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57章 交易(上)
    宣明真君当初将真元符的炼制之术传给他的时候,就说得明白,真元符至少要培育十年以上,才勉强堪用。 章节更新最快真正要达到犀利的境界,少说也得三四十年。这种放在丹田处培育的符箓,理论上,汲取真元是没有止境的。随着主人功力加深,符内储存的真元之力就越强。不过,如果是普通符纸制作的真元符,储存真元的速度和总量,较之天符叶制作的真元符,自然差得远。

    这三枚真元符,萧凡只是培育了十几年,尽管每日里都从雷鹏内丹处源源不断地汲取真元之力,培育的时间也还是太短了些,威力不足。真要以这三枚符箓来对付眼前的两名元婴期修士,萧凡也知道,基本上属于痴人说梦。

    饶是如此,被逼无奈,也只能拼死一战。

    给人当什么奴仆,绝不是萧凡可以接受的。甚至于黑袍老者说出这句话来,就已经彻底得罪了萧凡。

    萧凡是恺悌君子,但这句话以及黑袍老者那种恃强凌弱,“我即是法”的天经地义的态度,都超出了萧凡的底线。

    此人已被萧凡列入可杀之类,就算眼下杀不了他,终有一日,萧凡也会杀他。

    “咦?有点意思……”

    正当黑袍老者和萧凡剑拔弩张之时,一直静静站在旁边,似乎超然物外的皂袍马脸老者,眼神却忽然定定地盯在了不远处的陈阳身上,随即手指一抬,一道暗红色的光芒向着陈阳飞射而去。

    “小心!”

    萧凡大惊。右手五指一抬,几道纤巧的银色电弧弹跳而出。击向暗红色的光芒。

    “大胆!”

    黑袍老者大怒,一声暴喝。就要催动黑色飞剑,向萧凡攻去。

    这金丹期的小辈,竟敢在和他对峙之时,还主动向皂袍老者出击,简直太狂妄了。

    “老沙稍安勿躁……”

    皂袍老者微微一笑,说道。

    便在此时,银色电弧轰击在了暗红色光芒之上,顿时便四散乱飞,对暗红色光芒毫无作用。陈阳更是脸色大变。脚下遁光一起,就要向一旁闪避。但暗红色光芒奇快无比,哪里还来得及?

    转眼之间,暗红色光芒便击在陈阳身上,瞬即化为一道闪耀着红芒的绳索,紧紧将陈阳绑缚起来。皂袍老者一抬手,就将陈阳拉到了近前。陈阳挣得满脸通过,浑身上下,却好像被精钢禁锢着。休想移动分毫。

    皂袍老者丝毫也不在意她的挣扎,又是手指一抬,一道真元打入陈阳的体内,一转之后便收了回来。顿时满脸欣喜之色,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不错不错。果真是金灵体!”

    “什么?”

    这一下,连黑袍老者都吃了一惊。向那边望了过去。

    “嘿嘿,这么纯净的金属性纯灵体。可真是罕见啊……”

    皂袍老者一边上下打量着陈阳,一边啧啧称赞,丑陋异常的马脸之上,满是笑容。

    “老沙,这位小友,就让给我了,如何?”

    打量了陈阳一阵,皂袍老者又将目光转移到了萧凡身上,同样的带着十分欣赏的意味,笑着说道。

    “凭什么?”

    黑袍老者怪眼一翻,哼道。

    “这小辈当着我的面,就敢对我的弟子下杀手。今天要是放过了他,让我沙某的面子往哪搁?”

    皂袍老者也不生气,依旧笑哈哈地说道:“凭着咱俩那么多年的交情,这么件小事,你都不肯给个面子?至于圭贤侄这点伤势,算得什么?圭贤侄,接着!”

    皂袍老者手指一弹,一个小小的白玉瓶向着圭离飞射而去,圭离不敢怠慢,连忙伸出右手,一把抓住了,拔掉塞子,顿时一股药香扑鼻而来。

    “回春丹?”

    圭离失声惊呼,随即便狂喜起来,向着皂袍老者连声致谢。

    连黑袍老者也有些惊讶,回春丹可是大名鼎鼎的疗伤圣药,不但对金丹期修士有效,对元婴期修士也同样有效。如今皂袍老者毫不犹豫地以此药相赠,看来圭离的伤势,倒是不用自己出手了。

    “殷兄,多谢了。”

    冲着回春丹这偌大的面子,黑袍老者也向皂袍老者抱了抱拳,脸色略有缓和。

    “老沙,咱哥俩什么交情,说个谢字就见外了。”

    皂袍老者笑着摆了摆手,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似乎一颗回春丹在他眼里,什么都不算。

    “嘿嘿,老殷,交情归交情,话还是要说明白。这女娃娃既然是金灵体,你稀罕她,我倒能理解。眼前这小辈,你又看上他什么了?”

