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51章 空间异变
    一击未曾得手,萧凡飞速后退,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几分。炎灵之刃的一击,虽然还没有将他的法力顷刻抽空,却也至少消耗掉一半以上。

    饶是如此,萧凡还是手腕一翻,装着银翼雷鹏精血的玉瓶,悄然出现在了手中。

    面对着元婴期的对手,由不得萧凡迟疑彷徨,连炎灵之刃加上四枚炎灵符,都未能伤到妖兽,萧凡也只能考虑强行激发雷鹏变身了。

    这是最后的一个大招,是不是能够对付得了有元婴期修为的妖兽,萧凡确实没有把握,但激发雷鹏变身的后遗症,他却是清清楚楚的。

    只是情势格禁,不得不然。

    谁知祖巫雕塑和那座石质祭台一毁,兽首虚影却露出极其惊慌的神色,庞大的身躯在半空中一闪,下一刻就在毁坏的乱石堆前现身而出,满脸怒容。

    “萧小友,好像你把这妖物彻底激怒了……”

    耳边响起宣明真君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宣明真君和茅山诸人都站在了他身边,一个个手持法宝法器,如临大敌一般,对准了远处的妖兽。

    萧凡心中一阵感动,脸上却依旧淡淡的,微笑说道:“这妖兽蛮不讲理,好像我们激不激怒它,它都没打算对我们客气。”

    “说得是,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也没什么可怕的。大伙儿轰轰烈烈在这里战一场!”

    宣明真君哈哈大笑,说道。

    萧凡微笑着点了点头。

    不过妖兽似乎已经对他们不感兴趣了,举手一挥。那堆碎石顿时四散飞扬,打在四周的墙壁之上。在红色符文闪烁之下,化为齑粉。

    一个闪闪发亮的六角形光阵。在基座地下浮现而出,红色符文,不住闪耀。

    妖兽的虚化脑袋,脸上露出惊惧之色,当即盘腿在六角形光阵之中坐了下来,双手捏诀,嘴里;念念有词,一阵晦涩难懂的咒语,骤然在大殿之中飘荡而起。一股庞然巨力。从妖兽身上散发而出,想要将这座光阵镇压下去。

    但是很显然,光阵的力量大于它的镇压之力,红色符文越来越耀眼生辉,地下的震动,益发的猛烈,妖兽脸上的惊惧之色,也益发的明显。

    一阵嗡嗡的鸣响之声响起,六个小型光阵。在大殿的四周浮现而出,红色符文闪耀不已。

    一股股令人恐怖的空间波动,瞬间充斥到了大殿的每个角落。尽管还有很多人不明白这就是空间波动,但其中蕴含的那股毁灭性的的力量。却谁都能感应得到。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这些法阵都镇压下去,不然。谁都别想活着离开!”

    妖兽虚化的兽首一抡,大声喝道。声音有些惶急。

    服部介措一声冷哼,说道:“阁下要是不把话说清楚。我们谁敢相帮?”

    刚才说一个都别想走的,不就是你么?

    妖兽大怒,却也随即意识到眼下似乎不是生气的时候,当下强压怒火,大声说道:“这里是多年前的空间通道,当年空间通道崩塌之后,这里就留下了一个遗址。但是一直以来,这空间通道遗址都很不稳固,时不时会爆发一阵空间波动。这些法阵,其实就是镇压这里的空间之力的。现在法阵一起出现,证明空间之力已经大到难以想象……我们要是不一齐出手,一旦这个空间彻底塌陷,大家都死无葬身之地!”

    这番话一出口,诸人顿时面面相觑,都露出将信将疑的神情。

    萧凡脑海里立时浮现出炼器堂和药园的情形,心中对这妖兽的话语不由得信了几分。那情形,确实像是异变陡生,大伙来不及转移太多的东西,急匆匆就撤离了。

    如果这里就是当年空间通道的一个出口,那就说得过去了。

    千多年前,中土世界的所有空间通道,都一一崩塌,中土界因之变成了不适合修真者生存的荒漠。

    “乾坤鼎”越来越剧烈的反应,也从侧面佐证了此事。

    “就算我们协助阁下镇压了这里的空间异变,阁下到时候翻脸无情,我们也还是死无葬身之地。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

    服部介措冷冷地反问道。

    元婴期修士面对金丹期修士的绝对优势,没有逆天的手段和逆天的宝物,是很难扭转的。如果他们这里有五六位金丹后期修士,或许联手还可一斗。眼下这情形,却是千难万难。

    “我可以用心魔立誓,只要诸位道友一起镇压下了这次的空间波动,我绝对不会再为难诸位道友,一定协助大家打开这里的禁制,放诸位道友离去。如何?”

