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47章 不灭之体
    一人两虫,滚滚向前杀去,转眼之间,就有数具石魔偶被毁,宣明真君,苍梧三友,夫妻修士,松泉道人等金丹修士,纷纷向面前的石魔偶猛攻而去,只有筑基修士则操控法器,严阵以待,以求自保。

    柳正是唯一没有主动进攻的金丹修士,手持金刚琢,卫护茅山弟子和无极诸女的安全。

    这一轮突然的反攻,声势浩大,一时间攻守之势完全逆转,石魔偶处于完全的防守状态。不过这些石魔偶无知无识,毫无畏惧情感,不管修士们的攻势如何猛烈,这些石魔偶也是凛然不惧,摧毁一具就补上一具。

    但这种消耗,容天祖师却不乐意了。

    这些石魔偶是他的一大臂助,将来要倚仗这些魔偶争衡天下,在这里损失太多,实在不划算。

    “萧真人,你实在太能折腾了。”

    容天祖师一声冷哼,身子一晃,一股旋风席地而起,将他的身躯包裹在内,向前席卷而去。

    这时候,炎灵之刃的威能耗尽,滚滚烈焰为之一收,萧凡的身形显现而出。两头铁背刀螂却已陷入数具石魔偶的包围之中,左躲右闪,时不时铁灰色刀光一划,便切断石魔偶的一条手臂,或者在石魔偶身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不过紧接着,就不得不躲避其他石魔偶随之而来的攻击。每次出击都只能是惊鸿一瞥,难以对石魔偶造成太大的杀伤。只有一具石魔偶很巧合地被切断脖颈,脑袋掉落,才算是摧毁掉了。

    好在两头铁背刀螂纵算在石魔偶的包围圈中。亦是进退如电,石魔偶很难真正伤害到它们。一时之间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席卷而至的旋风,倏忽就到了萧凡跟前。容天祖师前爪一挥,一道巨大的爪影显现而出,五指如钩,气势汹汹地向着萧凡劈面抓来,爪影之上,灵压逼人,丝毫也不在服部介措之下,甚至隐隐还带着一股蛮荒的威压之气。

    萧凡目光一凝,收起炎灵之刃。右手五指紧握,“呼”地一拳,向前猛击而出,空气中一阵沉闷的摩擦声响了起来,随即一只闪耀着乳白色光芒的粗大铁拳也浮现出来,迎着巨大爪影迎了上去。

    容天祖师不由大喜。

    早就知道萧凡是个骄傲的人,依照他那傲气的性格,和自己面对面的时候,果然是用的硬碰硬的打法。并不立即抽身后退。

    这就太好了。

    容天祖师也没指望随手一爪,就能伤到萧凡,但只要能够将萧凡在这里略略拖延一下,那就足够了。足够他指挥石魔偶形成合围之势。将萧凡围在其中,插翅难逃。

    “嗤——”

    爪影和铁拳狠狠撞击在了一起,发出类似金属交击的摩擦之声。

    容天祖师嘴角浮起一丝狰狞。毫不犹豫举起了手中的血红色令牌一扬,就要指挥那些石魔偶合围萧凡。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黑影,忽然在他身后不远处闪现而出。正是服部介措,双手高举雪亮的妖刀,“唰——”,刀光耀眼,向容天祖师举着令牌的左臂,飞斩而去。

    看来服部介措自始至终,脑筋都很清醒,并没有将斩杀容天当成目标,而是坚定不移地执行着他当初和萧凡的约定,以毁灭令牌当作目的。

    “吼——”

    容天祖师双眼凶光一闪,嘴里骤然发出野兽一般的嗥叫之声,左手飞快地一收,身子一晃,旋风席地而起,就要向旁边闪避。

    却终于还是有点迟了。

    妖刀宗的刀法,何等快捷?

    轻易能被人躲开的话,当年的妖刀宗,就不会有偌大的名声了。

    “叮”,一声脆响!

    容天祖师虽然及时将左臂收了回来,刀光却正正斩中了他手中握着的红色令牌。

    结果却让所有人都略略一怔。

    红色令牌并未如同大家所料想的那样,被刀光一劈为二,反倒瞬间光芒大放,将雪亮的刀芒向旁边推了一下,“唰”地一声,容天祖师的左手齐腕而断。

    容天祖师一声狂吼,血红色的令牌飞了起来,向远处掉落。

    又是黑影一闪,一头浑身毛发乌黑发亮的大黑猫显现而出,“喵呜”一声,宛如一道黑色的闪电,划破虚空,流星赶月般向飞到了远处的红色令牌激射而去。

    “休想!”

    容天祖师咆哮起来,大嘴一张,一道青蒙蒙的光柱飞射而出,直击半空中的黑麟。

    萧凡袍袖一抖,金光四射,阴阳八卦镜冲天而起,放射着耀眼的金光,凌空和那股青蒙蒙的光柱撞在一起,顿时将光柱从中切断,转眼间便化为点点青光,消于无形。

    “再吃我一刀!”

