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42章 石殿
    服部介措重重“哼”了一声,袍袖一拂,转身就进了药园。

    容天祖师眼里闪过一抹异色,一声不吭,也跟在服部介措身后,回到了药园之中。

    松泉道人和夫妻修士面面相觑,这场切磋,居然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实在让人意料不到。但是他们却没有急着回药园去,而是望着萧凡,摆出一副唯马首是瞻的样子。

    既然人家拳头够硬,自然就该当“大哥”!

    无论到哪里,都是这么个规矩。

    与一名金丹后期巅峰水准的修士面对面硬撼三招,寸步不让,到最后还略占上风,在别人眼里,萧凡自然益发的神秘莫测。

    不过萧凡自己,似乎并没有太得意,反倒双眉微微蹙了一下。

    最后这一击,看似大占上风,实则是取了巧的。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与猿飞伊昌交过手,对妖刀宗的对敌手法,有所了解。尤其是服部介措最后使出来的招数,简直与猿飞伊昌如出一辙,只是服部介措的动作更快,出手更狠。

    时时处处都料敌机先,这一战要是不能占得上风,反倒奇怪了。

    让萧凡惊讶的是,服部介措挣脱定身符束缚的速度,几乎只是转瞬之间,没有使用任何其他技巧,仅仅只依靠自身浑厚的法力,服部介措便冲破了定身符的禁制之力,挡住了他急劈而下的火焰刀。

    事实上最后这一击,萧凡是动了杀机的。

    与服部介措之间,既没有化敌为友的可能。也没有化敌为友的必要,只能是死敌。那么有机会灭杀他。萧凡绝不会手软。

    只可惜,最后关头还是功亏一篑。被服部介措逃过一劫。甚至连皮外伤都没有,只是烧掉一些头发眉毛,看上去狼狈而已。

    萧凡也不得不承认,元婴中期修士的争斗经验,反应速度,实在是出人意料。服部介措一见自己受困,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思考要用什么法宝,直接就是最本能的反应。以最快的速度,冲破了定身符的桎梏。只要稍迟半分,服部介措硬生生挨上炎灵之刃一斩,不死也得重伤。

    现在机会已失,服部介措必定会对萧凡也提高十二分的警惕,这样的机会很难再有了。

    接下来,服部介措表面上的态度,发生了一些变化,萧凡回到药园。服部介措一伸手,摘下雪灵草的全部草籽,丢给了萧凡,淡然说道:“萧真人。接好了。”

    萧凡接过草籽,微笑点头致谢。

    随后的灵药分配,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相对炼器堂那些法宝法器和材料的分配,还要耗费更多的时间。因为有些灵药需要处理。有些灵药需要移植,都要费不少的功夫。毕竟不是谁都跟萧凡一样。随身带着一个灵药园,只要将灵药整株从地下挖出来,丢进灵药园就行了。

    土地公自会将这些灵药一一移植到灵药园内,对已经完全成熟的灵果灵药,直接处理了,收藏在灵药园的库房里,随时备用。所有这一切,萧凡已经吩咐过土地公,在一定的时间内,无须再吩咐第二次。

    颇有戏剧性质的是,当他们将药园的灵草灵果灵药灵树瓜分得差不多的时候,苍梧三友和另外几名修士,也赶到了这里,他们比这边还要先一步赶到黄金大殿,是从右边的朱漆大门进去的。顺着右边搜寻了一圈,殊途同归,又在这药园和萧凡他们碰头了。

    只可惜,他们赶到的时候,只能对着满院子的泥土发呆了,自然一个个懊丧不已。不过这边的灵药已经分配完毕,也只能自认倒霉,可不敢硬抢。

    其实他们的收获也并不少,在右边找到了炼丹房,一样的在丹室内发现了很多成品半成品丹药,以及许多的炼丹药材。正是因为丹药太多,他们分配的时候争执不休,花费了太多的时间,才晚一步赶到药园这边。否则,干瞪眼的就该是服部介措和萧凡他们了。

    一听他们找到了不少成品丹药,服部介措双眉猛地一扬。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可以增进或者快速恢复修为的丹药,远远胜过上品法宝。身为妖刀宗宗主,曾经的元婴中期修士,不要说上品法宝,就算是极品法宝,他随身携带的,也不止一件。关键他眼下修为不够,这些极品法宝的威力压根就发挥不出来,否则,刚才又怎会败在一个金丹中期修士手里,颜面尽失?

