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36章 石像
    “萧真人,这里有两扇门,请问萧真人要走哪边?”

    服部介措似乎认定了萧凡,微笑着问道,眼中目光却是冷冰冰的。

    萧凡并不生气,往右边的朱漆大门看了一眼,也微笑说道:“我打算走左边这扇门。”

    “好,那我们也走左边。”

    服部介措也不去询问容天祖师的意见,径直做了决定。容天祖师一直双手抱胸,默不作声,似乎唯服部介措马首是瞻。

    萧凡笑了笑,望着左边的朱漆大门,说道:“这扇大门上附带着一些禁制之力,服部宗主是前辈高人,就请宗主一展神威如何?”

    仔细打量过后,萧凡就已经看得出来,右边朱漆大门的禁制之力,已经被人破坏掉了,应该有人抢先一步。既然这样,他自然选择走左边的大门。跟在别人后边,能捞到什么好处?

    服部介措冷冷一笑,说道:“萧真人不必客气,有关你的一切,容天道友都和我详细聊过。道友年纪轻轻,造诣高深,而且心狠手辣,老夫佩服得很。”

    无极门诸女顿时都望了过去,苑芊芊和陈阳更是满脸不忿之色。

    心狠手辣这样的评语,居然加诸于萧凡身上,简直是岂有此理。不过想想这评语是由容天祖师做出来的,倒也能够理解。相为敌手,又能有什么好的评价?

    “既然这样,那在下就献丑了。”

    萧凡也不在谦虚,缓步来到朱漆大门前,左手捏诀,嘴里念念有词,右手五指如轮,一道道法诀打出,虚空中凝结出一个三尺左右的乳白色混沌图案,一闪就出现在朱漆大门之前。看上去普普通通,没有任何异常的朱漆大门。忽然变得金光灿灿,一头猛兽虚影浮现而出,猛地向混沌图迎了上来。

    看到这头猛兽虚影,辛琳秀气的双眸猛地一眯缝,瞥了一旁的容天祖师一眼。

    这猛兽虚影,辛琳熟悉得很。除了颜色不同外,和容天祖师与萧凡斗法之时。凝结出来的猛兽形状,有着七八分相似,虽然细微处略有不同,然则毕竟只是虚影,不可能百分之百一模一样。难道这陵墓和容天祖师有什么特别的联系?

    朱漆大门上浮现而出的猛兽虚影,转眼之间。就和乳白色混沌图缠斗在一起,丝毫也不落下风。

    萧凡一声冷哼,右手再虚空一抓,一只乳白色大手凝结而出,凌空抓了下去,顿时将猛兽虚影抓了个正着,五指往中间一合。猛兽虚影哀鸣一声,化为点点金光,溃散于无形。

    萧凡右手再一扬,一股劲力发出,“吱呀”一声,朱漆大门便缓缓打开来。

    所有人都全神贯注地看着萧凡施法,破解禁制之力,唯独辛琳眼睛的余光。一直落在容天祖师的脸上。当猛兽虚影在萧凡凝聚出的五行大手之下溃散之时,辛琳分明看到,容天祖师的眼里,闪过一抹厉色。

    见萧凡这般举重若轻地破解了禁制,服部介措也有点意想不到。这朱漆大门的禁制固然简单,但如果由他来破解的话,要想如此轻易得手。那就只能用霸道异常的霹雳手段,才能一击而开,万万做不到这样风淡云轻般的优雅。脸色微微一凝,嘴里却笑着说道:“萧真人。没想到无极门还精通阵法禁制之道。”

    陈阳冷笑着在一旁插口说道:“无极门还有很多神妙之法,你不知道罢了。”

    “是吗,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好好领教一下这些神妙法门。”

    服部介措望了她一眼,目光益发的冰冷,身为元婴中期的高人,尽管眼下只有金丹后期巅峰的修为,却也绝不是一个小小的筑基期女修可以无礼顶撞的。

    这句话明明白白地显示出,这东岛人起了杀心。

    论到真正的修真界江湖经验,陈阳那是丝毫都没有的,自也不会在意服部介措的心情。再说这东岛人一上来就认定萧凡是他的敌人,自己得不得罪他,都无关紧要。只要一有机会,他绝对不介意将无极门的几个人统统抹杀。当然,萧真人亦不是省油的灯,这东岛人心中隐藏的杀机,他如何看不出来?只怕也抱着同样的心思,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罢了。

    对待敌人,萧凡可从未手软过。

    当下萧凡也不去理会服部介措的杀意,毫不客气地领着诸女,率先推开朱漆大门,走了进去。

    朱漆大门之后,是一条长长的回廊,同样的金碧辉煌。唯一刺眼的是,每隔一段距离,就能看到一尊石像。这些石像每一尊都差不多,都是高约丈许,身披甲胄,手中持着长戈,雕工精致,栩栩如生。这些石像如果放在其他地方,每一尊都是精美绝伦的艺术品,但放在这金碧辉煌的长廊之中,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在众人想来,这样金光灿灿的大殿之中,应该放置一些同样金光灿灿的金属塑像才更加搭调。如今却安置一些青灰色的石像,实在和整座大殿的富丽堂皇不般配。

    萧凡耳边忽然响起了宣明真君的传音:“萧小友,这些石像有些古怪……”

    “哦?前辈有何发现?”

