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37章 炼器堂
    “我的天,这么多的好东西……”

    跟随大伙一起进来的某位筑基期修士,大张着嘴,如同梦靥似的,走到一排架子前,伸手就去拿其中一件令牌样的宝物。

    “唰——”

    寒芒一闪,一道刀光快捷无伦地向着这名修士飞斩而来。这名修士只顾着盯住宝物,哪里来得及反应?眼见得就要被刀光斩为两段。

    “手下留情!”

    一声惊呼,斜刺里另一道寒光飞出,在千钧一发之际,击中了刀芒,同时一股大力从旁涌来,顿时将那名筑基期修士包裹其中,一把拉了回去。

    出手相救的,正是这名筑基期修士的师门长辈,一名有着金丹中期修为的清瘦男子,身穿蓝色道袍。清瘦男子将筑基修士拉到自己身边,随即向服部介措抱拳一拱,赔笑说道:“请服部前辈见谅,小徒不懂事,我一定重重责罚他。”

    服部介措冰冷的眼神在他师徒三人脸上一扫,冷冷说道:“管好你的徒弟,下不为例。”

    在大厅的时候,这名清瘦男子自我介绍,道号“松泉”,当年也是一个小宗门的长老,修为并不太高,却不知用了何种方法,居然也将自己封印起来,躲过了千年前的那一劫。倒是苏醒得比较早,经过数十年的时间,慢慢恢复到了当年金丹中期的修为,还收了两个徒弟,也都筑基成功。此番听到卡玛祖巫陵墓出世,立即带着两名徒弟赶过来碰运气,原以为末法之世。有金丹中期的修为,已经足以傲视天下了。

    谁知到了这边才发现大谬不然。不要说金丹期的修士不在少数,甚至金丹后期巅峰的修为都出现了。并且还是服部介措这样的元婴中期修士。

    松泉道人心里清楚得很,普通的金丹后期修士和元婴中期修士慢慢恢复到这个境界的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至少争斗经验和神念之力,就不是普通金丹后期修士可比。松泉道人虽然也有金丹中期的修为,自不敢和服部介措平辈论交,口口声声称之为前辈,十分恭谨。

    刚才自己的徒弟没眼界,见到这许多好东西,顿时就忍不住想要动手,自然立即犯了忌讳。服部介措这样的老怪物。怎么能容忍这种情形发生在自己眼皮子下边?

    这里法宝法器,半成品宝物以及各种炼器材料,委实不少,每个人都能分到一份,然而如何分配,却不是他松泉道人可以说了算的。

    无论到了哪里,总是拳头大的话事。

    “看来我们以前的认知有误,这里肯定不是卡玛祖巫的陵墓。应该是某个门派的修炼之地……”

    教训过松泉道人不懂事的徒弟之后,服部介措便扭头四顾。缓缓说道。

    宣明真君双眉一蹙,说道:“可是我们在大厅那里看到的文字,却分明说这里是某位大能者的安息之地,却又作何解释?”

    服部介措顿时也沉吟起来。不好回答。

    容天祖师冷冷说道:“这有什么奇怪的?这里既可以是大能者的安息之地,也可以是某个门派的修炼之地。后辈徒子徒孙为祖师爷守墓,太正常了。”

    服部介措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容天道友说得有理。事实可能就是这么回事。”

    “那这里的人呢?去了哪里?”

    陈阳忍不住问道。

    这个疑问,在场的每个人都有。

    这炼器堂所有东西都摆放得整整齐齐。甚至炉鼎旁边的案几上都摆满了炼器的材料,很明显是正在炼制某件法宝,尚未炼制完成,炼制者就急匆匆地跑掉了。

    可想而知,一定是发生了极其要紧的大事,以至于连这里的诸多宝物法器都来不及收走。一般来说,只有在生死关头,人们才会这样惊慌失措。

    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宣明真君哈哈一笑,说道:“小丫头,我才不管当年发生了什么事。这里的好东西确实不少,你看看,光是这一堆铁精,就价值数百上千灵石了。还有这乌石,也是炼制土属性法宝的上等材料。再看看这架子上的法宝法器,虽然多数是普通法宝,上品法宝也有那么几件。至于你们筑基期晚辈使用的法器,这里更是很多,其中不乏顶阶的法器。嘿嘿,别的不说,一定要折算成灵石的话,单这一间炼器室内的东西,就价值上百万的灵石。看来,当初这些家伙还真的是财大气粗得很呢。”

    服部介措点点头,说道:“宣明道友说得不错,这里确实还有几样东西,值得一看。”