    不过想来,这里应该也不会留下那种逆天的丹药。那么贵重的东西,就算是事态再紧急,也会被人随手带走的。更大的可能,是压根就不会放在那么显眼的地方,一定是门派的高阶修士随身携带的。

    当下大家合兵一处,继续往深处探索。

    一座石殿!

    很快,一座石殿出现在他们眼前。

    大伙都情不自禁地抬头向上,然后就看到了金光灿灿的屋顶。没错,他们依旧还在黄金大殿之中。然而,在这座黄金大殿之中,又出现了一座石殿。

    好在大家见识到此处空间的神奇之处实在太多,对于这种程度的“诡异”,都见怪不怪了。

    这座石殿与黄金大殿其他各处的建筑风格,完全迥异,一眼看去,就极其古朴。石殿也十分高大,以整块整块的青石垒砌而成,带着十分厚重的沧桑感,一看就是很古老的建筑,与金碧辉煌的黄金大殿完全不搭调。

    撇开别的一概不论,单纯从建筑风格上来推断,这座石殿和黄金大殿的建成时间,至少相差两千年以上。否则,不会给人造成如此大的视觉反差和心理反差。

    “先有这座石殿,然后才有黄金大殿。”

    苑芊芊很肯定地说道。

    没有人反驳她的话,事实上,大家都有这样的感觉。

    陈阳迟疑着说道:“那有没有可能,这座石殿就是卡玛祖巫的坐化之所。黄金大殿是后来建起来的,后辈子孙在这里为祖巫看守寝陵?”

    依旧还是无人反驳,陈阳这个推理,得到了大家的认同。

    或者,压根就不是守陵,而是依托祖巫陵墓,建起了一个门派的总坛。从炼器堂和药园的规模来看,这种可能性极大。仅仅一个看守祖陵的分支,都有这样庞大的规模,这个门派的巨大,简直不可想象了。

    关键是,真有这样规模巨大的门派,服部介措和宣明真君这些千年前的老怪物,不可能一无所知。

    不过眼下,自然是无从考证了。

    好在大家也不是为了考证而来,他们是来寻宝的,而且迄今为止,得到的好处已经不少。就这样打道回府,任谁都要心满意足了。

    这座石殿门口,守护的石人多了起来,沿着石殿的围墙,每隔两丈,就站着一座丈许高的石像,持戈站立,相貌粗犷,气势凛然。

    除了石人,还有石兽,雕工和石人如出一辙,身长两丈以上,威风凛凛地守护在石殿门口,让人一见之下,就心中肃然。

    苍梧三友的金姓头陀忽然传音给宣明真君,说道:“宣明道友,你有没有觉得,这些石人有些诡异?”

    宣明真君一惊,也传音回去,说道:“怎么,金道友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金姓头陀双眉紧蹙,说道:“有什么不妥倒是谈不上,我在前头,一连出手打碎了三座石像,也没发现什么异常,照理应该没什么古怪。但这心里,不知为什么,就是不踏实。”

    说起来,金姓头陀还只能和宣明真君传音聊聊这事。服部介措修为虽然最高,却是个东岛人,容天祖师一看也是个异族,萧凡太年轻,只有宣明真君是千年前的老怪物,堪称见多识广,又是茅山派的真君,对鬼魅妖邪应该有着特殊的识别能力。

    宣明真君不由苦笑了一声,原来不止他一个人有这样的诡异感觉,这金姓头陀比他还要多疑,居然一连打碎了三座石像。

    “不瞒金道友,我也和你一样,打碎过石人。”

    听宣明真君这样一说,金姓头陀反倒轻轻舒了口气,说道:“既然连宣明道友都没有发现异常,那就是我多虑了……”

    宣明真君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是不是多虑,现在还真不好下结论,只是已经到了这里,先前又得到那么多好东西,就这样扭头走掉,不到石殿之中去瞧一瞧,无论如何都不会甘心的。

    这座石殿的大门紧闭,金姓头陀一马当先,一扬手中的月牙铲,一道凶猛的风刃,飞斩而去,“轰然”一声,石门上散发出耀眼的白光,将金姓头陀这凶猛的一击,轻轻松松就化解了。

    金姓头陀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又提起丹田真元,全力出击,依旧还是被石门禁制化解掉,不费多大的力气。金姓头陀无奈,只得自嘲地一笑,讪讪让到一边。

    随后还是萧凡出手,花了一个多时辰,以巧妙的方法,破掉石门上的禁制,石门才缓缓打开,露出了一丝缝隙。

    当下大家鱼贯而入,容天祖师有意无意间,落在了后边。

    这当口,大伙都是争先恐后,有人主动落后,正是求之不得,又有谁会去仔细思虑?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