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721章 苍梧三友
    “萧真人没想到吧,我还没死!”

    容天祖师通红的双目,死死盯住萧凡,闪耀着冷酷的光芒。对萧凡的敌视,任谁都看得出来。

    “萧小友,此人的气息非常古怪,仿佛是来自蛮荒的古兽,又隐隐藏着一股尸气,有可能是某种附体秘术。这种秘术一旦发动,往往威力惊人,你要多加小心。”

    萧凡耳边响起了宣明真君的告诫之声。

    不愧是上古时期的元婴修士,见多识广,基本上看透了容天祖师的真实面目。

    萧凡淡然说道:“容天教主,你我之间的仇怨,因你而起。是你先陷害我的家族,这才挑起了双方的大战。你一定要视萧某为寇仇,那也没关系。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

    容天祖师冷“哼”了一声,心中却是暗暗吃惊。

    为了和萧凡对抗,容天祖师不惜以身血祭,在最后关头,与镇教圣兽合体,这才彻底将圣兽召唤出来。花了整整十年时间,慢慢和圣兽融合,原以为可以横扫无极门,轻易灭杀萧凡。谁知萧凡的修为,竟然也精进至此,和他也没有相差多少。

    而自己因为以身血祭,与圣兽合体,早已成为人不人鬼不鬼的存在,与萧凡这种澎湃的旺盛生命力比较而言,实在是天差地远。

    除了萧凡,无极门其他几名女子,也都有筑基中后期的实力,以这样的实力。单独与容天祖师相抗,自然是远远不够。但以萧凡为主,几人从旁牵制,却能发挥很重要的作用。

    在止水观的时候,萧凡便曾和诸女研究练习过布阵合击之术,虽然不说威力倍增,但相对于普通的联手作战,威力确实要大得多。

    “卡玛祖巫是我们巫术传承的始祖之一,你们无极门自诩是正道宗门。却跑到这里来打祖巫陵墓的主意,有点说不过去吧?”

    沉默稍顷,容天祖师冷冷说道。

    萧凡索性懒得开口了。

    一时之间,湖边变得安静起来,彼此相互忌惮,谁也不敢率先下水去,怕被人背后偷袭。

    不一会。又有几道遁光飞了过来,却是一名凶神恶煞的头陀,一名中年男子和一位三十余岁的花信少妇,居然三人都有金丹期的修为,头陀更是达到了金丹中期的境界,中年男子则是金丹初期顶峰的样子。只有花信少妇稍弱,像是刚刚进入金丹期,连境界都还没有完全稳固。

    不过一口气冒出来三名金丹期修士,却也足够让人吃惊了。

    三人之中,明显头陀是为首的。原本趾高气扬,满脸蛮横之色。神念一扫之后,顿时脸上微微变色,将趾高气扬的神态,悄悄收了起来。目光在容天祖师,服部介措,萧凡和宣明真君等人脸上扫来扫去。

    在场诸人,这几位的修为,都在金丹中期以上,自然特别引人瞩目。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大名鼎鼎的苍梧三友。金道友,别来无恙否?”

    宣明真君马上就将这三人认了出来,笑着说道。

    被宣明真君称为金道友的凶恶头陀,脸色更是一变,有些惊疑地望着宣明真君,抱拳说道:“请恕洒家眼拙,这位道友是……”

    能够一眼就他们苍梧三友认出来,那肯定也是千年前封印至今的老熟人了,只是凶恶头陀在脑海中转了好些圈子,也实在没有想起来这位仙风道骨的黄冠到底是何方高人。

    宣明真君笑了笑,说道:“贫道茅山宣明,换了具皮囊,难怪金道友不认识我了!”

    凶恶头陀顿时恍然大悟,连忙再次向宣明真君一拱手,说道:“原来是宣明道友,失礼了……时隔千年,还能再次见到道友,实在是不胜之喜。”

    头陀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是暗暗咒骂——怎么这老牛鼻子居然也还活着?