    萧凡心中一惊。

    “具体有何发现,倒是说不上,就是一种感觉,觉得不大对劲。”

    宣明真君的语气之中,带着些许疑惑之意,似乎也有点拿不准。毕竟这种所谓不对劲的感觉,实在太过模糊,若有若无。

    萧凡说道:“既然如此,前辈何不出手一试?”

    “好!”

    宣明真君一点头,猛地顿住了脚步,手中金光灿灿,雷鞭浮现而出。

    他忽然这样如临大敌的样子,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大家不约而同地往旁边飞掠而出,转眼就到了十余丈外,警惕万分地看着他。

    服部介措和容天祖师走在最后,见状也停住了脚步,服部介措双手抱胸,冷笑一声,说道:“怎么,宣明道友这就要翻脸吗?”

    宣明真君哈哈一笑,说道:“服部宗主真是小心谨慎得很啊,老道没别的意思,就觉得这些石像可能有古怪,想要试一试。服部宗主觉得有什么不妥么?”

    “这些石像有古怪?嘿嘿,宣明道友是不是搞错了?”

    服部介措一副丝毫不以为意的样子。

    “是不是搞错,试试就知道了,老道也希望是我疑神疑鬼,在这种地方,小心无大错。”

    宣明真君手一扬,雷鞭冲天而起,鞭身上金色电弧闪闪生辉,顷刻间就凝聚成一道粗如儿臂的电弧,轰然一声,猛击而下,正中石像的头顶。

    电弧狂闪,石像自头顶开始,寸寸碎裂开来,高逾丈许的石像,转眼间就化为一堆碎石,滚落在地,却也没什么异常发生。

    一直不怎么开口的容天祖师,冷笑一声,说道:“疑神疑鬼,草木皆兵。”

    语气之中,透着明显的不屑之意,对这位昔日的元婴修士,也并不如何敬重。

    宣明真君脸色一红,狠狠瞪了容天祖师一眼。容天祖师年岁虽老,在他眼里,却是扎扎实实的后生晚辈,只是眼下,此人不知用了何种秘术,竟然有金丹后期的可怖修为,又和服部介措联手,一时半会,宣明真君也不好和他撕破脸皮。

    服部介措笑道:“宣明道友要是害怕,那就由我们在前边探路好了。”

    说着,哈哈一笑,脚下遁光忽然加快,转眼就到了一众人等的最前边,容天祖师也无声无息地跟了上去,经过那堆碎石之时,多看了一眼。

    宣明真君脸色随即恢复如常,一声不吭,跟了上去。

    活了数百年,就算他的脾气再暴躁,也早已养成了唾面自干的涵养,哪里真的会和初出茅庐的小后生一样,被人稍稍一激,便即暴跳如雷。

    那样的脾性,要是能够在步步危机的修真界活得长久,才真是怪事了。

    没多久,一行人来到一排厢房之前。

    一路行来,大伙算是对黄金大殿的内部,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这黄金大殿外观宏伟,巨大无比,实则就是一个封闭的大院子。大殿之后,也有各种建筑布局,形成一个独立的空间。大殿之中,也有灵气流转,不过灵气不是十分的浓郁,和外界差不多。

    想来同处在中土界,虽然是一个须弥空间,灵气的浓度也一样受到外界的影响,需要慢慢才能恢复过来。

    眼前这一排房子,在大殿之中只能算作厢房,但若搁在外边,每一间都足够称为“宫殿”了。

    “这里是炼器堂……”

    服部介措脸上忽然露出一丝吃惊的神色,有些诧异地说道,随手推开中间厢房的房门,迎面就看到一个大大的炉鼎,立在房子的中央。当然,地火早已熄灭,炉鼎一片冰冷。而炉鼎旁边的案桌之上,则摆放着一堆堆的炼器材料。

    厢房两边,竖立着一个个的黄金架子,架子上也摆放着整整齐齐的炼器材料。另外还有一些式样奇特的器皿,上边宝光流转,竟然是已经炼制完成的法宝法器以及一些半成品。

    看上去,果然是某个门派炼器的所在。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