    不管何门何派,对纯灵体都极其看重。其实在说这番话的时候,黑袍老者沙老怪已经暗暗后悔了,刚才不应该将注意力都放在萧凡身上,否则的话,又怎会让殷老怪先将这金灵体的女娃娃看破了?

    皂袍老者笑着说道:“老沙,你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眼神往不远处的褚九身上一扫而过。

    褚九倒是很识趣,自从两名元婴期老怪现身之后,便一声不吭待在那里,没有任何异动。就算他全盛时期,想要从两名元婴老怪手头逃得性命,都不大可能,更不用说眼下这鬼样子了。既然跑不掉,那就识相点,免得遭人羞辱。

    黑袍老者一惊,随即就很诧异地说道:“你想让他去厉兽荒原参加赌赛?你不是已经培育了一名土魔偶么?应该也有金丹后期的水准了吧?这小辈不过金丹中期而已,你这不是舍本求末?”

    皂袍老者殷老怪一笑,忽然改了传音说道:“老沙,魔偶的那些缺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具土魔偶,确实有了金丹后期的水准,威力不小,就是灵智太低。在厉兽荒原之中,相当于金丹后期的九级妖兽,比比皆是。跟这些妖兽和其他老怪物派出的人手比较而言,这具土魔偶能有什么优势?”

    “别的不说,就让它和眼前这姓褚的小子过招,我看也是必败无疑。一些稍微复杂些的指令,它就完全执行不了。让魔偶去参赛,也是没奈何之事。”

    黑袍老者和殷老怪是多年的交情,对他们巫灵谷炼制的魔偶,极其了解,知道殷老怪说的也是实话。相当金丹后期水准土魔偶固然威力极强,但灵智实在太低,进了厉兽荒原,多半是有去无回的。

    “你这么说,我倒也理会得。不过眼前这小子,只是金丹中期,甚至连金丹中期巅峰都算不上,还差着老远。你真要是让他去参赛,恐怕撑不过一个月吧?”

    “嘿嘿,那可不见得。说句得罪你老沙的话,你那徒弟,可是金丹中期巅峰,在这附近几大派的金丹修士中,也算得大名鼎鼎。和此人交手的结果,如何?”

    虽然是传音交谈,皂袍老者的眼神,却时不时在萧凡身上扫过。

    黑袍老者“哼”了一声,说道:“这不过是碰巧罢了。论真正实力,我还是相信等阶更高更有优势。”

    皂袍老者笑道:“这个自然,这小子也就是运气好,凑巧修炼了某种厉害的雷电神通,圭贤侄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而已。我让他去参赛,也就是想替下那具土魔偶。那土魔偶我培育了二十多年,才有今日的这点威能。就这样毁在厉兽荒原之中,还真是有些可惜了。至于这小子嘛,是死是活,又有什么干系?”

    黑袍老者一想,倒也确实是这么回事。

    反正一定要派个人去厉兽荒原参赛,而且多半是有去无回,那自然是将精心炼制的土魔偶留下,让其他不相干的家伙去送死了。

    巫灵谷的魔偶,在整个岳西国都堪称大名鼎鼎。尤其是培育到金丹后期水准的魔偶,更是花费了偌大心血。魔偶无知无识,悍不畏死,较之普通金丹后期的护卫更可怕三分,纵算是元婴修士,将这么一具魔偶带在身边,也是一个好帮手。

    不过,那是殷老怪的魔偶,不是他的。

    黑袍老者笑了笑,说道:“老殷,咱俩多年的交情,那是不必说了。但那个女娃娃,你已经要了去,现在这小子你也要了去。合着我徒弟就白受伤一回,我老沙也白忙活这一回?”

    “那依你之意,该当如何?”

    皂袍老者不怒反喜,笑着问道。

    只要肯开口谈判,那就有戏。这世界上,就没有不可以交易的东西。

    “很简单,二者选其一,你要那女娃娃,就不能要这小子;要这小子,那女娃娃就得归我。这样才算是公平合理。”

    黑袍老者毫不客气地提出了自己的条件,似乎萧凡和陈阳就是两件物品,等着他们去瓜分。

    皂袍老者笑道:“老沙,你们黑沙门是魔修,好像没有什么威力巨大的金属性功法吧?这女娃娃,你拿了回去,有什么用途?你又不好女色。”

    黑袍老者冷笑道:“我不好女色,难道你就妻妾成群了?还不是和我一样。你们巫灵谷,又有什么厉害的金属性功法?你们巫灵谷又不是天台宗。”

    “嘿嘿,这女娃娃我是另有妙用,肯定不能让给你。至于这小子嘛,你反正是想杀了他出一口恶气。用不了多久,他死在厉兽荒原之中,你也一样出了这口恶气。不过那样一来,实在是浪费了。还不如拿他换点有用的东西。”

    皂袍老者微笑说道,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