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41章 狼狈
    “是吗?哈哈,哈哈哈……”

    这样的答案,甚至连服部介措自己都意想不到。原本他问那一句,就是想要彻底激怒萧凡。高手过招,任何情绪激动都是大忌,越是愤怒越是容易被人趁虚而入。

    那些修炼了数百年的老妖怪,就没有谁是动不动便大怒出手的。不要说修炼了几百年,就算是普通凡人,活了几十年之后,谁还没有点城府?随便被人一挑逗,就勃然大怒,就暴跳如雷。

    那不是仙师,那是混混!

    服部介措也就是看萧凡年岁甚轻,才使了这么个看似幼稚的激将法。只有高明的忽悠者才清楚,越是看上去幼稚可笑的激将法,越是能起意想不到的作用。

    只是服部介措万没料到,作用竟然这么大。

    萧凡一瞬间就变成了个白痴,居然一口答应“试试看”。

    不闪不避,接他的妖刀一斩?

    世界上居然真的有如此狂妄的家伙!

    苑芊芊和陈阳都攥紧了小拳头,满脸焦虑之色,一副想叫又不敢叫的样子。这当口,最忌扰乱萧凡的心神。辛琳轻轻咬住了嘴唇,姬轻纱秀美的双眉紧紧蹙在一起。

    “唰——”

    服部介措的笑声戛然而止,妖刀一声尖啸,一道长达两丈的刀芒,从雪亮的光团中激射而出。服部介措双手猛地望向一挥,长长的刀芒飞斩而前,刀芒之上,一条蛟龙虚影。清晰可见。随着刀芒,张牙舞爪地向着萧凡猛扑而去。

    萧凡十指箕张。指缝间电弧闪闪,骤然往中间一合。无数纤巧的电弧闪耀着,迅猛无比地击中了刀芒,顷刻间就组成了一张电网,将刀芒包裹起来。

    服部介措一声狞笑。

    只见电弧在刀芒一斩之下,几乎毫无抵抗之力,便寸寸碎裂,化为扭曲的白色蚯蚓,在半空中消于无形。刀芒再无任何阻碍,向着萧凡的顶门直劈而下。

    便在此时。金光一闪,一面金灿灿的八卦镜冲天而起,镜面上阴阳图案和八卦符文光芒大放,猛地托住了直斩下来的刀芒。

    看似气势汹汹,无可与抗的雪亮刀芒,顿时便陷入了金灿灿的光芒之中,一下子变得缓慢无比。

    这件法宝,赫然就是萧凡刚刚在炼器堂得到的那面阴阳八卦镜,上品法宝的威力。果然非同凡响,如此迅猛无敌的刀芒,也被轻松抵住了。

    旁观诸女顿时一个个松了口气,陈阳更是喜笑颜开。

    事实证明。她们此刻还真是高兴得太早了。

    刀芒上空的雪白蛟龙虚影,一声龙吟,张开大口。猛地扑向下边的阴阳八卦镜。这雪白蛟龙不愧是妖刀刀芒所化的妖灵,蕴含着妖刀的诡异之力。服部介措的妖刀,本就是妖刀宗的镇宗之宝。足可跻身于极品法宝的行列。尽管现在服部介措只有金丹后期的修为,不能完全发挥这柄妖刀之力,但全力施展之下,妖刀之灵也不是上品法宝可以抵挡得住的。

    阴阳八卦镜的光芒立即就黯淡起来,不过坚持了片刻,就一声哀鸣,还原成本来面目,灵光黯淡,向地下坠落而去。

    没有了阻碍的刀芒,直劈下来。

    暗红色刀芒一闪,萧凡手中浮现出一柄窄窄的长刀,也是一刀劈出,顿时火焰蒸腾而起,周围气温骤然升高,变得如同火炉一般。

    转眼之间,雪亮的刀光就被蒸腾的烈焰包裹其中。

    烈焰剧烈翻滚起来,白芒红光,照耀得旁边观战的人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正当大家努力睁大双目,想要看个清楚明白之时,“轰然”一声,火焰骤然消失,炎灵之刃还原成一柄暗红色的细窄长刀,原本气势汹汹不可一世的雪亮刀芒和那条雪白的蛟龙虚影,却不见了踪影,似乎被炎炎烈焰彻底蒸发掉了。

    萧凡举手一招,将坠落在地的阴阳八卦镜收回了手中,仔细一看,见这法宝只是灵光黯淡,并未受损,这才放心。不久前拿到这件八卦镜的时候,萧凡略一检测,就知道这是一件偏向防御性的宝物。道家的八卦镜,原本是攻防兼备的法宝,但到底是主攻还是主守,要看法宝当初炼制的时候,主要被赋予了那种属性。那种攻击很犀利,防守也很坚固的八卦镜,当然更是了不得的好宝物。

    不过以防御为主的上品法宝,其防御力之强,应该已经很了不得了,这也是萧凡敢于不闪不避,硬接服部介措妖刀一斩的原因。先以雷电之力消耗一下刀芒的威能,再以八卦镜阻拦,进一步消耗刀芒威能,最后关头,再以同样锋锐无匹的炎灵之刃来招架,料必是足够了。

    事实上,阴阳八卦镜的防御效果,还更在萧凡的预料之上。

    毕竟他刚刚得到这件宝物,甚至都还来不及熟悉它的使用法门,就已经表现不俗。等以后有了时间,好好钻研一番,必定能更进一步发挥宝物的威能。

    在此之前,因为有“乾坤鼎”,炎灵之刃,南极仙翁灵药园这样的至宝在手,萧凡颇有点瞧不上眼其他宝物,现在看来,却是要重新认知法宝的威能了,尤其是上品法宝,作用不容小觑。