    控制这妖兽的神巫,似乎也是位极有决断的人物,闻言马上说道,没有丝毫迟疑犹豫。

    “好,只要阁下当着我们众人之面立下心魔之誓,我们可以出手。”

    服部介措也知道情况不妙,随即一口答应下来。

    大殿之中充斥着的空间之力,委实让服部介措心惊胆颤,也没有多少迟疑犹豫的时间了。

    妖兽不由大喜,当即以心魔起了一个誓言。

    服部介措满意地点了点头,当即上前几步,在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六角形光阵之中盘膝坐下,运起法力,向光阵之中注入。虽然妖兽刚才说的是镇压法阵,其实是增强法阵之力,镇压这里的空间异动。不过这种表述上的小小失误,此时谁也不会去计较的。

    萧凡,宣明真君,松泉道人,夫妻修士之中的男修加上苍梧三友里唯一幸存的中年儒生,五位金丹修士,纷纷在光阵之中盘膝坐下。

    柳正和夫妻修士之中的女修,率领着十余名筑基期修士,在一旁守护。

    七人同时运功,大小七座光阵同时嗡鸣起来,红色符文渐渐平息下去,与此同时,地底的震动,似乎也变得微弱起来。

    妖兽不由得大喜,叫道:“诸位道友再加一把劲!”

    众人脸上也露出喜色,一齐加大了法力的注入。

    然而事实证明,大伙未免欢喜得太早了。

    刚刚平息一点的光阵,红色符文骤然大亮,紧接着,地下猛烈地轰鸣起来,整座大殿都在剧烈摇晃,大殿四壁之上铭刻的红色符文,更是耀眼生辉,大殿禁制运转到了极致。

    居中那座六角形光阵,忽然裂开了一道道细小的裂纹,一股股乳白色的光泽,自裂缝中透了出来。

    “不好……”

    妖兽一声惊呼,飞身而起,就要向一旁闪避而去,却哪里还来得及?

    数道乳白色的光晕,从裂缝中飞出,快捷无伦,无声无息地往空中激射而去,在众人眼中强大无比的元婴期妖兽,被这几道光晕一斩而过,惨叫一声,庞大的身躯顿时就被切成了五六块,鲜血四溅。

    一道蓝汪汪的光芒,从妖兽四分五裂的尸体之中飞射而出,想要瞬移而走。可是世间有什么瞬移之术,能够快得过空间裂缝?

    同样的无声无息,蓝汪汪光芒也被乳白光晕斩得粉碎,化为点点蓝芒,就此消散无踪。

    这号称巫族传承的圣兽,先后被容天祖师血祭附体,又被这不知名神巫的精魂夺舍,甚至拥有了元婴期修为,却就在这里,被几道看上去毫不显眼的光晕,灭杀得干干净净,连元婴都未曾逃脱。

    容天祖师终于还是没能找萧凡报仇,灭杀无极门满门,自己先就在这里陨落得十分干净彻底。

    只不过眼下,萧凡自然没有半分心思去关注这个,和其他五名金丹修士一道,忙不迭地一跃而起,从光阵之中跳了出来,远远躲了开去。

    死死盯住了不远处的光阵,满脸都是惊惧之色。

    空间之力的强大,绝非人力可以抵挡的。

    元婴级妖兽的下场,就摆在面前。

    “轰隆隆”一阵巨响,大家急忙抬头看去,只见高大的石殿穹顶,被几道乳白色光晕一闪而过,遍布其上的红色符文,只狂闪了一下,就悄然泯灭,整座穹顶被割裂成好几块,极端的石头轰然掉落。

    连服部介措全力一击都不能撼动分毫的石殿禁制,就这样被几道空间光晕轻轻松松地破掉了。

    若是搁在一刻钟之前,每个人都会狂喜不已,可现在,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禁制虽然破除,谁又敢靠近那几道乳白色的光晕,冒险从石殿顶部逃逸而走?

    还没等大伙想得十分停当,大殿四周的六座小法阵,也裂开一条条缝隙,数道乳白色光晕飞射而出,毫无例外地将石殿顶部切割得七零八落,碎石纷纷掉落。

    紧接着,中间的法阵一阵哀鸣,从中寸寸碎裂,无数乳白色的光晕,从法阵之中飞射而出,六个小型光阵也紧随其后,一一毁灭,一道道的乳白色光晕,形成一个巨大的剑轮,缓缓旋转起来,凡是在被这里剑轮卷入进去的任何物品,都在顷刻间被搅得粉碎。

    包括金姓头陀遗留下来的法宝月牙铲,以极其坚硬的铁精打造而成,也毫不例外,转眼间就化为齑粉。

    剑轮瞬即扩大范围,向四周狂扫而来。

    众人惊叫着,向后飞射而去。

    惨叫声响了起来。

    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绝望的惊恐之色。

    便在此时,一座小小的褚红色小鼎,自萧凡体内射出,光芒流转,瞬间变成了庞然巨物,红光闪闪,迎着乳白色光轮飞了过去。

    另一股惊天动地的空间之力,浮现而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