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56章 杀机
    别看褚九风淡云轻,似乎一切尽在掌控之中,其实心里头早就暗暗捏了把汗。。。

    这些离火弹确实是真的,如同他自己所言,虽然不是正品,却也是很不错的仿制品,从离火宗里流传出来的。因为离火弹的威力实在太强,不要说正品,就算是能发挥正品十之一二威力的仿制品,都受到离火宗的严格管制,轻易不许外流。

    倒不是离火宗的掌权者那么在意其他修真者的生死性命,关键离火弹的炼制方法不能外泄。怕就怕有些惊才绝艳的家伙,能够从正品离火弹或者仿制品离火弹身上,钻研出炼制离火弹的方法来。

    修真界人才济济,什么样的天才都有可能冒出来,这一着还真是不得不防。

    这三颗离火弹,其实还不是威力最强的仿制品,而是比较次一等的仿品。不过对于金丹期修士来说,威力依旧强得离谱。

    但不到万不得已,褚九还真不敢引爆它们。

    因为以褚九现在的法力,离火弹一旦引爆,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遁出离火弹的爆炸威力范围之外。那件玲珑珮固然堪称异宝,却只能保护他不受法宝法器自爆的伤害,对离火弹基本就不怎么起作用了。

    法宝法器自爆和离火弹爆裂,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只不过眼下,要拦住疤脸男子不去帮忙,除了离火弹,褚九也拿不出更具威慑力的东西来了。其他的法宝。他虽然还有几件,却都不是他眼下被禁锢了大半的法力可以完全运使的。对疤脸男子构不成绝对的威胁。

    比如那颗雷珠,也是威力极强的法宝。一不小心就被疤脸男子收走了。

    这边厢,疤脸男子只是略一迟疑,那边就已经起了变化。

    萧凡一声冷“哼”,背上闪过一头银翼雷鹏的虚影,双手十指间的雷电之力,骤然大盛,电弧粗大了好几分,黑色葫芦幻化出的十余条黑蟒,与这些电弧只略一纠缠。便寸寸碎裂,化为点点黑霞,消散于无形。

    圭离大骇,大喝一声,浑身法力都注入到头顶的黑伞之中,黑伞光芒大放,冒出阵阵黑气,硬生生顶住了一轮又一轮狂暴的雷击,圭离趁机狂吹脚下遁光。飞身从漫天雷海之中激射出去。

    眼见脱离了雷海,吊梢眉大汉终于长长舒了口气,脸上余悸未消。实在想不到,一名金丹中期修士。修为似乎比自己还要略低一分的样子,竟然可以放出这样无穷无尽的雷海。

    就在此时,圭离身边空气一阵诡异的波动。随即圭离便感到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骤然出现在了近在咫尺的地方。顿时惊得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想都不想。袍袖一扬,一面青幽幽的小盾飞射而出,迎风狂涨起来,瞬间将自己左边身躯都遮掩住了。

    不过圭离的动作固然极快,却还是低估了铁背刀螂攻击的犀利程度。

    “唰——”

    吊梢眉大汉只觉得手中一轻,那面青幽幽的盾牌已经哀鸣一声,被从中一切为二,灵性全失,化为了两爿废料。紧接着,一股剧痛传来,圭离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左臂瞬间与身体分离,打着旋子,飞了出去。

    鲜血飞溅!

    圭离顿时吓得魂飞天外,不顾一切地狂催脚下遁光,向远方飞射而出。

    甚至于,他刚才都没有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将自己的盾牌和手臂都斩为两截。反正不管是什么,这东西绝对是致命的,稍一耽搁,今儿自己的性命就在这里交代了。

    这就是身经百战的老妖怪应有的警觉,没有这点机警,还真的很难活到一两百岁,更别说达到金丹中期巅峰的境界了。

    只可惜,他的动作快,铁背刀螂的动作更快。

    短距离内,纵算是妖刀宗宗主服部介措的瞬移术,也未必能够甩开铁背刀螂。

    当然,指的是金丹后期的服部介措,而不是恢复到元婴期修为的妖刀宗主。

    元婴期修士和金丹期修士的神通,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唰唰——”

    两只二阶灵虫高举双刀,如影附形般追了过去。

    圭离吓得魂飞魄散,当此之时,再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双目一闭,等着被大卸八块。

