门老沙没有派人参赛,这面子却往哪里搁?

    皂袍老者转而面向萧凡,微笑说道:“萧道友!”

    萧凡双手微一抱拳,淡淡说道:“前辈。”

    皂袍老者见了萧凡这种明显敌视的态度,倒也并不生气,他看得出来,萧凡和褚九一样,都很傲气,一味的以生死相威胁,效果很可能适得其反。

    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人将尊严看得比生命还重。

    “老夫姓殷,巫灵谷大长老。看来萧道友是误会了,老夫对两位都没什么恶意。”

    皂袍老者说着,一抬手,陈阳身上捆绑的绳索瞬间消失不见,陈阳立即恢复了自由,脚下遁光一起,转眼就到了萧凡身边,满脸愤怒之色。

    萧凡嘴角一扯,算是给了对方一个微笑。

    尽管他还不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但这两名元婴期修士恃强凌弱的嘴脸。早已看得明明白白。对于这种人,萧凡一贯不怎么待见,纵算他们修为再高。也绝不会让萧凡对他们心生敬意。

    且看看他有何话语要说。

    “萧道友,此处不是谈话之所,请你们两位先跟我回巫灵谷去,老夫有事要和萧道友相商。”

    殷姓老者语气依旧柔和,却也极其坚定,没有丝毫商量的口吻。在他看来,自己能够这样和萧凡说话。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根本就不容萧凡拒绝。

    “好。”

    萧凡倒也没有倔强,一口应承。在目前这种情形下。面对两名元婴修士,压根就不是他可以对抗得了的,更不要说,还要顾及到陈阳的安危。

    殷姓老者马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笑容。对萧凡的识趣比较满意。

    那边厢黑袍老者已经给圭离处理过伤势。向殷姓老者一抱拳,朗声说道:“殷兄,我们就此别过。”

    殷姓老者抱拳还礼,微笑说道:“多谢沙兄成全,后会有期。答应你的那具魔偶,马上就会派人给你送过去的。”

    “呵呵,好,老夫信得过殷兄。”

    黑袍老者哈哈一笑。带着两名弟子,押着褚九。架起遁光,扬长而去。

    临走之前,褚九向萧凡一抱拳,带着几分歉意说道:“对不起啊,萧道友,连累你了。并非我的本意,萧道友不要见怪。”

    萧凡不由得苦笑了一声,轻轻点了点头。

    看上去,褚九确实是无心之失。不过,就算他是故意的,事已至此,怨恨憎恶他,又有何用?

    黑袍老者冷笑一声,说道:“用不着在这里道歉了,两个月之后,你们就是生死大敌。到时候在厉兽荒原一决胜负,岂不就可以了却恩怨了?走!”

    眼望黑袍老者一行人御风远去,殷姓老者嘴角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似乎颇为得意。

    “萧道友,我们也走吧。老夫的巫灵谷离这说远不远,说近可也不近。道友是聪明人,想必在路上也不会打什么主意,让老夫为难吧?”

    殷姓老者望了萧凡和陈阳一眼,淡淡说道,带上了几分威胁之意。

    萧凡微微颔首。

    这殷姓老者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看上去似乎压根就不担心他们会有什么异动。萧凡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也不愿意无故惹怒了一名元婴修士。

    当下三人遁光一起,向西南方向飞去。

    殷姓老者大袖飘飘,也不见他驾驭什么法宝,遁速却是极快。萧凡自银翼雷鹏内丹领悟到的风遁术,遁速也丝毫不慢,尽可以跟得上,陈阳可就差得远了。殷姓老者有些诧异地瞥了萧凡一眼,袍袖一扬,顿时将他两人都卷入遁光之中,遁速一下子又增快了不少。

    “萧道友到底出自何门何派?我看道友修为虽然谈不上多高,遁速上倒是非常迅捷。”

    殷姓老者像是很随意地问道。

    两边狂风呼啸,脚下景物一闪即逝,分明遁速快到了极点,遁光之中,却是平静如镜,没有丝毫异样。

    萧凡淡然答道:“前辈,晚辈先前已经说过,只是一介散修,无门无派。至于遁速比较快捷,可能是因为晚辈在这个方面略有些天赋吧。”

    “呵呵,一个无门无派的散修,以一己之力,就将沙老怪的得意门人打得狼狈不堪,差点连性命都丢了。还真是罕见得很。你知道沙老怪刚才有多生气么?要不是老夫出面,你的性命,可就交代在这里了。”

    殷姓老者说道,尽管脸带微笑,让人见了,却是不寒而栗。

    萧凡沉默一下,缓缓说道:“前辈愿意出手相助,想必也不会是因为侠义心肠吧?有什么需要晚辈去做的,请前辈尽管明言。”

    殷姓老者望了他一眼,目中闪过一缕寒意。很显然,萧凡始终这样不亢不卑的态度,让他心中很不满意。在他想来,这个无门无派的金丹期修士,眼下应该怕得要死,在他面前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才对。

    难道他不知道,自己一举手间就能让他俩灰飞烟灭么?

    不过殷姓老者很快就将这不满强行压了下去,笑着说道:“很好,看来道友真的是个聪明人。老夫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