    而且这里一下子集中了一大堆实力不弱的修士,接下来可要小心谨慎才行了。

    宣明真君与凶恶头陀寒暄了几句,随即向萧凡传音,说道:“萧小友,这三个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人。当年苍梧三友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其他两人倒也罢了,这头陀当年却也踏入了元婴境界。另外两人,那时也有金丹后期的修为,不可大意。”

    萧凡连忙点头称是。

    倘若中土界没有发生那么大的异变,苍梧三友说不定都有机会进阶元婴。不过话又说回来,经历过那样一场大变,他们三人都还能活到现在,已经算是运气好得不得了啦。

    多少高阶修士,在天地异变之后,没能及时找到合适的地方,将自己封印起来,就这样无可奈何的看着寿元耗尽,坐化掉了。

    这边还在各怀鬼胎,谁也不敢先下水,不一会,又有几批修士赶到,虽然多数是筑基期的修士,却又增加了三名金丹期的修士。

    “诸位道友,老夫东岛妖刀宗宗主服部介措,有几句话,要和大家说说……”

    眼见聚集过来的修士越来越多,而脚下的海子,似乎也正在向东边移动,服部介措终于忍耐不住开口了。

    “服部介措……”

    这个名字一报出来,几乎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望向那团黑雾的目光,变得又是紧张又是畏惧,一个离得比较近的修士,更是脚下遁光一起,忙不迭地滑出去十余丈,远远避开。

    遥想当年,妖刀宗可是威震中土修真界。

    服部介措更是大名鼎鼎的元婴中期修士之一。

    连凶恶头陀和容天祖师,都吃惊非小。容天祖师与圣兽合体之后,也融合了圣兽部分封印的记忆,对当年修真界的许多事情,了解不少。

    面对众人吃惊的神情,服部介措比较满意,顿了顿,继续说道:“诸位,卡玛祖巫陵墓很可能就在我们脚下的海子深处。卡玛祖巫是什么人,诸位想必是知道的,老夫就不饶舌了。如果下面真是卡玛祖巫的坐化之地,那就是我等的缘分到了。聚集在这里的道友,说多不多,说少却也不少的。中土修真界沉寂了千年之久,许多好朋友都生疏了……老夫要说的是,大家都是为了机缘而来。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应该齐心合力,一起进入陵墓。任何自相残杀,对大伙都是不利的,只会让大家都失去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大家说是不是?”

    话音刚落,凶恶头陀马上接口道:“服部宗主说得再正确也没有了。大家是来找宝贝的,宝贝还没找到,自己就打来打去,未免也太性急了。到头来,只怕大伙都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服部介措哈哈一笑,说道:“金道友所言极是。因此老夫建议,大家一起下水,一起寻找陵墓,一起进去。至于进了陵墓之后,那就各凭机缘,各凭本事了。诸位以为如何?”

    宣明真君立即说道:“我没意见,就是这么办。”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赞同。

    见萧凡没吭声,服部介措问道:“萧道友,你意下如何?”

    萧凡说道:“依我之意,大家就算进了陵墓之后,也还是要齐心协力,同舟共济。自我残杀,对谁都没有好处。”

    服部介措冷笑一声,说道:“萧道友未免将一切想得太完美了,任何合作都是有前提的。大家都是为了寻宝而来,进了陵墓,那就各凭本事……怎么,萧道友害怕了?果真如此的话,你们可以不进去。”

    “谁害怕了?你要害怕,你可以先回家去。”

    萧凡尚未开口,一旁的陈阳再也按捺不住,怒气冲冲地说道。陈阳毕竟没有和真正的修士正面交过手,不明白对于筑基期修士来说,金丹后期修士到底是何种可怖的角色。更不用说,这名金丹后期修士,曾经还是一名元婴中期修士。

    服部介措望了陈阳傲然的身材一眼,却也并不因为被晚辈顶撞而生气,笑了笑,说道:“既然不害怕,那就这名说定了。大家一起下水……老夫先走一步!”

    说着,服部介措身上黑雾翻滚,按下遁光,径直向下边的湖泊射去,黑雾一闪,平静的湖面便即裂开一条缝隙,服部介措跃然而下,很快便在水中看不见踪影了。

    眼见服部介措抢了先机,凶恶头陀二话不说,飞身向水面激射而去,将将接近水面之时,举起手中寒光闪闪的月牙铲,狠狠往下一击,一道数丈长的光刃劈出,顿时巨浪滔天而起,水面被他硬生生分开,身形一晃,也没入了水中。苍梧三友的另外两人,那名中年男子和花信少妇,紧紧跟在头陀后边。

    容天祖师瞥了萧凡和宣明真君一眼,也不再犹豫,按下遁光,径直进了水中。尽管容天祖师和萧凡是生死大敌,却毫不迟疑地走在了萧凡前边。萧凡何等品行,何等身份,断然不可能做出背后偷袭的无耻勾当。

    其他修士也争先恐后,各自施展神通,纷纷没入水中不见了踪影。

    “小友,走吧,可别让那些家伙抢了先手。”

    宣明真君招呼一声,也纵身而起,与柳正等茅山弟子一起,钻入了水下。

    最后才是萧凡和无极诸女,身上纷纷闪动霞光,施展出萧凡传授的水遁术,一个接一个地隐入湖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