    在完全猝不及防的情形之下,普通的金丹期修士,压根就躲不过铁背刀螂的偷袭。近身搏杀,这些仅仅只相当于筑基后期修士的二阶灵虫,实在堪称是超级杀器。

    连一直在旁观战的褚九,脸上也微微变色。

    这些进退如电的奇虫,实在太恐怖了,不要说圭离,就算是他这个金丹后期大成修士,猝不及防的时候,都不见得能够躲得过铁背刀螂的袭杀。

    这个忽然冒出来的萧凡,看上去斯文守礼,儒雅大气,谁知手下毫不容情,不动手则已,一动手杀招迭出,不取敌人性命决不罢休。端的是枭雄风范。

    眼见得圭离就要命丧两头灵虫之手,一声冷“哼”忽然自高高的云端传出,黑芒一闪,带着恐怖至极的灵压,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飞斩铁背刀螂。

    两头灵虫反应神速,立即一顿身子,强有力的大腿一撑,飞身向萧凡射去,丝毫也不敢和那道黑芒硬碰硬。铁背刀螂再强悍,终究也只是二阶灵虫,面对黑芒之上明显远超金丹期修士的恐怖灵压,奇虫的本能立即告诉它们,必须远远逃跑。

    萧凡毫不犹豫,手腕一翻,炎灵之刃浮现而出,向着那如影附形般追杀而来的黑芒一刀斩出。熊熊烈焰瞬间布满了身前数丈之内的范围。

    “叮”地一声脆响。

    萧凡身前的熊熊烈焰顷刻间消散,萧凡闷哼出声,脸色瞬间变成了苍白之色,身子往后飘出数丈之远,深吸一口气,才终于定了下来。

    那道黑芒,也终于显出了原形,乃是一柄数寸长的小剑,乌黑透亮,通体散发出一股慑人的魔气,静静地停在原处,剑尖对准萧凡,轻轻颤动着,仿佛一条蓄势待发的毒蛇,随时准备暴起伤人。

    萧凡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眼中飞快地闪过一抹焦虑之色。

    连一直风淡云轻的褚九,脸色也变得奇臭无比。

    高空中一朵白云飘然而下,两道人影在白云中显化而出,是两名老年男子,其中一人,黑衣黑袍,身上散发的气息,和吊梢眉大汉圭离以及疤脸男子蔺师弟十分相似,应该系出同门。黑衣男子身边则站着一位皂袍老者,身材极高极瘦,像极了一条高高的竹竿,颌下三绺长须,马脸深陷,容貌丑陋无比,一看就是那种极其刻薄的性子。

    只不过这两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令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自动忽略了他们的长相。

    元婴期!

    毫无疑问,这是两位元婴期的高人。

    萧凡前不久还在卡玛祖巫陵墓里面,感受过妖兽身上爆发出来的元婴期气息。不过相对面前这两人来说,妖兽的气息还差着一些。这也难怪,妖兽毕竟是强行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元婴期,只是堪堪跨入到那道门槛之内。和面前这两名货真价实的元婴期修士,自然没有多少可比性。

    一间这两人现身,狼狈不堪的吊梢眉大汉顿时大喜过望,急急叫道:“师父……”

    萧凡双眼微微一眯,最后一丝侥幸心理也终于飞到了九霄云外。

    这位元婴期的黑袍老者,果然是吊梢眉大汉和疤脸男子的师父,难怪身上魔气如此浓厚。自己刚才对圭离的杀机,这位师尊大人想必早已在高空看得一清二楚。

    两名元婴期修士近在咫尺,萧凡他们却一无所觉,实力上的巨大差距,是明摆着的了。

    黑袍老者眼神只在圭离的脸上一扫,立马冷哼一声,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实在圭离的模样,太狼狈了些,大大有失他的面子。

    圭离脸上狂喜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极其尴尬,讪讪地一笑,就站在那里,不敢靠近了。

    黑袍老者随即将目光转到萧凡身上,对两名徒弟正眼都不再看一下,上下打量着萧凡,冷冷说道:“年轻人,你胆子不小。在这里,也敢向我黑沙门的弟子痛下杀手。说吧,你出自何门何派,师父是谁?”

    萧凡双手一抱拳,说道:“前辈,在下萧凡,无门无派,乃是一介散修,凑巧路过此地而已。令高足不问青红皂白,就要对我出手,晚辈这么做,仅仅只是自保。”

    “自保?嘿嘿,你当我是瞎子吗?自保有你这样,一上来就直接下杀手的吗?既然你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师门,那也没关系。我更没兴趣知道。现在我给你两条路,让你选择。第一,你放开神识,让我在你身上种下禁制,从今往后,你永远在我黑沙门下听令,成为沙某的奴仆;至于第二条路嘛,那就更简单了,我这就送你上路,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黑袍老者冷冷一笑,冰冷地说道。

    萧凡的双瞳,略略收缩了一下,丹田处三道金光灿灿的符箓,轻轻颤动了起来。正是他用本命真元培育了十几年的真元符。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