    倘若是极品法宝,威力自然会更加强大。

    眼见萧凡真的不闪不避,硬生生地接了自己一刀,服部介措嘴角的那丝不屑之意,终于彻底收了起来,脸上飞快地闪过一抹震惊。

    自来妖刀宗就是以攻击力强悍而著称。虽然他们的主功法进阶起来,极其艰难,是公认的几种最难进阶的主修功法之一,但练成之后,威力之强亦是无与伦比。同阶修士之中,基本上罕逢敌手。服部介措当年。就曾以元婴初期修为,力斩过元婴中期的修士。

    至于对付比自己境界低的修士。几乎都是手到擒来。妖刀宗的弟子,有不少秒杀低阶对手的战例。甚至同阶修士。如果对方主修功法威力较小,又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法宝法器,妖刀宗弟子也能秒杀对手。

    现在,面对着理论修为比自己低了一个大境界,实际修为也比自己低了一阶的萧凡,服部介措连续两招进攻,都被对方行若无事地化解了。

    最让服部介措脸上挂不住的是:萧凡居然一直站在那里不动!

    到底谁的境界更高一点?

    “萧道友,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不过这第三招,你还能站在原地不动接下来吗?”

    服部介措双眼一眯。徐徐说道,语气依旧平静自然,似乎他压根就没有在使用激将法。

    苑芊芊终于忍不住讥讽地说道:“服部宗主,我们真是领教了。原来东岛的修仙者,都是这么聪明过人的。同样的激将法,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用,你不嫌丢人,我们都为你臊得慌。”

    陈阳马上说道:“是啊,你要是打不过。趁早认输,哪有你这样切磋的?让人站那不动,随便你砍!你还砍不中!”

    “哈哈,既然没这个胆子。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萧道友,第三招来了,接着吧!”

    服部介措一声大笑。居然也语带讥讽地说道,到他嘴里。萧凡不站在原地挨打,反倒变成没胆子了。看来颠倒黑白之徒。无论哪个世界都一样的有,而且不少。

    “服部宗主,请出招!”

    萧凡仍然淡淡地说道,手腕一翻,手中扣了一张定身符。

    一言未毕,忽然“砰”地一声,一大蓬黑雾升腾而起,还没等大家明白是怎么回事,这蓬黑雾就瞬即弥漫开来,将方圆十余丈的范围都笼罩在内。

    “忍术?”

    谭轩辛琳这两位见识过东岛忍术者,不由得目瞪口呆。再也没想到,在这种级别的争斗之中,还有人使出忍术的手段。

    不过这一回,却是谭轩和辛琳误解了,东岛忍术,本就是从妖刀宗流传出去的,凡俗间的忍者,学会了妖刀宗隐匿术的一点皮毛,创出了忍者的流派。

    黑雾弥漫之时,顷刻就失去了服部介措的身影。

    萧凡冷笑一声,果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手指一弹,定身符一射而出,没入自己的脚下不见了踪影。便在此时,刚刚施展土遁术来到萧凡脚下的服部介措,尚未来得及发动攻击,就觉得周边的土地一紧,瞬间变得坚逾金铁,恰才递出一半的妖刀,和他本人一样,硬生生被禁锢在了那里。

    “五行禁制?”

    服部介措又惊又怒,又是好气,萧凡竟然用这种低等的五行禁制之力来对付他这位金丹后期巅峰的修士?

    这样难怪,服部介措从未领教过茅山派的定身符,将其当成了普通的五行禁制之力,自然气愤难耐,觉得萧凡简直就是在侮辱他。

    然而不管他心中作何感想,这“五行禁制之力”,还真的禁锢住了他的行动,尽管下一刻,服部介措浑身汹涌而出的法力,就将定身符的禁制冲得七零八落,然而萧凡争的就是这刹那间的缓冲。

    服部介措更不知道,在萧凡的天眼神通之下,不管是他先前放出的迷雾还是眼下使用的土遁术,都没有丝毫隐匿的效果,被看得一清二楚。

    唯一可虑者,就是他的动作太快,萧凡需要一点点缓冲的时间。

    一张定身符,就为萧凡争取到了这一瞬间的先机。

    萧凡手腕一翻,炎灵之刃再次浮现而出。

    “看刀!”

    萧凡一声大喝,精炎神兵烈焰腾腾,飞斩而下。

    正在这个时候,服部介措已经冲开“五行禁制之力”,挥舞妖刀,从地底杀出,只见眼前红光一片,热浪炙人,不由得大惊失色,顾不得攻击萧凡,双手握刀,横着抵挡了一招,“当”地一声脆响,总算硬生生抵住了力劈而下的炎灵之刃。

    发生在迷雾之中的这一切,围观的人是看不清楚的。

    下一刻,只见迷雾骤然消散,萧凡双手倒背,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从未移动过位置。而服部介措则站在离他五丈之外的地方,头发眉毛都略带卷曲,隐隐闻到一股焦糊的气息,竟然颇有几分狼狈的样子。双眼恶狠狠地盯住了萧凡,从那模样看,似乎恨不得一口将萧凡吞了下去,咬得粉碎。

    “耶——”

    陈阳和苑芊芊同时欢呼起来,举起四只白生生的小手,在空中击了两掌。

    一个新潮得不能再新潮的动作。

    “三招已过,两位道友神通非凡,老道大开眼界。既然谁也奈何不了谁,就做平手收场,如何?”

    宣明真君强忍住笑意,一本正经地说道。不过他那眉宇之间的嘲笑之情,无论谁都看得出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