    眼见容天祖师略一愣怔,这样的机会,服部介措怎会错过,一声厉喝,手中妖刀寒光暴涨,刀芒顷刻间就长达两丈以上,向着容天祖师当头疾劈过去。

    容天祖师刚才对他暗施偷袭,服部介措心中早已恨之入骨,这一刀几乎竭尽全力,没有丝毫留手。

    “唰——”

    容天祖师手中白森森的光芒闪耀,那件原本被他收入储物镯内的骨刃,猛然浮现而出,毫不犹豫地向前一扬,骨影连闪,刺耳的摩擦声中,骨刃上蓝焰乱窜,将妖刀之力消去了大半,却终究难以完全抵御。剩下的一片刀芒,一闪而过。

    容天祖师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肩膀上鲜血淋漓,已然负伤不轻。

    黑影一闪,黑麟嘴里叼着那块血红的令牌,飞射而回,嘴一张,将令牌吐到了萧凡手里,翻身站在萧凡的肩膀之上,朝着两次负伤的容天祖师“喵”地一声,呲了呲雪白的牙齿,绿莹莹的眼珠,死死盯住了他,浑身不下于金丹初期修士的灵压冲天而起。

    “七级妖兽?”

    容天祖师冷哼一声,目光精光大放。

    萧凡手中握着红色令牌,放在眼前细细打量,只见令牌之上,隐隐有古戎族文字闪现,令牌的下方,有一道淡淡的裂痕,虽然没有将整面令牌一劈为二,却也有好几个文字变得模糊不清。令牌也透出一股浓浓的血腥气,和石魔偶身上透出的气息一模一样。

    虽然不知道这些石魔偶具体的炼制方法,想来十分的血腥。通常巫咒之术,都颇为血腥,奇诡非常。

    眼下自也不是研究这些东西的时候。

    这面令牌一握到萧凡手中,所有石魔偶俱皆一愣,就呆呆地站在原地,再也不动一下了。

    所有人都长长舒了口气,虽然石魔偶已经静止不动,却是余威犹在,也没人敢于主动去招惹这些怪物。

    “哗啦啦”之声响起,却是那两头铁背刀螂毫不客气,将身边的几具魔偶顷刻间切成了无数碎片。见了灵虫这般凶悍的样子,其他人不由得暗暗吸了口凉气,望向萧凡的目光之中,更多了几分敬畏之色。

    此人年纪轻轻,却修为高深,神通手段层出不穷。

    难怪和服部介措一联手,就打了容天祖师一个措手不及,顿时攻守易势。

    萧凡试着将法力注入到令牌之中,却是毫无效果。

    看来这令牌还需要某种特别的催动方式。

    容天祖师站得远远的,冷笑一声,不屑地说道:“萧真人,你就算再渊博,我们巫族的令牌,我不信你也会使用。”

    萧凡淡淡一笑,手腕一翻,将令牌收进了储物镯,眼望容天祖师,不徐不疾地说道:“虽然我暂时不会使用这面令牌,但现在,没有了这些魔偶做帮手,容天教主恐怕也比较麻烦了吧?”

    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地集中在了容天那张溅满鲜血的毛绒绒半妖兽脸上,俱皆怒火大炽。

    “嘿嘿,我能有什么麻烦?就算没有这些石魔偶做帮手,你们想要离开这里,那也是痴心妄想。睁开你们的眼睛看看,这石殿,你们还走得出去么?”

    容天祖师冷笑着说道。

    大家这才往石殿四周看去,顿时人人变色。

    只见石殿大门不知何时已经紧闭,四周的墙壁之上,闪耀着暗红色的符文,一股股淡淡的血腥气飘荡而出,竟然和那些石魔偶身上的巫咒之术一模一样。整间石殿,都已经被施加了巫咒禁制之术。

    服部介措冷笑一声,说道:“别以为区区一个禁制,就真能困住我们。杀掉你之后,我们再慢慢设法,我就不信,这禁制还真破不了。”

    “是吗?只要你们有这样的本事,尽管来杀好了。”

    容天祖师脸上的讥讽与不屑之意,越发地浓厚了。刚刚被服部介措斩伤的肩膀,早已愈合如初,断掉的左腕处,也冒出丝丝的红芒,密密麻麻交织在一起,已经有了利爪的形状,只要稍待片刻,就将在断腕处再生出一只利爪出来。

    “不灭之体?”

    服部介措脸色一变,惊呼出声,满脸都是不敢置信的神情。

    “吼——”

    容天祖师张开血盆大口,仰天一声大吼,双目中血光大放,嘴巴忽然向前突出,身子也暴涨起来,“嗤啦”,将身上的衣服完全崩裂,露出了毛绒绒的身躯。

    转眼之间,容天祖师就化为一头巨兽,身长三丈,铜头铁额,目光如电,獠牙外露,利爪如刀,一股令人窒息的蛮荒气息,扑面而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