    以他元婴中期修士的眼界,加上一宗之主的身份,不要说普通法宝,就算是一般的上品法宝,都不会放在眼里了。不过眼下服部介措却自有金丹后期的修为,上品法宝,那就是难得一见的宝物了。

    至于松泉道人这样出身小宗门的金丹修士,早已看着那几件上品法宝垂馋欲滴。通常修为到了金丹期,就可以驱使法宝,金丹期修士也都会炼制自己的本命法宝。但一般的金丹修士,能炼制都只是普通法宝。威力远在其上的上品法宝,通常只有出身大宗大派的金丹修士,才会拥有。像松泉道人所在的小门派,当年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那么一件上品法宝,立即就被整个宗门奉若至宝,规定只有修为最高的长老和宗主才有资格使用这间法宝。

    松泉道人能够在千年前那场大劫之中存活下来,正是借助了那件上品法宝的威力。松泉道人用秘法强行激发那件上品法宝的本源之力,将自己封印起来。千年过去,待得他苏醒过来的时候,那件上品法宝也早已耗尽本源,毁于一旦了。

    一些威力极大的上品法宝,就算是元婴期修士,也趋之若鹜的。

    毕竟在修真界,元婴修士虽然稀少,极品法宝的数量却更为稀少。普通的元婴期修士,很多都得不到极品法宝护身,只能退而求其次,想方设法去获取大威力的上品法宝,或者提升自己本命法宝的威力,希望通过婴火数百年的淬炼,将本命法宝提升到极品法宝的境界。

    宣明真君使用的雷鞭,就是这样一件强行提升到与极品法宝威力接近的上品法宝。倒不是说堂堂茅山派的元婴修士,连一件极品法宝都弄不到。关键这雷鞭是当初宣明真君刚刚踏足金丹中期境界之后,师门赏赐给他的上品法宝。对于一位金丹中期修士而言,拥有一件上品法宝,已经是很阔气很拉风的事了。

    如果不是因为宣明真君是罕见的火雷二属性灵根,这件雷鞭还不一定会赏赐给他。

    宣明真君大喜之下,当即将这条雷鞭祭炼成了本命法宝,一直以本命真元培育,这么多年过去,雷鞭在威力上已经接近极品法宝,但要想达到极品法宝的境界,那至少还需要用婴火培育一两百年。

    “服部道友,容天道友,我们也不要讲什么客气,把这些东西分了吧。”

    宣明真君直截了当地说道。

    服部介措一笑,说道:“分当然要分,不过怎么分法,还是要讲究一下吧?”

    宣明真君眼神一抡,说道:“很简单,我们这里有六拨人,就按照六份平分如何?”

    除了松泉道人,还有两位金丹初期修士,带着三名筑基期修士,那两名金丹初期修士,一男一女,是夫妻俩,都是沉默寡言的性子,在一干强人面前,都谨守规矩,只附于骥尾,很少开口说话。如今宣明真君将他们也算作一拨,平等对待,顿时让两人喜出望外。

    松泉道人更是意想不到,张大了嘴不敢置信,心里头暗暗感叹,茅山派不愧是正道大宗,宣明真君果然大气磅礴,一点也不小家子气。

    服部介措冷笑一声,说道:“宣明道友,你还真会慷他人之慨。你想拉拢这几位道友和你站在一起么?你可别忘了,这次来的人,你们茅山派和无极门人数最多。”

    如此平分,最吃亏的可是你们。

    说着,眼神冷冷地一扫,松泉道人和一男一女的夫妻修士,都不由自主地心中一寒,不敢和他对视。

    宣明真君仰天打了个哈哈,说道:“服部宗主,这就是我们正道宗门和你们妖刀宗的区别了。君子爱财取之以道,既然大家安全到了这里,见到了这些东西,不管人多人少,大家平分是最好的。当然,如果服部宗主坚持要按人头来平分,那老道也不反对。”

    宣明真君这样坚持,一方面当然是因为正道宗门的行事风格和魔道宗门不同,二来也确实是想要拉拢松泉道人和夫妻修士。要是能够彻底将服部介措和容天祖师二人孤立起来,他们这边自然是实力大增,接下来的行动之中,就有了更多的自主权。

    而且光是一个炼器堂就有这么多好东西,这黄金大殿宽广得很,肯定还有其他宝藏等着搜寻。眼下多分一点给松泉道人他们,让他们都偏向自己这一方,牢牢掌握自主权,也不算太吃亏的。(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